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ashanti5282046’s Blog

自我不在,書寫的都是他者及其他

鄭和對東南亞清真寺建築風格的影響-歷史或猜測?

Posted by mayashanti5282046 于 十一月 6, 2008

masjid kampung laut的數點式特色,寶塔,三層屋頂,們樓,瓜.

masjid kampung kling的數點中式特色,寶塔,三層屋頂,們樓,瓜筒.

東方專題

伊斯蘭系列()

周澤南報導

鄭和對東南亞清真寺建築風格的影響

-歷史或猜測?

前言

從麻坡市鎮通往馬六甲的聯邦大道兩旁,有一個令人疑惑的景觀;這里的清真寺建築形式和大馬多數地區的清真寺差別甚巨。其屋簷曲折,屋頂多層,宣禮樓屬寶塔狀,整體看來比較接近中國傳統建築格式。一 般旅遊及建築書籍皆聲稱這些清真寺具有「中國元素」;至於為何具中國元素,其 中國元素有多「中國」, 該中國元素究竟和鄭和有無關係,則無進一步交代。

鄭和是否曾在馬六甲興建清真寺,其建造技藝對今天大馬和印尼的清真寺建築有無影響,雖然不是容易回答的問題,卻值得探討;如果答案是肯定的,鄭和對伊斯蘭教建築及伊斯蘭教之傳播的貢獻就必須重估。Sedaya大專院校建築系講師張集強甚至認為,亦必須重估鄭和下西洋對促進亞洲近代性的貢獻。

主文

清真寺建築工程師鄭和

航海家鄭和除了是穆斯林,據說還是建築工程家,並深諳清真寺的建築藝術,還將清真寺的建築藝術傳入東南亞,對伊斯蘭教的傳播產生了深遠的影響。印尼學者Slametmuljana在其著述Islam Before The Foundation of the Islamic State of Demak 中聲稱:「直 在,全馬六 甲的清真寺,都是仿傚中國清真寺的式樣而建築的 。」

廖大珂也在其論文〈鄭和下西洋與伊斯蘭教在東南亞的傳播〉中寫道:「鄭和本人是一個建築工程專家,曾在南京負責大報恩寺琉璃寶塔的建造和宮殿、廟宇的修繕,並主持西安清真寺與南京三山街禮拜寺的重修工作,深諳清真寺的建築藝術。鄭和下西洋,把清真寺的建築也傳入東南亞,對伊斯蘭教的傳播產生了深遠的影響。」

根據荷印官員波曼(Poortman)從三寶壟三保廟所取得的資料,鄭和訪問爪哇之後,接著于1411年,在安哥(Ancot)即雅加達、井里汶(Cinebon)、杜板(Tuban)、錦石、惹班(Mojokertor)及爪哇其他地方,紛紛建立清真寺。據說三寶壟的三保廟就是當年三寶太監及其侍從所建立的回教堂。

鄭和與爪哇古清真寺

廖大珂還聲稱:「從現存的爪哇建于15世紀的古清真寺來看,其結構大致可分兩部份:上部是寶塔狀建築,頂端有裝飾物用以覆蓋屋脊;下部是由四根柱子支撐,還有其他柱子支撐著曲折的下部建築的屋簷。其著名的實例有:泗水的蘇南岸佩爾清真寺、中爪哇曼加德格(Mangadeg)的卡索納里曼(Kasau Nariman)清真寺、南勿里達(Blitar)的端庫普(Chung Kup)清真寺和淡目的王家清真寺。」

「它們的特徵都是具有多層屋頂、寶塔狀的上層建築-宣禮樓、頂端有皇冠狀裝飾和曲折的屋簷,與爪哇當地傳統的單層屋頂的建築風格迴然相異,卻與中國式清真寺建築如出一轍,體現出強烈的中國風格,顯然是受到鄭和下西洋時所建清真寺的深刻影響。另外,在馬六甲,也有相當數量的古清真寺,其建築藝術同樣是鄭和下西洋時傳入的。」

Sedaya大專院校建築系講師張集強針對上述說法的意見是:「現存歷史最悠久的大馬清真寺具有明顯的中國傳統廟宇建築特徵是不容質疑的。然而,畢竟其年代和鄭和抵達馬六甲的時期已相隔了200多年,因此很難有足夠的直接證據可以顯示這些具有中國建築特徵的清真寺是受鄭和建造的清真寺之建造技藝所影響。」

「或許可以說,鄭和的影響並不那麼直接。可是,如果鄭和有計劃的將清真寺的建造技術推廣到東南亞群島的假設能夠成立,鄭和對大馬清真寺建築產生了影響也並非不可能。」

馬六甲清真寺的中國特徵

「和含中國建築特色的古清真寺比較,大馬傳統清真寺主要是木構造,沒有使用灰泥和磚瓦的傳統,局部雕刻也沒有比含中國建築特色的清真寺精緻。以馬六 Tengkera清真寺為例,具有明顯中國建築特色的部位包括寶塔式的宣禮樓,中東和印度地區清真寺建築就不曾出現過這樣的形式。」

