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ashanti5282046’s Blog

自我不在,書寫的都是他者及其他

Archive for 2009年5月

不合时宜的政治虚无主义

Posted by mayashanti5282046 于 五月 31, 2009

周泽南

P7250162

马来西亚有不少政治评论人不仅在对促进公民社会的言论上缺乏建树,还频频以策略专家的身份自居,嘲笑和奚落正在酝酿中的公民社会运动。霹雳州署名秦朗的作者在5月27日,刊于《独立新闻在线》的“绝食运动吃力不讨好 民联没更好手段吗?”一文,或许对民主运动抱作恨铁不成钢的心情,所以对解散州议会绝食运动始终持作冷眼旁观的口吻。

该文章写道:民联不大被看好的解散州议会绝食运动终于展开了,一如所料,警方严阵以待,大规模逮捕参与者,逮捕19人后,扣留不到一天就放人,结束这场精彩 其实,民联主办这场绝食运动,议程与目标就说明要向国阵施压,以解散州议会;不过,没有人相信国阵会乖乖就范,这仅是民联为了给人民对国阵强夺州政权的不满情绪保温而做的政治秀。

这篇文章看似客观和抽离,实际上却表达了作者对社会运动艰辛状况的冷漠,和对国家民主前途的虚无。首一句“民联不大被看好的“解散州议会绝食运动”终于展开了”,显然是带作看戏的心态,却又因为自觉自己是评论者,所以以为自己多了一层有远见的光环。实际上,有谁会真正“看好”马来西亚的任何公民社会运动?哪一场社会运动,不是历经千辛万苦,受尽压制,取笑,羞辱,才取得一点点的成绩。参与社会运动者根本不需要这样道貌岸然的评论者来提醒运动的“不被看好”的现实。

做“秀”以人身自由为代价

次一句“一如所料,警方严阵以待,大规模逮捕参与者,逮捕19人后,扣留不到一天就放人,结束这场精彩“秀”。”固然企图再度凸显作者一如所料的远见,却也显示了作者对警察逮捕绝食者的违宪行为,一点也不愤怒或觉得不合理。作者不仅贬低了参与者自觉冒上被逮捕,扣留,甚至提控的危险的勇气和价值,也仿佛不认同人民原本就具备展开绝食,集会和表达立场的权利,即使行使这项权利也可以带作“秀”的动机。

政治运动从来就是一场“秀”。发动者和参与者从来都不抱作平白牺牲的天真动机。他们冒作被“严阵以待”,甚至全副武装的军警动粗,逮捕,扣留,甚至殴打,恐吓,威胁和性骚扰的危险,目的是希望唤起社会大众的社会良知,争取宪及赋的权利。作者身为霹雳子民,没有为警察暴力和政府的专制满横提出控诉,反而怀疑履行公民责任者的动机。

自80年代以来,我国的社会运动都处于缺乏民众参与和动员薄弱的困境。因此,原本可以激发公民参与的社会运动,由于缺乏全国人民的共鸣,最终都沦为地方性的民生问题;原本轰轰烈烈的霹雳红泥山反抗辐射性废料运动如此,反对槟城升旗山发展计划如此,沙拉越巴贡水坝也如此。民众自扫门前雪的心态大大削弱了社会进步的步伐,而所有主流媒体也推波助浪,进一步将原本许多属于全国性的广泛议题,降格为地方议题,民生议题。彭亨劳勿Bukit Koman的反抗山埃运动如是,柔佛Tanjung Piai的反对兴建石油提炼厂运动等等,也如是。只有诉诸民族情绪的抗争,才勉强能动员号召;兴权会的万人大集会就是最佳的例子。

308只是一个起点

公民社会的塑造是所有公民自动自发参与,展开和展望的工程,没有全职的受薪人,必须比其他人负更大的责任,也没有人比其他人更有特权和资格,对还在挣扎拓展阶段的社会运动,评头论足,指点迷津。那些自以为聪明的人,正是在纵容人民的惰性,把原本就以为问题永远不会降到自己身上的人民,满足于出席讲座会,座谈会,或者在互联网上发泄情绪;就算是关心社会,在意国家未来。

