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ashanti5282046’s Blog

自我不在,書寫的都是他者及其他

来自华人民间的两股活力

Posted by mayashanti5282046 于 九月 4, 2009

周泽南

 

忘记了是在何年何日,一名来自新加坡的马来表演艺术工作者,在吉隆坡的一场表演艺术中告诉马来西亚的观众,他在吵杂和脏乱的吉隆坡感受到新加坡所缺乏的强大“活力”或能量。

 

他无法定义这样的活力,只能将它们演出来;“活力”的具体的形象就是一名在茨厂街长时间在艳阳下扭曲着身体行乞的华人,那些在通往puduraya巴士总站的行人道上唱歌奏乐行乞的马来盲人,还有在茨厂街以各种语言叫卖的华人小贩和小混混。

 

我庆幸自己没有活在缺乏活力的新加坡社会。可是艺术家体会到的茨厂街式的活力,只是民间活力的其中一种呈现方式。我个人觉得,这种活力是不全面的,直到我们遭遇了308。那是被压抑了半个世纪的民间政治能量的一次总爆发,许多人对当时那种接近狂欢的兴奋,至今还难以忘怀。

 

马来西亚华人社会有两股真正的活力;第一股活力属于公民社会的政治力量。这股力量在1960年代的左派和劳工运动中达到高潮,过后转为华教运动,华团诉求可以看作是另一高峰。可是随着董总的变质,和从“华团诉求”到“没有诉求”的堕落,以及南洋报业被马华收购,进而被星洲报业集团垄断的后528时代的来临,这股公民社会的力量逐渐被收编,剩下的诸如雪华青,民权委员会,和黄进发等领导和串联的各种零星社会运动,渐渐的朝跨族群的串联发展,内容也更知识分子化,运动的华人社会群众基础一直以来都很薄弱。

 

反观另外一股华人社会的活力,也就是民间信仰的力量,却是不曾断层,历久弥新,而且有不断增长的趋势。这股民间活力,集中表现在农历七月的普渡节庆,或中元节,盂兰节的活动中。

 

我看到八打灵14区的一名卖烧鸡的小贩,平时寂寂无闻,被生活担子压得愁苦满脸的容颜,到了农历七月晚上,却焕发着自信。还有一些平时没有被人放在眼里的乩童,庙祝,小贩之辈,到了农历七月,却生龙活虎,忙着筹备和进行各种和祭拜,超度,宴会,募捐等等相关的活动。

 

由于没有受到文革的打击和侵略,马来西亚的民间信仰和民俗,保存得比中国大陆远远来的完整。据悉如今在中国大陆,只有厦门等少数地区在进行规模不大的普度庆典,反观在马来西亚,从北到南,从西到东,几乎所有城镇和华人乡村都在中元节的笼罩之下。

 

我们希望,马来西亚华人能够将他们对民间信仰的这股热诚,也倾注在平时的社会运动上,而不只是在每4年一次的普选中。如果善男信女们,能够将他们的虔诚和念力,用来改变政治局势,用来促进公民社会和公共领域的发展,我想这样的马来西亚,才是一个真正具备活力的国家,这样的能量,才能导向石破天惊的改革。P1010586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