「可以說這種寶塔形式確定是中國的。可是如果我們觀察得仔細一些,會發現此寶塔式的宣禮樓又不完全是依照中式的,而是在局部上摻雜了西洋(或荷蘭)的柱身和柱基。kampung Kling清真寺的寶塔也具有這樣的特性。」

「上述清真寺的中國建築特色尚包括重簷(多層重疊的屋頂)、飛翹的泥灰屋脊、還有盔頂(位於屋頂最高處)。若參照馬六甲同時期的街屋,後者亦具有濃厚的中國建築和荷蘭建築特色。因此,或者可以推論說該時期的清真寺和街屋都是中國磚瓦泥塑和西洋柱子等建築特色兩者的融合。」

中國江蘇省建築研究所工程師孫宗文曾表示:「鄭和出訪西洋各國時,抽空在當地建築中式的城池廟宇寺塔,將中華建築藝術介紹到海外去。馬六甲建造王宮時,第一次使用的磚瓦,是鄭和船隊從福建載運過去的。磚瓦泥工也同隨而去,于是,馬六甲人也學會了製磚造瓦….…」(見中新社南京616日)

張集強認為:「鄭和將磚瓦帶來的說法比較難以證實。目前馬六甲的古代磚瓦都是荷蘭人的餘留,現存的葡萄牙遺蹟沒有任何磚瓦材料,因此無法證實葡萄牙之前就在建築上使用磚瓦。然而可以相當肯定的是,荷蘭統治時期的馬六甲已經具備技藝成熟的中國式建築和西洋式建築,以及兩者的融合。後者表現在現存的幾所 清真寺的建築上。」

「建築技藝的成熟一定是漸序的,馬六甲清真寺是不同文化融合的成果。重要的是如果可以證實鄭和確實曾經對東南亞的清真寺建築作出貢獻,不僅東南亞的伊斯蘭教傳播史得改寫,亦必須重估其對促進亞洲近代性的貢獻。」

結論

其實硬要說馬六甲早期的清真寺由鄭和創建,有點類似將造字歸功於倉頡,農耕的發明歸功于神農那樣。從現有的文獻材料看來,即使無法證明鄭和曾在馬六甲建造過清真寺,卻至少可以肯定荷蘭殖 民時期已出現大量具有中國建築風格的清真寺,而建造者包括華裔穆斯林與印裔穆斯林。他們對於伊斯蘭教建築以及伊斯蘭教之傳播的貢獻,皆必須重估。

實際上伊斯蘭教原本就具備能夠容納不同文化背景和建築風格的特性,只是到了國族論述猖狂的時代,伊斯蘭教建築才被典型化為中東或中亞式的大拱頂、宣禮樓和拱架。其歷程大致上和族群特性或族群邊界(ethnic identity)的建構過程類似;「最終目的」不過是為了服務政治和粗糙的國族塑造之妄想。

圖表:具有中國建築特色的部份大馬清真寺

清真寺名稱 地點 始建年份 建造者

Kampung Kling 馬六甲打金路 1748 印裔穆斯林

Kampung Hulu 馬六甲清真寺路 1728 Datuk Samsudin

(華裔穆斯林)

Tengkera 馬六甲市區 1728 不詳

Dato Undang Kamat 森美蘭Tanjung Ipoh Dato Undang Kamat (武吉斯酉長)

Papan 霹靂甘榜甲板 Raja Bilah

(印尼王子)

Kampung Laut 吉蘭丹Nilam Puri 400600年前 印尼穆斯林

Kampung Tuan 丁加努Chukai 1830年代 Sheikh Abdul Raman

(另欄一)

馬六甲甘榜吉令清真寺

p1010057

座落於馬六甲市區打金路的甘榜吉令清真寺即為融合了中國、荷蘭與其他族群建築色彩的清真寺。原為木構造,在之前的地基上重建于1748年,其特色反映了馬六甲王朝時期及荷蘭殖民時期的多元民族聚居情況,主要為“吉寧”(Keling)族群的聚集處。

該族群源自孟買的印裔穆斯林,他們在亞齊、巴塞、Pedor和馬六甲經商,其中一些人定居于馬六甲並娶當地女性為妻,通婚的後裔被稱為“吉寧”,于荷蘭殖 Kampung Keling

(另欄二)

p1010050

西 1728 , 。拿 遴選 必丹 馬六 並成 。該 上具

  1. 馬六 Tengkera 的中 )及 Tengkera mosque

  1. ,屋 Tengkera roof

3.Sedaya大專 :「現 具明 ,畢 竟其 200 其受 藝影 。」

4 . 之命重 京大報恩寺 藏於南 -經

5. 創建於1720 1998 甘榜於汝(Kampung Hulu Kg Hulu

6. 的甘 真寺的 門樓 來族 kling pan2

7. 圓柱 飾卻 kling menlou2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