作者还表示:“在我国民主意识未见成熟的时期,来一场与自残身体无异的绝食运动,人民不见得热衷参与或响应;倘若举办一些讲座或汇报会,可能还会吸引一些人前来。”隆雪华堂自1990年代以来所举办的政治讲座,民主论坛,已不计其数,东方日报,星洲日报等等,近年来也越来越热衷于办讲座。根据笔者的观察,出席讲座的往往是同一批人,这些人有的只是在不断重复的提醒中,加强他们的民主知识。让人纳闷的是,学富五车民主知识的他们,往往在最需要他们参与的时候,却不屑于出席抗议示威。

养军千日,用于一朝;我们理想的以为,讲座听多后,人民就会将他们的民主理想付诸行动,可是很多人是抱作看有声报纸的心态出席这类政治讲座,也有少数寂寞的人,把讲桌当作训练口才和培养信心的地方,更有一些靠争议吃饭的文棍,专门在讲座捉人痛脚,或断章取义,以便可以大做文章,赚取稿费。

动员力量薄弱是最大弊病

霹雳州的夺权和抬走议长事件如果发生在欧美或者港台,甚至在泰国,印尼,菲律宾等国家,人民早已发动类似前年台北的围城事件,政府的合法性早已破产,首相早已下台。笔者以为,我们应该正视的,是广大人民为何无动于衷,或者即使有动于衷,却无法化为有效率,有组织的公民行动的弊病。这顽疾一旦继续不根治或减轻,当权者一样毫不忌惮的为所欲为,根本不把宪法和法治放在眼里。

如何让广大人民有动于衷或有所行动,需要前扑后续且互相扶持的基层力量,而这种力量的酝酿,绝对不是区区几场讲座和座谈会的启发和提醒,就能成事的。我国的公民社会力量,分别在60年代的左派运动的瓦解和1987年的茅草行动中受到打击和挫败。自此之后的社会运动,除了1997年的烈火莫熄,大部分都属于小规模的地方性抗争,或者党团式的发文告谴责运动,联署运动等等纸上谈兵的争取。社会运动缺乏经验上的传承和质量上的累计。

民联在近年来看来只准备争取政党轮替的朝夕,没有提升整体国家机关和人民民主素质的千秋打算,所以上述的重任,还必须回到现有的公民社会团体和个人来承担。4年一次的选举,只能收到给不符合人民要求的政权一点颜色看,而无法促使政权或其替代者重视人民的声音。换言之,促进民主进程任重道远,公民特别是评论者没有太多时间假扮客观中立,写一些似是而非的挖苦文章。

Posted in 知識分子, 社會運動 | 1 Comment »

今年528:学屈原而不是屈从

Posted by mayashanti5282046 于 五月 28, 2009

malevich.reaper周泽南

今天是528,又是端午节,爱国志士都穿起黑色衣服,他们还没来得及绝食或投江,就已经被蔑视宪法,只屈从于恶法的警察逮捕了。大概是那个已经失去民心的政权害怕集会,害怕人民展示力量。所以懦弱的他们,试图用剥夺人民权益的暴力,来掩盖失去人民信赖的心虚。

力量来自学会不忘记

国营电视台每天的新闻时段都要拨一段“历史上的今天”,华语新闻也不例外。可是,这个对国家历史进行诠释的权利完全掌握在国语组电视制作人的手中。意味作,在数十个春秋的这一天,究竟有什么事件被选为重大的历史事件,什么事件则只是不起眼的注脚,甚至是轻如鸿毛的过去的新闻,并没有经过严格的评估和审核。所以,“历史上的今天”这项节目,倒不如说是“选择性的历史”更为恰当。

9年前的528事件,就是一段无意中不被选择的历史,或者故意被某些人淡忘的历史,前者出于无知,后者则出于心虚和屈从,屈从于一个钳制真理和正义的利益集团和力量。老马说马来人是善忘的,华社更是如此。许多后528时代的中文媒体从业员,已经不知道528这个日期所代表的屈辱或打击,所隐含的希望和对今后媒体发展和言论空间的影响。

