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ashanti5282046’s Blog

自我不在,書寫的都是他者及其他

Archive for 2009年1月

华教律师的“争议”之行

Posted by mayashanti5282046 于 一月 20, 2009

二零零九年一月二十日 下午二时五十九分

光華日報

文:周泽南

华 教元老陆庭谕因涉嫌性骚扰而去神圣化的现象并非华教史上的孤立事件。数年前开始酝酿并于近年发酵,最后演变成将董总执行长莫泰熙铲除,也让教总执行长姚丽 芳引退,还逼使50多名董总职员大换血的叶新田,去年继续其铲除新纪元院长等5名学术和行政人员的手段,早已让“董教总”这金字招牌蒙羞。

当然,叶新田在勇于内斗的“争议之行”上并非孤军作战,在前年的律师正义之行未见他们积极参与的所谓“董教总律师团”,在叶新田被偷袭的事件上,突然跳出来以维护华教尊严的名义,恐吓孙春美停止发表公开言论,并指她可能涉两罪名,既包庇嫌犯和制造舆论恐吓叶新田。

董 教总教育中心法律专案小组指责孙春美,其向媒体发表的《给社会大众的一封信》涉嫌犯下上述两宗刑事罪。他们还声明,在万众声讨和谴责“新院血腥暴力事件” 及警方正在加紧调查该案的当儿,竟有一小撮人不但没有片言只字责备凶徒,反而制造舆论,似乎要迫受害当事人私下“息事宁人”,从而使叶新田再一次的成为舆 论的受害人。

按常识来判断,律师贵为深谙法律、宪法和正义原则的专业人士,若有他们来为华教或华社服务,自然是造福社会。例如长期以来在争 取华教权益上不遗余力的刘锡通律师、杨培根律师,曾经为华团诉求卖力,也为立百病毒事件受害猪农争取公道的谢春荣律师、数年前为巴也门光被逼关闭养猪场争 取权益,也为皇冠城开路事件出力的张念群律师等等。

上述律师,虽然不以“华教律师”的名义行善,却始终以捍卫宪法赋予人民的权益为原则,自 觉的站在人民和正义的这一边。相反的,这次在叶新田被殴事件上“挺身而出”的“华教律师”五虎将,只会仗着自己的专业知识,欺负因爱才心切而保护学生的讲 师孙春美。其为虎作伥的行径,不论格调和意义,都和前面所述的正义律师相差甚远。

行径备受争议的华教律师五虎将,也发表声明指出:“究竟是新纪元学院的教育失败或者是现代的家庭教育失败造成新院血腥暴力事件,是大家需要反省和探讨的,“爱他等于是害了他”是其中一个原因。”

笔者以为这样的选择性论证,放在今天华教面临的局面上一样有效。我们也可以声明:“究竟是华教教育失败或者是现代的法律教育失败,造成华教律师黑白不分,维护骑劫华教招牌的叶新田,是大家需要反省和探讨的,“爱叶某等于是害了他”是其中一个原因。”

选 择性的诠释法律、原则、价值,不是华教律师的专利,任何有小聪明的老百姓都会作。笔者好奇的是这些董教总教育中心法律专案小组的律师们究竟是义务为华教服 务,还是用华社募款所得来豢养。如果是前者,我们只能大叹倒楣,又多了一些专业人士被叶某蒙蔽。万一是后者,凡是曾为华教募款的热爱华教人士就不得不警 惕,自己的血汗钱究竟是为了促进“民族事业”还是相反了。

眼看阿都拉就快下台了,我国司法改革依然空雷不雨,前年的律师公正之行如昙花一现,那些不争气的华教律师不仅不去延续“正义之行”,反而助长“争议之行”,实在是开华教历史倒车。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華文教育 | 1 Comment »

不要臉的還有華教律師團

Posted by mayashanti5282046 于 一月 15, 2009

海狼

葉新田是脆弱的受害者,他像縮頭烏龜那樣冬眠了很久,一把頭申出就被唸過哲學的畢業生痛揍。所以他需要5名大律師來保護他,也替他警告根據這些正義「冰然」的「華教律師」涉嫌包庇嫌犯的善良老師孫春美。

如果他像林連玉那樣正義稟然,沒有學生會打他,只有警察、鎮暴隊或內政部的不義之徒會想要揍他。

如果他像林晃昇那寬懷大量,沒有學生會看他不順眼,只有為馬哈迪鐵腕服務的爪牙對他虎視眈眈。

如果他像莫泰熙那樣熱愛母語教育,大公無私,沒有學生會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緒而使用暴力,學生抱他還來不及。

如果他像熊玉生那樣捨自為白小,為社區,為華教,沒有學生會忍心讓他在眾目睽睽下出丑。

葉新田沒有他們那麼偉大,卻比他們都聰明,也比他們幸運。

一個對華教無甚大貢獻的人,竟然出動了董教总教育中心法律专案小组的五大律師為他辯護,甚至指责孙春美向媒体发表的《给社会大众的一封信》涉嫌犯下两宗刑事罪,即包庇嫌犯林肯智及恐吓证人叶新田之嫌。

這些專業律師對華教若有熱情,何不將他們對法律的認識和「正義」的執著花在分辨黑白,耗在協助解決新紀元的糾紛上,甚至花點精神在建立完善的華教機構的機制上?

用他們專業的律師服和對法律的權威為虎作帳,欺負不懂法律的女講師,還發表聲明說:「究竟是新纪元学院的教育失败或者是现代的家庭教育失败造成新院血腥暴力事件,是大家需要反省和探讨的。」甚至表示:「在新院毕业典礼神圣庄严的场合被当众偷袭的叶新田是华教最高机构的领导人,被羞辱的是整体华教与华社,因此这起事件已经不是叶新田的个人事情。

沒錯,如果這些律師還黑白分明,應該看到叶新田為了「个人事情」,把莫泰熙、柯嘉遜、5名新院講師和50多名董總給弄走。當然不是「暴力」的弄走,所以五大律師不干涉「內政」?

你們可以盡說些掩蓋良心的台面話,不過千萬別當自己是為華教服務和出力,更不要自諭為「華教律師」,因為大家還要吃飯,還要顧到胃口。

Posted in 華文教育 | 2 Comments »

反英教数理万人游行 董教总还需慎重考虑?

