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ashanti5282046’s Blog

自我不在,書寫的都是他者及其他

雇主不准女佣联络家人长达5年

Posted by mayashanti5282046 于 七月 14, 2009

周泽南

 

我认识一名女佣,她的名字叫诺(Nur),今年30岁,是一名印尼籍回教徒。

如果不是通过非政府组织Tenaganita的引介,她不可能会向一名马来西亚籍的陌生人,特别是象征雇主阶级的华人的我,述说她的过去5年来在马来西亚炼狱般地经历。

 

我认识不少印尼女佣,她们都是我亲戚或朋友的“下人”,在她们眼中,不论我尝试以多么低下的身份和她们说话,询问她们的身世和来历,她们都将我当作和她们“雇主”地位一样的不同“族群”看待。这个族群,不值得她们信任,因为这样的族群对女佣进行剥削时,可以自然得如同呼吸一样。

 

我还是回到诺的遭遇这个正题。

 

诺来自爪哇岛西部Sukabumi的Kampung Kapel.和多数印尼乡村的情况相似,这里的村民穷得一清二白。再加上诺的丈夫有残疾在身,无法工作,一家大小的生计就落在诺的肩上。和多数还未前来马来西亚的印尼女佣一样,诺也听说我们的国家是赚钱的天堂,教育程度不高的她,当然没有先上网查询大马虐待女佣的轰动新闻。印尼女佣中介即便知道这样的事实,也不会告诉她。因为中介在意的,是如何从无知的女性手中骗取中介费。

 

2005年,诺离开了3岁和7岁的孩子,丈夫和父母。在“牛头”(非法中介)的带领下,只身前往繁荣的马来西亚,寻找她一家的幸福。她辗转被带到加里曼丹,然后抵达吉隆坡机场,到大马的中介办公室过了一夜,最后在万绕的一户华人人家落户,从那天起,她度过了5年炼狱般岁月。

 

诺是一个血肉之躯,可是在5年内的1千多个日子里,她不曾享有过任何一天休息日。她是一名回教徒,她在斋戒月时一样在白天斋戒,可是工作量却不得减轻。开斋节时,她听到附近传来清真寺的祈祷声时,她依然得辛苦的工作,几乎要奔溃。

 

她的雇主并不富有,男雇主原本经营一些生意,亏损后收入就开始不稳定。女雇主是全职的家庭主妇,育了三个孩子,可是并没有履行家庭主妇的责任,因为99%的家务,都是诺在处理,女主人只是通过她的地位和阶级划界,履行她作为道德母亲的责任,而全权为主人以及孩子准备所有餐点的诺,虽然是实质上的母亲,却被排除,贬低为奴隶般的“外佣”。

 

“外佣”这身份,清除说明了诺作为一名“外人”的地位,无论她为这个家庭付出多少精力和心血,雇主永远通过种族,地位,和阶级的划分,将她排除在家庭成员之外。而“帮佣”的身份,则让她永远处于必须待命的次等地位,不论雇主的确要求有多么不合理。

 

因为上述双重边缘和双重弱势的身份,诺忍受了常人无法忍受的精神虐待。她的雇主,在长达5年内,完全不允许她联络家人。5年后,当她终于联络上家人时,他们表示多数人都放弃了希望,早已当她客死异乡。而她真的几乎就客死异乡

 

被雇主遣送去偷渡

 

大马的中介和雇主原本同意每个月付诺400令吉。一个月过去了,诺向雇主讨薪水,雇主说迟一些自然会给她,就这样拖了5年,诺分文也不曾获得。她在举目无亲的马来西亚,没有电话可以联络亲人,没有管道可以向执法单位投诉,没有教育教导她捍卫自己的权利。她24小时被软禁在住宅范围内,唯一可以透气的时间,是雇主全家外出时,她就跑到大门前向邻居喊话。和她屋子隔作两间的邻居,雇有一名印尼女佣,是诺唯一可以倾诉的对象。

