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ashanti5282046’s Blog

自我不在,書寫的都是他者及其他

巫統、魔咒和狗

Posted by mayashanti5282046 于 十一月 6, 2008

東方言論

周澤南

地點是太子世界貿易中心,日期是5月11日,場合是巫統61週年黨慶集會。巫統主席拿督斯里阿都拉在現場和約2000名巫統代表與國陣成員黨領袖一同觀賞巫統鬥爭歷史短片時,一時感觸良多,潸然淚下。

根據《東方日報》的報導:「由於播放影片的光度昏暗,觀眾的眼睛都鎖在大銀幕上,忽略了阿都拉以手巾擦拭眼淚的動作,攝影記者也來不及補捉這珍貴的鏡頭。」

阿都拉在較後致詞時感性的表示,巫統的先賢為了馬來人的命運、為了黨、宗教和國家的未來,義不容辭地投入鬥爭和奉獻行列中… …我國獨立50週年,期望50年後,我國舉行獨立100週年時,巫統依然領導著大馬。

最後還表示,「巫統將繼續成為我們長遠的鬥爭目標,只要星星與月亮還存在,巫統將會繼續存在。」

馬來西亞流浪狗

馬來西亞流浪狗

某個有星星與月亮的夜晚,我在住處附近溜一只乳牙未掉的狗和一只未成年貓。狗兒路過一間養貓的人家,停下來和懷孕的貓打招呼,卻被受驚嚇的母貓攻擊,結果一名馬來女孩前來阻止,我為她的善意道謝。

過後我的未成年貓在另一間人家門前流連忘返,我只好領著狗兒去勸牠離開,突然屋內傳來一把駭人的咒罵聲,朝我喊道:「別讓你的狗在我家門前大便!」

我 看著一臉委屈的狗,因為牠從來都不在外面便便,就用馬來話對著充滿惡意的馬來屋主喊回去:「請你先辨清事實再作出指控。」我的馬來話跟我的粵語一樣,在罵 人時才特別流利,結果屋主噤若寒蟬。我家的未成年貓意識到牠一時的好玩可能導致「社區感情」或「族群關係」破裂後,提起牠的白腳,逃之夭夭。

我的住宅區住了很多養狗養貓的人家,通常華人和印度人養狗,馬來人養貓。只有少數幾家是貓狗共處之家。小貓和小狗在社區裡的馬來小孩眼中同樣可愛,可是當這些孩子受了一定的「家教」後,開始視狗如瘟疫。

我案前的《古蘭經》中譯本沒有叫穆斯林要鄙視犬類,或視牠們為不潔之物。我聽說以前的馬來蘇丹甚至有溜狗的習慣,我們的原始熱帶雨林裡,從史前以來即住著本土的野狗,牠們比華人、馬來人、印度人更早落戶。

可是這個由巫統領導的政府,不僅對犬類趕盡殺絕,不讓牠們有流浪的機會,甚至不斷向孩子灌輸錯誤的訊息,彷彿狗是馬來人天生的敵人,狗會玷汙伊斯蘭教,甚至會破壞「養貓的馬來人」和「養狗的華人」
之間的關係。

「只要星星與月亮還存在,巫統將會繼續存在」對狗族而言,恐怕比《魔戒》裡的魔咒還可怕。而我只相信,一個不讓異類存在的集體,不論是以「民族」、「宗教」、「國家」、「族群和諧」等等為名義,都是對人性和生靈的戕害。

這樣的集體主義者,即使在再盛大的場面流了再多的淚,說了再多的「感性」言語,都不會引起我將之攝入鏡頭的欲望。噁心,我竟然用「欲望」這樣的字眼。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