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ashanti5282046’s Blog

自我不在,書寫的都是他者及其他

今年528:学屈原而不是屈从

Posted by mayashanti5282046 于 五月 28, 2009

malevich.reaper周泽南

今天是528,又是端午节,爱国志士都穿起黑色衣服,他们还没来得及绝食或投江,就已经被蔑视宪法,只屈从于恶法的警察逮捕了。大概是那个已经失去民心的政权害怕集会,害怕人民展示力量。所以懦弱的他们,试图用剥夺人民权益的暴力,来掩盖失去人民信赖的心虚。

力量来自学会不忘记

国营电视台每天的新闻时段都要拨一段“历史上的今天”,华语新闻也不例外。可是,这个对国家历史进行诠释的权利完全掌握在国语组电视制作人的手中。意味作,在数十个春秋的这一天,究竟有什么事件被选为重大的历史事件,什么事件则只是不起眼的注脚,甚至是轻如鸿毛的过去的新闻,并没有经过严格的评估和审核。所以,“历史上的今天”这项节目,倒不如说是“选择性的历史”更为恰当。

9年前的528事件,就是一段无意中不被选择的历史,或者故意被某些人淡忘的历史,前者出于无知,后者则出于心虚和屈从,屈从于一个钳制真理和正义的利益集团和力量。老马说马来人是善忘的,华社更是如此。许多后528时代的中文媒体从业员,已经不知道528这个日期所代表的屈辱或打击,所隐含的希望和对今后媒体发展和言论空间的影响。

2001年的5月28日,馬華收購南洋報業集團旗下的《南洋商報》、《中國報》和數十家雜誌月刊。80多名中文評論人,展開「霸寫」運動,拒絕投稿給已淪為馬華黨報的《南洋商報》和《中國報》,以及涉嫌在幕後進行中文報業壟斷的《星洲日報》。当天晚上,南洋报业被收購的消息被證實後,一群關心中文報業新聞和言論自由發展的社會人士在雪華堂召開了緊急會議,以商討對策。

当年由陈亚才,黄进发等成立的反收购行动委员会,成功动员凡重要事都被动的百多个华团展开反对马华收购南洋报业联署活动,激起了华社一阵短暂的回响。中文評論人展開「霸寫」運動,《南洋商報》和《中國報》的小撮記者與編輯,也展開了維持數月的「反收購」運動。当《星洲日報》报业集团大亨张晓卿终于露出了壟斷中文報業的狐狸尾巴后,反收购运动转为反垄断运动。

从反垄断到不服从

从2001年到2004年阿都拉执政期间,是一段公民服从或者屈从现象最严重的时期。人们以为这个好好先生会一洗马哈蒂时代的铁腕手段,将马来西亚带入一个更开明,更民主的未来。很可惜,虽然在位期间确实在言论空间上取得了一些进步,可是他的软弱让原本308之后,一派渐入佳境的大马民主又落回铁腕统治的手中。再昏庸的皇帝,都会尽力确保传位给“为了江山社稷”的继承人,昏庸到底的阿都拉,只顾自己归隐耕田去,任由整个江山社稷,落入一个以“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为信条的独裁者手中。

160多人已经在非法集会名下被逮捕,扣留或提控,已经超出需要证明的程度。在如此严峻的情势下,今后我们势必面对更多强求人民服从的高压手段;慕希丁“不承认统考,不资助独中”的声明,隐含别提华团诉求的威胁,所以七个华团代表,对副首相的坚决,只能以点头微笑的屈从作为回应。新闻、通讯、文化与艺术部长莱益斯雅丁最近,限制国营电视台、电台禁止报道政治,性,特权等7项课题,又指示私营电视台及寰宇电视配合,传达政府的讯息,特别是纳吉的“一个马来西亚”概念。不过是进一步对媒体施加压制,监督,控制的手段。

媒体要管,集会要管,办学要管,结社要管,甚至连人民穿什么颜色的衣服也要管。这样的政权在使用权力上,早已经超出了公民和宪法允许它行使的限度。早已越过良知的界限,严重威胁和干涉了宪法赋予人民的言论自由,集会自由,办学权利,母语平等权益,和人身自由,以及表达自身的自由,其中也包挂穿衣服的自由。

好政府是管得最少的政府

現代“公民不服從”(Civil disobedience)這一概念,首先由美國作家梭羅在1848年提出,他寫出了著名的《公民不服從》,提出反抗國家及其法律的個人權利問題。他強調公民良知對社會的良性秩序的關鍵作用,並声称“最好的政府是管得最少的政府”。