2001年的5月28日,馬華收購南洋報業集團旗下的《南洋商報》、《中國報》和數十家雜誌月刊。80多名中文評論人,展開「霸寫」運動,拒絕投稿給已淪為馬華黨報的《南洋商報》和《中國報》,以及涉嫌在幕後進行中文報業壟斷的《星洲日報》。当天晚上,南洋报业被收購的消息被證實後,一群關心中文報業新聞和言論自由發展的社會人士在雪華堂召開了緊急會議,以商討對策。

当年由陈亚才,黄进发等成立的反收购行动委员会,成功动员凡重要事都被动的百多个华团展开反对马华收购南洋报业联署活动,激起了华社一阵短暂的回响。中文評論人展開「霸寫」運動,《南洋商報》和《中國報》的小撮記者與編輯,也展開了維持數月的「反收購」運動。当《星洲日報》报业集团大亨张晓卿终于露出了壟斷中文報業的狐狸尾巴后,反收购运动转为反垄断运动。

从反垄断到不服从

从2001年到2004年阿都拉执政期间,是一段公民服从或者屈从现象最严重的时期。人们以为这个好好先生会一洗马哈蒂时代的铁腕手段,将马来西亚带入一个更开明,更民主的未来。很可惜,虽然在位期间确实在言论空间上取得了一些进步,可是他的软弱让原本308之后,一派渐入佳境的大马民主又落回铁腕统治的手中。再昏庸的皇帝,都会尽力确保传位给“为了江山社稷”的继承人,昏庸到底的阿都拉,只顾自己归隐耕田去,任由整个江山社稷,落入一个以“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为信条的独裁者手中。

160多人已经在非法集会名下被逮捕,扣留或提控,已经超出需要证明的程度。在如此严峻的情势下,今后我们势必面对更多强求人民服从的高压手段;慕希丁“不承认统考,不资助独中”的声明,隐含别提华团诉求的威胁,所以七个华团代表,对副首相的坚决,只能以点头微笑的屈从作为回应。新闻、通讯、文化与艺术部长莱益斯雅丁最近,限制国营电视台、电台禁止报道政治,性,特权等7项课题,又指示私营电视台及寰宇电视配合,传达政府的讯息,特别是纳吉的“一个马来西亚”概念。不过是进一步对媒体施加压制,监督,控制的手段。

媒体要管,集会要管,办学要管,结社要管,甚至连人民穿什么颜色的衣服也要管。这样的政权在使用权力上,早已经超出了公民和宪法允许它行使的限度。早已越过良知的界限,严重威胁和干涉了宪法赋予人民的言论自由,集会自由,办学权利,母语平等权益,和人身自由,以及表达自身的自由,其中也包挂穿衣服的自由。

好政府是管得最少的政府

現代“公民不服從”(Civil disobedience)這一概念,首先由美國作家梭羅在1848年提出,他寫出了著名的《公民不服從》,提出反抗國家及其法律的個人權利問題。他強調公民良知對社會的良性秩序的關鍵作用,並声称“最好的政府是管得最少的政府”。

当一个政权为了巩固自己的利益和地位,不惜行使恶法,诸如内安法令,煽动法令,干涉集会自由的警察法令,印刷和出版法令等等,来剥夺宪法赋予的权利时,身为具有社会良知的公民,应该訴諸於社會多數的正義感,来反抗不正義的法律或政策。甚至在必要的情况下,做出公开的违法行动。和平集会就是最典型的例子。

公民堅持以非暴力的方式和不义的法律或政策进行对抗。他们的反抗既是基於良知對普遍正義的關注而選擇的自願違法行為,又是對法治秩序的忠誠,也就是承認公民服從現行法律的義務。所以,尽管现行的法律是愚蠢的,公民也必须愿意接受法律的制裁。好比说,尽管我们知道警察法令不允许和平集会,这法律已经抵触了宪法赋予的集会自由和表达自由,可是,我们也不会反抗被警方逮捕,或者不会用暴力的方式去对抗法律所允许的警察暴力。

虽然聖雄甘地在印度領導的非暴力獨立運動,和馬丁.路德金在美國領導的非暴力“民權運動”,向来被视为“公民不服從運動”的典範。可是早在公元前500多年前的哲学家苏格拉底,临死前的所作所为,就是典型的公民不服从运动。公元前4世纪由雅典500多人组成的大陪审团不公正地判处了这位希腊圣贤的死刑,罪名是”不信神”和”蛊惑青年”。在临死前,苏格拉底有过一次逃生的机会,他的追随者克力托曾来到狱中劝他逃跑远走他乡,被苏格拉底坚决拒绝了。他的理由是:即使存在对于他的不公正判决,但如果不服从法律和不赴死,显然是对于现有法律和国家的”败坏”。他不能因为个人所遭受的不公正待遇而向整个国家的法律挑战,让它们因他而蒙受损失。