 

诺的家乡没有电话,她要求雇主让她写信寄回去报平安,却也不被允许。有一天,她终于受够了5年的非人岁月,她要求雇主尝还她5年的薪水,然后送她回国。雇主不依,诺跑进厨房,拿了一把刀,架在自己的脖子上,威胁雇主说,再不听从她的指示,就死在他们一家面前。雇主依了她,还答应说明天就可以让诺回家。

 

一整天,诺满怀期望的等作把她载往吉隆坡机场的车子。雇主推唐说手头上没钱,他们只给了诺1000令吉现金,让她衣锦还乡,其余的两万多令吉将会通过印尼的中介偿还。天真的诺终于上了车,可是她不知道,那辆车子不是把她载到国际机场,雇主也没有把她的护照归还她。

 

经过了4个小时,车子把诺丢在柔佛一个不知名的地方。诺下了车,没有人告诉她飞机场如何去,她在无人的野外等了一整天,一个印尼男性把她载到更偏僻的地方,这个地方靠近海滩。诺见到不少像她那样的印尼男女分布在海滩四周,他们在等待来自印尼的船只。诺不知道,这是安排偷渡客往返的大本营。

 

曾经溺毙在马六甲海峡

 

饥寒交迫的诺在海滩等了一整天,突然被一名印尼男性驱赶,把大伙儿带进森林,那名男性说军警来了,千万不能被他们逮捕。诺不知道身上没有护照的她,被逮捕后会有什么遭遇。她和十几个同伴在漆黑的森林渡过两个夜晚,完全没有进食,只靠一些椰水维生。

 

诺在森林里,感觉有蛇从自己的膝盖滑过,极度的恐惧,绝望和饥饿,让她几乎晕死过去。半夜里,人头贩子突然大叫,驱赶人群前往海滩,说是船来了。没有力气的诺,提做装有她血汗钱的手袋,随作众人奔向海滩。

 

船无法靠岸,众人被训令必须游泳。诺不谙水性,可是她没有选择。她提着手提袋,一步一步迈向远处的船只,海水到了腰部,脖子,突然间,她只感觉到被海水灌满,挣扎了一阵子,就失去了知觉。

 

死里复生讨公道

 

或许是想见到家人的愿望未完成,以为已经溺毙的诺,被拖上海滩后,经过3小时后,竟然死里复生。她醒来的时候,惊觉自己赤裸裸的,如死尸般的躺在

沙地上,身上被香蕉叶覆盖作。她身边的同伴告诉她,大部分人都乘船走了,可能有些已经溺毙,她那装作1000令吉的手提袋,已经不知所踪。

 

善心人士为诺找来衣服,给她买了一张前往吉隆坡的车票,诺在巴士上,几乎溺毙的梦魇一直缠绕着她,想到自己悲惨的命运,一直流泪痛哭。

 

她的痛哭感动了巴士上的一名马来乘客,将她带到由Tenaganita设立的女佣庇护所。诺在那里,整整一个月,活在几乎溺毙的梦魇里面,完全无法和别人沟通和说话。经过了一个月,诺的神智清醒过后,她终于在非政府组织人员的协助下成功和家人通了电话。

 

可是,她还必须忍耐,不能回家。她正在寻求法律途径,要雇主尝还她应得的两万多令吉新水。可是这名丧尽天良的雇主表示,由于没有钱,他宁愿以坐牢取代偿还诺薪水。

 

马来西亚人力资源部现在才来考虑立法让女佣享有周假,亡羊补牢,聊胜于无。立法的背后,却是印尼女佣十多年来受尽无良雇主虐待和剥削的奴役生活。

Advertisements

2条回应 to “雇主不准女佣联络家人长达5年”

  1. BOTAK said

    許多底下層, 或做小生意的人請女傭, 就有這種使到盡的現象.

  2. momo良心 said

    超没人性的,会有报应的,下一世换雇主当女佣服务别人看看感受!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