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ashanti5282046’s Blog

自我不在,書寫的都是他者及其他

议员官僚辜负选民,深海渔民罢捕有理

Posted by mayashanti5282046 于 十二月 10, 2008

议员官僚辜负选民
深海渔民罢捕有理
■日期/Dec 09, 2008 ■时间/12:08:03 pm
■新闻/家国风云   ■作者/特约记者周泽南

【本刊特约记者周泽南撰述】雪兰莪和霹雳24个渔村的深海渔民(deep sea fishermen)或拖网渔民(trawlers),决定于1213日开始,一连三天罢捕,以抗议政府未降低供应给深海渔民的柴油价格及不准B型渔船聘请外劳。

副农业与农基工业部长罗哈妮不深究深海渔民罢捕原因,反而公然放话要撤销参与罢捕行动渔民的执照,反映了政府40多年来不仅不曾重视过全国四万多深海渔民及五万多浅海渔民(inshore fishermen)的福利和前途,反而通过行政权恐吓渔民,阻碍他们行使集会和表达自由的权利。

负责任的代议士不仅应该强烈谴责罗哈妮阻止渔民反映心声,更应该仔细研究和我国渔业政策和渔业法令之执行,以捍卫全体渔民权益,并为已达过度捕捞(overfishing)的渔产资源,提出永续之计。

依然不懂分辨渔民

此次罢捕,已是雪霹两州拖网渔民自20071月 以来第二度展开罢捕行动,遗憾的是,朝野政党和媒体虽然有一定程度的重视,却一再犯上无法分辨渔民性质和其代表性的事实。议员及媒体务必分辨清楚,展开罢 捕行动者清一色属于深海渔民或拖网渔民,和人数更多的浅海渔民在许多方面,特别是诉求上有所不同,但几乎所有媒体依然没能对分辨两者。

雪霹两州有超过三千名拖网渔民曾于200718日 罢捕三天,抗议渔业局施行吋半网眼措施,结果朝野政党介入,经过内阁讨论后,以暂缓该措施作为落幕。媒体和政治人物不懂分辨拖网渔民和浅海渔民的性质和诉 求,很容易陷入为不明朗的诉求代言的错误,因为施行吋半网眼措施可能对国家的渔产资源和浅海渔民的福利具有捍卫和促进作用。

即 使站在捍卫浅海渔民权益的立场,这次也得为罢捕的深海渔民说句公道话。自六月燃油价格高涨以来,不仅雪霹两州的拖网渔民为了减低成本,已经陷入“两天捕 鱼,三天晒网”的半失业处境,全国五万多名浅海渔民也难逃柴油涨价的影响。让人彻底失望的是,应该维护全体渔民利益的农业部和渔业局,在调低油价上,不仅 完全没有为渔民讲话,还恫言对参与罢捕的深海渔民采取吊销捕鱼执照的恶行。

同样令人遗憾的是,数百名朝野国州议员之中,竟然没有任何人能搞清楚整体渔业政策应该如何计划及执行;最重要的是,让浅海渔民和深海渔民双方都能够在永续渔业中继续生存和发展。

渔业总产量高达55亿

我国人民的鱼肉消耗量高居东南亚榜首,每人每年的平均消耗量已从2000年的49公斤,增加至2004年的52.2公斤。换言之,鱼类这种健康的蛋白质,向来是我国各族人民的主要食物来源。捕鱼业为大约十万渔民提供生计,其中包括五万多浅海渔民和四万多深海鱼民。2004年的渔业总产量为国家带来了马币55亿的收入,并占了国民总毛额的1.31%

以一名渔民必须养活四名人口为计算,渔业总体的劳动人口就多达40万至50万人之间,这还没包括捕鱼业的下游行业,如鱼产冷冻、加工、运输、出口、鱼贩、鱼网和鱼具制造等等。这么大的一个中小型企业领域,竟然找不到任何一名了解渔民情况的代议士来为他们请命,在这个自称民主代议制的国家简直是不可思议的事。

我们的代议士如果忙着出席国会尚情有可言,对渔业、农业、原住民等若都一窍不通,也可以让其政治秘书或特别助理去深入了解;只是,对渔业如此庞大而明显的经济领域和人民福利毫不关心和了解,代议士们的失职是对选民的辜负。

协助拖网渔民转型

马来西亚渔业已面对过度捕捞的危机,如果任由今天的捕鱼方式持续,“年年有鱼”的愿望很快就会落空。渔业局已宣布,我国海域的鱼类无论在数量上或体积上都已下降,特定鱼类甚至已完全绝迹;若不改善这局面,我国渔产将在2048年彻底灭绝。渔产资源枯竭不仅将直接影响渔民和其家庭生计,也对依赖鱼肉这种健康蛋白质来源的消费人造成极大损失。