苏格拉底这样解释他为什么仍然要维护这样的国家和法律,他说:“首先,我的父亲正是通过这个城邦的法律娶了我的母亲 从而生下了我,我本人的生命也是由于这个城邦赋予的;同样的,这个城邦有着关于养育和教育的法律,遵守这些法规的父亲根据它们才使得我如此长大成人,也在其中结婚、生子,有着自己的生活,这些说明我与城邦之间始终订有契约,是其中的一分子。”

况且城邦还存在着这样的法律:谁对这个国家不满,他可以带着自己的财产远远离去,而此前苏格拉底没有离开,说明他对自己生活的城邦是满意的,眼下怎么就可以因为某项不利于自己的判决一走了之,从而加害于城邦和法律本身?所以,苏格拉底宁愿赴死,是他一贯尊重和践行这个城邦法律的必然延伸,说明了苏格拉底的行为始终处于忠诚于法律的约束之内。这样一个人非死不可,反而显得这个国家和法律实实在在地遭到了另外其他人的误解和诋毁。

不屈从是一种能力

向强权说不,是一种能力,而公民不服从则是一种积极主动的精神和态度。所以非暴力抗议的主要策略就是主动的拒绝遵守政府或强权的特定法律、要求或命令,但不诉诸于暴力。虽然不服从主要是一种主观的心理素质或精神状态,但是这并不表示不需要接受训练。

许多抗议者通过非暴力的扰乱行为,导致被当局采取逮捕、攻击甚至殴打等行为时,如何应对逮捕或攻击,抗议者通常需要预先进行培训,有了这样的心理和身体准备,在面对情况时才能保持平静,并且有效达到表达的目的。

公民不服从的表达方法,大致可分为三种:

(1)    通过法定程序进行上诉,或者通过法庭,议会或到政府部门争取权利和修改错误,让不合法的成为合法。

(2)    行使宪法赋予的公民权利,进行示威,集会,游行等来表达意见

(3)    违抗不合理法律,并准备付出被惩罚的代价,包挂坐牢,以唤起其他公民和舆论的关注和压力

公民不服从的精神,让我们了解必要时侯的“明知故犯”,从道德原则和社会良知上去判断是非,而不是死守法律上的条规。对现有法律的逾越,说明了现有法律的不合理。犯法的人自愿通过接受惩罚,来唤醒大众的社会良知。当良知崛起成不可抵挡的力量时,任何的恐怖手段都无法阻挡,让我们拭目以待。

Posted in 社會運動, 言論自由 | 2 Comments »

一个马来西亚,八种堕落方式

Posted by mayashanti5282046 于 五月 25, 2009

000009作者:发克米

新闻、通讯、文化与艺术部长莱益斯雅丁透露,除了国营电视台、电台之外,政府或会指示私营电视台及寰宇电视(ASTRO)配合,传达政府的讯息,特别是首相纳吉的“一个马来西亚”概念。他说,“一个马来西亚”概念具备八个价值观——卓越文化、毅力、谦卑、认同、忠诚、精英管理、教育及诚信。这些价值观,提供了一套方针,以便新闻、通讯、文化与艺术部的官员能通过电视台、电台、文化、艺术节目等,传达首相的“一个马来西亚”概念。

国营电视台早已率先贯彻上述八大价值观,现诠释如下。

(1)卓越文化

国营电视台今年年初将华语新闻从第二电视台的晚上8点黄金时段换到第一电视台的非黄金时段后,收视率降了50%,这真是不屈服于观众要求,也不必考虑市场的,一意孤行的卓越企业文化

(2)毅力

国营电视台和电台明明有数不清的室内会议厅,会场,礼堂等等。可是几乎每星期,他们都要在户外让不为人知的承包商搭起临时帐篷,设宴款待数不清的政府食客。这些官员对制作节目的懒散,以及对凑办宴会的毅力,真让人佩服得五体投地。

