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ashanti5282046’s Blog

自我不在,書寫的都是他者及其他

中文报还能供应精神粮食吗?马华收购南洋报业的社会代价

Posted by mayashanti5282046 于 十一月 18, 2008

中文报还能供应精神粮食吗?
·马华收购南洋报业的社会代价
■日期/May 28, 2008 ■时间/07:26:56 am
■新闻/特约评论   ■作者/周泽南

编按:今天(5月28日)是马华公会收购南洋报业控股的“报殇”七周年纪念,当年任职于《南洋商报》的周泽南撰写此文“悼念”,本文同步在《当今大马》刊出。

【特约评论/周泽南】2001年对华社而言,是迟来的世纪末。这一年的除夕夜,白沙罗华小关闭了,村民、家长和董教总从此展开艰鉅而漫长的保校运动;也是这一年的528日,马华公会收购南洋报业集团旗下的《南洋商报》、《中国报》和十多份杂志月刊。80多名中文评论人,展开“罢写”运动,拒绝投稿给已沦为马华公会党报的《南洋商报》及《中国报》,以及涉嫌在幕后秘谋垄断中文报业的《星洲日报》。

马 华公会收购南洋报业的消息证实后,一群关心中文报业新闻和言论自由发展的社会人士在雪华堂召开紧急会议商讨对策。笔者记得当时出席该会议的《南洋商报》记 者黄伟益和专题组主任陈利良声泪俱下地发表了要“救救南洋”的言论,笔者对《南洋商报》的感情没那麼深,所以对人类对某报的新闻自由竟然可以怀着那么深的 激情感到难以置信。

笔 者后来和《南洋商报》及《中国报》众记者和编辑展开仅维持数月的“反收购运动”(比起白小保校运动,当然算是不成气候的一鼓作气),之前声泪俱下的陈利良 不及一个月就淡出,黄伟益则由始至终都不肯参与;他们的理由,始终是个谜。八年后这两名当年感情丰富的新闻自由斗士,一个在槟州执政,一个莆入《东方日 报》就任副总,如此顺利的际遇也同样接近谜。

《景云沙龙》引导舆论

当年看清张晓卿垄断报业嘴脸后愤而退出《星洲日报》的潘永强曾说:“今天的新闻是明天的历史。”的确,时间终究能让人看清一些历史,但笔者以为在反收购乃至反垄断的论述中,528之前《南洋商报》的地位和其遭受破坏后的社会与文化代价,并没有获得足够的重视。

528之 前的《南洋商报》,虽然在业绩上已落后於《星洲日报》和《中国报》,但在内容上,尤其是政治、社会、人文和文学的报导和评论,正处於全盛时期,超越了第一 大报《星洲日报》。由当时的总主笔张景云开辟和主持的《景云沙龙》星期天特刊,由政治评论人黄进发和黄文慧记录撰文,后又由主笔陈美萍和刘瑞兰执笔。《景 云沙龙》对时事、政策、文化的讨论深度和广度,中文报界无人能出其右,在引导华社舆论上有呼风唤雨之势,远非当时“我出题,你作文”的《星洲广场》所能相 比。今天偶尔由星洲集团总编萧依钊客串採访的《星洲广场》与之相比,则简直像新闻学院实习生之作。

《南 洋商报》主笔刘务求则负责星期刊内页两大版的《人文》,刊登思想性极高的哲学、人类学、美学、民族学等文章,其中沈观仰的哲学系列,如谈到知识份子角色和 评论文章规范的鸿文,具有珍藏价值,笔者建议《东方日报》的当红“评论作者”谢清发不妨仔细拜读,虚心学习,以免拖累该报的言论公信力。刊登在同版的刘瑞 兰的文化/文学随笔,更是不少文化/文学爱好者每星期不容错过的兴奋剂。

每 日评论方面,张景云、刘务求和陈美萍的社论,是铿锵有力的报章公信力保证,而专栏评论的阵容,更是空前鼎盛;李万千、杨善勇、杨凯斌、庄迪彭、黄进发、陈 亚才等等,都是思想敏锐、掷地有声的健笔。《星洲日报》方面,或许当时只有潘永强、魏月萍、郑丁贤的阵容免强能与《南洋商报》抗衡。

《南 洋商报》副刊《新视野》制作的专题,范围多元化且人文性甚高;涵盖环保、民主、人权、另类教育、历史诠释,文化古迹,也包括性工作者、原住民、渔民、胶 工、癫疯等边缘社群权益的报道,甚至探讨公共艺术、次文化等文化研究课题。值得一提的是,和《新视野》相同性质的《星洲日报》副刊《新策划》,大多为港台 中剪稿,和》新视野》相比,素质方面高下立判。当然,港台中剪稿的传统如今还在该报《星洲广场》延续,虽然多了数名“文化大家”,却俨然成了外国人的广 场。此外,由张永修编的文学版、洪古编的艺术版、黎家响编的佛学版和电影版,更让《南洋商报》副刊有声有色。

