Mayashanti5282046’s Blog

自我不在,書寫的都是他者及其他

世人皆杂种,华人免不了

Posted by mayashanti5282046 于 十一月 6, 2008

世人皆杂种,华人免不了
——族群认同的误区
■日期/Nov 05, 2008 ■时间/11:20:51 pm
■新闻/特约评论   ■作者/周泽南

【特约评论/周泽南】笔 者有一次和许德发博士在隆雪华堂外的嘛嘛档喝茶时,他透露自己正在勤于翻阅独立前的报章。他发现到,当时的各语文报章在新闻报导上,对族群身份的分类,并 不像今天这样。比方说,意外新闻是这样写的:“某月某日讯,一名中年人士被发现死在半山巴。”基本上报章不会特别注明死者是华人、马来人或印度人等等。有 些华文报章在报导关于华人的新闻时,偶尔会注明其籍贯,例如:“该死者是一名广东人。”但就是没有明确的“华人”或“马来人”概念。

50 年过后,几乎所有国内媒体,不论是平面还是网络,主流或边缘,都毫无例外的黙认了政府对人民进行的身份归类;例如在新闻报导的处理上,都必定注明某人的族 群身份;这些被归类的身份基本上分为华人、马来人、印度人、原住民和外劳四大类。让人吃惊的是,且不说靠马来民族主义起家的纳吉、希山慕丁等巫统政客,是 如何认定自己100%是马来人的信念如何缺乏根据;自比为非种族政党的民联领袖,包括安华、林吉祥和哈迪阿旺,也从来不曾怀疑过自己的族群身份和族群代表 性。

僵化的族群分类

308大选期间,安华讲座的开场白,是僵化的族群分类的最佳示范;安华说:亲爱的马来族、华族、印度族、伊班族、卡达山族同胞。”他似乎没有理解到,他所谈论的主体,即族群”本身,是在人们对马来人”、华人”、印度人”和其他”极度化约的理解之下的建构物。换言之,没有任何科学根据可以确认安华和纳吉是马来人,林吉祥和林良实是华人。换句话,若将这些人的血液和脱氧核糖核酸(DNA),只能发现血型的差异,而不会产生种族”的不同。当然,就文化角度而言,我们可以形象地形容某些人流着正义之血,或不义的基因,但这同样是毫无科学根据的。

我们以华人”这充满异质性的族群”或民族”,来说明族群认同的虚构性和化约性。无论被纠正了多少次,笔者所认识的大陆人和台湾人还是习惯称笔者或肤色相近的人为“华侨”。对这些大中华圈内的外国人而言,“中国人”是铁板一块,是没有异质性的族群”或民族”。另一方面,对多数马来西亚“华人”而言,本地出生的“华人”自称华人,不仅是约定俗成,甚至接近于天经地义的事实。在我们对自己的“华人”身份坚信不疑的当儿,不妨参考一下麦留芳在讨论 “当代海外华人的理念型”里头,对“华人”的有趣分类。

建议称谓

有无当地国籍

高度认同中国社会或文化

中国血统

华侨

+

+

+

当地华人

+

+

华族

+

华裔

+/-

外族

数据来源:麦留芳,《方言群认同——早期星马华人的分类法则》表2.3

根据上述麦的分类,如果一名马来西亚华人具有中国人血统(这当然是个不无问题的预设),他认同于中国或中华文化,并持有中国国籍,他/她就是不折不扣的“华侨”。《辞渊》释“华侨”为“侨居外国的我国人民”,侨乃寄居之意。因此,在今天,基本上只有那些在马来西亚留学或工作的中港台人民才可称为华侨。

第二种情况的马来西亚华人之“种族”属中国(当然种族这概念本身是含糊的,经不了脱氧核糖核酸(DNA)的测试),他高度认同中国文化,特别是语言文字和信仰,却取得了居留国的国籍;所以在概念上他应该属于“马来西亚华人”。根据这样的归类,至少要谙华语中文、懂中国历史文化的华人才符合马来西亚“华人”的称谓。

马来西亚华人的类型说

第 三种情况的华人情况更妙了。他们具有华人血统(假设华人都是黄皮肤),有马来西亚国籍,对中华文化语言却无高度认同,麦留芳认为理论上应该称他们为“华 族”。麦氏称英文教育源流的星马华人,大部份属于此类。若按照上述分类,无论是早期的社阵和劳工党还是今天的马华公会,究竟属于“华人”还是“华族”的政 党,恐怕就有争议了。当年社阵也因为讲华语的“华人”和不谙中文的“华族”在语文议题上的冲突而面临解散。而劳工党内部的分歧亦环绕在“华文派”和“英文 派”之争。

根 据上述分类,以往的马华公会是由不谙华文的“华族”在领导,今天则由全懂华文的“华人”领导人取代。吊诡的是,英语教数理的措施却是在“华人”领导人在位 时实施的。所以究竟是“华族”的马华公会或“华人”的马华公会比较能争取甚么类型华人的权益,似乎是有待厘清的问题。当然到头来种族性政党究竟是在“争取 族群权益”还是争取朋党利益,是个更重要的问题。

第 四种情况;一个具有当地国籍、不认同中华文化、但血统上父亲是中国人,算是“华裔”,既充其量只是华人的后裔。麦氏说,若其母亲是中国人而父亲为非中国 人,那么这华人只能被视为“外国人”。笔者不太确定这样的分类有没有性别歧视的因素。幸好麦氏并没有将上述分类绝对化,他认为上述五种情况都会有例外的案 例。让我们来看看可以有什么例外案例。

笔者认识一名吉隆坡咖啡馆老板,写一手好华文文章,还编过华文文学刊物。他自称父亲那边含马来人血统,所以,他是有马来西亚国籍,高度向中华文化认同,一半中国血统的“华X”,之所这样称呼他,是因为他的身份类别不在上述任何分类栏之内。吉兰丹土生华人又是一不在类别里的例子。他们的情况是;马来西亚国籍、同时认同于马来、泰国和中华文化、具有四分之一至一半的中国血统,所以应该称他们为“华Y”吗?

