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ashanti5282046’s Blog

自我不在,書寫的都是他者及其他

这一阙移工之歌……

Posted by mayashanti5282046 于 十二月 11, 2008

migrant worker at Jalan Ampang

migrant worker at Jalan Ampang

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十一日 下午二时三十五分

文:李发成

刊於光華日報

如果要说大马经济的发展基础,是由外地移工的劳动力所支撑及推动的话,这讲法并无不当之处。纵观大马人力资源市场内的1千100万名人,其中外地移工便占了至少260万人,这数据代表着约10%大马公民及多过印裔公民的情况。

在 我国的建筑业、餐馆饮食业、蔬果农业、橡胶油棕种植业,甚至是清洁打扫等服务业领域,外劳都成为大马资本家的首选人力资源对象。无论政府给予再多的借口来 解释我国外地移工人数量居高不降的现象,但是政府却从来都没有告诉人民其真相,即我国需要庞大的外地移工来支撑我国的经济模式。

为了经济目 的而前来大马工作的移工,就算在饱受严重剥削及工作环境恶劣的环境里工作,只要能够为生活赚取足够的薪金,他们也甘心忍声吞气继续干活。因此,让大马傲视 全球的双峰塔、家喻户晓的F1赛车场、衔接大马各城乡的马路大道,还有无数的豪华住宅区计划,这些将大马跻身世界发展主流的硬体建设都是由这些廉价外地移 工的劳动所建成的。

然而,他们的出现却让我国资本主义模式的人力资源市场的供应与需求平衡定律受到了扰乱。这是因为在没有法定最低薪金制的 情况下,资本家拥有足够的剥削条件来压低外地移工的工资。即在道德上,资本家会以本身提供就业机会给外地移工而沾沾自喜,并在没有法律的限制下,无限量的 剥削外地移工的劳动力。

劳资水平骤降 移工成替代品

但其直接影响的,便是我国的整体劳资 的水平被拉底,外地移工成为本地工人的替代品,因此本地工人必须要和外地移工进行劳资的竞争,以便本身能够受到雇主的青睐。然而,由于受到家庭负担及对生 活水准的要求所限制,本地员工往往无法和外地移工在劳资方面进行无止境的恶性竞争。但这现象却被政府形容为,大马子民不愿参与需付出大量劳动力的经济领 域。

然而,为了不干扰资本家对大量廉价工人的需求,政府从来都没有认真管制外地移工大量增加的情况。因为,政府一旦进行严厉的政策,以控制外地移工的人数,这无疑是减少了资本家的廉价劳工市场。而这样的政策往往将会被资本家冠以不亲商,或国家缺乏竞争优势的名堂来批判政府。

站 在国家的目的是为了提升整体人民的生活素质的原则上,我国既有毫无管制的劳资制度是无法在“无形的手”的推动下,将资源完善的分配,以解决人民薪金过低的 问题。反而政府的积极插手,设定最低薪金制的举动却能够有效解决这问题。因为,设定薪金底线,也意味着为堵住了资本家任意剥削外地移工的空间,同时也解决 外地移工成本更具“吸引力”的问题。

在经济危机的当儿,尽管拥有法律限制公司裁员必须先“优待”外地移工,然而法律却没有保障本地工人在应 征时,会有优先权与外地移工。毕竟在单纯的“最低成本,最高回酬”的资本主义思想里,人力市场比拼的不只是能力的高度,而是愿意被剥削的深度。因此,最低 薪金不只是为了让外地移工拥有更合理的薪金,同时也在保障大马子民的就业机会!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