Posted by mayashanti5282046 于 一月 14, 2009

二零零九年一月十四日 下午二时五十二分

光華日報

文:周泽南

八大华团于1月11日在加影董教总教育中心举行“要求恢复小学母语教数理汇报会”,董总署理主席邹寿汉透露,董教总已接到马来文教团体邀请,以参加将在今年三月至五月举行的反对英语教数理十万人游行,他表示:“董教总将慎重考虑参与支持。”

八大华团为马来西亚华校董事联合会总会(董总)、马来西亚华校教师会总会(教总)、马来西亚中华大会堂总会(华总)、七大乡团、马来西亚华校校友会联合会总会(校友联总)、马来西亚留台校友会联合总会(留台联总)、马来西亚南洋大学校友会(南大校友会)及马来西亚留华同学会。

英语教数理的弊端早已路人皆知,教育部迟迟不肯听取和采纳各母语教育和文化团体的反对意见,不肯为马哈迪当年一时的心血来潮的不成熟想法提出检讨和纠正,一方面是为了面子问题,另一方面则显然涉及50多亿电脑和教学器材的拨款,取消该措施无形中让许多内定的教育器材承包商口中的肥肉溜掉。

马来团体痛定思痛

这次马来文教团体痛定思痛,决心义无反顾的展开十万人大集会,向政府施压,乃可喜可贺的现象。身为捍卫母语教育的龙头,董教总不仅没有扮演带动和领先的角色,还对马来文教团体的盛意邀请作出“将慎重考虑参与支持”的言论,态度闪烁、立场模糊,根本缺乏一个立场坚定的团体应有的风范和格局。

教育部长希山慕丁已透露今年不会改变英语教数理政策,若有改变将是明年的事。董教总质疑若政府在六年内都不愿纠正错的政策,即使到明年也未必有结果,为此董教总限制政府在三月前恢复母语教数理科,否则将展开一系列行动。

既然迟早都要采取行动,为何董教总对马来文教团体的邀请摆出缺乏热情的态度,而非主动联系各反对英语教数理的组织团体,壮大这一股跨族群的民间社会力量?其中的玄机恐怕只有这些在308大选中第一次采取“没有诉求”的八大华团才知道。

有意错过结合跨族群力量良机?

董教总已经在308大选中因故意表现中立,而让90年代轰轰烈烈的华团诉求沦为“没有诉求”,和公民社会的力量渐行渐远。这次如果没有把握和反对英语教数理的友族团体连成一线的机会,恐怕会落得被非华裔社会指为“族群中心主义”,对促进国家民主进程缺乏坚持和诚意。

叶新田接管前的董总,向来以争取教育平权为诉求,立场鲜明,也积极于结合跨族群的民间社会力量,不单单为“民族”教育捍卫到底,也致力于塑造一个民主、自由、开放的国家社会。 新的一批勇于内斗的董教总领导,如今在捍卫母语教育权利方面落于人后,错过的恐怕不仅是结合跨族群民间社会力量的良机,甚至已经败露了其作为华社和华教龙头老大的合法性危机。

笔者为千千万万热爱“华教”的华人深感不幸,他们从不计较募款所得,究竟是被用来促进华文教育和民主大业,还是被有心人士滥用在最后与社会进步背离的个人事业上。

Posted in 華文教育 | Leave a Comment »

這一拳打在不要臉者的臉上

Posted by mayashanti5282046 于 一月 13, 2009

葉某說:「這一拳打在新紀元身上,華教在淌血。」

華教的新血不是早就在葉上台之初被放掉了嗎?

剩下的不過是一些溫柔(楊善勇語),狡猾的老戲骨。

葉某犯了邏輯上的錯誤,一來他代表不了董總和新紀元

二來現在的董教總也代表不了華教

這一拳不論出手的是誰,是打在不義、打在沒有格局的戀權者臉上

Posted in 華文教育 | 2 Comments »

躲人者,人人揍之

Posted by mayashanti5282046 于 一月 12, 2009

有人被揍,揍人者從後台溜走

被揍的人明明罪有應得

看的人卻故意擺明譴責暴力

他們說這不是我們的文化

這是誰的文化啊

明明大快人心

口裡說的卻是要兇手珅之以法

還有法麼?這個學院 這個華社

早就被被揍者搞成了末法

作者:不知名

Posted in 華文教育 | Leave a Comment »

剥夺女性免于恐惧和压迫的自由——回应〈评陆庭谕事件〉

Posted by mayashanti5282046 于 一月 7, 2009

二零零九年一月七日 下午二时四十一分

光華日報

文:周泽南

王 瑞明刊登于1月2日言论版,题为“评陆庭谕事件”的文章又是一篇反映男性对性别意识毫不敏感,而且未经论证的主流观念之作。他说:“性骚扰”是有其界限及 境况之分的,而最肯定的部位就是女性在未获得她同意下:被亲嘴、触摸胸部、臀部或下体才能被视为性骚扰。其他如轻吻脸颊、拍拍肩膀、轻抚背部、握握手掌、 轻松拥抱等,这些动作通常都会出现在见面礼及社交场合上,如果举止温雅、不粗俗,不应被看成是性骚扰。”又说:“这些动作如果是由长老对年轻女性或未成年 者做出,可以说是长辈对晚辈的一般疼爱、热情及亲切感而已。”

世界各国对性骚扰都有大致相同的定义,关键在于特定动作、言词或眼神态度等, 是否构成性骚扰,还得根据它们是否对当事人构成了不舒服的感觉。因此,决定性骚扰成立与否,更大程度上在于当事人或受害者的感觉,而不在于加害人的种种借 口,包括“无心伤害”、“文化差异”、“神经大条”、“不茍小节”、“长辈式的疼爱”等等。

上述种种借口之所以能够不假思索且大言不惭的成立,很大程度上源自于男性和那些被男性价值观洗脑的女性意识不清醒、安逸于受主流思想奴役、和没有反省习惯的积习。

王瑞明还提出:“陆老师过去50年来对华教运动及公民社会建设有重大付出,是家喻户晓的公众人物,因此与文教界、传媒必定非常熟络,身为晚辈的女记者,如果陆老真的不小心有冒犯之处,着实也不应该在网上公布而令陆老难堪,这只是生活中的琐事,不应小题大作。”

笔者以为如果王先生某天被数名彪形大汉强掳上车,抢劫不遂后意犹未尽,突然色心大起,饥不择食,对王先生上下其手,轻吻脸颊、拍拍肩膀、轻抚背部、握握手掌、轻松拥抱。不知道王先生会不会觉得那只是不应小题大作的生活琐事?

