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ashanti5282046’s Blog

自我不在,書寫的都是他者及其他

茨厂街东马性工作者:四重弱势处境的想象

Posted by mayashanti5282046 于 十月 15, 2009

周泽南

 cave_c

繁忙但逐渐破旧的吉隆坡茨厂街,有不少来自东马的原住民性工作者。他们是收入低下的大马男性,包括外籍劳工,发泄性欲和寻找温柔代替品的对象。肤色白皙,面貌娇好,个子矮小的她们,在东马的家乡,可是有名有姓,有血有泪的母亲,妻子,女儿;她们通过未明的管道来到这里,成为无名无姓,无人认识,也无从关注其福利和命运的性工作者。

 

 

或许是她们之间不曾发生过任何足以引起轰动的事件,可能包括谋杀,自杀,情杀;或者逃亡时受伤等等。这样的群体不仅在国家,社会里毫无地位,连媒体也不曾留意过她们的存在。或许,唯一可能对她们有印象的是那些和她们有过亲密接触,却从来不曾进入她们内心的嫖客。换言之,她们在这片土地和国度付出劳力,体力,甚至一定程度的尊严,换来的却是彻底被忽视的存在。说实在的,我对这些群体的好奇,远远超出都市里的现代和后现代女性,以及在东马森林和乡村的原住民女性,或许是因为她们处于至少四重弱势的地位和处境。

她们的出身-东马,是第一层弱势。或许换作是在公路,水电供,医药,学校等设备比较发达的西马,她们受教育的程度就比较高,高到足以不必让她们离乡背景,到西马来当性工作者。原住民身份是第二层弱势,如果她们是相对富裕的华人,特别是那些伐木商的后裔,她们也不必沦为目不识丁的女性劳动力,然后在全国最贫穷的两州失业,被逼踏上拥有上百年卖淫历史的茨厂街,成为整个国家地位最低下阶层男性的发泄对象。

第三层弱势或许是她们的女性身份。许多东马原住民女性要承担的养家活口任务,甚至比男性来得重。入侵东马的种种“发展”计划,特别是水坝的兴建,油棕园等等,对天然资源的破坏,直接打击原住民的生计,究竟有多少原住民女性因此被逼投入性工作市场,应该没有人进行调查和估计。

第四重弱势当然是性工作这一份不受承认的行业。国家从她们身上获取好处,例如间接减少强暴案的发生,让外籍劳工和本国劳动阶层具备一些情绪的出口,可是却恩将仇报的,将她们视为非法和不道德的打压对象。

当然我们也可以假设或许她们之中,有一小部分的例外情况。这些原住民女性可能受了女性主义意识的洗礼,而自愿选择用躯体换取糊口的资本。可是我相信这样的机率很渺茫。

她们究竟必须经历什么,来承受以上三重弱势在她们身上所施加的压力和挣扎?这个残忍的国家和社会,对她们的处境做了什么雪上加霜的举措?这些终究都是解不开的问号。如果我国的政府,媒体,公众人士,且不说如何“拯救”她们,即便是对她们作出理解和同情的努力也不曾进行,甚至在未来的50年也不准备进行,这样的政府是没希望的,这样的媒体是没有毅力追查真相的。这也是我身为媒体从业员的遗憾之一。

这个世界或许不需要太多的信仰,神喻,道德和真理,而是发现,理解和互助。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