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ashanti5282046’s Blog

自我不在,書寫的都是他者及其他

全方位的女性訴求

Posted by mayashanti5282046 于 十一月 6, 2008

※周澤南 – Wednesday, June 13, 2007

撰寫此文章時一名好辯的同事隨口問道:「你不是女性,憑什么懂得女性訴求是什么?」的確,對于不曾體驗「月漏」的男性而言,針對女性課題提出疑問和主張似乎有「身份不恰當」的嫌疑。

可是,難道我因為不是狗,就沒資格維護動物的權益?因為不是漁民就喪失了關注該課題的條件嗎?還有,別忘了那些獨立前為華教及華人公民權爭取權益的馬華領袖如陳禎祿,雖不諳中文,卻遠比現在那些熟讀《紅樓夢》和弟子規的「受華文教育」的領袖,為華社作了更多貢獻。

說 服了自己,再來檢視國內女權的某些面向。我國的一項選舉現象是,以族群權益、政治穩定、經濟發展和反貪污腐敗,為訴求的主旋律,女性的權益和自由則一直以 來備受朝野政黨的忽略。較為激進的女性組織曾于1999年普選中,推出一名維護女權的女性候選人,並提出「婦女改革議程」(Women’s Agenda For Change),可惜如曇花一現。

婦女發展共同體組織(Women Development Collective)總裁史提芬妮(Stephanie Bastian)表示,過去20多年的婦女運動顯示,宗教復興和全球化是兩股對大馬女性權益和自由構成最大威脅的勢力。女性的每日工作時數維持在8至12 小時,勞工法令甚至在退步。打壓女性自由的宗教復興運動,近來頻頻干涉女性的穿著和舉止,對性別進行分化、排擠,甚至牴觸憲賦權利。

朝野政黨歷屆的競選口號,甚至近年的幾場補選,足以反映女權議題普遍受忽視的程度。當國陣打出穩定牌或發展牌時,反對陣線則以否決國陣獲得三分二多數票為標語。發展到上屆大選,節節敗退的后者只能提出『有反對議席總比沒有來得強』,女權議題根本不在競選宣言的範圍內。

執 政黨長期以來的國民團結口號,實際上是以種族政治來撈取選票。它們都在助長一種保守主義的復興,對促進女權的落實缺乏政治意志。看看馬華女議員對引進中國 女傭所持的反對理由,就知道她們如何鄉願,並對權力和性別的聯繫缺乏辨識能力。巫統婦女更別提了,當摩洛哥已允許女性擔任宗教師時,我們的政府還停留在任 由宗教狂熱份子恐嚇脫教女子李娜喬而不敢主動維護后者人身安全的窩囊田地。

和執政黨比較,某些在野黨只是50步笑百步,當回教黨于 1999年普選贏得29個議席后,就積極在吉蘭丹和登嘉樓兩州推行回教刑法,並開始宣傳其回教國的議程。該黨對女性和娛樂都持非常保守的態度,這些缺乏安 全感的領導人,常以對人民的自由進行更多的限製作為簡化的解決之道,而不曾正視女性的權益和需要。

由90個組織簽署的1999年「婦女改 革議程」,將所關切的女性議題整理成11大章節,並附上多達68項的行動綱領。這些章節的涵蓋面非常廣,對生活各領域女性所面對的問題,都提出了具體而精 要的分析,其行動綱領對有意爭取女性權益的候選人而言,更是現成而相當具體的訴求內容。

數女性團體先于1999年1月9日至10日聯辦了 「婦女改革議程」研討會,后根據各自的社會定位和活動經驗,鑑定了十項重大女性議題,然后呈交「婦女改革議程」全國研討會。34個婦女組織及其他非政府組 織進一步參與探討了該十項議程,較后又納入了〈婦女、保健和情慾〉之章節。

當然,在這集體壓制個人的社會氛圍下,我們不敢指望朝野候選 人,能喊出諸如「不要性侵害,只要性高潮」的前衛女性訴求。所以,大部分爭取女權的運動份子都很務實的將鬥爭範圍,鎖定在女性安全和以「不踰越社會倫理」 為原則的女性自由上。難能可貴的是,1999年「婦女改革議程」,其11大章節中的最后一章,談及「婦女、保健與情慾」。雖然其建議的行動綱領並未對如何 保障女性的情慾自主權提出具體可行的方案和立法建議,可是在大馬國情下,其論述可算具有相當大的顛覆性,例如該章節提及:

「一個人的情慾自主權是她/他對自己的身體及身份認同所組成的。當個人的情慾被他人主宰、壓迫時,相當于被掌管、控制,並令人產生自卑、自怨、沮喪的迷思。被社會接納的女性行為定義會比男性行為來得僵化和局限。」

「女性形象都被定型為單純、無知、對性更是一無所知,婚前必須保持其處女之身。女性只能在婚姻條約的保障下與男性發生性關係。如果女性選擇不尊守社會所制定對女性形象的軌範,必會被社會譴責和排擠,甚至在一些情況下會遭受法律的制裁。」

「女 性的性取向和生活習慣也被管制。這些不侵犯他人的性取向和性行為是不應該遭受歧視的。由于普遍上社會只能認同女性充當賢妻良母的角色,任何破壞了該期望和 規則的獨身、未婚、同性戀、婚后無生育的女性都會被社會歧視。」簡言之,該改革議程主張:「既然這些生活方式和性取向不會傷害他人,政府就不該管制、騷擾 或歧視她/他們。」

一些「婦女領袖和組織」打著維護女權旗幟,卻也同時在壓制女性情慾自主的原因,有的純粹只為了選票,有的則源自婦女代 表們觀念的模糊和價值的混亂,尤其表現在對下列兩項問題的思考不足。其一,有利于女權之彰顯的政策究竟該如何加以衡量和定義?什么是女性主義政策 (feminist policy)?該政策的原則為何?其制定過程又該遵守什么原則?女性主義政策要爭取的女性議題範圍有多廣?是否涵蓋階級、多樣性、社會不平等、性取向的 選擇權、為女性賦權(empowerment)等等。

其次,是存在于大馬「女性」之間的差異。例如,大馬朝野的婦女議程所反映的往往只是 認同于主流價值觀的「良家婦女」的聲音,或女性社會精英的聲音,而對諸如性工作者、女同性戀者、女變性人、和主張性開放者等「壞女人」的心聲和權益著墨不 多。她們理所當然的認為性工作者全是貧窮不堪的可憐蟲,都等著愛心氾濫的正人君子和良家婦女去同情、拯救、改造和從良。

主流對差異的忽視往往導致她們沒看清下列問題:如女性主義政策必須照顧什么樣的女性?反映什么樣的價值觀?代表何種族群女性的利益和聲音等。這些差異和需要,不能大而化之的抹平,而必須經過不同女性(甚至和不同男性)之間充份的對話,才能擬定出全面的女性主義政策。

全 國有登記的選民佔總人口的49.8%,其間高達52%是女性選民。雖然選舉劃分未能貫徹一人一票的完善制度,可是這52%的女選民,是一股能夠左右政局, 進而影響女性發聲權、參與權和決策權的政治勢力。關鍵是,我們的女選民、女領袖、女代表有沒有將父權的巨刺從自己的腦袋中移除的魄力?

刊於6月13日《東方日報》名家版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