(3)谦卑

新闻部每换一次部长和副部长,国营电视台和电台的人事就出现大变动,那些得势者对部长和总监等表面上鞠躬尽瘁,背地里狐假虎威的谦卑态度,叫所有电视剧的演员都要汗颜。

(4)认同

新闻、通讯、文化与艺术部副部长黄赛芝在今年4月尾和国营电视台华语新闻,前线视窗,以及华语电台制作人进行较流对话。听取新闻从业员的意见后,恼羞成怒的苛责大家;“要记住,你们不过是国家的宣传工具”,这句经典,反映了副部长和新闻从业员之间对新闻行业的认同落差。

殊不知,在新闻从业员的认同里面,国阵不等同于国家,宣传管道也不等同于宣传工具。黄赛芝在第一次的交流会中就迫不及待的要让有自主性的新闻从业员认同自己是工具,似乎反映了他的思考本身,并没有太大的自主性,或许她本身认同的对象只是失去了民意的国阵,而他只是国阵的宣传工具。

(5)忠诚

纳吉上台后,国营电视台多了一个专门为协助他监督电视节目而设的耳目。此人上任后就颠覆一个马来西亚主张人民为先的原则,而贯彻政府为先的条规。所以,他向某制作人发飙,规定今后所有节目,尤其是中文节目,特别是前线视窗的节目,一律只能是对政府说好话和对政府忠诚的节目,不能容忍半点批评。

(6)精英管理

留意国营电视台节目,特别是国语节目的观众,大概都不会相信如此水平的制作需要任何精英。所以精英管理在国营电视台的实行,就向要在国阵里面找忠臣一样,枉费心机。

(7)教育

莱益斯雅丁列下了媒体报道的七宗罪过后,凡是政治,性,宗教,种族,特权,王室的课题都不许出街了。所以剩下的或许只有教育,而且还必须是不涉及性的教育,所以往后所有节目都要漂白为UMUM,没有任何成年人的成分。看这些节目长大的下一代,永远只能停留在一个幼稚,弱智,无知,无聊的马来西亚。

(8)诚信

媒体报道的就是真理,还需要诚信干嘛?国营电视台只需要正确报道官方的所有说词,那就是诚信,歪曲所有在野党团和人士的说词,因为我们相信,对没有诚信的政党和人民不需要诚信

Posted in 釋義, 言論自由 | Leave a Comment »

公民在争取集会自由,一线领袖躲到哪里去?

Posted by mayashanti5282046 于 五月 25, 2009

000037周泽南

民主行动党州议员李映霞在这个月内,已经第三度因为参加集会而被警方逮捕,若没意外,应该打破了在马来西亚,因为政治动机而被逮捕得最频密的纪录。这现象固然说明了此议员在争取宪赋集会权利上的大无畏精神,从发动和参与多次集会的现象来看,却也同时曝露了民联一线领袖并没有对“黑色马来西亚”所提倡的不服从运动,给与足够的重视。

提出上述观点的,是已经多月没发表文章的前辈评论人李万千。他表示,308之前,众多的大型和平集会和情愿活动已经突破了大众固有的,对集会持“非法”活动的印象。可是,纳吉上台过后,接二连三对参与集会者采取的任意逮捕和扣留,却让集会权利倒大幅度的退到。

针对上述民主的返祖现象,民联一二线领袖做的最大努力,只不过是发表文告,以示“强烈谴责”,除此之外,似乎看不到有任何积极的行动,来捍卫宪法赋予人民参加集会和结社的权利。

在黄进发被逮捕扣留的事件中,我们观察到不少身为专业人士的公民社会的个人,冒作工作受影响,家庭稳定受干扰的危险,积极响应前往十五碑警察局参加和平情愿,抗议黄进发被扣留的呼吁。结果,有的被扣留了3小时,有的两天,如果他们赚到什么,只不过换来一些荒谬的体验。之所以荒谬,在于这些大部分受过高等教育,深谙宪赋权利的专业人士,来到警察局外面,面对粗暴无礼,只会喊satu, dua , tiga, tangkap的警察和OCPD,只能眼睁睁的看作蛮横的警察,剥夺了自己的人身自由和尊严。

这些出身,教育和文化水平普遍比警察高的专业人士,凭什么被剥夺数小时的人身自由?实际上,被扣留的时间长短事小,被抵触宪法的法律扣留,而同时又被警察剥夺会见律师的权利,才是最大的耻辱。我们的法律有没有提供这些人讨回公道和被侵犯的尊严的空间和机会?民联的领袖们,在忙于召开记者会和各州行政之外,是否也应该身体力行的争取确保民主能够扎根的集会自由,人身自由和结社自由?

