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ashanti5282046’s Blog

自我不在,書寫的都是他者及其他

最小型的示威抗议

Posted by mayashanti5282046 于 十一月 13, 2008

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十二日 下午三时五分

光華日報

文:周泽南

示威的动机和规模各有不同,结果也不太一样。笔者参与过的示威,自己就以不同方式告终;包括圆满结束、被警察扣留、被私会党徒攻击、被喝令解散。参与过的人数最单薄的一次请愿或动,是好几年前跑到槟城理科大学去声援被校方控告的理大华文学会会员。

那 时候,至少10名警察已比发动请愿的我们捷足先登,所谓发动人其实就只有刚刚于11月9日被捕的黄文强、笔者和少于3名朋友和槟城自救会的同谋。我们在警 察的虎视眈眈下集合在理大校门口,拉起唯一的长布条,抗议理大校方干涉校园民主。那次示威,就人数而言基本上没有什么“威”可示,不过我们都将自己想像成 背后有十万大军的代表和将领。

在示威人数和警察人数1对10,和记者人数1对5的情况下,警察虽然没有使用暴力驱散,却乘其不意的将唯一的 布条夺走。经过一番拉扯,经验老到的文强终于将布条给争取回来。经过那次示威后,好长的一段时间,笔者再也很少参与和见识过人数如此单薄的示威场面,直到 11月7日那天。

根据《当今大马》的报道,大约12名主张性别平等的男女,张着巨大的布条,从安邦捷运站游行到双子塔附近。他们抗议的是马 来西亚回教事务委员会(FATWA)禁止女穿男装和女同性恋行为的歧视性措施。这些布条和海报表达着:“抗议全部压迫女性的fatwa”、“女扮男装不是 犯罪”、“停止控人民的服装和思想”。他们还沿途派发字条,载有有关性别认同和性倾向的讨论的网站。

难能可贵的是,这些示威者大部分并非女扮男装者,也不是女同性恋人士。她们或他们是基于对个人自由和性别认同权利的坚持,而选择将自身的安全,暴露在警察暴力的威胁下。而且,示威者无论在思想上和身份上,完全不代表某族群。

示威阵容庞大固然可取,足以显示人民的力量,可是也不宜低估人数单薄的示威,或者以动员能力不足来批评之。例如上述小规模示威所传达的“停止控人民的服装和思想”的讯息,往往是巨大社会变革的前奏。容我向这些孤军作战的人们,献上最高的敬意。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