傅 柯(Michel Foucault)认为性向来离开不了权力的行使和对身体的监控,年长者以为“自然而然”的可以对年轻女性表示热情的吻、拍、抚、握、抱,其实是在不自觉 的将自己的主流价值观和对性别不敏感的态度,强加在不敢拒绝的受害者身上。所以,笔者以为指控这些不敏感的长者“心理变态”或“心理障碍”与事实不符,因 为在这个“支持性骚扰的社会文化”(傅向红语)里面,性骚扰既然被当作“常态”,这些加害人并不会自认“变态”。

笔者相信如果傅柯还健在, 他也不会认为性骚扰是一种病态行为,我们反对性骚扰的理由是因为它涉及在违反当事人意愿下,剥夺对方免于恐惧和压迫的自由。性骚扰者也往往自觉或不自觉的 利用其地位、权力和声望,来合理化其性骚扰行为。例如王瑞明提出一方是“德高望重的华教元老”,另一方则是“入世未深的小记者”,来减低性骚扰的严重性。

性 骚扰对当事人而言是一道很难磨掉的阴影,不舒服的感觉不会因为加害者年色已衰或德高望重,而获得“理性”的缓和。如果被性骚扰的感觉可以理性的量化或计 较,那是否意味着人人都应该享受被教皇或首相非礼,或者不该对被大人物性骚扰斤斤计较?如果上述歪理能够成立,权力和地位最高的人岂不是在性方面可以为所 欲为?这样的思想不过是奴才思想的残留,婢女被皇上非礼也要当作天大的恩赐了。

按照孔圣人的“食色性色”合理化个人性欲本没错,错只错在于 性欲的表达方式错误和对欲求对象的反应不敏感和粗暴。如果大马男性无法以对待一个人的态度和尊敬来面对异性,同时又无法不去满足食色性也的欲求,笔者建议 这些将“我摸故我在”当作男人生活最高哲学的信徒,不妨在暗室“自摸”,这样起码能达到圣人不假外求的境界。michelangelocreation

Posted in 性別 | 2 Comments »

性骚扰源自监控女性身体的文化,傅向红:女性备受压抑只能说不

Posted by mayashanti5282046 于 一月 6, 2009

性骚扰源自监控女性身体的文化
傅向红:女性备受压抑只能说不
特约记者周泽南 | 1月6日 下午1点48分
2008年的国内新闻,以意想不到的华教元老陆庭谕涉嫌性骚扰女记者作为落幕,更掀起了对女性遭性骚扰课题的广泛关注。

sexual harrasement forum 060109 fu xiang hong新纪元族群关系研究中心研究员暨媒体系讲师傅向红(左图)认为,解决或减少国内性骚扰案件固然要靠完善的立法和执法,纠正性别不平等的社会文化,才是永治长安之道。

她 说:“妇女发展联盟(WDC)组织所提供的数据显示,超过90%的性骚扰加害者是男性,反映出性别不平等的结构性因素,是促成性骚扰的根源。而这种灌输性 别不平等的社会价值观念,打从小学课本里所描绘的男女性别特征和分工,就开始贯彻。它向孩子灌输了关于世界的片面的知识,是塑造性别不平等的开始。”

媒体必报道女死者是否遭侵害

傅向红还举例子表示,家庭将教育资源优先投资在男性身上、阿嬷灌输女生内裤不能高高挂,会“带衰”的风俗禁忌、族谱里没有女儿的名字、日本色情片里将女性的“不要”诠释成“要”等等,都是社会日常生活中性别不平等的表现。

她说:“我国媒体在描写命案时,如果死者是女性,一定提醒读者死者有没有遭受性侵犯,假如死者是男性,却从来不会去报导男死者是否遭鸡奸等等。性别不平等的最极致,就是要控制女性的身体,确保她在性方面是清洁的。”

不能接受女性说“我要性高潮”

“如果女性在性方面不清洁,她不会被允许说出她的感受。也因此,女性被规定只能在性上面说“我不要”、“我拒绝”、“我不舒服”,而不能接受女性说“我要性高潮”。

sexual harrasement forum 060109  panelist傅 向红是于昨晚8时,假隆雪华堂二楼讲堂举办的〈东方大讲堂:”尊严VS性骚扰”〉座谈会上发表演讲时,作出上述表示。该座谈会是由《东方日报》、隆雪华堂 妇女组和坤成校友会联办,其他主讲人还包括妇女援助中心(WAO)社工王妤娴、EMPOWE执行长何玉苓、以及隆雪华堂妇女组主席李素桦。主持人则为坤成 校友会会长郑淑娟。

傅向红提出,正是这种促成性别不平等的文化价值观,剥夺了女性诉说自己身体感受的机会,不论是不舒服的感受,如性骚扰 和性侵犯,或者是舒服的感受,如性高潮和性满足。她说:“女性无法获得社会与文化上的支持来说出她们对身体的感受。例如男性可以公然比较彼此阳具的长度和 性能力的持久度,可是女性却几乎不曾被允许作过这样的事情”。

立法并非解决性骚扰长远之计

我 国缺乏完善的法律来保障女性和男性免受性骚扰的权益。1999年由人力资源部所拟的职场上的行为守则,只是法案而非法令,对约束性骚扰的加害者和保护受害 者,都缺乏保障。而且我国有不少法律依然存有歧视女性的条文,包括刑事法典(强奸和乱伦)、1994年家庭暴力法令、1950年证据法令、1976年法令 修正(婚姻及离婚法令)、1951年孩童监护人法令、2001年孩童法令、1955年雇用法令等。

傅向红表示,我国女权组织过去数十年来 持续不断的呼吁政府修正这些歧视女性的法律,不仅耗时耗力,吊诡的是似乎未见明显的成效。因此她认为,解决性骚扰问题的关键并非全然在于争取修正法律,更 重要的是,如何赋权予(empower)女性,让她们摆脱性别不平等的意识形态,同时也拉拢尊重女性的男性,和女性站在一起。

疾呼女性反击性别不平等话语

她以两个例子,教导女性如何对性别不平等的话语进行反击。例如,当人们说女性内裤高高挂会“衰”时,不妨告诉对方说,在每一间购物中心,女性的内裤都在最高一层摆卖,何来“衰”的霉运?

