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ashanti5282046’s Blog

自我不在,書寫的都是他者及其他

馬來西亞性工作者的遭遇

Posted by mayashanti5282046 于 十一月 6, 2008

性工作權(系列1

周澤南報導

性工作者的遭遇

今年731日午夜12時左右,一名變性人因被疑從事賣淫而遭两名馬六甲宗教局官員拳打腳踢。該有疾在身的變性人南利莫哈默,別名阿玉(Ayu),被帶往警局後,因病情加劇而被送至緊急病房。

協助變性人的社工蘇拉絲特麗(Sulastri)受本報詢問時透露,阿玉於81日上午動手術後,料已無大礙,唯該两名對前者採取暴力手段的宗教局官員至今仁消遙法外。

蘇拉絲說:「事發當兒,阿玉和一名朋友正在聊天,两名沒有表明身份的宗教局官員不分青紅皂白,逮住她們後就把她們毆打至倒地。两人不理阿玉的求饒,不僅繼續毆打她,還握住她的下體。」

「阿玉先被帶往位於甘榜爪哇的宗教局,她投訴肚子痛得無法忍受卻不受理會。她被帶到警局後,警察發現她的肚子異常腫脹,才將她送院。」

被詢及類似被毆事件是不是孤立事件時,蘇拉絲表示:「這樣的事一直以來都曾在各地發生,可是因為受對付的變性人或性工作者過於害怕,而不敢報警或投訴。一些被宗教局官員毆打的變性人曾報警,結果反而被扣留3天以協助調查。」

她還透露,逮捕變性人和性工作者的不止於宗教局,還包括自願警衛隊(RELA)和警察。粉紅三角基金會(Pink Triangle Foundation)主席哈欣胡仙也向本報表示,對上述事件感到遺憾和不解。

哈欣說:「在粉紅三角基金會的安排下,吉隆坡的一些變性人甚至參加了由直轄區宗教局開辦的宗教課程,足以証明變性人並非自絕於社會主流的群體。馬六甲宗教局應該以直轄區的為榜樣,而不是以不人道的暴力手段來對付她們。」

賣淫算不算犯罪?

自諭為「社會清道夫」的警察、自願警衛隊或宗教局在掃蕩、逮捕和扣留性工作者期間,究竟採取甚麼方法對付後者,向來皆非媒體報導的重點。因此,本篇讓吉隆坡性工作者和援助她們的義工現身說法,揭開都會生活的另一面。

被警方懷疑涉嫌賣淫的大馬性工作者,將在刑事法第372條下被提控,所以性工作不僅是違法的行業,性工作者的存在似乎也無法容於這鼓吹「東方價值觀」的社會。

例如2007129日的《東方日報》報導指出,全國刑事調查主任拿督尹樹基強調,打擊黃色架步刻不容緩,他說:「警方非常看重賣淫所帶來的社會問題,為了公眾及時下的年輕人能生活在健康的社會中,警方將不間斷展開取締活動,直到徹底剷除這種不良風氣。」

他還表示賣淫活動有如野火燒不盡的兩大原因,包括迄今我國對付賣淫的法令並不完善,往往警方逮捕她們後,無法將他們「治罪」。

然而,2006924日的報導卻指出,全國警察總長丹斯里慕沙哈山強調,在我國賣淫的外國女郎並非罪犯。他表示,大家不應歧視被迫賣淫的女子,警方也不會將他們視為「罪犯」。警方並沒有視被迫賣淫者為犯人,但將援引刑事程序法典第396條文,將受害者列為證人。


當被詢及大馬法令不完善,遭誘騙或強迫賣淫的性工作者獲救後,不僅將被關進牢裏,而且還得面對警方援引賣淫條文提控一事,武吉阿曼副刑事調查總監拿督賽依斯邁卻表示:「由於庇護所不足,所以只好委屈受害者,將她們安頓在牢裏。」


上述三名警官各說各話,性工作者在我國法律面前究竟是應被「治罪」,不被視為「罪犯」,還是將被「安頓在牢裏」?如果警方不視之為「罪犯」,為何還有權將她們「安頓在牢裏」呢?

