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ashanti5282046’s Blog

自我不在,書寫的都是他者及其他

新政府橄欖枝應伸向原住民

Posted by mayashanti5282046 于 十一月 6, 2008

周澤南

載於光華日報


霹雳州新政府接见董总和霹雳董联会代表后,宣布原则上同意把州内的9所独中和188所华小的地契定为每年1令吉;这项善意
对华教与独中地位的肯定,並且相当符合华社的期待,也顯示50年以來遭政府忽略,甚至敵視的母语教育終於受承認。

基本上,由於大馬政治還未擺脫數人頭的政治,因此具有一定人口做後盾的華文教育和淡米爾文教育的前景還時可觀的。反之,全國人口不及0.5%西馬原住民的母語教育權利和地位,在這次政治大海嘯後卻不見得有所改善或展現署光。一旦國家對原住民的同質化政策(homogenization)不取消,既表現為國家機關的擴張和將統治者的語言強加於土地被侵佔的原住民身上,後者作為一個族群,就沒有值得慶賀的地方。

也 許在原住民眼中,所謂的不分族群,只對巫、華、印三大族群生效,對那些人口比例比蚂蚁還小的「其他」族群而言,恐怕還夠不上「族群」的資格。獨尊馬來語的 語言政策不過是追隨英殖民政府的作法,而將原住民融入或同化為馬來人的文化政策,顯然符合同質化政策的模式。西馬柔佛州南部的卡納人(Orang Kanaq),儘管人口只有大約40人,卻成功保存了獨特的語言和文化。可是,這些語言在現代社會或大馬語言與和文化政策下卻不再具備繼續存在的保障,其中最大的威脅來自於對原住民土地的剝奪和生態環境的破壞。

因 此,探討原住民語言的流失不能將語言和其文化及自然環境因素分開,因為對原住民而言,特定的自然環境和文化氛圍才能產生和維持其特殊的語言。因此,爭取其 語言權利就不能脫離文化自由和政治自主的爭取。對原住民而言,一旦脫離了他們熟悉的生態環境,即他們的祖傳土地,就必然的面臨慢性的 文化族群滅絕cultural ethnicide)的威脅。

在 上述情況下,最先被侵蝕的是原住民的傳統知識。由於他們的語言和傳統知識息息相關,也意味著環境家園的破壞將導致傳統知識的喪失,進而造成語言的流失。因 此必須了解對原住民的語言而言,僅僅傳授語言是無法挽救他們的語言的。如果要維持原住民語言的生命,就必須認真奉行多元文化政策,以及多元語言政策。由於 原住民語言和土地資源息息相關的這項特性,原住民所面對的問題多數被歸入土地權的討論,故語言及文化方面的論述較為缺乏。

近來頻聞新作風的州政府開始向華人新村的土地擁有權伸出橄欖枝,我們期望這些枝椏也伸向急需土地擁有權的原住民。畢竟,當賴以為生的土地和資源有了保障,發展和使用母語才具備出壯的土壤,真正意義的「不分種族」和對「多元文化」的尊重和欣賞才得以彰顯。

308这场政治海啸固然被形容為一场民主运动的催化剂可是两大阵营良好政策的出炉甚麼時候才會惠及邊緣族群和絕對少數群體恐怕才是大馬民主最大的考驗。或許有人要勸我們耐心些,可是換著你是原住民,你有耐心再等另一個50年嗎?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