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ashanti5282046’s Blog

自我不在,書寫的都是他者及其他

普渡慶典盡顯社區和民俗的生命力

Posted by mayashanti5282046 于 十一月 6, 2008

周澤南

普渡慶典盡顯社區和民俗的生命力

農 曆七月的新聞焦點幾乎全被銘傳大學媒體系的黃明志所「壟斷」。關心國家大事的有識之士在「愛國」詮釋權的爭奪戰中,口誅筆伐,忙得不可開交。似乎只有專職 於地方新聞的記者,才會注意那每年一度的,自發性極強的民間活動「普渡」,正在如火如荼的進行;而且無論就文化民俗、宗教、孝道的奉行、對教育的貢獻,甚 至社區互動而言,其意義遠超過形式至上,內容貧乏的國慶。

老 人家常勸我們七月期間少夜出,可是普渡慶典儀式的高潮一般都在午夜,所以,難得一年只有一個月的時間可以充份感受民間慶典之熱烈,及非純粹為消費或政治抄 作而進行的自發性社區互動。筆者才顧不得老人家的好意,總愛到熱鬧的普渡「孤棚」或野台,感受在城市化和資訊化中,展現出堅韌生命力和適應力的「民間」。

筆者曾在八打靈一夜市中見一年齡不小的華人孩子指著販攤上的香問父親道:「Daddy, what’s that?」,他父親只冷淡的回道:「Joss-tick」。最近卻在安邦再也的普渡場合上,目睹一好學不倦的稚齡女孩,把父親拉到各種祭品跟前,逐一問道:「這是甚麼糕?為甚麼做成那樣子?上面寫的字是甚麼意思?」該有耐性的父親雖然不盡然懂得所有普渡祭品的名稱和象徵意義,卻為小孩開啟了一道學習民俗和理解文化的知識之窗。

七月初九,筆者在太子園的普渡孤棚中,窺見一段感人的文字,道盡「好兄弟們」的悲涼,詩如下:

歎曰:

歎彌孤魂實堪傷,野草閑花歲月長。

春去秋來無祭祀,寒風冷雪少衣裳。

茫茫白露空流淚,漠漠黃沙枉斷腸。

今朝幸遇清靜施,超度孤魂上天堂。

虔誠的善男信女,了解或不了解祭拜禮數的,在各處香爐和靈位前膜拜。樂齡人士,則穿起最光鮮的服裝,登上野台獻唱。台前類似演唱會「搖滾區」的嘉賓席,是空置的,讓給「好兄弟」們前來觀賞。

為了超度和安慰留落世間的孤魂,社區成員齊心合力辦好普渡。為了兼顧參與者的需求,除了祭祀儀式,普渡籌辦者還舉辦了多樣化的活動,包括歌台表演、卡拉OK比賽、布袋戲、潮劇、以恐怖片為主的戶外電影播放、晚宴等等,人鬼同樂。

其 實就文化研究的角度而言,祭祀活動長達一個月的普渡或稱盂蘭節,為大馬華社最隆重的節日。民間對普渡的熱烈程度遠超出同時期的國慶。這現象一方面反映了自 動自發的民間活動遠比被動的國慶活動具有生氣,另一方面也顯示了政府、媒體乃至文化界,往往低估了該節慶的文化和社會意義。

就 社區運動的角度而言,普渡是以社區為籌辦單位的不曾斷層過的『社區活動』。社區居民如何通過參與籌辦普渡而凝聚和互動,是值得探討的社會現象。另外,從民 俗文化與藝術的角度而言,普渡五花八門的儀式和祭品,則是豐富的人文財寶,也是民間信仰的活化石。而且由於普渡幕款所得多捐華校或各慈善用途,更增加了其 社會意義。

蕉賴班丹再也的普渡歌台表演,各大民族和外籍勞工皆參與其盛,是我見過的比國慶更自然,更明顯容納了各族的慶典。民間向來都以最自然樸實的態度在愛國,這是那些只懂搖搖旗吶喊「默迪卡」的形式主義愛國者所不了解的。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