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ashanti5282046’s Blog

自我不在,書寫的都是他者及其他

群体权利VS个人自由

Posted by mayashanti5282046 于 九月 1, 2009

周泽南

 

喝酒诚可贵

共处价更高

若为自由故

两者皆可抛

 

在马来西亚,喝酒也可以引申出很多纠纷和冲突,特别是在穆斯林和非穆斯林之间,在“虔诚”的穆斯林和不“虔诚”的穆斯林之间。我对喝酒的原则是,喝酒很可贵,可是在顾及“虔诚”的穆斯林感受下,各族群的共处的价值也许更高,可是当触及“个人自由”这回事时,必要时上述两者皆可抛。

 

一个放大族群纠纷的国庆

 

今年国庆,全民在屈辱中度过。国家不但没有从历史中吸取教训,反而纵容种族主义极端分子,借机挑起族群之间的不和谐,或将多数人的暴力,强加在少数人身上。

 

抛开种种事件所引起的不快情绪,冷眼旁观,将发觉这些事首先反映了穆斯林与非穆斯林如何共处的一些难题,其次,也突出了身为马来西亚的穆斯林,“人权”和“自由”究竟意味着什么的疑惑。有几件事和这些议题相关;

 

第一件,是一群穆斯林在一间有售卖酒类的华人商店前示威,宣称该店老板不应该在90%居民为穆斯林的地区售卖酒类。

 

第二件,被怀疑是巫统党员组成的穆斯林,在沙亚南23区以血淋淋的牛头抗议兴都庙搬迁到该区。

 

第三件,继禁酒令之后,掌管回教事务的雪兰莪行政议员哈山阿里再次引起争议。他宣布允许回教堂宗教官员逮捕那些违规喝酒和没有斋戒的穆斯林。这项政策引起民间的反弹,认为有打造道德警察之嫌。

到底谁不尊重谁?

关于第一件事,示威的穆斯林宣称在穆斯林占多数的地区售卖酒类,表明商店老板不尊重当地穆斯林。可是,该名华人老板却也声称,卖不卖酒,或者卖酒给当地非穆斯林,是他的“权利”,理应获得尊重。双方都要求获得尊重是一种“权利”,差别在于,示威的穆斯林代表群体的权利,或者一个宗教或文化群体行使其宗教或文化生活方式的“权利”。卖酒的华人老板则代表个人的权利,既一个人在不伤害他人的前提下,行使其自由。

如果不从技术层面去进一步分析,要求尊重各自“权利”的双方都似乎有理;可是进一步检验他们所持论点底下的原则,就会发现多有不完备之处。首先,在以穆斯林居多的地方卖酒,究竟算不算是不尊重穆斯林,是可以争议的。如果这样的论点可以当作原则,往后,任何占多数的族群只要将“穆斯林占多数”的地区无限上岗,例如在吉兰丹州,任何卖酒,喝酒,吃猪肉,不蒙脸,兴建庙宇等等和穆斯林的文化,习俗,信仰不相符的行为,都算“不尊重”穆斯林的权利了。由于上述“诉求”经不起普遍化的检验,所以不能当作“合理”、的真理来看待,也因此,他们的要求可以不必认真看待。但是所有的政客,都会至少假惺惺的认真看待。

至于那个卖酒的华人老板,究竟卖酒给任何他愿意卖的人,是否是他的“自由”和“权利”?必须注意的是,自由的行使必须伴随着没有损害他人的前提。如果他只卖酒给非穆斯林,并没有对他人,包括穆斯林,构成任何损害,可是如果他也把酒卖给穆斯林,却是间接阻止穆斯林在行使集体的权利;那就是禁止所有穆斯林喝酒。

 

问题来了。身为主张个人自由的华人老板,难道不可以坚持穆斯林也有选择喝酒的自由和“权利”这回事吗?如果把冲突推向更极端,他甚至可以追问,身为一名马来西亚的穆斯林,他早已被剥夺了“选择”是否要当穆斯林的宗教选择权利,现在如果一名穆斯林前来买酒,难道他必须向多数人的合法暴力认同,拒绝把酒卖给这名穆斯林吗?

 

如果这名华人老板是自由主义者,他会坚持既使把酒卖个穆斯林,也没有侵犯“谁”的权利或不尊重“谁”,因为他所考量的“谁”只包括“个人权利”而排除群体权利。真正的问题其实存在于,我国究竟是不是推崇“自由”的国家?

 

集体暴力VS社群权利

 

第三个事件显示,我国完全不尊重穆斯林的个人自由。这意味着我们可能比较主张群体的自由或社群主义(communalism)。可是第二个事件却让我们充分认识到,一些穆斯林推崇的,只是单一族群行使其文化(包括宗教禁忌)的权益,而忽视其他族群也同样享有同等权益的现实。例如,他们要求州政府不应该在穆斯林占多数的地区批准兴建兴都庙宇,却不曾主张不应该在非穆斯林占多数的地区也不允许兴建穆斯林的清真寺。

 

为什么这些穆斯林拒绝明白权利和自由,要求相互制衡这回事?因为他们是主流,还是因为他们根本拒绝承认以“个人自由”为基石的人权,民主的建国法则?

 

民联政府以提倡“民主”,“自由”,“平等”为原则。可是除了民主行动党,公正党和回教党究竟在多大程度上认同于捍卫“个人自由”,恐怕并非一目了然的事。例如回教党一样捍卫言论自由,可是不包括回教徒批评某回教长老的自由,也不包括非穆斯林诠释回教教益的自由,更不用提回教徒为脱教或转教的言论自由。

 

回教党和公正党主张资讯自由法,却无法苟同人民有权利接受任何资讯,例如唆使人们“堕落”的色情资讯的自由。因为他们对“个人”远远不够重视,他们还是集体的产物。

 

个人非万能,不尊重个人,更万万不能

 

一个不重视“个人”自由的国家,肯定无法提高个人的义务和责任,所有的行为,不论是得是失,都必须躲在集体的掩护下。也因为如此,任何领导人犯了再大的过错,也不必引咎下台或辞职,因为他们奉行“集体负责”,其结果就是“集体不负责”。

 

由于意识到宗教和文化的差异,我们不能要求这个国家完全推崇自由主义,可是主流的族群至少必须重视其他族群的集体权利。与此同时,不论要或者不要,穆斯林社会得正视该族群内部的不同声音,特别是那些主张个人自由的声音。对这些声音进行压制,等于拒绝了源自族群内部的进步和改革的力量。不仅对国家无大益处,甚至是对穆斯林本身人性和自由的剥夺。

 

自由主义并非万能,也不一定能保证国民能变成好人,不过却是减低人性被扭曲的基石。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