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ashanti5282046’s Blog

自我不在,書寫的都是他者及其他

大馬的性產業與貧窮

Posted by mayashanti5282046 于 十一月 6, 2008

性工作權(系列2


東方專題


周澤南報導

大馬的性產業與貧窮

前言


由於媒體對性行業(俗稱賣淫)的報導多含獵奇性或審判性,所以讀者多難對我國性產業及性工作者具備較全面、客觀且準確的認識。整體上,大馬的性產業是多樣而複雜的。

以吉隆坡為例,性工作場所非常多元。為本地低收入階級和外籍勞工提供性服務的簡陋非法妓院多林立於該市茨廠街後巷、中南區的紅燈區、十五碑等地,收費僅20令吉或以上,不少性工作者被逼過著露宿街頭,三餐不續的生活。

許多被人肉販賣集團操控的陪酒女郎、公關小姐等,則隱身於高級且隱密的變相健身院、美髮院、卡拉OK中心、酒廊、酒店等等。當碰上一擲千金的尋歡客,她們或許能在一夜之間就賺取一般城市打工階級的月薪。

經濟蕭條的後遺症

大馬性產業存在著一些不好理解的現象。一方面,地下化性產業的發展極為澎勃,似乎反映了大馬人具備性交易的消費能力。可是實際上,和多數東南亞國家的情況相似,我國性產業澎勃發展的背後,隱含著一項社會經濟現實─即越來越多的大馬女性和部份男性,因貧窮而投身性行業。

一份由Nagaraj, Shyamala, Siti Rohani Yahya撰寫的報告聲稱,我國的性工作者人數界於4萬3千人至14萬2千人。其實,關於性產業的研究卻鳳毛麟角,而且由於性行業被列為非法活動,它的規模和涉及的人數難以衡量。

博大醫學及健康科學系講師黃淑麗博士接受本報訪問時表示,一份未提呈予大馬衛生部卻未公佈的報告顯示,1999年時全國的性工作者人數已突破5萬人大關,估計現已達30萬人次。

她說:「性工作者的教育水平偏低。該報告即顯示,接受調查的性工作者之中,只有3%完成了中學教育,20%唸過小學。不少人未滿18歲即從事性工作,而變性人性工作者之中,高達5%15歲以下的未成年。」黃博士表示,教育水平低落導致性工作者缺乏工作選擇,這樣的情況在變性人之間更普遍。

為性工作者提供法律援助和預防愛滋病教育的紛紅三角基金會(Pink Triangle Foundation)執委紀德拉(Chitrah Rajendran)女士也認為,大馬的性工作者人數遭低估了。她說:「由於多數性工作者並不承認自己的身份,加上許多只屬兼職性質,更增加了準確統計的難度。一般上,投身性工作的動力源自經濟壓力,女性性工作者多數來自大家庭,其教育程度平均比一般大馬女性來得低。」

紀德拉也表示道:「很多人以為性工作是很輕鬆的行業,無法想像在吉隆坡市區的一些性工作者,月入不到50令吉。她們提心吊膽的在街道和後巷等待可供糊口的生意,多數家裡還有嗷嗷待哺的孩子。」

「近來政府為了配合大馬旅遊年和獨立50周年,大力提升國內街道的『乾淨』形象,而對性工作者進行大規模掃蕩,讓嫖客聞風喪膽,更加重了性工作者的經濟負擔。」

大馬的性產業不僅涉及非法集團的操縱,也有明顯的國際聯繫。有不少國內性工作者到新加坡和歐美國家服務,而印尼、菲律賓、泰國、緬甸和中國等性工作者則前來大馬謀生。

美國國務院今年指出,美國在中東的盟國如巴林、科威特、阿曼、卡達爾,以及大馬、阿爾及利亞與幾內亞,都被列入販賣人口國家黑名單內。這些被列入「販賣人口報告」黑名單的7個國家,於去年就已被列入特別觀察名單。

性產業澎勃的背後

性產業的澎勃發展現象不限於大馬,而是東南亞和整個亞洲的共有現象。200535日的本報報導指出,新加坡警方於去年逮捕了5200名涉嫌賣淫的外國女子,這比起前年的2300人激增了一倍以上(126%),和2002年的3400人相比則增加53%。

2007614日的印尼新聞則顯示,雅加達目前大約有1萬5千名性工作者。一般相信日愈疲弱的印尼經濟,將逼使更多女性投身性行業。印尼駐馬大使館的數據也顯示,近3年來,因涉嫌賣淫而被大馬警方逮捕的印尼女性就多達6千425人。

基於道德、愛國等形而上原因,主流社會普遍上不會主動承認「非法」外勞、性工作者(亦不合法)等「非法人士」對國家經濟的貢獻。

可是,一份由國際勞工組織(ILO)提呈給各國政府的「性工作合法化建議書」中提出:「性產業直接和間接的為一國的就業機會、國民收入和經濟成長作出了貢獻。在東南亞諸國,性工作者佔了全國女性人口的0.25至1.5%,並且為全國總毛額的2至14%。」

東南亞的性產業數十年以來不斷攀升,成為諸國經濟領域的一部分,為國家收入帶來貢獻。研究者認為,我們大可不必迫不急待的將上述現象解讀成東南亞諸國的「道德淪喪」或「社會問題」,反而該正視該全球化的現象是經濟不景的後果。

該組織遂建議各國政府不妨考慮將性工作合法化,一方面能為國家帶來收入,另一方面則保障性工作者的權益,讓他們免於人口販賣集團的控制和剝削。該報告指出,亞洲的經濟不景不僅沒有波及性產業,其連帶的經濟和社會因素,尤其是失業率,反而促進了性產業的發展。