渔民面对的问题很多,可是归根究底,关键问题是不环保的拖网捕鱼方式,已导致过度捕劳现象;而过度捕捞的拖网渔民缺乏渔业局的资金和技术支持,以致无法转型投资到养殖场等其他行业,是更大的困境。另一方面,执法不严现象则直接打击浅海渔民生计。

掌管国家海洋资源,确保渔业永续经营的农业部和渔业局,自1960年代以来就目睹了同样的问题,却缺乏正视问题的魄力,令问题恶化。国州议员们该为全体渔民和广大消费人谋长远福利,大刀阔斧根治渔业政策的贯彻问题的时候了。

渔业政策执行偏差

政府于1971年成立马来西亚渔业发展局(LKIM),以促使渔业“现代化”,并获得政府的全力配合,在第四马来西亚计划期间,就获得多达马币4亿3400万元拨款。

单在1971年至1980年之间,马来西亚渔业发展局投资了马币2400万元购买了152艘拖网渔船,进军东海岸深海渔业。可是没有人清楚这些拨款和渔船的得利者是不是真正的渔民,更没有人知道这152艘拖网渔船现在的下落。

渔 业局时常发表单方面说辞,宣称拨款了多少钱协助浅海渔民或深海渔民,可是前者依然在贫穷线上挣扎,后者则面临转型不成,被迫面对从捕捞业自我淘汰的噩运。 由于马来西亚渔业发展局不但没有执行其发展渔业的职责,反而任由鱼产资源不断耗尽,所以槟城浅海渔民戏称该部门为“让鱼死光光的部门”(Lembaga Kasi Ikan Mati)。

比深海渔民人数更多的浅海渔民,自1970年代初以来,既面对来自拖网渔船的威胁。拖网渔船是于60年代引进马来西亚的现代化捕鱼技术。由于拖网采取「拖」的方式,可将海族一网打尽,如果它在浅水海域操作,沉在海底的铁板和链条会损坏海床和残害渔苗,造成后者无法繁殖,使渔产锐减。

浅海渔民半个世纪的困境

马来西亚的渔船分为ABC三种类型,A型浅海渔船可以在任何深浅海域捕鱼,B型拖网渔船(右图)只能在五海里之外操作,而C型拖网渔船则只能在12海里以外的海域撒网;B型和C型拖网渔船如果入侵浅海海域,乃触犯《1985年渔业法令》。

为了节省燃油,一些拖网渔民的害群之马选择入侵浅海海域,导致海床破坏和渔产锐减。可是,浅海渔民40多年来的举报,换来的是渔业局的无效执法,长期结果造就了我国渔产预计将在2048年彻底灭绝的局面。

国州议员应至少跟随渔民出海一次,亲身体会渔民面对的问题和困境。根据浅海渔民的经验,自1970年代以来,渔获普遍上至少减少了50%, 许多鱼类已绝迹。问题的根源是,负责监督和提控入侵浅海海域拖网渔船的执法单位是渔业局和海警,可是这些执法单位疏于执法,导致拖网渔船犯境的频率高居不 下。渔业局总监对拖网渔船造成的损坏,又不公开承认,只对外宣称“浅海渔民的利益要保护,也不能忽略拖网渔民的权益”这种似是而非的立场。

政治操纵凌驾专业解决

和渔业相关的马来西亚渔业局、农业部和渔业发展局,在财力、物力和人力上,拟定一套能有效执行的永续渔业应该绰绰有馀;可是人民“年年有鱼”的期望毫无保障,浅海渔民渔产逐年减少,拖网渔民无法转型。

实际上所有上述问题都可凭专业解决,却频频发生政治利益凌驾专业的事。多州浅海渔民透露,霹雳和雪兰莪州多个渔村的一些拖网渔民,和马华公会地方干部有特殊关系,而经各政党干涉而选出的所谓各区“渔民协会”(Persatuan Nelayan),从来不曾代表渔民的权益,而只是充当利益输送的管道,只让“政治正确”的渔民受惠。

我 国渔民的问题和鱼产正好成反比,后者逐年下降,前者日益严重,如果不大刀阔斧整肃和改革,渔业只有步向灭亡一途。另外,渔业政策无法贯彻的原因,还包括渔 业局和各级政府单位之间的协调问题,例如渔业局虽认可红树林是丰富的渔产资源,州政府却缺乏这种认识,以致将红树林当作应该加以开发的弃地。由于政府的执 法和规划无法保障渔民的未来和渔产的永续,一些浅海渔民唯有发起自救行动。槟城浅海渔民福利协会推动的种植红树林运动,是值得借鉴的创举。

要 解决渔产资源枯竭和渔民问题,确保渔民的民主参与,是唯一的途径。只有对渔业具备最丰富经验和最完整知识的渔民,才是渔业政策要捍卫的主体。实际上,同样 原则也适用于养猪业、种植业、菜农、稻农等等。若能作到这一点,才算贯彻还政予民的目标,也才符合“人民主权”的理想。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