其次,当男人喜欢将女性的压力问题归咎于“月漏”这种生理现象时,她会反讥男性道:“男生压力大时,自慰的次数也会增加。”

女性本身也在促长身体监控

sexual harrasement forum 060109  ladies一 些女性组织将性骚扰的加害者归类为4种类型;即心理变态型、心理障碍型、依权杖势型,以及乘弱欺凌型。基本上具有将加害者作“病态化”的解释。傅向红认为 基本上“正常”的性骚扰加害者大有人在,性骚扰的理由或借口更多的是来自社会文化。换句话说,是来自一种支持骚扰的文化(Sexual harassment Supportive Culture)。

她以《第二性》作者兼法国女哲学家西蒙波瓦于50年前撰写该书时, 痛苦的表述,她所认识和批判的性别观念,其实都来自她母亲为例,来说明女性其实也在协助父权社会监控女性的身体,以及内化家庭、社会、文化对女性不平等的 价值观念。这种根深蒂固的性别不平等,已经渗透到社会的各个层面,必须在意识上的彻底解放,才能扭转这种趋势。

大约80人出席了这场座谈 会,虽然人数不众,却踊跃地提出问题和意见。程嘉乐提出职场上的性骚扰守则很可能被滥用,张永新则认为很多女性一方面不懂自己是否被性骚扰,更严重的问题 是被骚扰后也不知道要如何反应。听众美琪关心应该如何教育性骚扰受害者,错的不是自己,而是加害人与社会文化。另一名听众郑先生认为,很多性别不平等的偏 见其实都通过母亲来灌输。

不过也有另一名男性听众则辩护道,性骚扰乃“食色性也”,属于男性“自然的反应”,主讲人针对每道问题和意见都给予了精辟的见解和相当充分的回答。

媒体必报道女死者是否遭侵害
不能接受女性说“我要性高潮”
立法并非解决性骚扰长远之计
疾呼女性反击性别不平等话语

Posted in 性別 | Leave a Comment »

白小終於重開。回顧廟宇、華教與社區運動-同一空間下的傳統、現代與當代

Posted by mayashanti5282046 于 一月 6, 2009

周澤南

拜讀了少寬前輩刊於625日東方文薈的大作《借廟辦學寶天宮》,深受啟發之餘,亦讓我聯想起白沙羅華小、阮梁公聖佛廟與社區運動的關係;它們在同一空間下體現了現代教育、傳統信仰和未來社區運動相互結合並可借鑒的榜樣。其地方歷史、民間信仰和社區互動的特性為保校行動添加了政治解讀以外更豐富的意涵。

雪蘭莪州白沙羅新村的阮梁公聖佛廟在保衛華文教育與大馬社區運動的歷史上佔據著重要的位置乃不容懷疑。該民間信仰的空間扮演著凝聚社區力量的活動中心角色,為“白沙羅華文小學保留原校,爭取分校委員會”的大本營,還充當臨時校舍,陪將近50名因政府行政偏差而被逼幾乎失學的悻悻學子們,渡過珍貴的學習歲月。由白沙羅新村居民發起及領導的“保留原校”運動,不僅突顯了社區在爭取受教育的權利方面所顯示的魄力,也為大馬社區運動豎立了不可磨滅的貢獻。

社區保校運動先鋒

白沙羅華文小學(簡稱白小)佇立在八打靈十七區的山崗已75年。200112日,設備完好,學生及師資充足的校舍卻被政府鎖上,否決了社區保留原有學校的意願,強迫學生遷移到交通不變的新校舍和其他學校“共校”。雖然村民和涉及的學生家長一時之間不知所措,卻很快意識到保衛原校,把社區之“根”留住的重要,遂成立了“白小保留原校、爭取分校委員會”,各團體政黨也p1010079紛紛相應村民保校的號召。

不向強權屈服的家長們在與原校比鄰的阮梁公聖佛廟埕擺了數張圓桌,掛了數塊帆布充當間隔,作為臨時教室。經過長達逾六年的保校行動,雖然原校仍未重開,在村民和各界社團伋教育人士的熱心支持下,學生們在廟埕以冷氣貨櫃充當課室,學習環境獲得改善,義務教師和熱心教育的人士則率先引進主體教學、戶外生活學習等重視人本精神及多元智能開發的教育理念,體現了社區與熱心義務工作者群策群力,化危機為契機的創造力與堅忍不拔的精神。

經過一年的風風雨雨,首批原校畢業生在眾人的呵護的祝福下升上中學,標誌著保校運動的初步成果。200112月,保校運動先後榮獲跨越種族的《馬來西亞人權獎》及像征為華文教育奮鬥的《林連玉精神獎》;無疑是對社區捍衛母語教育的堅持的肯定。隨著諸多團體組織到白小考察訪問,了解真相后,捍衛白小教育權益漸漸成為社區運動的典範。為基本人權及社區權益的爭取成功吸引了全國各地社區及民眾的支援;馬來同胞、印裔社群、具社會意識的各族大專院校生等等,先後到白小拜訪考察,或支持、或取經;白小保校運動遂成為深具代表性的全國議題,甚至吸引外國媒體前來訪問報導,令白小的鬥爭成為國際焦點。從某個角度而言,白沙羅的阮梁公聖佛廟也是有史以來最多各族涉足的大馬華人廟宇。

阮梁公聖佛廟與保校

廟宇原為多數大馬華裔的社區中心。白沙羅新村社區在廟埕前上演一場又一場波瀾壯闊的保校運動,就是廟宇作為社區活動中心的鐵證。阮梁公廟不但是村民祈福求安寧的所在地,是策劃與執行保校運動的大本營,也從不間斷的協助華文教育的發展。白小的前身即華僑學校,就是在阮梁廟理事的資助下茁壯的。p1010053