黄进发因为反对霹雳的违宪夺权行动而被扣留,数十名公民社会人士也因为声援黄进发而遭逮捕。民联领袖们,除了发表文告,对警方进行谴责,或者对黄进发进行赞扬,是不是应该拟定有效的策略,优先争取宪法赋予的集会权利,让人民以后在争取言论自由,出版自由,结社自由,资讯自由,母语教育和使用自由,动物福利,性别平等等等权利时,可以免除受逮捕,扣留的恐惧?

选民在308和后来的几场补选中,都选择将权力托给比较能代表民意的政党联盟。是时候这个联盟为人民的福祉和长远的权益,作更有策略的部署和努力,让全民今后能够不再活在恐惧和非理性的,违反人类尊严的,屈辱的服从之中。

虚伪的白色的恐怖政权,给了人民黑色的未来和重重阻碍,让我们用黑色的眼睛来看清现实和寻找光明。

Posted in 社會運動, 馬來西亞警察暴力 | Leave a Comment »

一个马来西亚

Posted by mayashanti5282046 于 五月 22, 2009

000019一个马来西亚

一个害怕真相的马来西亚

一个马来西亚

一个败坏法纪的马来西亚

一个马来西亚

一个典当人民利益,残民自肥的马来西亚

一个马来西亚

一个钳制媒体的马来西亚

一个马来西亚

一个败坏国誉,亵渎宪法,出卖尊严的马来西亚

一个马来西亚

一个骑劫议长,纵容议员喷胡椒的马来西亚

一个害怕黑衣,黄衣的马来西亚

一个允许九流警察逮捕一等律师和国会议员的马来西亚

一个马来西亚

一个逮捕记者,扣留议员,恐吓平民,羞辱原住民的马来西亚

一个马来西亚

一个百里透红的马来西亚

一个杀人不偿命的马来西亚

一个比冤魂更凶恶,比杀手更冷血的马来西亚

一个随意更改出入境纪录的马来西亚

一个让证人陆续消失的马来西亚

一个举重若“卿”的马来西亚

一个允许杀戮者和佛教界最高领导在神圣的卫塞节共进素宴的马来西亚

作者:法克优

Posted in 釋義 | 1 Comment »

繼續用黑色的姿態,拒絕白色的恐怖

Posted by mayashanti5282046 于 五月 10, 2009

周澤南

黃進發因為呼籲人們穿黑衣以悼念霹靂州民主之死,以及捍衛自己穿黑衣的權利,而遭逮捕和扣留三天.單單因為呼籲人們穿黑衣而被逮捕這一項,就嚴重違反了言論自由和剝奪了言論自由.讓人不齒的是,當一群人士前往扣留黃進發的警察局聲援他時,竟然被沒腦的警察以非法集會逮捕和扣留,其中還包掛5名深諳法律和憲法的律師.

黃進發並沒有作了什麼驚天動地,足以危害政權,政治穩定或傷風敗俗的事.他只不過履行了一個公民的權益和義務,為作為一個自主的人類的言行負責.哪些千方百計阻止黃進發行使他穿衣服自由的,發表言論自由的,如果是主謀,必然是以典當個人自由,權益和福利為目的的極權主義者和專制主義者.而協助他們打壓穿衣自由和言論自由的傀儡,澤是沒有主體性的,將思考和選擇的權利度讓給魔鬼的,缺乏人類素質的生物.

哪個新的傀儡政權,被權力矇蔽了人性.他們不僅壓抑卓自己的人性和良知,還不斷的通過各種恐嚇手段,千方百計的阻止正常人發揮他們的人性,保掛聲援被不合理逮捕的黃進發的個人.