女性不能帶安全套逛街

為吉隆坡境內的性工作者提供輔導和法律援助的粉紅三角基金會總裁堅妮妲(Jenithaa.S)接受《東方日報》訪問時表示,性工作者的遭遇將可解除上述混擾。她說:「警方的一般作法是,不論有無證據,先將在掃蕩行動中被捕的性工作者帶上警局。」

「在扣留所內,你能想像的任何類似電影裡性工作者的遭遇,都曾發生在她們身上。包括性侵犯、暴力、語言及行為上的羞辱。而且,警方逮捕性工作者的場合不限於旅店或任何涉及性服務的地點。」

「那些露宿街頭或在巷口休息的性工作者,一旦被警方或自願警衛隊的成員逮捕,只要在她們身上搜到安全套,就可以定罪,並在刑事法第372條下被提控。」

堅妮妲表示,警方單憑擁有安全套就定罪的做法實際上已抵銷了粉紅三角組織預防愛滋病傳染的努力。她說:「這等於間接不鼓勵性工作者使用安全套,大大加劇了性工作者和顧客感染愛滋病和其他性病的風險。而且,單憑擁有安全套就可將女性逮捕,似乎有抵觸人權之嫌。」

該基金會的計畫經理兼義工曉維(Selvi)也透露道:「被扣留的性工作者,必須付20003000令吉的保釋費才得釋放,可是她們往往因為付不起該款項,而被扣長達36個月。」

以整頓市容為名

「性工作者的家庭經濟還得由她們來負擔,家人如何有能力去保釋被捕的她們呢?如果她們無罪釋放,也得在警局被扣留5天至14天。由於工作缺乏選擇,一旦獲釋,她們又重操故業。」

曉維表示,或許是為了配合大馬旅遊年和獨立50周年,而必須整頓「市容」,警察和自願警衛隊的掃蕩行動近來非常頻密,她說:「以中南區的紅燈區為例,幾乎每星期都有12次的掃蕩。上個月開始,甚至發生一天有两次掃蕩行動。」

「被捕的性工作者們向我們哭訴,每次掃蕩行動都逮捕很多人。在幾次由自願警衛隊展開的行動中,一些性工作者被拳打腳踢,也被辱罵。」

她透露,自願警衛隊的權力過大,他們可以不必在警方的陪同下展開掃蕩和逮捕,而且大多數人員都是男性。她說:「他們應該在女隊員的陪同下展開搜尋,不然性工作者會面對被性騷擾的威脅。」

七代皆從事性工作

大馬回教黨的網頁曾報導過,在吉隆坡中南區的紅燈區,有近千名性工作者的孩子,在長期缺乏照顧和關愛的惡劣環境中成長。大部分的孩子沒有報生紙,也沒身份證,他們的前途令人擔心。

一名不願透露姓名的60多歲的前性工作者表示,據她母親透露,在中南區的性工作者,不少已經在這行業從事了第7代。意味著,這些性工作者家庭由於貧窮和環境的影響,而跳不出性行業的輪迴,在這受主流價值觀歧視下的生活中「永不超生」。

一名前性工作者在接受本報訪問時表示,被查禁的性工作者常常因為無法出示身分證或護照(對外國性工作者而言)而被扣留。她說:「也許外人很難理解,可是很多本地的性工作者不僅沒有身份證,甚至從小就沒有報生紙了。」

「她們的孩子,很多連父親是誰都不知道,又怎麼可能去申請報生紙呢?被警方扣留後,在多數情況下,都沒有能力付大約2千令吉的保釋金。所以必須坐牢4個月。」

「在坐牢時,家裡的孩子沒人照顧,只能托朋友幫忙照顧。」曾從事性工作15年的她透露:「我都在秋傑路、怡保路和武吉免登一帶討生活。都是『自己工』。那時候,像我這樣自己出來『站街』的大約百多個。」

