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ashanti5282046’s Blog

自我不在,書寫的都是他者及其他

自由的冬季,抗爭在燃燒

Posted by mayashanti5282046 于 十一月 24, 2008

當主流族群懂得為弱勢族群抗時,真的政治自由才有可能.

當主流族群懂得為弱勢族群抗爭時,真正的政治自由才有可能.

公正黨報

專欄名稱:《對話的喧鬧》

周澤南

20081117

自由的冬季,抗爭在燃燒

今年9月至11月,各族群的節慶一個接一個,被禁止的電視節目、人身自由和性權利也接蝩而來。特別是對電視的言論自由和人民的性自由而言,這個年底,一直至到明年巫統黨選或納吉上台當首相,絕對是充滿禁忌和地雷的月份。

ntv7旗舰节目《追踪档案》的两辑专题报道在9月被禁播10月初開始播出的ASTRO AEC频道旗下的时事节目《身在马来西亚》,被懷疑過於尖銳而被抽起復又重播。11月的第一天,也傳來国营第二电视台(RTM)的时事开讲节目《你怎么说?》遭腰斩的消息,隔天相同节目时段将以所謂全新的藝術文化节目取代。

1026日撥出的《你怎么说》節目,相信是因為邀请了民主行动党国、州议员郭素沁上节目,惹怒了巫统人士,而遭管理层即刻抽起,就算副新闻部长陈莲花向新闻部长沙比里仄(Shaberry Chik)陈情也于事无补。

另一方面,自10月以降,人身自由和性自由被禁止和束縛的嚴重情況也不遑多讓。先是《星洲日報》記者陳云清和著名部落客拉惹柏特拉被援引內安法令扣留,後發生另一部落客在煽動法令下遭逮捕之事。在性權利方面,馬來西亞回教事務委員會(FATWA)在召開了兩天會議後,於1023日宣布今後禁止女性穿男裝,並且禁止女同性性關係。該委員會發言人Abdul Shukor Husin告訴媒體,不少女性羨慕男人的穿著、舉止和社交方式,這是違反「人性」和對「她們」性別的否定。

他說:「我們決定禁止女性像男人一樣穿著和從事女同性戀,因為那是回教所禁止的。」月底,該委員會又將其欲干涉的人身自由範圍,延伸到參加瑜珈這活動上。

言論、人身和性自由

撇開各種宗教和各民族傳統文化對言論自由、人身自由和性別認同的不同詮釋和認同程度,站在民主和人權的價值立場上,言論自由、性自由和人身自由具有同等價值,它們在基本人權的捍衛上也不分先後順序。因為它們同樣建立在自由、平等、博愛的普世價值上。換言之,如果我們可以誓言捍衛拉惹柏特拉的言論自由和堅持揭發真相的權利,筆者看不到我們有任何理由或藉口,不去捍衛男穿女裝者、同性戀者或者穿緊身衣練瑜珈者的性別選擇權和行動自由權。

我們或許會搬出「國情有別」、「亞洲價值觀」、尊重各族宗教等理由,選擇性地只捍衛分歧較小的言論自由和人身自由,而對個人的性自由持保留態度。不過別忘記,我們之所以可以根據各自宗教的解釋或各自的倫理偏好,去讚揚、批判或貶阺和主流價值觀相左的男穿女裝、同性戀或穿緊身衣行為,因為那是言論自由最基本的原則。而同樣的原則也要求我們必須不計後果,捍衛男穿女裝者、同性戀者或者練瑜珈的回教徒的權利和自由。

當然,源自西方社會背景的基本人權的「普世價值」只是一種價值的參考,而非真理的化身,所以為了符合馬來西亞的社會現實,權利的捍衛必須伴隨著深入的理解和充份的對話。許多對男穿女裝者或同性戀者的誤解和偏見,其實來自於一些不加懷疑的保守觀念,和對自己宗教或思想權威的盲目崇拜。用傅科(Foucault)的話語來說,是不了解哪些干涉人們權利(rights)的權力(power),其背後是合法的暴力和未經檢驗的知識。

權利非天賦,靠對話和爭取

因此小至干涉女同志穿男裝的回教事務委員會,大至剝奪人身自由的內安法令,皆通過未經檢驗的知識,如「女扮男裝不自然」和「言論自由威脅國家安全」,來行使其對異類(同性戀者,部落客)的暴力控制。我們相信,任何宗教都不應基於任何原因而向異類行使暴力控制,任何政權也不能基於任何理由,剝奪異類的言論自由、人身自由和性別自由。

性權就是人權,性的言論自由也是言論自由的一部分。選擇捍衛後者而忽視前者,叫著人格分裂。人格分裂者自圓其說,並不會因此而變成真理。

近年來發生在馬來西亞的各種示威情願,爭取的權利性質不同,而參與的人數、族群和對象也互異。例如,去年由興權會(HINDARF)發動的印裔示威可視為族群本位的動員,爭取的是單一族群的經濟和文化權益。同年由淨選盟(BERSIH)發動的萬人大集會,以選舉公正為出發點,是跨越族群的抗爭。每星期天晚上在八打靈爭取廢除內安法令的聚會,則是人身自由和言論自由的跨族群雙重抗爭。

實際上,有一些人數單薄的抗爭很容易被我們忽略,例如在117日,大約12名主張性別平等的男女,張著巨大的布條,從安邦捷運站遊行到雙子塔附近。他們抗議的是馬來西亞回教事務委員會禁止女穿男裝和女同性戀行為的歧視性措施。這些布條和海報甚至表達:「女扮男裝不是犯罪」、「停止控人民的服裝和思想」。難能可貴的是,這些示威者大部分並非女扮男裝者,也不是女同性戀人士。她們或他們是基於對個人自由和性別認同權利的堅持,而選擇將自身的安全,暴露在警察暴力的威脅下。

上述種種抗爭固然具有不同的議程,可是抗爭對象其實都是宰制思想、言論和行動自由的政權、法律和將之合理化的知識/權力。筆者相信,如果各抗爭群體能充分認識這一點,必能加強抗爭的能量,同時促進各族群、階級、宗教和性別之間的包容性,並互相認識彼此的差異性和共同性。

真正解放的力量並不建立在意識形態上,而是建立在差異中的對話和真正的包容中。當五大宗教協會和回教黨能放下道德判斷,爭取同性戀者的性別認同自由,而所有同性戀者也能不計代價的為回教徒、興都教徒或任何族群的言論自由、人身自由抗爭到底時,開放社會的敵人力量縱使再強大,也無法阻擋這股解放的人民力量。

這是個手機和網路無法受管制,思想不再受監控的年代。破產的集權主義者,還急於通過禁止電視節目、人身自由和性權利來製造自由的嚴冬,可是馬來西亞人民相信,再嚴寒的冬天,都能憑更大的海嘯或地震,讓它變成溫暖的春天。何況經過308這場牛刀小試,人民已經得起種族暴動簡訊謠言的考驗,區區催淚彈和鎮暴隊,怎能抵得住人民的崛起?嚴冬已然降臨,春天還會遠嗎?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