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ashanti5282046’s Blog

自我不在,書寫的都是他者及其他

邱家金的学术良心

Posted by mayashanti5282046 于 十二月 11, 2008

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十一日 下午二时三十四分

刊於光華日報言論

文:周泽南

马 大历史系教授邱家金发表“统一源流教育制度”论,呼吁“华人和印度人应放弃母语”,声称“多元教育体系对国民团结不利”,还提出美国因为采用了单元教育制 度,“黑人”总统奥巴马才得以诞生的伟论;他甚至呼吁政府延续英文教数理政策。换作是在10年前,华社叛徒、卸用学者、没有灵魂的人之类的帽子,早就套在 邱教授头上了。

邱家金和巫青团长候选人慕克里异曲同功的“同化论”(Assimilation),没有换来华社领袖和华基政党的情绪化谴 责,显示华社进步了,或者并不像邱家金所形容般的抱着过时的“民族主义”不放。从邱家金提出的论证看来,反而显得这名享誉大马学术界的学者,在思想上严重 过时了。如果要形容这名学者的思想意识,应该可以用“官方、主流、单元化的保守主义份子”来加以归类。

邱非发表同化论第一华人

回 顾历史,邱家金并非倡导同化论的第一位“华裔学者”。1987年8月16日,当时的马大中文系副教授兼代系主任陈志明在一项研讨会上表示,由于马大已设有 中文系和淡米尔文系,因此没有必要再设立一个纯粹以中文作媒介语的大学,例如曾一度被华社倡议的独大。他也预测为了适应大马环境,所有小学最终将以马来语 为教学媒介,华文和淡米尔文只会成为单科(见1987年8月18日《通报》)。

陈志明的言论引起了华社的强烈反弹;董教总指责陈为“一个不 尊重华文,不热爱华文的人担任马大中文系代主任是不受欢迎的。这种言论并不是一个有灵魂的人所发表的”(见同日《通报》)。当时的董总总务刘锡通亦指出, “中文系副教授连自己的母语也不维护,如何推广和提倡中文,实在令人怀疑。”

除此之外尚有众多华社代表指陈志明违反基本人权,是个被种族主义者卸用的人文学者。甚至有人批判陈博士连中文系和中文大学的语言地位也不懂得区分,其学术资格实在值得怀疑。

受 到华社各界人士的抨击后,陈志明澄清不是反对办独大,而是认为争取在各国民大学开办中文系比较实际。他认为在大马这样的环境中,不适合开办各自族群的学 校,包括大学,因为马来亚独立后不应出现各族拥有各自教育系统的情况;又指许多华人爱扮演民族英雄,只关注语文课题,不关注中文系的发展。

陈志明接受报章访问时以及在后续的笔战中详细解释了他提出上述看法的种种理由和论据1,希望其学术研究不会被歪曲,可是其惊人的言论所引起的反弹已一发不可收拾,尤其当时正置华社面对教育法令的修改可能威胁到华小存亡之非常时刻,语文课题的敏感性必然变本加厉。

分辨不清“华人”身份

邱 氏虽贵为历史教授,对族群认同、人权理论、文化多元论述、语言人权,甚至基本逻辑学的掌握却令人吃惊的肤浅。他一方面声称自己是“大马华裔”,却又轻视华 文教育和华人文化,将华人简化成具有“华人血统”者。这种对族群身份认同缺乏基本人类学常识的现象,也反映在他将奥巴马当作“黑人”的言论上。

他 日前接受《中国报》访问时,将奥巴马(他说是“黑人总统”)当选总统归功于美国的单元教育制度。如果邱家金是血统决定论者,就该认识到奥巴马是欧非混血儿 而非黑人。如果邱家金是文化决定论者,就不能承认自己是“华人”,因为他除了在肤色上和姓名上具备华人色彩,无论就语言文字或思想情怀,都不具有华人文化 的元素。

所以只能说这名历史学者在族群社会学方面的学术涵养,并不足以给公众启发,反而由于其对何谓华裔、华人、华人文化等等概念的理解产生混淆,只能提出一些不具备任何学术基础的官方论述和主流偏见。

马来世界以多元开放著称

邱家金是研究马来世界历史的学者。可是他显然缺乏“每段历史都是当代史”的治学气魄和学术远见。

未 经巫统和国阵的官方论述扭曲的古代马来群岛史,所展现的是不断和印度、中国、中亚等文明交融的开放的文化历程。 以马来语文为例,是在印地文(Hindi)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70%的马来文辞汇至今还沿用印地文借词,马来文也从闽南话、波斯语、阿拉伯语、葡萄牙 语、荷兰语乃至英语,借用了大量的辞汇。

笔者以为一名对国家族群关系的和谐发展以及文明文化遗产具有诚意的知识份子,应该从马来世界的开放多元的史实中,获得启发性的诠释角度,让身处主流族群的当权者了解并且珍惜过去多元族群和文化共存的历史,而非反过来无视于多元族群共存的史实,助长单元主义的狭隘思想。

政治考量凌驾学术?

邱家金主张“少数民族”应该向多数民族妥协,才能达至团结的简单化思想,恰恰是扼杀多元、蔑视人权和他者的官方的、主流的、保守主义的论述。他未经论证就发表“采用单一教育源流,国家才能享有和平”的言论,更是学理难容的政治话语。

邱家金的学术良心

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十二日 下午三时四十五分

作者:周泽南

全球化和移民浪潮的影响下,全世界已经找不到任何单一族群的国家。换句话,每个国家都必须接受资源由不同族群共享的现实。对社会学和族群关系稍有了解的大学生都知道,族群的差异或许会容易被政客利用,来助长族群冲突,可是差异本身并不会构成冲突。

那 种想像通过一种语言、一种文化、一种身份来团结和同化国民的霸权思想,总是将差异和他者当作除之欲快的仇敌。像慕克里兹这样的政客发表同化言论,大家都知 道其惟恐天下不乱的政治企图,可是邱家金以其教授身份用学术包装同化言论,只能说他学术上已江郎才尽或涉嫌为了政治目的而典当学术良心。

学术殿堂和民间脱节

民 间团体和教育专家对实施了6年的英文教数理政策提出的检讨如汗牛充栋,而且检讨和建议报告也不限于华文或淡米尔文。邱家金在违反民间意愿的情形下,信口开 河的建议政府延续该措施,轻率的态度不仅和其教授身份不符,更显示了身为学术殿堂的马大历史系,已和民间的命运,国家的前程严重脱节。 这样的事故难免让我们质疑国家学术单位的合法性。纳税人辛辛苦苦的血汗钱,为何要浪费在培养这种无法体恤民意、无法坚持学术良心、而且不仅无法启迪民智, 反而在助长偏见的学者身上?身为纳税人的我们,为何没权利评估国民大学学术人员的表现?

基于言论自由的立场,我们当然要捍卫邱家金发表谬论的权利和自由,可是我们也需要让这名学者知道,如此肤浅而缺乏理论基础的言论,不但达不到促进族群团结的效用,反而让我们再度见证了知识分子被驯化和收编的耻辱。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