早年為了發展白小原校,白沙羅社區居民屢次進行義賣籌募建校基金,貫徹團結互助的精神。今天,為了捍衛民族教育,該社區再度發揮群策群力、堅忍不拔的可貴社區精神。白小原校被關閉后,村里的悻悻學子又不得不重投阮梁聖公廟的懷抱,在廟埕的空調貨櫃里上課,延續教育的香火。因此,稱阮梁公聖佛廟為華文教育堡壘及社區教育發源地,一點也不言過其實。

當廟里的舞獅團高舉著一幅寫著“保校保廟保華教,為國為民為社區”的聯布時,廟宇與社區的密切關係更是展露無余。阮梁公廟大門直聯寫著:“阮聖英靈千載盛,梁公普照萬家春”,則是神明護國佑民的最恰當寫照。

阮梁公聖佛廟溯源

白沙羅新村於1948年開闢之初,從吉隆坡Pantai地區遷移過來的廣東四會人形成了以該籍貫人士為主的社區,同年在阮梁公廟現址蓋了簡陋小廟,並將原先奉祀於Pantai 舊址的阮、梁二佛與文氏貞仙接來奉祀,白小原校也於同年創建。阮梁公聖佛廟舊址廟宇創立於1941年或更早,白沙羅現址廟宇重修於1995年,為一進式鋼筋水泥建築,廟埕前原本栽種了兩棵與廟宇同齡的榕樹,現只剩一棵,作為白小臨時校舍的庇蔭,廟埕有焚紙爐與香爐各一只,大門匾額寫“阮梁聖公佛”。

p1010054

殿堂內主祀神明為阮公聖佛、梁公聖佛及文氏貞仙。左神嚨尚奉祀雷王大帝神牌,寫著:“玉封雷王老爺四位列尊神位”,配以對聯書著:“北闕恩綸加賜命,南濱赤子賴神恩”。奉祀雷王的廟址原本在白小原校,讓位於學校后暫無落腳處,只好寄居在阮梁公廟里。因此,雷王為了教育而“孔融讓梨”,反映了白小的保校精神早已有先例,今天的保校運動乃一脈相承。

現今的白沙羅新村村民由廣東人及客家人佔大多數,雖然常常聚在阮梁公廟埕,但大部分對廟里神明與四會人的關係並不太明瞭。其實吉隆坡地區有四間奉祀阮梁聖佛的“兄弟廟”,分別座落於增江北區、千百家新村、沙拉秀新村及白沙羅新村,擁有116年歷史的沙拉秀邵氏園阮梁公聖佛廟是各兄弟廟的源頭。

四會先民守護神

四會籍人士於120多年前在吉隆坡的文良港地區落腳,形成四會村。村民於光緒十四年(1888年)將阮梁二佛及文氏貞仙從廣東四會的寶林古寺阮公廟請來,蓋了廟宇奉祀他們。阮梁公廟於1964年首次遭錫礦公司逼遷,新廟址在淡馬魯路,於1969年再度被逼遷,搬至現在的蒂蒂旺沙公園處,1983年第三度搬遷時,才在沙拉秀邵氏園的政府地正式落腳。2000年,阮梁公廟經歷的新近一次搬遷,在沙拉秀新村比鄰的公主花園建起了富麗堂皇的北方宮殿式廟宇。

和白沙羅新村的阮梁公聖佛廟一樣,這裡所奉祀的神明是廣東四會縣最靈顯的二佛一仙-即阮公、梁公及文氏貞仙。阮公聖佛,原名阮子郁,陶塘鋪周村人,生於宋朝宗元豐二年(1079)正月初九,自小就很有佛緣,能理解焚文經典佛籍。阮父母早亡,投靠其姊,為姊牧牛,據稱他牧牛時只要畫個圈圈,牛只就不會亂跑,草也吃不盡,他則能另覓清幽的地方靜修。

p1010063

1102年,六祖慧能現身為阮說法,選中鳳凰山與阮同修行。該年八月十四夜,阮向姊姊要求洗澡,洗畢即匆匆離開。阮姊發現他失蹤后,遂領家人前往尋覓,在一頭白牛的帶領下,眾人在荔枝樹下發現群牛圍樹而跪,阮則坐化於樹頂,當時,阮公才24歲。阮姊回家后發現阮留下的洗澡水變成黃金,遂以它為阮鑲金身,奉祀於眾緣寺中,後來改為寶林寺。阮子郁成道后,曾多次現身護國有功,先後被封為“護國庇民大師菩薩”、“至聖顯應大師菩薩”、“慈應大師菩薩”,後來又多次顯靈救民,加封“保康”及“昭靈”名號。

阮梁公何方神聖?

梁公聖佛,原名梁慈能,馬山都人,生於宋哲宗元符元年(1089),幼時因雙親貧窮無力養育而投靠姊姊。梁羨慕阮公修道成佛,便前往參偈(言字邊),某夜夢見阮公說偈后便削髮為僧,終日不語,如愚人,四處佈施救濟。徵宗政和六年(1116),年方19的慈能,身穿黃袍、手持素珠,坐化於高平山。後人商議后,決定與阮公同法,將梁公肉身供養。梁公成道后,屢次顯靈有功,獲封“正大求應化師菩薩”及“高平得道化師菩薩”,後來加封“靈佑”與“普佑”名號。

和阮梁二公同祀的文氏貞仙乃貞女鮑文氏,貞山都人,自小嫁給鮑生,後者死於虎口,文氏服喪三年,並盡心盡力伺候家翁及小姑,無奈被父母強迫改嫁,遂逃到貞山修道去。唐德宗貞元十七年(801),人們見到一座幡橦升上西南方,裡頭坐著一名婦女,村民認定那是鮑文氏,遂於虛宮故址立肖像奉祀,名為“貞烈仙洞”。文氏貞仙得道的年代遠遠早於阮梁二公,可是在所有阮梁公廟都處於配祀的地位,或許和重男輕女的觀念有關。

雖然多數阮梁公廟的主祀神明為阮公,可是看來梁公的名氣較大。話說梁公坐化成佛后,顯靈事跡報上朝廷,除了獲得封賜,朝廷還將其遺體塑成金身,並選了廟址準備建寺,卻引起梁村(梁公出生地)與莫巷(梁公成道處)兩地村民爭相要把廟址選在己村。此事驚動知縣大人親自裁決,當眾向梁公焚香求示,說明香煙升向的方向即是立寺讓梁公聖佛靜坐的地方,結果香煙環繞在莫巷村附近的高平山(地名)的上空,遂將寺廟建在這裡,命名寶勝古寺。

