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ashanti5282046’s Blog

自我不在,書寫的都是他者及其他

依斯蘭領袖的政治觀念─對大馬清真寺建築的影響

Posted by mayashanti5282046 于 十一月 6, 2008

清真寺系列(2)
刊於東方專題

海狼報導
依斯蘭領袖的政治觀念─對大馬清真寺建築的影響

權力不僅為「民族」塑像,甚至影響著地方景觀,清真寺就是一例。

在大馬,具有影響力的政治領袖對伊斯蘭教或伊斯蘭教政治的理解,常決定著清真寺的形式與風格。因此,在國父東姑阿都拉曼、前首相敦馬哈迪和回教黨主席哈迪阿旺長老倡導下興建的清真寺,就具有迴然不同的風格。

工藝大學建築系教授莫哈默.達祖丁(Mohamad Tajuddin Mohamad Rasdi)沿著上述思路,分析了三名政治領袖對大馬清真寺風格的影響;三間足以體現上述人物的伊斯蘭教觀念的清真寺,分別為吉隆坡國家清真寺、博特拉再 也的博特拉清真寺以及瓜拉登嘉樓的Rusila伊斯蘭學苑兼清真寺。

政治觀念影響建築風格

達祖丁表示:「總體而言,國家清真寺象徵一個處於多元宗教的新興國家,嘗試在建構馬來西亞認同時,所表現的伊斯蘭教觀念。由於受當時的現代主義運動的影 響,該清真寺帶有一種親西方的「進步的」理想主義。國家清真寺所隱含的伊斯蘭教觀,和東姑阿都拉曼的不謀而合。」

「相對的,博特拉清真寺象徵馬來人─巫統在本地政治中佔據主流位置的霸者氣派。本地建築師的專業在此由巫統主導的,突出大馬在西方世界與伊斯蘭教世界中之 地位的氛圍中相形失色。馬哈迪在西方和伊斯蘭教世界不落人後的作風,也毫無保留的表現在博特拉清真寺富麗堂皇之氣派上。」

「最後,穙素、自然與無為的Rusila伊斯蘭學苑兼清真寺,則代表一股正在興起的伊斯蘭教原教旨主義浪潮。該清真寺是不經設計師雕琢的渾然天成,具有一種社會有機整合的特質,和其倡建者哈迪阿旺長老對於伊斯蘭教的主張相契合。」

國父與國家清真寺

建於1960年代的國家清真寺(Masjid Negara)座落於吉隆坡市區,其陽台、走廊、天井和園林設計,皆充分考慮如何適應熱帶氣候。其佈局是非對稱的自然式,因為沒有籬笆,對週遭是完全開放的不設防。而且座落於交通四通八達的市中心,更具親民性質。

達祖丁表示:「我懷疑當年東姑阿都拉曼為了爭取馬來群眾,而將伊斯蘭教突出為團結馬來人的工具。獨立前馬來亞的馬來民族還是以各自的州屬和蘇丹為效忠對 象,只有伊斯蘭教足以維繫所有馬來人的共同特徵,因此阿都拉曼不僅在國內,也在國際上賦予伊斯蘭教強烈的政治個性,即作為團結伊斯蘭教教徒的有效工具。」

「國家清真寺是一座以清真寺為形式的國家纪念碑,具有明顯的象徵和政治目的。在當時現代主義的影響下,阿都拉曼突出了國家清真寺反映「進步」和團結的新興國家之觀念。因此國家清真寺不僅象徵馬來民族的團結,也以伊斯蘭教作為國民特徵。」

布城與博特拉清真寺

座 落在布城的博特拉清真寺是第四任首相馬哈迪視為己出的寵兒,天方夜譚般的從一片綠洲中聳起,融合了土耳其、摩洛哥與哈薩克這些國家的伊斯蘭教建築特色。博 特拉清真寺能同時容納一萬五千名信徒進行禮拜,還建有一棟高達116米的宣禮樓,是仿巴格達Sheikh Oman清真寺的宣禮樓而造。

博特拉清真寺的室內同樣是金碧輝煌,計有貴賓室畫廊、《可蘭經》手稿博物館、圖書館、視聽室、展覽廳及會議廳。它還有一個巨大的庭院,用來紀念先知默罕莫德的生平。清真寺主要入口處是仿波斯清真寺牌樓而建的,用12根圓柱支撐一直徑多達36米的大圓拱頂。

putra mosque at Putrajaya

putra mosque at Putrajaya

達祖丁說:「博特拉清真寺和整座布城的興建,是在馴化的媒體和批評意見徹底缺席的情況下落實的。布城在大馬的歷史上,象徵一種對『民主』概念的另類修辭,即獨斷的神諭。對該城市設計的批評和意見,是在建築工程已進行至一半時才浮現的。」