纯正华人血统的谬论

笔 者最近在帮父亲抄族谱,不抄还好,一抄就看到了所谓“一脉相承”漏洞百出。全世界还保留族谱或家谱的“华人”,莫不声称自己祖先是黄帝的后代,所以是“炎 黄子孙”。就算黄帝炎帝真的就是我们的先祖,就算他们流着最最纯正的“汉人”血统,可是,中国自古以来那么多动荡变迁,那么多类似五胡乱华的事情在重演, 谁能确保乱出来的后代们还保有“纯正”汉人血统?

再 回到族谱上来。彻底男性沙文主义的族谱,只载父辈全名,对母系的姓名常作省略。加上古时男人为了传宗接代,不惜三妻四妾,谁能确保这些不载姓名的妻妾之 中,没有满、蒙、回、藏等等汉人以外的女性?假设一个男人娶了分属汉、满、蒙、回、藏,五个族群的妻子,他最在意的是哪个能为他生个儿子,而从来不会计较 生出来的儿子血统是否属“汉人”正宗。

可惜对于自认为是“马来人”代表的巫统而言,华人只有一类;那就是-相对于有特殊地位的土著,不管华人自觉的认同于什么文化,甚至完全同化于马来文化和伊斯兰教信仰,他还是不折不扣的Cina,永远跨不过宪法的门槛,成为或变成土著。换言之,特权政策一旦不取消,华人还是华人,不管他们如何界定自己。结论或许显得悲观,可是族群关系的改善还得先从打破铁板一块的族群分类观念作起。

这意味着,马来人、马来族、马来裔或马来X 等,也不是不证自明的东西。如果将麦留芳对华人的分类,沿用在今天的马来人身上,或许会得出一些让人耳目一新的结论。已故福首相嘉化峇峇(Ghafar Baba),皮肤毫无疑问是纯正马来人(前提是如果我们相信肤色决定种族),国籍马来西亚、认同于马来文化、谙马来文,所以他是“马来人”。前首相马哈 迪,父亲是印裔回教徒,血统上非纯正马来人,所以既不是“马来族”、“马来裔”、“马来人”,而只能是“马来X”。今届首相阿都拉也是“马来X”,别怀疑 我,只要看看他比刘青云要白皙很多的皮肤,还有他祖母的海南血统。

种族差别没有生物学基础

种族(race) 这一观念之所以能够成立,建立在特定种族内部,要比不同种族之间具有更多生物相似性这样的基础上。例如,马来人比华人比较黑比较胖,却比印度人较白。有了 这样笼统的辨认基础,我们就随意在华、巫、印之间划分明确的界线,以便可以轻易的辨别每个人的“种族身份”。可是,人类学家发现,种族内部之间的个人存在 着更大的差异;例如黑如炭的首相女婿凯里(右图),和如日本人般白皙的安华妻子旺阿兹莎。其次,不同种族的个体之间存在着更大的相似性,例如凯里和吧生区 国会议员圣地亚哥,或纳吉和蔡细历(别误会,我纯粹指他们的肤色)。

人 类肤色深浅不一,却不是种族不同的标志。北欧欧洲人的肤色较浅,地中海欧洲人的肤色较深。同样是非洲,也有中等肤色和黝黑肤色的差别。这情形在中国南北、 印度南北、美洲南北普遍存在。所以,仅仅根据肤色,在白人、黑人、黄皮肤的人和红皮肤的印地安人之间划界,是完全主观和武断的。遗传学的证据都支持了上述 观点。当生物学家检验白人、黑人、黄人和红人的脱氧核糖核酸时,发现大致上是相同的,根本无法从脱氧核糖核酸的差别上辨别种族类型。

或 许我们还要问,我们可以凭直觉和感觉来辨别华人、马来人和印度人的差别,难道不能证明种族有别吗?实际上,帮助我们辨别种族的,更多时候是语言、服装、仪 态等文化因素。而同样族群之间越来越相像,是因为我们选择在“假设性”的同族之间通婚的结果。通过这样的方式,我们复制特定的生物特征,我们也通过语言、 文化、习俗,来复制特定族群的行为。

当 我们自以为代表华人或马来人,或自认为是纯正华人或马来人时,不妨老老实实地检讨族谱中所隐藏的各种可能性,说得白些,就是血统不纯正的可能性。当我们终 于认识到“世人皆杂种,你我免不了”的普遍性时,自然会理解族群政治是多么的反智,而甘于被种族政治利用者,则是多么的弱智。至于民族主义者,就是那些巴 不得洗脱自己“杂种身份”的洁癖者和反智者。所以,让民族主义者上台,人民只能活在思想真空的国度,做一只要求自己后代血统纯正的种猪或种马。

毕竟,种族主义和种猪主义只有一字之差,他们都是崇拜“种”的正统性、神圣性和真实性的反智一族。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