梁村不甘示弱,也建了永安寺,每年都要將梁公的金身接回“祖家”坐三個月,到期后再返回寶勝寺。寶勝寺的前身為化師台,始建於北宋崇寧年間(11021106),至元代,該台還在不斷建設,至到元朝二十七年(1295),寶勝寺才落成。1986年被頒布為四會縣一級重點文物保護單位,后再修建為現有規模。寶勝寺經歷代重修,至今寺內尚有清代以來重修的碑記、石刻、對聯、匾額等等珍物。雖然無論就其藝術價值或歷史意義,白沙羅阮梁公廟和四會的寶勝寺皆無法比擬,可是兩者同樣擁有大榕樹作為庇護與襯托,差別只在於前者樹齡逾百,後者則是千年古樹了。當然,有了社區保校運動,白沙羅阮梁聖佛廟的歷史意義必須重估。

常言道:廟不在大,有神則靈。或許在當代,有神還不夠,有社區與多元族群的互動和為教育獻身的精神,讓廟宇添加了信仰以外的意涵;並在同一個空間下,體現了融合傳統、現代與未來的意義。p1010034

Posted in 社會運動, 華文教育, 馬來西亞廟宇宗祠 | 1 Comment »

大馬千秋漁業改良趨議

Posted by mayashanti5282046 于 一月 3, 2009

大馬千秋漁業改良趨議

刊於1月初《公正黨報》

周澤南

延長了數天的深海漁民罷捕事件,最後在馬華總會長翁詩傑向內閣爭取下,將漁用柴油從原本的RM1.45下降到RM1.30,再降至RM1.20,作為落幕。距離漁民原本要求的RM1依然相差56%,暫時解決了深海漁民成本過高的燃眉之急。

從全體漁民和全國消費人的立場和權益出發,內閣這次對於漁民訴求的處理方式只能算是爭朝夕,不爭千秋的短視表現。不但深海漁民所面對的種種問題未曾獲得關注,淺海漁民、消費人和漁產資源能否永續生存的議題,也完全不在內閣和國會的討論範圍。

sekinchan02

深海漁民還面臨其他困境

漁用柴油價格高漲並非深海漁民面對的唯一問題。雪、霹,沙拉越等B拖网渔船無法聘请外劳,導致人力資源吃緊的問題並未獲得解決。而通膨導致漁網、引擎、維修成本上漲,加劇深海漁民成本負擔的問題,也沒有獲得深入的研究和討論。農業及農基工業部答應補貼的每月RM200生活費簡直如杯水車薪。而不少地區過半深海漁民未獲得農業部所承諾的RM200生活補貼,以及每公斤10仙的上岸漁獲獎夜。這種漁業局撥款不透明的現象,究竟是否屬於全國性,也還待深究。

我國人民吃魚的歷史,少說也有悠悠5千年。而捕魚業為10萬漁民提供生計,包括5萬多淺海漁民和4萬多深海魚民。這還未涉及漁業加工等下游行業的人數。大約涉及50萬人的漁業領域,在2004年為國家帶來了55億的收入,佔國民總毛額的百分之1.31。有人批評降低柴油價格是拐杖文化,內閣也聲稱降低柴油至RM1.20,國家會損失5億的收入,雖然看來都有一定的道理,可是卻沒有了解整體漁業的歷史背景和執法困境。

我國漁業主體為淺海漁民、深海漁民和漁業加工、冷凍、出口等下游行業人士,但在保障漁民權益的同時,卻不得以犧牲2千多萬魚肉消費者和漁產資源的永續發展為代價,而確保永續漁業和漁民利益能被兼顧的單位則包括漁業局、農業及農基工業部、漁業發展理事會(Lembaga Kemajuan Ikan Malaysia, LKIM)、海警、消費人組織和環保組織等等。如何周全照顧各造利益,不僅極考驗執法效率,更必須建立一套有效、透明並且確保民主參與的監督機制。

礙於篇幅,筆者無法詳細介紹所有有關漁業永續發展的議題、單位和歷史背景,僅能扼要的提出下列13項整頓和改良我國漁業政策和管理機制的建議,盼能收拋磚引玉之效。

(1)嚴格執行1985年漁業法令所規定的捕魚區域限制

大馬的漁船基本上按照捕撈區域,分為ABC三種類型。屬A型的淺海漁船可以在任何深淺的海域捕魚。B型拖網漁船只能在5海里之外操作,而C型拖網漁船則只能在12海里以外的海域撒網。B型和C型拖網漁船如果入侵淺海海域,既觸犯大馬漁業法令。該法令的出發點是讓各種類型的漁船和漁網能各就各位,確保漁產資源不會被過度捕撈。可是執法不嚴已嚴重削弱了我國漁產資源的永續可能性。

拖網的設計和操作方式在國際上已受公認為導致過度捕撈的元兇,當它們入侵淺海海域,對海床和魚苗繁殖的破壞更變本加厲。我國拖網和圍網漁船頻頻入侵淺海,一方面是因為在淺海操作能一本萬利,另一方面是因為執法不嚴厲。不可思議的是,這種執法不力的現象延續了40多年,情況依然未獲得明顯改善。檳城、吉打和北霹靂一帶的淺海漁民透露,拖網入侵淺海所造成的破壞,已導致漁獲至少減少了一半。除非漁業局和海警能嚴格執行捕魚區域限制的措施,否則漁產資源勢必在40年內徹底耗盡。

benthictrawl

(2)嚴懲執法不力的漁業局執法官員或海警

淺海漁民常投訴,每次向漁業局或海警舉報拖網入侵淺海海域,犯境的拖網漁船都能在漁業局執法人員或海警趕到之前逃離入侵海域。他們懷疑執法單位有內鬼,才能屢屢讓犯規的拖網漁船逃脫。因此,魚業局和農業及農基工業部必須有效辦理漁民的舉報和投訴,並嚴懲執法不力或涉嫌貪污濫權的官員。在這方面必須具有一套有效的監督機制,才能夠糾正執法人員的濫權現象,而淺海漁民和獨立人士或組織參與監督,就顯得非常關鍵。