收购后尽失人文气息

除 此之外,《南洋商报》还开辟了专为年轻人和学生运动而设的《新激荡》,政治改革的色彩非常鲜明。马华公会收购南洋报业后,评论作者号召罢写行动即刻令每日 评论逊色不少,接着《景云沙龙》、艺术版、《新激盪》先后腰斩,《南洋商报》的社会和人文气息大打折扣。再过数月,发起反收购的新闻从业员纷纷因意兴阑珊 或因馆方的白色恐怖手段而离职,副刊《新视野》、专题《新激荡》和主笔室众出色记者大部分从此在中文报界失去了“立锥之地”。(一些新闻从业员改投打着反 垄断旗帜的《东方日报》,结果也以丧失立锥之地收场,名单就省略了。)

今天的《南洋商报》报社,已毫不忌讳的在大庭高掛着报业大亨张晓卿(右图)的照片,其公信力和言论素质即使不以“一落千丈”形容,也难逃“每况愈下”的晚景。当年錚錚之言的评论作者和记者,或移师网路媒体,或在《东方日报》进进出出,更多选择在国内外自我放逐。

虽然今天的中文网路媒体明显的在新闻和言论上更大胆、尖锐和开放,但比起曾经辉煌的《南洋商报》,似乎少了一分内省的人文气息。528之后,一份中文报章在手,已经很少有“精神粮食”的感觉。《东方日报》言论和社论只有刘敬文独撑大局,多篇文笔不通的老人家评论或恶质的党棍文章,让该报声称“给知识份子看的报纸”定位显得啼笑皆非。不少人是看在附送《太阳报》(theSun)和比《星洲日报》便宜,才勉强买一份,看看杨善勇、唐南发的专栏和专题组偶有的佳作。

至於《星洲广场》,早已成为大中华圈的外国人评论园地,和马来西亚局势格格不入或隔靴搔痒。至于那些普遍上更重视视觉而未见深度和力度的副刊流行文化专题,趋向将本土文化与历史旅游资讯化和消费化,言过其实的苍白文字对本土真相构成的遮蔽甚於彰显。

回避历史真相的《星洲日报历史》?

世华媒体集团主席张晓卿於今年525日 在“第三届海外华文书市”分别为《星洲日报-历史,写在大马土地上》及《星洲日报研究》主持推介礼,《星洲日报研究》作者彭伟歩表示:“我希望通过客观、 公正的角度,全面反映星洲日报的历史及成就。”笔者如有机会拜读,倒是很想知道作者如何“客观”、“公正”的描述张晓卿通过国家机器,将南洋报业这主要竞 争对手吃掉的下流手段,又如何通过笼络知名海外作家、威迫和利诱国内优秀记者和文艺青年,来为其报业垄断的恶行包装。

“香 港文化教父”梁文道则说,他虽然远在香港,但也知道《星洲日报》过去有不少风雨争论,而《星洲日报-历史,写在大马土地上》这本书也要写在争论上。”至于 什么“争论”,梁文道语焉不详。或许他的用词太客气了,去年一群《星洲日报》学记在报馆外示威时,《星洲日报》以载新闻纸的大罗厘挡驾血肉之躯的流氓行 径,恐怕不能以“争论”淡化之吧?

马来西亚人民在国家机器的宰制下,长期以来都无法写出一部真正客观反映各族群、各阶层建国贡献的国家历史,人民藉308政治海啸给了政府一个教训,不仅希望政府能以平等治国,也希望其正确看待各族群的历史地位和文化价值。如果星洲报业集团所撰写的中文报业历史,省略、歪曲、误读了528和后续事件,其罪行比歪曲历史的政府更可恶,因为那是假借文化、华社和民间之名,对打压同行、欺骗读者、典当新闻和言论自由进行粉饰,中港台媒体学术界对这样的举动不得不小心。

提 到这点,又让我不得不重提旧事:七年前有人曾愿意赞助机票,让反报业收购和垄断的新闻从业员远赴香港,在世界中文媒体大会上说明马华公会收购南洋报业的经 过和张晓卿垄断的企图,结果没有一名反报业收购和垄断的新闻从业员知道有这样的机会,而唯一知道的人却淡出了反垄断行列。

历史事件下总会有一些谜样的事情,那些自称“希望通过客观、公正的角度,全面反映星洲日报的历史及成就”的学者,或许该协助读者揭开谜底,不然学术公信力何在?

点击:报业大鳄张晓卿系列报道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