当一个政权为了巩固自己的利益和地位,不惜行使恶法,诸如内安法令,煽动法令,干涉集会自由的警察法令,印刷和出版法令等等,来剥夺宪法赋予的权利时,身为具有社会良知的公民,应该訴諸於社會多數的正義感,来反抗不正義的法律或政策。甚至在必要的情况下,做出公开的违法行动。和平集会就是最典型的例子。

公民堅持以非暴力的方式和不义的法律或政策进行对抗。他们的反抗既是基於良知對普遍正義的關注而選擇的自願違法行為,又是對法治秩序的忠誠,也就是承認公民服從現行法律的義務。所以,尽管现行的法律是愚蠢的,公民也必须愿意接受法律的制裁。好比说,尽管我们知道警察法令不允许和平集会,这法律已经抵触了宪法赋予的集会自由和表达自由,可是,我们也不会反抗被警方逮捕,或者不会用暴力的方式去对抗法律所允许的警察暴力。

虽然聖雄甘地在印度領導的非暴力獨立運動,和馬丁.路德金在美國領導的非暴力“民權運動”,向来被视为“公民不服從運動”的典範。可是早在公元前500多年前的哲学家苏格拉底,临死前的所作所为,就是典型的公民不服从运动。公元前4世纪由雅典500多人组成的大陪审团不公正地判处了这位希腊圣贤的死刑,罪名是”不信神”和”蛊惑青年”。在临死前,苏格拉底有过一次逃生的机会,他的追随者克力托曾来到狱中劝他逃跑远走他乡,被苏格拉底坚决拒绝了。他的理由是:即使存在对于他的不公正判决,但如果不服从法律和不赴死,显然是对于现有法律和国家的”败坏”。他不能因为个人所遭受的不公正待遇而向整个国家的法律挑战,让它们因他而蒙受损失。

苏格拉底这样解释他为什么仍然要维护这样的国家和法律,他说:“首先,我的父亲正是通过这个城邦的法律娶了我的母亲 从而生下了我,我本人的生命也是由于这个城邦赋予的;同样的,这个城邦有着关于养育和教育的法律,遵守这些法规的父亲根据它们才使得我如此长大成人,也在其中结婚、生子,有着自己的生活,这些说明我与城邦之间始终订有契约,是其中的一分子。”

况且城邦还存在着这样的法律:谁对这个国家不满,他可以带着自己的财产远远离去,而此前苏格拉底没有离开,说明他对自己生活的城邦是满意的,眼下怎么就可以因为某项不利于自己的判决一走了之,从而加害于城邦和法律本身?所以,苏格拉底宁愿赴死,是他一贯尊重和践行这个城邦法律的必然延伸,说明了苏格拉底的行为始终处于忠诚于法律的约束之内。这样一个人非死不可,反而显得这个国家和法律实实在在地遭到了另外其他人的误解和诋毁。

不屈从是一种能力

向强权说不,是一种能力,而公民不服从则是一种积极主动的精神和态度。所以非暴力抗议的主要策略就是主动的拒绝遵守政府或强权的特定法律、要求或命令,但不诉诸于暴力。虽然不服从主要是一种主观的心理素质或精神状态,但是这并不表示不需要接受训练。

许多抗议者通过非暴力的扰乱行为,导致被当局采取逮捕、攻击甚至殴打等行为时,如何应对逮捕或攻击,抗议者通常需要预先进行培训,有了这样的心理和身体准备,在面对情况时才能保持平静,并且有效达到表达的目的。

公民不服从的表达方法,大致可分为三种:

(1)    通过法定程序进行上诉,或者通过法庭,议会或到政府部门争取权利和修改错误,让不合法的成为合法。

(2)    行使宪法赋予的公民权利,进行示威,集会,游行等来表达意见

(3)    违抗不合理法律,并准备付出被惩罚的代价,包挂坐牢,以唤起其他公民和舆论的关注和压力

公民不服从的精神,让我们了解必要时侯的“明知故犯”,从道德原则和社会良知上去判断是非,而不是死守法律上的条规。对现有法律的逾越,说明了现有法律的不合理。犯法的人自愿通过接受惩罚,来唤醒大众的社会良知。当良知崛起成不可抵挡的力量时,任何的恐怖手段都无法阻挡,让我们拭目以待。

Advertisements

2条回应 to “今年528:学屈原而不是屈从”

  1. 朋友,
    很想看你的文章,
    只是老花眼了,
    可否放大字体的尺时,
    看得好辛苦,
    拜托!

    • mayashanti5282046 said

      老花眼朋友

      不好意思,我也不懂要怎样才能放大字体

      不过看的时候可以在你的电脑画面view的地方,点击一下,然后放大页面既可

      我也不知道有什么比较聪明的方法

      如果您知道,请赐教。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