(3)保護深海漁民免受外國軍警勒索或海盜威脅

導致一些深海漁民不願意到深海捕撈的原因之一是缺乏安全保障。在接近大馬和印尼公海處,不時發生我國深海漁民被印尼軍警勒索或遭海盜挾持兼搶劫的案件,前者向深海漁民勒索的款項甚至多達千萬令吉。大馬海警和漁業局的巡邏不夠頻密和廣泛,是造成深海漁民人財傷亡的主因。因此,才發生即無法防止深海漁船入侵淺海,又無法保障深海漁民財產性命的雙重失敗。

p7140054

(4)透明化有利於深海漁民和淺海漁民的撥款、投資計劃、貸款援助和種種補貼。

大馬漁業局負責擬定永續漁業政策,但真正獲得國家撥款來推行政策的卻是屬半官方機構的漁業發展理事會(Lembaga emajuan Ikan alaysia,LKIM)。雪霹深海漁民和檳吉淺海漁民皆反映四州絕大多數漁民皆不曾獲得該機構提供有效的服務和援助,即使有,也是在完全不透明的情況下獲得。這樣的操作方式阻礙了

根據需求和績效為漁民提供種種撥款、援助、補貼等,勢必造成偏差、貪污和濫權。因此,必須立法規定LKIM的所有撥款數額和分配方式,必須向國會負責,以保障透明度,進而確保真正需要協助的漁民受惠。

(5)優先發捕魚執照和漁船執照予專業漁民,杜絕讓執照淪為利益輸送的管道

業局將根據每年的捕撈情況而決定發出深海漁船和淺海漁船的漁船執照和漁民執照。可是不少具備數十年捕魚經驗的檳吉淺海漁民投訴,漁業局缺乏正式的管道和程序讓漁民申請執照。例如有些漁業局官員在未預先通知漁民的情況下規定某天是申請執照的日子,許多出海捕魚的漁民就來不及申請。在另外一些情況下,專業漁民申請失敗卻不被告知理由,而非專業的業餘垂釣人士卻能輕易取得漁民執照。一些雪霹深海漁民也透露,他們為了符合漁業局規定漁獲必須滿足特定產量才能獲得執照的條件,不得不在漁獲上報大數。

妄視漁民專業和需要而發配漁船執照和漁民執照,容易讓原本應該履行保障漁民權益的漁業局,淪為利益輸送的管道,並且導致該局所定下的永續漁業政策都淪為紙上談兵。

p7140063

(6)公佈漁業發展理事會歷屆大馬計劃撥款和使用詳目

1971年成立的大馬漁業發展理事會,以促使漁業現代化為目的,並獲得政府的大量撥款。該機構從歷屆大馬計劃所獲得的撥款如下;


第一大馬計劃(1966年至1970)22百萬令吉

第二大馬計劃(1971年至1975)42百萬令吉

第三大馬計劃(1976年至1980)323百萬令吉

第四大馬計劃(1981年至1985)434百萬令吉。

第四大馬計劃的撥款,就佔了整個大馬計畫總撥款的1.1%。可是漁民無法得知該機構究竟如何使用和分配該筆大數目的撥款,研究人員也只能從零星的資料中看出這些錢究竟花在那裡。例如在1971年至1980年之間,LKIM投資了24百萬令吉來購買152叟拖網漁船,來進軍東海岸的深海漁業。LKIM聲稱其目的是為了提高淺海漁民參與現代漁業的程度,可是絕大多數的淺海漁民和深海漁民都無法從中獲益。

漁民是漁業政策優先捍衛的主體,每名漁民皆有權向LKIM詢問撥款如何使用,並對使用的偏差、效率等提出意見。漁民的知情權和參與權如果被否定,必須嚴厲查辦相關官員。

(7)國會須成立一個確保永續漁業政策能夠有效落實的獨立委員會

漁業政策同時注重深海漁業、淺海漁業和永續漁業,它們分別代表深海漁民、淺海漁民和消費人的利益和權利。缺乏具體而有效的措施,這些部分相互衝突的利益不會自然的平衡和解決。因此,必須至少在國會的層面上成立一個能平衡各造利益,特別是確保永續漁業政策得以有效落實的獨立委員會,來協調各造要求、監督濫權和執法。

該委員會必須由深海漁民代表、淺海漁民代表、消費人協會代表、魚商公會代表、非政府組織、漁業資源學術人員、漁業局、漁業發展理事會和農業及農基工業代表所組成。

(8)以有效和透明的方式協助深海漁民轉型

拖網漁船在國際上已被公認為破壞海床和導致過度捕撈的元兇。在淺海水域操作的拖網漁船和圍網漁船最容易入侵淺海,並且和淺海漁民對有限的淺海漁產進行競爭。因此漁業局提供將B型漁船轉型為C型漁船或者轉型為水產養殖業的計劃。可是該計劃未真正考慮深海漁民的能力、需要和條件,包括收購漁船、提供轉型投資貸款、提供土地等援助的提供。

一些深海漁民提出若有誠意協助深海漁民轉型,漁業局必須以合理的價格收購漁船,並且提供免費或價格低廉的土地以及技術訓練,讓漁民能順利轉型。轉型計畫必須有效和透明,要不然很容易也淪為利益輸送管道。

(9)定期調整油價,並且管制漁網、引擎、漁船等成本的增加幅度,以有效緩和油價和物價高漲對所有漁民的影響

實際上20086月燃油暴漲已經引發了漁網、引擎、漁船等成本的增加,加劇了全體漁民的操作成本。僅僅降低漁用柴油,只緩和了深海漁民的燃眉之急,並未正視整體通膨對漁民的長遠影響。為大約50萬人民提供生計的漁業,也算是一門中小型企業,為漁民提供減低操作成本的援助,也間接控制了魚類價格的漲幅,最終將惠及消費人。

(10)貫徹漁民的民主參與,擬定由下而上的漁業政策

目前在漁業局之下成立的各區漁民協會(Persatuan Nelayan),並非通過選舉方式選出,因此往往沒有反映漁民的意見,而淪為有關單位利益輸送合法化的管道和不具代表性的代表。國家漁業政策的擬定,也從來不重視漁民的知識和經驗,漁民在所有決策過程中徹底缺席,往往導致政府所擬定的由上而下的政策,顯得紙上談兵、閉門造車、勞民傷財。特別是一些漁業研究計劃,若缺乏漁民的參與,不僅研究方法會出差錯,研究結果也可能因為缺乏漁民的監督而淪為政治背書之作。20071月發生深海魚民拒絕執行吋半網措施而罷捕三天,漁業局承諾進行研究後再決定是否執行,可是研究計劃沒有淺海漁民、非政府組織、甚至媒體等的參與,其研究成果的專業性、客觀性和可靠性存在著嚴重缺陷。

