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ashanti5282046’s Blog

自我不在,書寫的都是他者及其他

灵活剥削和零福利政策:我国传媒剥削雇员新方式

Posted by mayashanti5282046 于 九月 24, 2009

灵活剥削和零福利政策:
我国传媒剥削雇员新方式

作者/周泽南 Sep 23, 2009 11:06:27 am

post in Merdekareview.com

【周泽南】你很难想象这样恶劣的工作环境;身为一个时时得依靠电脑写稿,上网找资料,和外界通过电邮联络的电视节目制作人或记者,公司不仅不提供电脑,不提供办公室,甚至连固定的座位也不提供。这些外在的条件也还罢了。你在这里没日没夜的工作,公司为你提供的唯一福利就是——没有福利:没有公积金,没有社会保险,没有周休,没有公共假期,没有医药假期;总而言之,在国营电视台,一名普通工作人员的福利就和我曾经报道过的外籍家庭女工(俗称女佣)几乎完全一样,差别只在于,公司不能非法禁锢你,不能不允许你和家人联系,不得对你暴力相向。

最近,据说为了节省开支,国营电视台(RTM)对待员工更苛刻了;他们将不惜任何代价省钱,即使换来的是恶质的节目,也在所不惜。他们从此不让记者跨州采访,可以超时工作,但是不得领超时薪水。实际上,不仅国营电视台如此,一些私营台包括nTV7,据说也不让员工领超时薪水。一些平面媒体,也有迈向“零福利”的趋势。这样的一种坏趋势,已经把媒体行业推向缺乏工作保障的领域。
 
国营电视台的零福利政策
 
媒体行业出现的工作不稳定,最直接造成的影响,是新闻从业员的“饭碗至上”效应。这种效应,在2001年528时期,马华收购南洋报业的时候发挥得淋漓尽致。当时候,主要由《南洋商报》和《中国报》记者与编辑领导的“反收购运动”和后来的“反垄断运动”因为无法获得报业多数“饭碗至上”员工的支持,而渐渐淡出。
 
一些经历过媒体行业迈向零福利的欧洲国家社会学者认为,一旦这种零福利的政策向各行各业普及化,将会造成“到处都是不稳定”的社会状态,而公民社会的动员力量将会是最大的牺牲者。
 
布迪厄(Pierre Bourdieu)在他的著作《遏止野火》一书里面提到:“像今天许多欧洲国家,当失业率达到很高之时,不稳定感影响到非常大一部分的民众,如工人、工商职员,还有记者、教师、大学生等。工作变成一件很希罕的东西,不顾任何代价也要得到。”
 
“人们必须保住工作,有时不惜任何代价,以抵抗敲诈和解雇。这种有时像企业之间进行的野蛮竞争,带来一种真正的所有人对所有人的战争,摧毁所有人性和团结的价值,有时是一种赤裸裸的暴力。”
 
企业用灵活剥削自圆其说
 
“采用灵活性(flexibility)的企业几乎故意利用并且加剧一种不安定的形势,以求降低成本,并让劳动者始终处于丢掉工作的危险之中,以使这样的降低成本成为手段。”
 
灵活性,是企业在降低员工福利时最爱的藉口;例如当国营电视台要取消员工超时工作福利时,那些无耻的主人就说:“我们诚恳的吁请所有员工跟我们同赴患难。”所谓共赴患难就是期望员工依然超时工作,不过对超时薪水要“灵活处理”,那就是没有薪水,工作白做。
 
布迪厄分析道:“不稳定已经成为一种新的统治方式,其基础是造成一种普遍而持续的不安全状态,旨在迫使劳动者屈服,接受剥削。这种统治方式,尽管从后果上看来非常像早期野蛮资本主义,其实完全史无前例。为了界定这种统治方式,有人提出一个非常恰当而说明问题的概念:灵活剥削(flexploitation)。”
 
面对来自企业的“灵活剥削”,马来西亚的新闻从业员一般上都只准备任人鱼肉,因为不仅是他们,整个国家的工运传统和抵抗精神,几乎已经在马哈迪统治期间,被连根拔起。这种工运的经验是很重要的社会成果,甚至文化成果。然而,可叹的是,它不仅不曾获得政府的重视,就连绝大多数的主流媒体本身,也长期忽视了这股被埋没的历史,声音和力量。
 
忽视工运经验作为社会成果
 
布迪厄说:“有些国家拥有良好的社会成果,例如有组织的,良好的工会抗争,而另一些国家则社会组织较落后。这种统治方式通过一些表面上自然和自我解释的机制,粉碎了劳动者的抵抗,使他们屈服。”
 
只有进行媒体行业的革命,才能避免新闻从业员陷于屈服。布迪厄认为,革命的首要条件,就是放弃狭隘的计算和个人主义视野。用我们这里流行的语言,就是先得放弃“饭碗主义”。可是,当我看到众多把排队吃饭当作头等事,而采访“敏感”新闻当作可有可无的事来看待的主流媒体新闻从业员,我的“革命热情”已经冷却了半截。
 
哲学家Isaah Berlin对自由这个概念提出了一个著名的悖论;我们可以将自由定义为“被允许做你想做的事情”。可是,根据这个定义,我们会发现,那些一心一意只想成为奴隶的人是完全自由的。同样的,如果马来西亚的多数新闻从业员只准备成为被剥削的奴隶,尽管被“灵活剥削”以及遭“零福利政策”对待,他们终究还是“自由”的。
Advertisements

2条回应 to “灵活剥削和零福利政策:我国传媒剥削雇员新方式”

  1. 夜旅行 said

    “不稳定已经成为一种新的统治方式,其基础是造成一种普遍而持续的不安全状态,旨在迫使劳动者屈服,接受剥削。”如今的大學環境也是一樣啊,唉…

  2. mayashanti5282046 said

    我曾经建议媒体系应该将组织工会列为必修课,没有人理我。连自己的权利也不懂得保护的新闻从业员,如何期望他能捍卫新闻和言论自由。就像《东邪西毒》里面欧阳锋说的:“如果一个杀手连鞋子都没得穿,你们对他有信心吗?”。当然,这样的比喻不贴切。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