這三天來的逮捕行動和集會聲援之中,我們不應該將之理解為一股抗衡執政黨的民間力量,而應該詮釋為個人自主的覺醒.這些人,未必認同於在野黨的政見和作風,可是在捍衛人身自由和言論自由方面,大家是一致的周澤南

黃進發因為呼籲人們穿黑衣以悼念霹靂州民主之死,以及捍衛自己穿黑衣的權利,而遭逮捕和扣留三天.單單因為呼籲人們穿黑衣而被逮捕這一項,就嚴重違反了言論自由和剝奪了言論自由.讓人不齒的是,當一群人士前往扣留黃進發的警察局聲援他時,竟然被沒腦的警察以非法集會逮捕和扣留,其中還包掛5名深諳法律和憲法的律師.

黃進發並沒有作了什麼驚天動地,足以危害政權,政治穩定或傷風敗俗的事.他只不過履行了一個公民的權益和義務,為作為一個自主的人類的言行負責.哪些千方百計阻止黃進發行使他穿衣服自由的,發表言論自由的,如果是主謀,必然是以典當個人自由,權益和福利為目的的極權主義者和專制主義者.而協助他們打壓穿衣自由和言論自由的傀儡,澤是沒有主體性的,將思考和選擇的權利度讓給魔鬼的,缺乏人類素質的生物.

哪個新的傀儡政權,被權力矇蔽了人性.他們不僅壓抑卓自己的人性和良知,還不斷的通過各種恐嚇手段,千方百計的阻止正常人發揮他們的人性,保掛聲援被不合理逮捕的黃進發的個人.

這三天來的逮捕行動和集會聲援之中,我們不應該將之理解為一股抗衡執政黨的民間力量,而應該詮釋為個人自主的覺醒.這些人,未必認同於在野黨的政見和作風,可是在捍衛人身自由和言論自由方面,大家是一致的.作為一個人格健全,具備思考能力的人類,我們完全不能容忍政府行使這樣暴力,蠻橫,不民主的手段奪取霹靂政權,逮捕和扣留提出異議的人士,暴力驅散和扣留參與集會的個人.

一個不尊重憲法的政權所發出的命令,例如不能穿黑色衣服,不能參加集會,只有不具備思考能力的人民才願意遵守.一旦無條件接受了這樣無理的命令,等於放棄了作為公民的尊嚴和資格,而淪為恐嚇手段的受害者.

雖然近來天氣非常悶熱,穿黑色衣服必須忍受更大的折騰,可是想想在扣留所中被剝奪穿黑衣自由,被逼穿上橙色囚衣的黃進發,以及被剝奪穿上議長制服的合法議長,我們就能堅持用黑色,給哪些剝奪人身自由和言論自由者,一點難看的顏色.

當極權主義者和專制主義者屢屢用白色的手段打壓人民時,我們應該用黑色的姿態給予不服從的回應.不為別的,只因為我們不選擇典當個人的自主,我們拒絕承認有一個比人民地位更高的政權,有權利告訴我們,什麼顏色的衣服不能出現.

作為一個人格健全,具備思考能力的人類,我們完全不能容忍政府行使這樣暴力,蠻橫,不民主的手段奪取霹靂政權,逮捕和扣留提出異議的人士,暴力驅散和扣留參與集會的個人.

一個不尊重憲法的政權所發出的命令,例如不能穿黑色衣服,不能參加集會,只有不具備思考能力的人民才願意遵守.一旦無條件接受了這樣無理的命令,等於放棄了作為公民的尊嚴和資格,而淪為恐嚇手段的受害者.

雖然近來天氣非常悶熱,穿黑色衣服必須忍受更大的折騰,可是想想在扣留所中被剝奪穿黑衣自由,被逼穿上橙色囚衣的黃進發,以及被剝奪穿上議長制服的合法議長,我們就能堅持用黑色,給哪些剝奪人身自由和言論自由者,一點難看的顏色.

當極權主義者和專制主義者屢屢用白色的手段打壓人民時,我們應該用黑色的姿態給予不服從的回應.不為別的,只因為我們不選擇典當個人的自主,我們拒絕承認有一個比人民地位更高的政權,有權利告訴我們,什麼顏色的衣服不能出現.

Posted in 馬來西亞警察暴力, 言論自由 | Leave a Com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