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ashanti5282046’s Blog

自我不在,書寫的都是他者及其他

英殖民者实施的种族措施

Posted by mayashanti5282046 于 十一月 21, 2008

英殖民者实施的种族措施
■日期/Nov 20, 2008 ■时间/01:20:28 pm
■新闻/特约评论   ■作者/周泽南

【特约评论/周泽南】要了解今天西马来西亚的主流族群――马来人、华人和印度人――如何种族主义,以及其种族主义如何一脉相承,不妨回到一百年前,参考当时的主流族群,即人口稀少却垄断政治、经济与行政资源的英殖民者,如何将源自大英帝国的种族主义在马来亚土地上发扬光大。

有了这段历史作为借鉴,或许对诊断、预防和治疗今天依旧占据马来西亚政治舞台的种族主义(如巫统、马华公会)、文化民族主义(如未变质前的董教总、未被宣判为非法组织的兴都权利行动力量)、宗教民族主义(如回教党)等,还有一点用处。

主流社会从来都不以族群人数多寡判定,马来亚百年前的主流社会属于那些在1880年至1950年代之间统治马来亚的英殖民者,包括几乎清一色欧洲籍的政府官员、矿家和园丘雇主或经理。英政府在1931年的统计显示,当时的马来亚总共有6350名欧洲人,其中55.7%乃英国人(全为白人)、18.8%为苏格兰人,其余占少数白人来自威尔斯、爱尔兰、澳大利亚、纽西兰、美国、丹麦、荷兰、法国、意大利、葡萄牙和其他者

欧洲人排挤欧亚人

历史学者布彻(John G. Butcher)指出,上述其他者之中,其实有不少是欧亚裔人士(Eurasian);他们对自己的族群身份深感不自在,而选择将自己归类为欧洲人。可是被种族主义上身的欧洲殖民者不断质疑这群欧亚人士的身份,20世纪以来不断出现要将白种欧洲人和非纯白种欧亚人严格区分的尝试和措施。布彻还指出,受英文教育的欧亚籍马来亚人,尽管狂爱英国语文、文化和宗教,甚至对英国作出绝对效忠的誓言,都无法赢得这里的欧洲人的平等对待。

为了有效管理海峡殖民地,英殖民政府在1882年设立公务员考试制度,以相当公平的方式招募和遴选合格的欧洲人和本地人。当时有不少具备资格的本地欧亚人士成功通过考试而当上公务员。1904817日,当时的总督安德森(John Anderson)因听取了前任总督瑞天贤(Swettnham)的劝告,不录取欧亚人士当公务员;结果,殖民政府最后采取种族划分措施,拒绝非纯白种欧亚人士参加公务员考试。

1910年,一名极力争取要当公务员的非纯白种人士宣称自己是纯欧洲裔人士;殖民政府为了一劳永逸杜绝争论,决定将考取公务员的资格确定为本父母双方都是纯正欧洲人血统的人士。上述种族主义措施果然奏效,1911年时,非纯正白种人的公务员减少到只剩六人。我们别笑此人观念腐朽,笔者去年看过报道,当时的马华公会总秘书黄家泉宣称必须要有50%华人血统,才可加入马华公会的演讲。我们也不曾听过,华裔回教徒可以加入巫统的前例。

殖民者视华人为罪犯

极端种族主义的安德森还进一步列明道:要求任何欧洲人担任亚洲人的下属,都是有损其尊严的事。自此,他实行了在特定政府部门,任何非欧洲公务员的职位都不能高于欧洲人的政策。今天回头来看,国阵政府的许多部长和副部长职位分配,都离不开马来人当正、非马来人当副的内定规矩,其种族决定论的程度似乎不比百年前的安德森高明太多。

布 彻也指出,第一次世界大战前后的英殖民者,普遍对当时的马来亚华人充满戒心、不信任和种族偏见,例如当时的怡保不时发生集体抢劫案,欧洲人常将孤立的欧洲 人被抢事件解读成华人专门针对欧洲人犯罪;这种情况相当类似今天一些媒体将外籍劳工视为罪犯的心态,恰好当时大部分华人也是刚从华南移民过来的新客。

当时的殖民者普遍视自己比其他种族,如马来人、华人、印度人、欧亚人及原住民等优越,这种心态常表现在他们时时刻刻担心欧洲人的优越地位会被受殖民者挑战。如此心态有没有让我们想起槟城多语路牌之争?

矛盾的是,当时多数欧洲人对马来亚最满意之处,是和谐的种族关系,但他们却是以主仆关系对待所有被殖民的亚洲人。铁道局在1910年代出版的一本旅游册子这样介绍吉隆坡:巴生河将吉隆坡分成两个聚集区,一边住着欧洲人,一边住着亚洲人。另一本由殖民政府赞助出版的手册则形容:吉隆坡的一大优点之一是,欧洲人可以不必和亚洲人参杂的住在一起。”我们当然不希望马来西亚旅游局仿效这类介绍。

当种族主义遇上性和女性

女性殖民者的种族主义程度比男性不遑多让。一名英国女人的丈夫在闷热的马来亚寂寞难耐,收马来人姑娘为妾;她在日记里这样记载:我一想到那个亚洲女人黑瘦的手臂搭在我丈夫脖子上,就想作呕。我知道这是很不理性的,但没办法。

布彻说,重点不是丈夫外遇,而是外遇对象竟然是又黑又瘦的亚洲女子。笔者说这名压抑自己的非理性的白种女人,其实是用她被灌输的对种族、肤色和性的维多利亚式和经验主义理性,通过激化对外遇的憎恨和肤色的诅咒,将种族主义发挥到极致。

1908年,芙容的一条街道有数间娼馆,政府接获欧洲人的投诉后,决定将妓院移到离大街有两道小巷距离之处,理由是不能让有欧洲妇女出入的地方看到亚洲性工作者。笔者发现,种族主义一旦和性或性别挂钩,往往会产生意想不到的巨大歧视能量。上述两段历史插曲,不能不让笔者想到最近马来西亚回教事务委员会(FATWA)宣布禁止女性穿男裝,也禁止女同性性关系的事故,以及回教党为该举辩护的进展。


后殖民时代读殖民时代历史,当可发现不少前人的可笑观念,足以当笑料自娱,那是有了时间距离的缘故。看今天的政治新闻,依然有很多腐朽的思想观念,却很难笑得出,而只换来满腔肚懒,因为我们很担心,把自己和国家的命运交到这样腐朽的人手上去治理,百年前英殖民种族主义者的愚蠢何时才不再殖民?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