「我們多數都是為了替男友賺錢或為了養家才踏入這行業,有不少是已離婚的女人,30多歲以上,為了養孩子,不得不做這行,不做的話,我們吃甚麼?」

「行情好時,一天還可賺個7080令吉。從晚上9點在街邊站到早上6點,沒顧客時就睡在街邊。白天,多數都到粉紅三角組織開設的中心去休息,可以比較放心,還可以和其他姐妹聊天。」

「現在的行情很淡,有時一整晚都接不到一單生意。很多客人聽到Operasi(掃蕩行動)就不敢到訪。那些有記錄的顧客,一旦被捉就被扣留,記錄清白的,保釋後就能出去。」

「我們時常都會被警察和自願警衛隊辱罵和詛咒,也被社會大眾瞧不起。其實我們有苦衷才出來做,而且做這行好過去偷去搶。」

女性行動協會(AWAM)主席朱狄(Judith Loh-Koh)表示,應從貧窮的角度反析中南區的情況。政府應該為該社區提供種種社會福利,以便剷除貧窮,而非對性工作者進行更嚴厲的打擊。

變性性工作者被當男囚

為性工作者提供法律援助的粉紅三角基金會執委紀德拉(Chitrah Rajendran)表示,性工作者,聯同變性人和同性戀者,被歸類為性別上的邊緣族群(Sexual Marginalised Groups)

她表示:「主流社會普遍漠視這些群體的存在,或以為這些人都是因為受「西方歪風」的影響,才會「變成」如此模樣。由於社會的異樣眼光和不平的待遇,他們活在隱密的角落。」

紀德拉甚至批評,普遍上我國的女權運動對上述這些特殊社群的需求不敏感,所關注的課題不敢碰觸涉及「性」或「性別」,而僅將女性的議題限制在家庭、孩子、教育、两性平等等等。

紀德拉透露,這些邊緣社群所面對的歧視「罄竹難書」,包括被自願警衛隊污辱、被警方當球踢、遭警方性侵犯,也面對政客和官方常發表建議,將變性人送去改造的呼籲等等。

「頭髮對變性人而言和它對女人的意義是一樣的。可是曾發生變性的性工作者被逮捕後,被送到雙溪毛儒的扣留所,她們的長髮被剔光,然後被當作男囚犯來對待,這是非常不人道的。」

粉紅三角基金會

我國迄今未曾出現過為性工作者爭取人權的組織。為性工作者提供協助的團體,大多屬教會與社會服務性質。

雖然基於人道立場的教會組織皆呼籲世人要尊重性工作者,可是他們常有「萬惡淫為首」的戒訓和「憑信仰方可走出性行業」的價值預設。唯一不對性工作者作道德判斷的援助團體為粉紅三角基金會。

該基金會是一個以社會服務為主的非政府組織,它在中南區的紅燈區設有一間性病診所,為性工作者提供免受歧視的醫療服務與諮詢。也在該區設立了5處讓性工作者能集聚、休息和聊天的到訪空間(Drop In Centre)

該基金會在中心傳達各種預防愛滋病傳染的資訊,為愛滋病患者和帶原者提供輔導,分派安全套與潤滑油給性工作者,也為後者提供法律援助、轉行輔導、心理輔導[C1] 、激勵與醫藥諮詢。

基金會總裁堅妮妲(Jenithaa.S)表示,接觸性工作者,以便讓她們獲取正確的疾病預防和健康資訊,是很不容易的。「我們廣招義工,為性工作者提供各種諮詢,也為公眾人士提供免費且匿名的愛滋病檢查,還有保密的熱線輔導。」

兩則小廣告:

匿名愛滋病檢查(免費)

地點:粉紅三角基金會會所,7C/1,Jalan Ipoh Kecil, Off Jalan Raja Laut,Kuala Lumpur

日期:每逢星期二

時間:晚上7時至9

預約:請聯絡03-40444611(Hanafi)

星期三至星期日,上午11點至傍晚7

保密輔導熱線

03-4044545503-40445466

星期一至星期五,晚上7時半至9時半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