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ashanti5282046’s Blog

自我不在,書寫的都是他者及其他

女主人何苦为难女佣?

Posted by mayashanti5282046 于 八月 10, 2009

P1010088周泽南

 

驻马来西亚印尼大使馆每年截获一千多宗雇主虐待印尼女佣的投诉,其中绝大多数的施虐者都是女主人,而且这些女主人多数来自华人家庭。这种现象不仅说明在传统社会处于弱势的女性(性别弱势),倾向于向更弱势的女佣(阶级,族群双重弱势)转移她们所承受的压迫,同时也凸现了多数采取置身度外的男雇主,在父权和剥削这两件事情上,拒绝承担责任的现实。

 

女佣助女人摆脱性别不平等

 

马来西亚自20多年前开始引进外籍家庭女工。许多任劳任怨的家庭女工们协助女雇主完成了凭她们的时间和能力,无法完成的妻子,母亲和媳妇的责任,所以女佣直接在协助不少双薪家庭的女主人摆脱了性别不平等。

 

可是女雇主往往不把家庭女工看成一个有自主性的女人。很多家庭主妇自从雇用了家庭女工,身份就自然而然的升级为主管。可是,面对家里这个新来的弱势女子,多数女主人会不知不觉的复制对另外一个女人的控制和剥削关系

 

当然你可以说,可耻的是,很多自认为没那么计较的男雇主,只会一贯的对自己家里发生的性别和阶级不平等置身度外。

 

大部分马来西亚人对印尼家庭女工从早上6点钟一直工作到三更半夜的待遇已经习以为常。几个家庭共用一个女工,或者让家庭女工兼做餐馆,工厂等工作,也被视为天经地义的事。很多雇主本着既然付了钱,就要用到尽的心态,把家庭女工当作随时随地得满足雇主需求的工作机器。

 

一名受访的女雇主何女士并不否认雇主和女工之间难免存在着不平等关系,可是她认为政府没有提供足够的社会福利来减轻职业女性的负担,才是造成“一些女人无法避免的要为难另外一些身份更卑微的女人”的主要原因。

 

她说:“因为这个双薪家庭的收入所需要的,因为有这个需要所以就来家里面帮手。加上我国目前的,假如我们有孩子,它的托儿所服务不是非常方便,事实也不是说每一个都有,或者是价钱不是非常的便宜。你计算下来还是请一个人来家里帮忙,扫地,清洗,煮饭,所以想到是这样的方便。”

 

女雇主和家庭女工之间时常出现女人何苦为难女人的怪事。传统社会要求女主人为家人提供没有酬劳的“爱的劳动”,女主人则要求家庭女工从事契约下的廉价劳动。可是,两个女人同时都在维持一个家庭的生活次序,照顾家庭成员的身心健康。社会学家认为,为了避免混淆女雇主和女佣的身份,女雇主通常都会压迫女佣,来维持自己在阶级和种族上的优越地位。

 

何女士说,虐待女工的多数是女雇主,是因为女雇主们长期受到父权社会的压迫。

 

“好像我们讲,为什么婆婆喜欢虐待媳妇?因为我们本身身为一个女性,我们受人家压迫的时候,我们自己受到委屈的时候,我们可能就要把这个委屈跟压迫转到别人的身上去。”

 

她也认为,既使多数男雇主并不涉及虐待女工,可是他们也必须对父权社会的形成负起一部分的责任。

 

“所以我想这几千年来,这些封建的想法,就会在这种家庭的情况,一而再,再而三的演变出来。因为很多男生以为,我是处理外面的东西,里面的东西就交给你管吧。”

 

由于印尼政府已冻结印尼家庭女工的输出,直到大马解决女工的福利为止,大马中介公司建议政府引进中国家庭女工。可是这项建议引起马华妇女组和隆雪华堂妇女组的强烈反对,她们说80%华裔妇女担心因为文化相近,中国女工会勾引男雇主,引起家变。其实这也是封建思想的残留。

马来西亚各族家庭中的性别不平等现象必须从根源上去解决,而不是原地踏步的不断复制原有的父权价值观念,然后让处于最弱势的家庭女工成为性别和阶级这两个领域下的双重受害者。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