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ashanti5282046’s Blog

自我不在,書寫的都是他者及其他

不合时宜的政治虚无主义

Posted by mayashanti5282046 于 五月 31, 2009

周泽南

P7250162

马来西亚有不少政治评论人不仅在对促进公民社会的言论上缺乏建树,还频频以策略专家的身份自居,嘲笑和奚落正在酝酿中的公民社会运动。霹雳州署名秦朗的作者在5月27日,刊于《独立新闻在线》的“绝食运动吃力不讨好 民联没更好手段吗?”一文,或许对民主运动抱作恨铁不成钢的心情,所以对解散州议会绝食运动始终持作冷眼旁观的口吻。

该文章写道:民联不大被看好的解散州议会绝食运动终于展开了,一如所料,警方严阵以待,大规模逮捕参与者,逮捕19人后,扣留不到一天就放人,结束这场精彩 其实,民联主办这场绝食运动,议程与目标就说明要向国阵施压,以解散州议会;不过,没有人相信国阵会乖乖就范,这仅是民联为了给人民对国阵强夺州政权的不满情绪保温而做的政治秀。

这篇文章看似客观和抽离,实际上却表达了作者对社会运动艰辛状况的冷漠,和对国家民主前途的虚无。首一句“民联不大被看好的“解散州议会绝食运动”终于展开了”,显然是带作看戏的心态,却又因为自觉自己是评论者,所以以为自己多了一层有远见的光环。实际上,有谁会真正“看好”马来西亚的任何公民社会运动?哪一场社会运动,不是历经千辛万苦,受尽压制,取笑,羞辱,才取得一点点的成绩。参与社会运动者根本不需要这样道貌岸然的评论者来提醒运动的“不被看好”的现实。

做“秀”以人身自由为代价

次一句“一如所料,警方严阵以待,大规模逮捕参与者,逮捕19人后,扣留不到一天就放人,结束这场精彩“秀”。”固然企图再度凸显作者一如所料的远见,却也显示了作者对警察逮捕绝食者的违宪行为,一点也不愤怒或觉得不合理。作者不仅贬低了参与者自觉冒上被逮捕,扣留,甚至提控的危险的勇气和价值,也仿佛不认同人民原本就具备展开绝食,集会和表达立场的权利,即使行使这项权利也可以带作“秀”的动机。

政治运动从来就是一场“秀”。发动者和参与者从来都不抱作平白牺牲的天真动机。他们冒作被“严阵以待”,甚至全副武装的军警动粗,逮捕,扣留,甚至殴打,恐吓,威胁和性骚扰的危险,目的是希望唤起社会大众的社会良知,争取宪及赋的权利。作者身为霹雳子民,没有为警察暴力和政府的专制满横提出控诉,反而怀疑履行公民责任者的动机。

自80年代以来,我国的社会运动都处于缺乏民众参与和动员薄弱的困境。因此,原本可以激发公民参与的社会运动,由于缺乏全国人民的共鸣,最终都沦为地方性的民生问题;原本轰轰烈烈的霹雳红泥山反抗辐射性废料运动如此,反对槟城升旗山发展计划如此,沙拉越巴贡水坝也如此。民众自扫门前雪的心态大大削弱了社会进步的步伐,而所有主流媒体也推波助浪,进一步将原本许多属于全国性的广泛议题,降格为地方议题,民生议题。彭亨劳勿Bukit Koman的反抗山埃运动如是,柔佛Tanjung Piai的反对兴建石油提炼厂运动等等,也如是。只有诉诸民族情绪的抗争,才勉强能动员号召;兴权会的万人大集会就是最佳的例子。

308只是一个起点

公民社会的塑造是所有公民自动自发参与,展开和展望的工程,没有全职的受薪人,必须比其他人负更大的责任,也没有人比其他人更有特权和资格,对还在挣扎拓展阶段的社会运动,评头论足,指点迷津。那些自以为聪明的人,正是在纵容人民的惰性,把原本就以为问题永远不会降到自己身上的人民,满足于出席讲座会,座谈会,或者在互联网上发泄情绪;就算是关心社会,在意国家未来。

作者还表示:“在我国民主意识未见成熟的时期,来一场与自残身体无异的绝食运动,人民不见得热衷参与或响应;倘若举办一些讲座或汇报会,可能还会吸引一些人前来。”隆雪华堂自1990年代以来所举办的政治讲座,民主论坛,已不计其数,东方日报,星洲日报等等,近年来也越来越热衷于办讲座。根据笔者的观察,出席讲座的往往是同一批人,这些人有的只是在不断重复的提醒中,加强他们的民主知识。让人纳闷的是,学富五车民主知识的他们,往往在最需要他们参与的时候,却不屑于出席抗议示威。

养军千日,用于一朝;我们理想的以为,讲座听多后,人民就会将他们的民主理想付诸行动,可是很多人是抱作看有声报纸的心态出席这类政治讲座,也有少数寂寞的人,把讲桌当作训练口才和培养信心的地方,更有一些靠争议吃饭的文棍,专门在讲座捉人痛脚,或断章取义,以便可以大做文章,赚取稿费。

动员力量薄弱是最大弊病

霹雳州的夺权和抬走议长事件如果发生在欧美或者港台,甚至在泰国,印尼,菲律宾等国家,人民早已发动类似前年台北的围城事件,政府的合法性早已破产,首相早已下台。笔者以为,我们应该正视的,是广大人民为何无动于衷,或者即使有动于衷,却无法化为有效率,有组织的公民行动的弊病。这顽疾一旦继续不根治或减轻,当权者一样毫不忌惮的为所欲为,根本不把宪法和法治放在眼里。

如何让广大人民有动于衷或有所行动,需要前扑后续且互相扶持的基层力量,而这种力量的酝酿,绝对不是区区几场讲座和座谈会的启发和提醒,就能成事的。我国的公民社会力量,分别在60年代的左派运动的瓦解和1987年的茅草行动中受到打击和挫败。自此之后的社会运动,除了1997年的烈火莫熄,大部分都属于小规模的地方性抗争,或者党团式的发文告谴责运动,联署运动等等纸上谈兵的争取。社会运动缺乏经验上的传承和质量上的累计。

民联在近年来看来只准备争取政党轮替的朝夕,没有提升整体国家机关和人民民主素质的千秋打算,所以上述的重任,还必须回到现有的公民社会团体和个人来承担。4年一次的选举,只能收到给不符合人民要求的政权一点颜色看,而无法促使政权或其替代者重视人民的声音。换言之,促进民主进程任重道远,公民特别是评论者没有太多时间假扮客观中立,写一些似是而非的挖苦文章。

Advertisements

一条回应 to “不合时宜的政治虚无主义”

  1. 要唤醒社会运动乃至全国(应该是全民)课题应该深入了解当地需要,让更多人了解真相,并且一定要让更多人到访实地考察当地,才能激发全民共识,政党政治动员是在全民共识后的后续行动而不是全部。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