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ashanti5282046’s Blog

自我不在,書寫的都是他者及其他

东邪西毒:爱情至上之下的虚无

Posted by mayashanti5282046 于 九月 22, 2009

周泽南

7ashestime00a

王家卫大约在10年前制导的《东邪西毒》,如今用水墨的渲染和马友友的大提琴重新包装,视觉和听觉效果更好了;和《花样年华》,《2046》等片子一样“好看”。所以,我又忍不住再去重看;依然是那么浓烈的感情纠葛,依然将“得不到爱情是最好的”唯美主义发挥到淋漓尽致,就像彩色水墨的渲染。

 

我害怕误读了王家卫,可是就像他许多的电影那样,我觉得《东邪西毒》不是拿来,也不太经得起思考的。那些唯美的构图,色彩,音乐,甚至旁白,那么轻易打动人心,那么容易牵动你的情绪;所以它是名副其实的艺术电影。可是,除了艺术,唯美和感动,我们是否还可以多要求一点什么?

 

抽掉王家卫多部电影的拍摄背景和年代,我们会发现,那些男男女女,其实和他们的社会是抽离的,他们只活在一个私人感情被无限放大,主体情绪被绝对抬高的虚无世界。在这样的世界里,无论是《东邪西毒》里的黄药师,《花样年华》里的周慕云,还是《2046》里的花心男主角,都是得不到心中所爱而郁郁终身,或借酒消愁,或到处留情的落魄者。

 

王家卫的电影当然还有很多主题,可是这些主题都有将爱情本质主义化,将追求感情唯美化的固定倾向。王的电影世界里面的人物,一旦被剥夺了爱情,不论那时单向或双向的,就丧失了作为个人的本质;所以他们都是私人感情的傀儡。这些人对“私人”感情的追求是如此的执著,以致观众看不到除了他们的感情,他们因感情而自虐,自残,自怜,自恋以外,还能有别的什么。

 

艺术家普遍重视个人感情更甚于其他一切,固然无可厚非,可是如果把爱情提高到压倒一切的程度,恐怕这样的观念会将爱情绝对化,凝固化。对于像情绪,感情这样的捉摸不定的事物,我个人主张对他们存而不论;不要当作已经理解,已经熟悉,已经掌握的存在物来看待。也不要将它和公众的,社会的,群体的情感相对立。因为,世界的个人化已经让我们逐渐摆脱必须用私人感情,特别是爱情,来和世界/外界对抗的年代。

 

西方哲学从古希腊,近代哲学到当代,经历着一个从内心转向外界,然后再转回内心,最后质疑心物二分的正当性的历程。西方艺术也从古希腊时期向大自然的模仿,到文艺复兴时期内心世界的宣泄,到抽象时期的心物无二致的转向。所以,个人和社会,私人和大众,情感和理论的对立这种概念,也必须经过纠正和转化。用这样的趋势来谈王家卫的电影,或许真的有点扯远了,也或许包括像我这样的观众在内,必须开始反省习以为常的内外二分,会不会阻碍我们认识“现象”的思想,情感,乃至情绪定势?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