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ashanti5282046’s Blog

自我不在,書寫的都是他者及其他

公民在争取集会自由,一线领袖躲到哪里去?

Posted by mayashanti5282046 于 五月 25, 2009

000037周泽南

民主行动党州议员李映霞在这个月内,已经第三度因为参加集会而被警方逮捕,若没意外,应该打破了在马来西亚,因为政治动机而被逮捕得最频密的纪录。这现象固然说明了此议员在争取宪赋集会权利上的大无畏精神,从发动和参与多次集会的现象来看,却也同时曝露了民联一线领袖并没有对“黑色马来西亚”所提倡的不服从运动,给与足够的重视。

提出上述观点的,是已经多月没发表文章的前辈评论人李万千。他表示,308之前,众多的大型和平集会和情愿活动已经突破了大众固有的,对集会持“非法”活动的印象。可是,纳吉上台过后,接二连三对参与集会者采取的任意逮捕和扣留,却让集会权利倒大幅度的退到。

针对上述民主的返祖现象,民联一二线领袖做的最大努力,只不过是发表文告,以示“强烈谴责”,除此之外,似乎看不到有任何积极的行动,来捍卫宪法赋予人民参加集会和结社的权利。

在黄进发被逮捕扣留的事件中,我们观察到不少身为专业人士的公民社会的个人,冒作工作受影响,家庭稳定受干扰的危险,积极响应前往十五碑警察局参加和平情愿,抗议黄进发被扣留的呼吁。结果,有的被扣留了3小时,有的两天,如果他们赚到什么,只不过换来一些荒谬的体验。之所以荒谬,在于这些大部分受过高等教育,深谙宪赋权利的专业人士,来到警察局外面,面对粗暴无礼,只会喊satu, dua , tiga, tangkap的警察和OCPD,只能眼睁睁的看作蛮横的警察,剥夺了自己的人身自由和尊严。

这些出身,教育和文化水平普遍比警察高的专业人士,凭什么被剥夺数小时的人身自由?实际上,被扣留的时间长短事小,被抵触宪法的法律扣留,而同时又被警察剥夺会见律师的权利,才是最大的耻辱。我们的法律有没有提供这些人讨回公道和被侵犯的尊严的空间和机会?民联的领袖们,在忙于召开记者会和各州行政之外,是否也应该身体力行的争取确保民主能够扎根的集会自由,人身自由和结社自由?

黄进发因为反对霹雳的违宪夺权行动而被扣留,数十名公民社会人士也因为声援黄进发而遭逮捕。民联领袖们,除了发表文告,对警方进行谴责,或者对黄进发进行赞扬,是不是应该拟定有效的策略,优先争取宪法赋予的集会权利,让人民以后在争取言论自由,出版自由,结社自由,资讯自由,母语教育和使用自由,动物福利,性别平等等等权利时,可以免除受逮捕,扣留的恐惧?

选民在308和后来的几场补选中,都选择将权力托给比较能代表民意的政党联盟。是时候这个联盟为人民的福祉和长远的权益,作更有策略的部署和努力,让全民今后能够不再活在恐惧和非理性的,违反人类尊严的,屈辱的服从之中。

虚伪的白色的恐怖政权,给了人民黑色的未来和重重阻碍,让我们用黑色的眼睛来看清现实和寻找光明。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