(11)鑑定需要聘請外勞的深海漁船,合理處理漁民漁業發展計劃

在這次罷捕事件中,雪、霹、沙拉越等州B型漁船的漁民要求漁業局撤銷不讓B型漁船聘請外勞的措施,以便緩和人力不足的困境。該要求沒有獲得重視和深入的研究。漁業局在短期內必須鑑定深海漁船需要的人力資源,並給予需要聘請外勞的漁民積極的配合,同時擬定長期的漁業人力資源計劃,對該領域過度依賴外勞的現象進行糾正。

被入侵淺海的拖網漁船破壞的海床,泥濘被翻起,淺海漁民聲稱這樣被拖壞的海域,3個月內都不會有.

被入侵淺海的拖網漁船破壞的海床,泥濘被翻起,淺海漁民聲稱這樣被拖壞的海域,3個月內都不會有魚.

(12)設立一站式處理漁民各類投訴、舉報和援助申請的綜合性政府機構

無論是深海漁民或淺海漁民,乃至於消費人,都面對舉報無門或控訴無效的問題。舉凡漁船和漁民執照的申請、柴油和汽油補貼的供應、漁業投資貸款的借貸、拖網入侵淺海的投訴、魚類價格不合理等等舉報和投訴,目前都由漁業局、漁業發展理事會、海警、農業部和貿消部等各級單位來分別處理,加劇了漁民的負擔和解決問題的阻礙。因此,綜合各單位的財力、物力和人力,設立一站式的中心(One Stop Centre),來有效處理全國漁民的各類投訴、舉報和申請,是建立透明和負責任的處理漁民問題的機制的第一步。缺乏這關鍵性的具體措施,各級單位容易犯上互相推卻責任,因此「集體不負責」的弊端,漁民問題和困境也就沒有可以有效解決的管道。在這樣的情況下,再漂亮的永續漁業政策也無法落實。

綜觀上述13點建議,最關鍵之處是務必建立一套有效監督執法和堤防貪污濫權的機制,只有確保漁業政策執行的透明度、研究計劃的可信度、漁民參與的民主程度,永續漁業政策才可能落實。

Posted in 淺海漁民/討海人 | 4 Comments »

金牛不在望,耕牛又何妨

Posted by mayashanti5282046 于 一月 1, 2009

二零零九年一月一日 下午四时十分

作者:周泽南

我 国传统媒体有一个在年终评议该年十大新闻的优良传统,让读者在一年来混杂纷乱的新闻轰炸中整理出一个头绪,总结一年来政、经、文、教各领域的功过;一厢情 愿又不屈不挠的发挥温故知新,鉴古观今的功效。网路媒体也自觉传承了这一传统,通过科技,更有效而快捷的整理出对国家影响甚钜的十大新闻。

实 际上重大的政治新闻何其多,有的和人民力量有关,如308政治大海啸;有的则牵涉警察暴力,如皇冠城封路事件,以及自著名部落客拉惹柏特拉被扣留以来所引 发的连串抗议和连串警察逮捕和暴力驱散集会者事件。今年年初我们因人民力量的崛起而亢奋,年终时则不断目睹无理的压制和暴力,还有即将来临的经济“冬至 ”,多少显得泄气或力不从心。

人民力量一发不可收拾

如果说在政治上今年有何独特之处,那就是人民力量的崛起和爆发,终于凌驾了以往一直占据着政坛和媒体焦点的政党政治,让掌权者和恋权者开始省悟,人民早已厌倦了政客们过分在意和有意放大其重要性的党魁地位和派系之争,向掌权者展示他们对国家治理不当的强烈不满。

因此,从政治力学或心理能量的角度来检视一年以来的政治新闻或事件,我们何其幸运的能一起通过308当天的电话简讯、网路新闻和迟来的电视萤幕,见证了一股强大而坚定的民间不满,如何爆发成铺天盖地的改革力量,并传达了明确的讯息,那就是“得民心者得天下”。

不 无遗憾的是,916过去了,“天下”依然掌握在不尽然得民心者手中。不仅如此,一波又一波更强烈的言论封锁、一次又一次对人身自由、集会自由和结社自由的 剥夺和侵犯,企图将人民的不满和批判强硬的压制。然而,人民都知道,力量的潘多拉箱子一旦打开,就没有收回去的道理。所以,年终的政治严冬再冷酷,也无法 打击人民的气焰。如果普罗大众有所收敛和失落,那应该是因为估计将在明年初开始发挥影响力的经济“冬至”所致。

崩溃前的张牙舞爪

年 终对媒体和争取权益的人民更加严酷的压制和缩紧,可以看成专制政权或制度崩溃前张牙舞爪的回光返照。憧憬我国稳歩踏上透明、平等、开放、自由的人民,应该 像耕牛一样沉得住气,等候数年后另一场海啸,一举将所有限制人身、言论、集会、结社、性别和文化选择自由的恶法和苛政,全部给清除。

海啸过 后必然会出现一段风平浪静的低潮期,让无法不受经济风暴波及的我们开始陷入“变天也不过如此”的虚幻和暂时的无力。越来越不响亮的新年歌曲,越来越缩紧的 红包和花红,越来越不稳定的工作等等,越来越让金牛不在望,难免增添人民的愁绪。可是别忘了,那极可能是变天前夕的低压。如果气压太闷,找不到情绪出口, 就让这暂时的压抑酝酿成下一次更大的爆发力。

但我们同时也必须警惕,当每滴汪洋中的水分,都自觉的扛起发动海啸的责任,海啸才能有足够的能量,引发山河变色的彻底剧变。年终笔耕,不为应景,算是给已经穿过国家政治低谷中的国人打气,只要能像耕牛般,挨过前面的政经低潮,未来数年必守得云开终见日。

Posted in 社會運動 | Leave a Com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