君臨天下的博特拉清真寺

「博特拉清真寺剛好是國家清真寺的對立面。後者採取不對稱的悠閒之布局,前者則從其人造湖的背景中拔地而起,並嚴格尊守對稱的布局,塑造一種
君臨天下的王者氣勢。國家清真寺和其他建築物錯落有緻的共同組成吉隆坡的景觀,博特拉清真寺卻如殖民者般,將原有的園丘地取代,改建地標式的巨型建築。」

至於為何博特拉清真寺仿效中東和伊朗的復古風格,則必須從馬哈迪的個人政治議程中尋找原因,達祖丁如此表示,他說:「馬哈迪是非貴族出身的新馬來人,也不 是以宗教家的身份活躍於政壇。作為最早行醫的馬來人之一,他以其專業手法處理政治問題,而鮮少把傳統的觀念、習俗乃至價值放在眼裡。」

「馬哈迪在政壇大展拳腳時正逢國際性的伊斯蘭教改革運動,他懂得順應時勢,再加上和當時的副首相安華的配合,成功將馬來西亞塑造成一個『進步』的
伊斯蘭教國家的形象。他和安華聯手發展了大學、學術單位、經濟結構、社會制度,以及文化改革。尤其是在一夜之間歸定所有穆斯林女性必須穿戴頭巾(tudung),是後者的最佳寫照。」

新興伊斯蘭文明中心

達 祖丁表示:「因此,我相信馬哈迪以中東或中亞的清真寺建築形制來代表大馬對伊斯蘭教的重視,是將大馬塑造為新的伊斯蘭教文明中心的嘗試。加上西方建築界正 受到後現代主義潮流的沖擊,建築的復古主義大為風行,反映在伊斯蘭教建築風格上就是大量模仿中東或中亞清真寺的興建。」

「清真寺要以何種風格出現原本不是甚麼大不了的事,可是在大馬,情況沒那麼單純。興建更多類似博特拉清真寺的建築也意味著花更多的公款(博特拉清真寺耗資一億令吉),涉及更大筆的佣金,而且有通過單一族群的建築來建構國民身份認同的嫌疑。」

清靜無為的Rusila清真寺

瓜拉登嘉樓的Rusila伊斯蘭學苑兼清真寺和上述兩座清真寺不一樣,並不志在突顯其建築的伊斯蘭教色彩。其原為木構建築,後加建成四層的住宅式建築,能容納數百名在學苑接受依斯蘭教經堂教育的學生,回教黨主席哈迪阿旺長老本人就是教師之一。
底 層為祈禱廳,旁邊闢為沐浴洗滌處、學苑和圖書館。第二層為環繞祈禱空間而建的教室,第三和第四層则為13至18歲男孩的宿舍。Rusila學苑的優點首先 體現在它的位置和庭園設計上。該清真寺完全不設籬笆和外牆,只立了一個牌樓作為進入清真寺範圍之象徵,其他三面皆和四周的住宅相連。

哈迪阿旺長老的住家是一間木構造的馬來屋,和清真寺相距不到30英尺。每逢星期五,長老就在清真寺的祈禱廳帶領禮拜。學苑距離蔚藍的南中國海不及200英尺,座落在白皚皚的沙灘上。每逢星期五的禮拜之前,清真寺前的空地成為臨時的露天市場。

回教黨在瓜拉登嘉樓召開全國大會時,Rusila學苑成為來自全國各地回教黨黨員的下榻處。因此,該清真寺具備多元用途,也是典型的社區中心。Rusila學苑的親民特性和樸素無華其實正是哈迪阿旺本人的從政和為人作風。

他 和前副首相安華一樣,出身自回教運動青年組織(ABIM),是經過嚴格訓練的伊斯蘭教學者,並持有伊斯蘭教研究學士學位。他對於伊斯蘭教的觀念近似一名參 與巴基斯坦之成立的改革派學者和領袖,Abul A’la Maududi。後者的伊斯蘭教政治觀是以建立一個以古典伊斯蘭教為模式的民族。

因 此循此早期伊斯蘭教的傳統,富有改革派理想的哈迪阿旺欲通過經堂教育,培養新一代的穆斯林,他們不會將「世俗的」生活和「宗教的」生活,作截然的劃分。因 為這緣故,Rusila伊斯蘭學苑兼清真寺採取毫不造作和舖張的形式,它的目地僅僅為經堂教育和社區活動提供一個可供遮蔽的空間。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