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ashanti5282046’s Blog

自我不在,書寫的都是他者及其他

承认原住民习俗地拥有权,民联在东马执政首要任务

Posted by mayashanti5282046 于 十一月 30, 2008

p7110216

2008年6月,原住民遊行到國家元首皇宮呈備忘錄,還沒開始就被察攔截,並無理取消

2008年6月,原住民遊行到國家元首皇宮呈備忘錄,還沒開始就被警察攔截,並遭無理取消

承认原住民习俗地拥有权
民联在东马执政首要任务
■日期/Nov 30, 2008 ■时间/01:43:04 pm
■新闻/家国风云 ■作者/特约记者周泽南

【本刊特约记者周泽南撰述】人民公正党砂拉越州署理主席尼古拉斯(Nicholas Bawin Anggat)透露,在200655日曾经和其他六人一起会见副首相纳吉,商讨成立马来西亚达雅党(Malaysia Dayak Congress)的事;他说:“当时纳吉只问我们两个问题,第一是为什么达雅族不满意砂拉越的国阵,其次是为什么要成立马来西亚达雅党。”

尼古拉斯表示成立该党的目的是捍卫原住民的传统习俗地拥有权(Native Customary Land Rights),这对达雅族和所有沙州人民是非常重要的。他说:“1958年的砂州土地法典,甚至独立前的统治者,皆承认砂州原住民的土地拥有权。反而是现在的国阵政府,完全不承认我们的权利。”

“该土地法典第五条款注明了支持原住民习俗地拥有权的理由,可是1970年代以来,国阵政府开始大肄砍伐和开发森林和剥夺原住民习俗地,一些和官员勾结的伐木商甚至获得者十万公顷以上的伐木权。砂拉越人民特别是原住民被彻底的边缘化和受歧视。”

他表示很可惜,38日之前,砂州人民并非不了解国阵边缘化人民的政策,只是每逢大选时,当国阵前来大派糖果,很多人就会忘记了切身的问题。他说:“不过308之后,砂州人民开始觉醒了,并且对席卷西马的政治海啸充满期待。”

尼 古拉斯至少两次向在场聆听的人民公正党实权领袖安华呼吁,他们已经在砂州展开政治海啸的准备工作,不过他们希望获得人民公正党中央的协助和领导。他屡次呼 吁民联一旦拿下砂州或在全国执政,首先必须承认原住民的土地拥有权,意味着赋予习俗地合法的地契,让所有砂州子民都享有祖传土地拥有权。

他表示,最具体也最先要进行的是对所有原住民土地进行测量,以便鉴定和核准其土地拥有权。

尼古拉斯是于今天上午在人民公正党大会发表各州代表提案时,激昂的发表了上述言论。他较后也向记者透露,因巴贡水坝的兴建而被逼搬迁至双溪阿沙(Sungai Asap)的原住民,被民都鲁(Bintulu)公共工程局追讨从表面上看1998年一直拖欠到现在的水费。前来参与大会的民都鲁律师保罗拉惹(Paul Raja)向记者解释,当地原住民是因为被逼迁移后获得分配的土地太少而缺乏收入,才无法付该笔款项。

尼古拉斯之所以在经济提案上作出如此呼吁,是因为原住民的土地拥有权和经济效益具有直接的关系。失去了土地拥有权的保障,将直接对原住民的生计构成威胁。

总共11名各州代表于今天上午提呈了关于经济的提案,包刮霹雳州议员郑立慷,森美兰代表蔡东才,吉隆坡直辖区代表查希(Zahir Hassan),砂拉越州署理主席尼古拉斯、公青团代表卡达菲(Gaddafi Kawal)、吉打代表旺沙列(Haji Wan Salleh Wan Isa)、玻璃市代表阿斯鲁(Asrul Nizam Abd Jalil)、槟州议员陈智铭、雪州代表哈米(Hami Bakar)及登嘉楼代表旺拉欣(Wan Rahim Wan Hamzah)。

也是著名砂拉越原住民人权律师的人民公正党新进党员巴鲁比安(Baru Bian)在教育提案中表示,在砂拉越首席部长泰益玛末长达27年的统治下,该州人民的权益包刮教育,已彻底被边缘化。由于该州计划再兴建12座水坝,所以巴鲁比安形容砂拉越为水坝的州或被诅咒的州(The Dam/Dammed State)。

他 说:“泰益玛末声称自己在砂州建立发展的政治,实际上财富从来都不曾落在人民手中。州政府从来没有关注过人民的基本需求,包括教育。尤其是郊外的学校校舍 和设备,完全处于难以操作的境地。我小学时必须步行五个小时去上学,然后在学校住宿五天,再步行回家。中学时则需步行三天才能到达学校。”

“这样的事情在今天依然发生,所以我希望民盟一旦执政,必须在两方面改善砂州教育情况。第一,改善学校设施,其次,为贫苦学生提供奖学金。没有这两方面的协助和改善,砂拉越人民尤其是原住民将无法改善他们的生活。”

刚加入人民公正党的巴鲁比安是砂拉越著名的人权律师。他着手处理的原住民土地诉讼案件就多达成200宗以上。他是于今天上午假雪州马拉瓦蒂体育场举办的人民公正党大会上发表教育领域提案时发表上述讲话。他还语重心长的表示,如果大会不关注像砂拉越土地权这样的基本人权问题,其大会提案将会失去意义。

虽然巴鲁比安的提案属于教育课题,可是他和砂拉越州署理主席尼古拉斯一样,在演讲中一度偏离教育课题,而积极发表关于原住民传统习俗地权益的议题;他说:“砂拉越和沙巴原住民有一句俗语说,土地是我们的血肉和生命。可是这心声从来都不被两州的国阵领导听进去。”

他还表示,土地问题的严重性可以从目前在砂拉越高庭的习俗地诉讼案竟然多达至少200宗显示。

因此,他呼吁民盟一旦在砂执政,必须即可处理习俗地权益问题,赋予习俗地合法地契;大约100名来自砂拉越的代表和观察员参加了这次的人民公正党大会。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