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ashanti5282046’s Blog

自我不在,書寫的都是他者及其他

終身學習林梧桐精神

Posted by mayashanti5282046 于 十一月 6, 2008

《當今大馬》專欄『越界』

周澤南

終身學習林梧桐精神

壟斷賭業或比報業高明

全馬唯一合法賭場經營者林梧桐,於1023日去世,享年903。其功過尚未有定論之前,政客的欺世之言加媒體的炒作卻將這名賭王的逝世形容為「國家社會巨大的損失」(國家領袖首相阿都拉和國會反對黨領袖林吉祥之言)。政界和社團的跟屁蟲也紛紛往死者臉上貼金;馬華會長黃家定率眾表示「林梧桐精神將遺留人間,是現代年輕人學習的榜樣」、中國駐馬大使程永華稱「林是一代華裔代表」、行動黨祕書長林冠英說老林「是許多大馬人心中的學習對象」。

筆者不了解林梧桐,無法評斷其個人功過,只是從媒體上得知其全馬唯一合法經營賭場的執照是通過和政要的特殊關係而要來的。如果這樣的「企業精神」(或曰謀生手段),也應該是大馬年輕人學習的榜樣;那麼我們不妨也效法老林,舉凡不合法的勾當,包括開淫窟、洗黑錢、吸鴉片、辦借貸,盜版光碟、甚至辦色情刊物,只要在政府的恩準下,成為「只此一家,別無分號」的「企業」,就能堂而皇之的登上「為國家社會作出貢獻」的大雅之堂。

林梧桐第二點值得學習的地方,不是單單是白手起家的「實干」精神,而是懂得攏絡人心,又不得罪媒體的唯利是圖。就後者而言,他就比甘冒被罵斷送新聞自由、促成一言堂之名的報業壟斷大亨張曉卿高明得多。

話又說回來,大部分於19世紀末抵馬的華裔先民,有誰不是「白手起家」或不想「白手起家」?對他們的命運作出最後區別的是,少數人的確像林梧桐那樣,在別人「自甘墮落」(賭博、抽鴉片、酗酒、嫖妓等等)的基礎上飛黃騰達,多數人則在國家機器和社會文化的壓抑下,無功亦無過的茍延殘喘了一生。另外也有為數不少的人,因為在雲頂(賭博)、在茨廠街(抽鴉片、嫖妓)、在星光大道(酗酒、嫖妓等等)流蓮忘返,而家財散盡、妻離子散,甚至家破人亡。根據我國政治領袖和媒體的邏輯,後者的墮落和前者的風光之間,是毫無關聯的。

你抽鴉片和吸毒是不思進取,怎能怪當年葉亞來從中獲利的鴉片館或今天的毒品供應商?你嫖妓得絕症或被人推入火坑是自甘墮落或愛慕虛榮,怎能怪罪看準人類本能需求而干起黃色架步的姑爺仔或業主?道理明顯不過了,依此類推,我開賭場是正當的行業,何況還有ATAS的恩準,誰叫你自甘墮落,明知十賭九輸還要千里迢迢,把血本送上山來?咱老林逼你了嗎?或者騙你十賭九贏了嗎?

不必壟斷媒體,也不必賄賂政客(讀者大可存疑), 就能將「萬惡賭為首」之過,推得一干二淨,是林梧桐高明之處。君不見數年前一批新村華人因新年期間聚賭,被警方捉了不算,還被剔光頭。今天一名表面上不 說,暗地裡鼓勵全民賭博的大亨,葬禮辦得比誰都風光。華教鬥士、民運份子、文壇才子、評論奇筆、學術人才,有誰比「令伯」贏得更多媒體和政客的美言?

清末民初,堂堂一個李鴻章,仰仗著其宏才偉略,修鐵路、蓋鐵廠、強海軍,為積弱不振的清廷統治下的中國,圖自強之道,其身後尚且褒貶不一。對族群關係、民主進程、華教運動、文化學術等等,貢獻毫不顯著的賭王林梧桐,卻獲得朝野領袖和媒體近乎一致的表揚(幸好還有劉敬文和賴昭光的反調)。如此光怪陸離的一言堂現象,和新聞自由及媒體壟斷的關係較少,和媒體從業素質及精神文明的關係倒是較大。

… …留得雲頂在,哪怕沒材燒。既然有只此一家的賭場執照,一定也有只此一家的淫窟執照、盜版執照、毒品執照、借貸執照、AP執照等等。只要我們年輕的創業家學習老林,有辦法通過ATAS將黑的轉為白的,我們還怕黑白不分的政客和媒體不成?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