該報告書稱:「如果1980年代的經濟不景有明顯的後果,其中之一就是那些在工業或其他服務業的失業女性,以及不得不扛起負擔家庭生計的婦女,不少已被逼投身性行業。」

都是貧窮惹的禍

根據國際勞工組織的研究,大約半數受訪的大馬性工作者表示,是受朋友的影響而加入該能夠賺快錢的行業。對大部分受教育程度不高的年輕女性而言,性工作的收入遠比其他她們有能力從事的行業來得高。

對一些面臨貧困、失業、離婚、必須單獨養子的女性群體而言,在缺乏住宿、救濟金等社會福利的情況下,性工作成為具有彈性,並且較不費時的經濟來源。該調查也顯示,如果有其他選擇,大部分受訪者願意離開性工作。

在大馬,性工作的收入遠比其他非技術性行業的工資高。例如1990年的製造業熟練員工的平均年薪為2852美金(11千令吉),非熟練員工則為1711美元(6800令吉)

相比之下,一名在廉價酒店兼職的性工作者每項交易可賺4美金(15令吉),假如他每星期只工作一天,該天進行10次交易,每年就能賺取2085美金(8300令吉)

雖然多數東南亞國家皆視性工作為「非法」行業,可是各國所實施的政策實際上都間接的鼓勵性行業。包括推展旅遊、經濟移民、將女工送外外國賺取外匯等措施。此外,不斷擴大的城鄉收入差距、將人民邊緣化的發展計畫、失業率等,也是導致性產業擴充的因素。

研究也顯示,和性產業關聯的經濟包括為性工作者提供醫療服務的私人診所、妓院四周的熟食檔、菸酒售賣店、提供性服務場所的旅店等等。當然,還包括種種和風月場所相關的生意。

各國政府必須整體而客觀的看待性產業澎勃的派生問題,包括公眾倫理、社會福利、愛滋病傳染、犯罪和性工作者基本人權的剝奪。由於政府無法拿捏性產業議題的敏感性和複雜性,所以往往缺乏有效的立法和政策,去解決上述種種問題。

例如我國警方最常進行的就是逮捕性工作者,卻沒有任何法律或政策,足以保障性工作者的人身安全、社會福利、生活選擇,更奢談行動自由、言論自由和結社權利。

大馬男性的「致命性」尋歡

貧窮並沒有阻止東南亞的男性尋花問柳。想想葉亞來經營妓院的時代,其旗下就有多達200多個性工作者,而當時的華人先民有多少個不是一窮二白,大約也能證實此言不假。

黃淑麗博士接受本報訪問時也表示,我們對一些呈HIV陽性反應的性工作者和尋歡客的研究顯示,大馬華裔男士,由其是低收入者,常有嫖妓的行為。

她說:「尤其是提早入社會工作的輟學生,不僅勤於工作,也勤以上妓院。身為醫療領域的研究者,我不會去干涉別人尋歡的道德問題,可是必須注意的是,許多男性因嫖妓時沒戴安全套而染上愛滋,甚至傳染給妻兒。」

黃博士也透露,在其一項針對呈HIV陽性反應的性工作者和尋歡客的研究中,只有5%的女性工作者表示有使用安全套。她說:「受訪者表示多數顧客拒絕使用,而她們基於行情冷淡,被逼接受。一名性工作者在要求顧客使用安全套時甚至被質疑是否有性病。」

「值得深究的是,90%的受訪嫖客都表示,他們每次尋歡都使用安全套。可是大馬女性的愛滋病帶原者已從1996年的4%提高到2005年的12%。這些帶原的女性絕大部分是別人的妻子,而非性工作者。」

黃博士言下意是,許多女性是透過尋歡的丈夫而感染上愛滋病。因此她給大馬男性的規勸是:「在任何情況下尋歡,都必須使用安全套,免得害人害己。」

吉隆坡性工作者

自告奮勇充當慰安婦

歷史學者李業霖透露,日據時期,吉隆坡的一批性工作者曾自告奮勇充當日軍的慰安婦,以免吉隆坡的良家婦女淪為日軍的洩欲對象。可惜這一件犧牲自己以成全他人的義舉,似乎未曾在大馬歷史或華族史裡留下痕跡。

和人類文明一樣古老的性行業,其對大馬城市開拓和發展的功績從來不曾獲得官方的正視,更別說肯定。性工作者為當年只身南來的華人先民提供了情緒的出口,而如今林立於市區的非法妓院,則是外籍勞工周末的消遣地。

很可惜沒有歷史學家為她們的付出和受過的虧待給予肯定,社會學家也不曾正視性行業對減低性犯罪的貢獻,更沒有人權團體為妓權請命。國家從她們身上剝削了對人力資源有很大幫助的資本,卻同時通過執法和媒體,對性工作者進行打壓。

由於她們的工作不受承認,更容易淪為暴力對待的受害者,而且一般上很少人願意相信性工作者也會被強暴。她們被逮捕時不但沒有辯護律師,還在未定罪前即暴露在媒體的鏡頭前。

圖表:國際勞工組織對菲律賓按摩女郎進行的調查

項目 百分率

為負擔雙親而工作 34%

為了孩子而工作 8%

為了供養丈夫或男友 28%

對收入表示滿意 20%

表示工作輕鬆 2%

認為工作很享受 2%

曾面對來自警方、地方執法官員

及黑社會的暴力或性騷擾 35%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