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ashanti5282046’s Blog

自我不在,書寫的都是他者及其他

取学术人士,捨知识分子——院长名不见经传又如何?

Posted by mayashanti5282046 于 十一月 18, 2008

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十八日 下午二时二十六分

文:周泽南

今年初新纪元学院以升格大学为由,将院内硕果仅存的“不听话”系所媒体系讲师,以不具“专业”学术资格请走或调遣,不过是专业主义发酵的一例。新纪元媒体系是该院唯一贴近社会运动脉搏,并且勤于培养批判精神的系所,其社会贡献有目共睹。

上述事故间接透露了,作为民间华文学术机构的学院,或许在政权干预下,不得不以专业主义的技术官僚来取代对国内媒体改革有促进作用的“知识分子”。该院现在以专业名堂取学术人士而舍知识份子来担任院长,不过是上述事件的一脉相承。

知识分子淡出社会参与

如果将新院长事件放在华教运动和华文知识界发展的历史脉络上来看,董教总的选择不过反映了后528时代大马华社“知识分子”逐渐淡出社会参与,在社会舆论上自动弃权的再一次表征。

至 于新院长是不是将以“专业人”的“价值中立”身段,掩饰其受专业主义和顺从主义宰制的奴役状态,且拭目以待。笔者好奇的是,身为那么优秀的学术人员,潘永 忠为何不在其驾轻就熟的学术岗位继续经营,而跑来赴 “华教”这趟混水?或许他真的一点也不了解华教,又或许他太过了解今天这非常时期的华教?

来 自董教总的消息透露,那些真正了解 “未来的华教”的文棍等非知识份子,已经选好新院内可供干捞的职位了,如果不幸,或许我们将被逼见证华教机构和人民分道扬镳,茁壮为彻底华教官僚的历史。 同样令人好奇的是,史学家要如何记录这段华教史?其实也应该担心,如果连撰写华教历史的所谓学者或研究员也被收编,华教还能有真实的历史吗?

说到历史,个人历史倒是可以让潘永忠教授证明他究竟只是学术人员还是真正有担当的知识份子的重要参考。不然的话,让我们出题试一试他的文笔和见地,似乎也是可行的办法。说到底,潘教授实在没必要赴这趟浑水。可悲的是,华教什么时后开始,被什么人搞成一潭浑水了?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