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ashanti5282046’s Blog

自我不在,書寫的都是他者及其他

Yasmin的未竟事业

Posted by mayashanti5282046 于 七月 27, 2009

周泽南

 

今天早上在茶餐室吃干捞猓条,隔壁的三个四十来岁的新村安第在谈Yasmin.一个说她拍的Petronas广告比较有意义,一个说她看不出原本是男的,第三个说:“噢,原来她不是女的!”

 

原来这名本土导演在华人社会里面这么著名。

 

昨天我们接到她去世的简讯,原本犹豫作要不要去Subang出席她的葬礼,后来因为衣着等各种原因决定不去。实际上,真正不出席的原因是因为不曾接触她和她的电影,对这个“个人”没有丝毫的感情。

 

如果因为文化,艺术,性别或电影界损失等等个人以外的原因,而出席她的葬礼,都觉得不自在。Yasmin或许不介意,可是自己是介意的。就比如,我不会因为某条国宝级的狗去世而伤感,却会为自家的流浪狗失踪而遗憾了许多年。当然,流浪狗不比Yasmin,可是我想她是不会介意这样的比喻的。

 

为了弥补自己对如此才华洋溢的民间国宝级艺术家的冷漠,我决定至少看一看她的代表作品-Gubra,后来才知道译作《焦虑》。可是《焦虑》并没有引起我太大的焦虑。我不知道导演是不是要处理族群身份和性别的焦虑,电影似乎没有太大的张力,比较特殊的,倒是导演借由女主角Orked在单元族群的英国和法国的经验,对马来西亚多元族群,多元食物认同的企图心,是那么的明显。

 

对于Yasmin之死,任何政府官员不曾发表过一句惋惜之言,民联领袖安华和“政治秘书”李凯伦和公青团却对充分肯定了她的贡献。虽然我不一定完全苟同他们对她的电影题材所作出的政治性诠释,不过至少赞赏他们不会因为她的性别“不正确”而有意对她的贡献减分。至少马华,民政,回教党等,就拿不出这样的文化格局和政治远见。

 

单凭一部电影,或许难以窥见导演的社会关怀的广度和深度,我必须承认,她在以调侃的方式为族群的界限松绑时,对那些受过种族主义之苦的广大人民,都能引起共鸣,甚至快感。可是她在描绘特定人物,例如性工作者时,却难免将从事该行业的女性,刻画成典型男权受害者的形象,削弱了配角的自主性,也少了让她们为自己发声的强度和理性层面。

 

我只是猜测,或许Yasmin的电影,比较能获得华人的共鸣,和少数同情他者处境马来人的同情。可是印度人,原住民,外劳,女佣,难民,性工作者呢?我倒是想知道,在这些缺乏发声空间的群体眼中,她的电影有没有感染性。她无疑是在我国少数才华洋溢的导演,而我相信,导演必须时时让自己身处弱势群体的处境,才可能展现她/他的关怀厚度。

 

Yasmin的电影成功之处,或许在于为国民的长期的焦虑,提供了一个少有的不悲情的出口。她确确实实为我们立下了值得学习的模范。可是,我们应该期许,应该还有更多长期习惯处于边沿位置的导演,能为我们展现比食物,语言,文化,族群等等明显差异更多元,更复杂,也更焦虑的马来西亚。这或许是我们可以期待的Yasmin,为我们留下的未竟的事业。

 

这篇也算是评论的文章,写得有点过早。或许等看了她的Sepet和Mukshin之后,再作修正也不迟。

Advertisements

5条回应 to “Yasmin的未竟事业”

  1. XY said

    我是這個部落格的長期讀者,想說這篇評論也許真的稍微過早了些。

    在2007年的屠妖節廣告中,Yasmin便已透過一個兒子的口述,表達出不只對印裔,而且是視障人士的關懷。而在今年上映的Talentime亦是如此。她本人也在參加臺北電影節表示,在該電影中其實有對印裔的政治處境的隱喻,關於這點網路上有不少文章可以參考。

    個人跟她接觸的過程中,認識到她並不是把拍片當作社會運動的人。她的影片都是在呈現她的人生觀和生命經驗。若說有企圖心的話,那她是想要透過平易近人的方式,去影響年輕的一輩,不要重蹈過去的的錯誤吧。

    近年來看到各個領域像是性別、原民、移工等都有人在耕耘,也陸續有些關懷弱勢的作品出現,大多是紀錄片。問題是這些作品儘管忠實地記載了弱勢的困境,卻也無法引起大眾的回響。其中的因素可能是缺乏放映空間和傳播管道,也有可能是作者本身的問題,例如格調過高或技術不純熟。結果儘管滿腔熱血立意良好,卻無法有效達到溝通的目的。

    我們關懷的議題很多,但實際執行起來也許還是只能專注在其中一二,或者挑選自己擅長的方式來做。影片是個表達的工具,有其特色和限制;而凡人皆有其洞見與不見。Yasmin已經用她的方式在實踐,若將期待都放在一個名人身上,希望她的影片能夠反映出各種社會議題,似乎對他不太公平,也容易迴避了自己可以盡的社會責任了呢?

    也許設法擴大非主流影片的放映空間,整合資訊,借電影教育此提升公民意識;又或者至少扮演好協助散布消息的角色,是像我這種不懂得拍電影的人比較能夠做的事情吧。

    • mayashanti5282046 said

      请问你近期内演艺圈有没有打算为Yasmin的作品办影展之类的。你认为谁比较适合介绍和评论她的电影?

      • XY said

        我在人在海外,大馬的話,我記得在網路上看到檳城電影學會打算放映Yasmin電影的訊息,還有新紀元也是。

        至於介紹和評論,我在臺灣看過有好幾位愛好電影的人都有寫過一些相當不錯的介紹和評論,很值得參考。這也許是因為他們看得是完整翻譯,加上能比較超然沒有負擔去欣賞電影的因素吧。用“雅絲敏阿莫”或yasmin ahmad當關鍵字在google上應該很容易就看到。

        我本身是有朋友對yasmin的作品相當了解,她曾經在光華日報上寫過相關的文章。附上連結也許對你有幫助~

        http://www.kwongwah.com.my/news/2008/08/12/26.html

  2. mayashanti5282046 said

    谢谢你的修正。

    我只是以为,关怀弱势的企图心不能太明显,你本身必须处于弱势,才能反映弱势的处境。当然这不等于说你必须是同性恋者才能拍同志电影。我没有资格要求已经拍了这么多好作品的她做更大努力,只是说出自己一些不成熟的感觉;我感觉她的情况有点类似去年过世的马来学术界知识分子Rustam Sani,他的作品充满人道精神和普世原则,所以无形中会将一些事情道德化了,这正好是社会运动的力量和弊病。

    我暂时难以形容她的手法,像是用平易近人的方式,委婉的表达有一点凝固的社会价值。

    • XY said

      雖然不太明白頭兩句,但是也謝謝誠懇的回應 :)

      “將事情道德化,是社会运动的力量和弊病”這個論點很有趣。也許有機會再可以聊聊電影教育社會運動中能夠扮演的角色~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