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ashanti5282046’s Blog

自我不在,書寫的都是他者及其他

吉兰丹土生华人闽南话

Posted by mayashanti5282046 于 六月 11, 2009

吉兰丹的土生华人说一种绝无仅有,只此一家的泰式和马来式闽南话。

 

这种闽南话的主要词汇依然沿用闽南语,主要是漳州闽南语,可是却受吉兰丹马来话的句法结构影响,并且大量向马来话和泰国话借词,所以形成了华,巫,泰,三合一的特殊语言。马来文称为bahasa cina peranakan, bahasa cina kampong, hokien siam等等。其中一些称呼被土生华人视为具有贬义。

 

例如,闽南话的红色车子称为“红车”-Ang Cia

吉兰丹土生华人把它倒装,成为“车红”-Cia Ang

 

例如,闽南话的“肚子痛”,经过倒装,成为“痛肚子”(Tia Pat To)

 

借词的例子则为,

 

闽南话的“我也要去”,土生华人语言是“wa be ki juga”或者“wa be ki mang”

就是“我也要去juga”或者“我也要去mang”

 

这里的juga和mang,分别是马来话和泰国话的“也”

 

形成吉兰丹土生华人语言的原因有血缘和文化两个主要因素。

 

大约250年前,从中国福建或泰国北大年登陆吉兰丹的先辈清一色是男性,由谢清高口述的《海录《一书记载,当时的吉兰丹马来统治者禁止当地马来女性和华人通婚,所以华人多娶泰国(暹罗)女性为妻。他们生下的后代,皮肤比较黑,在家里主要用闽南话或暹罗话沟通。所以,我们预测,他们的漳州闽南话受到暹罗话的词汇和句法结构影响。

 

当时前来吉兰丹的华人,主要在吉兰丹河沿河一带落脚,开辟村庄,大约有48个。虽然他们聚居在一块,可是距离附近的马来村庄不远,不仅和马来人有大量的接触,久而久之甚至几乎完全融入马来文化,包括说一口流利马来话,穿沙龙和马来服装,吃马来式和泰式食物,用手抓饭进食,后来上马来学校,学习爪夷文等等。除非他们用闽南话交谈,否则没有人能从他们的长相,肤色和生活习惯上分辨出他们和马来人的差别。由于大量接触马来文化,他们的闽南话渐渐地融入了马来句法结构和马来词汇的成分,形成今天的泰,马式吉兰丹土生华人民闽南话。

 P1010209P1010236P1010231

Advertisements

一条回应 to “吉兰丹土生华人闽南话”

  1. bobo said

    where to find 谢清高口述的海录一书?

    Cheers,
    Alison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