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ashanti5282046’s Blog

自我不在,書寫的都是他者及其他

性骚扰源自监控女性身体的文化,傅向红:女性备受压抑只能说不

Posted by mayashanti5282046 于 一月 6, 2009

性骚扰源自监控女性身体的文化
傅向红:女性备受压抑只能说不
特约记者周泽南 | 1月6日 下午1点48分
2008年的国内新闻,以意想不到的华教元老陆庭谕涉嫌性骚扰女记者作为落幕,更掀起了对女性遭性骚扰课题的广泛关注。

sexual harrasement forum 060109 fu xiang hong新纪元族群关系研究中心研究员暨媒体系讲师傅向红(左图)认为,解决或减少国内性骚扰案件固然要靠完善的立法和执法,纠正性别不平等的社会文化,才是永治长安之道。

她 说:“妇女发展联盟(WDC)组织所提供的数据显示,超过90%的性骚扰加害者是男性,反映出性别不平等的结构性因素,是促成性骚扰的根源。而这种灌输性 别不平等的社会价值观念,打从小学课本里所描绘的男女性别特征和分工,就开始贯彻。它向孩子灌输了关于世界的片面的知识,是塑造性别不平等的开始。”

媒体必报道女死者是否遭侵害

傅向红还举例子表示,家庭将教育资源优先投资在男性身上、阿嬷灌输女生内裤不能高高挂,会“带衰”的风俗禁忌、族谱里没有女儿的名字、日本色情片里将女性的“不要”诠释成“要”等等,都是社会日常生活中性别不平等的表现。

她说:“我国媒体在描写命案时,如果死者是女性,一定提醒读者死者有没有遭受性侵犯,假如死者是男性,却从来不会去报导男死者是否遭鸡奸等等。性别不平等的最极致,就是要控制女性的身体,确保她在性方面是清洁的。”

不能接受女性说“我要性高潮”

“如果女性在性方面不清洁,她不会被允许说出她的感受。也因此,女性被规定只能在性上面说“我不要”、“我拒绝”、“我不舒服”,而不能接受女性说“我要性高潮”。

sexual harrasement forum 060109  panelist傅 向红是于昨晚8时,假隆雪华堂二楼讲堂举办的〈东方大讲堂:”尊严VS性骚扰”〉座谈会上发表演讲时,作出上述表示。该座谈会是由《东方日报》、隆雪华堂 妇女组和坤成校友会联办,其他主讲人还包括妇女援助中心(WAO)社工王妤娴、EMPOWE执行长何玉苓、以及隆雪华堂妇女组主席李素桦。主持人则为坤成 校友会会长郑淑娟。

傅向红提出,正是这种促成性别不平等的文化价值观,剥夺了女性诉说自己身体感受的机会,不论是不舒服的感受,如性骚扰 和性侵犯,或者是舒服的感受,如性高潮和性满足。她说:“女性无法获得社会与文化上的支持来说出她们对身体的感受。例如男性可以公然比较彼此阳具的长度和 性能力的持久度,可是女性却几乎不曾被允许作过这样的事情”。

立法并非解决性骚扰长远之计

我 国缺乏完善的法律来保障女性和男性免受性骚扰的权益。1999年由人力资源部所拟的职场上的行为守则,只是法案而非法令,对约束性骚扰的加害者和保护受害 者,都缺乏保障。而且我国有不少法律依然存有歧视女性的条文,包括刑事法典(强奸和乱伦)、1994年家庭暴力法令、1950年证据法令、1976年法令 修正(婚姻及离婚法令)、1951年孩童监护人法令、2001年孩童法令、1955年雇用法令等。

傅向红表示,我国女权组织过去数十年来 持续不断的呼吁政府修正这些歧视女性的法律,不仅耗时耗力,吊诡的是似乎未见明显的成效。因此她认为,解决性骚扰问题的关键并非全然在于争取修正法律,更 重要的是,如何赋权予(empower)女性,让她们摆脱性别不平等的意识形态,同时也拉拢尊重女性的男性,和女性站在一起。

疾呼女性反击性别不平等话语

她以两个例子,教导女性如何对性别不平等的话语进行反击。例如,当人们说女性内裤高高挂会“衰”时,不妨告诉对方说,在每一间购物中心,女性的内裤都在最高一层摆卖,何来“衰”的霉运?

其次,当男人喜欢将女性的压力问题归咎于“月漏”这种生理现象时,她会反讥男性道:“男生压力大时,自慰的次数也会增加。”

女性本身也在促长身体监控

sexual harrasement forum 060109  ladies一 些女性组织将性骚扰的加害者归类为4种类型;即心理变态型、心理障碍型、依权杖势型,以及乘弱欺凌型。基本上具有将加害者作“病态化”的解释。傅向红认为 基本上“正常”的性骚扰加害者大有人在,性骚扰的理由或借口更多的是来自社会文化。换句话说,是来自一种支持骚扰的文化(Sexual harassment Supportive Culture)。

她以《第二性》作者兼法国女哲学家西蒙波瓦于50年前撰写该书时, 痛苦的表述,她所认识和批判的性别观念,其实都来自她母亲为例,来说明女性其实也在协助父权社会监控女性的身体,以及内化家庭、社会、文化对女性不平等的 价值观念。这种根深蒂固的性别不平等,已经渗透到社会的各个层面,必须在意识上的彻底解放,才能扭转这种趋势。

大约80人出席了这场座谈 会,虽然人数不众,却踊跃地提出问题和意见。程嘉乐提出职场上的性骚扰守则很可能被滥用,张永新则认为很多女性一方面不懂自己是否被性骚扰,更严重的问题 是被骚扰后也不知道要如何反应。听众美琪关心应该如何教育性骚扰受害者,错的不是自己,而是加害人与社会文化。另一名听众郑先生认为,很多性别不平等的偏 见其实都通过母亲来灌输。

不过也有另一名男性听众则辩护道,性骚扰乃“食色性也”,属于男性“自然的反应”,主讲人针对每道问题和意见都给予了精辟的见解和相当充分的回答。

媒体必报道女死者是否遭侵害
不能接受女性说“我要性高潮”
立法并非解决性骚扰长远之计
疾呼女性反击性别不平等话语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