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ashanti5282046’s Blog

自我不在,書寫的都是他者及其他

独裁者如何相信自己民主?

Posted by mayashanti5282046 于 十月 18, 2009

作者/周泽南专栏 Oct 16, 2009 08:15:28 am

【无主孤魂/周泽南】由于民主在今天已经成为一种普世价值,再嚣张的独裁者,也不敢公然举起反民主的旗帜。可是,蔑视民主却早已经深入独裁者的骨髓。为了在表面上维护民主,而骨子里实践着削弱民主的勾当,全世界的独裁者和他们的智囊们,发展了一套精致的自我论证方法,来自圆其说。 

政治哲学家John Patrick Day在一篇名为《论自由与真实的意愿》的论文中,列举了六种独裁者如何相信自己其实是民主的方法,或者自我催眠的论证方式,笔者以为,借用将它来检验308之后的马来西亚政局,也无不妥当之处,以下就六种论证分析之:
 
人民并不是真正的想要民主
 
(一)“我的人民并不是真正的想要民主,他们只是以为他们想要而已;因为他们都对我的个人统治袖手旁观。因此,我不实行民主制度并不是真正的不给他们政治自由,我只是看起来是这样做罢了。”
 
上述论证的关键在于所谓“真正的”,其实可以含混的带过去。例如,独裁者可以自我论证道:“你看,他们并没有真正反对我夺取霹雳州政权。反对的只是一小撮人,他们怎能代表大多数人民呢?”
 
或者,独裁者也可以这样论证:“没有啊,他们没有真正反对。因为我都没有听到他们反对的声音。主要的媒体都没有报道啊。”当然,大家对主流媒体的报道心知肚明。况且,当时反对的人士,太半都已经被逮捕了。
 
人民根本不知道什么叫民主
 
独裁者也可能换一种方式论证:
 
(二)“我的人民并不是真正的想要民主,他们只是以为他们想要而已;因为他们根本不知道什么叫民主。因此,我不实行民主制度并不是真正的不给他们政治自由,我只是看起来是这样做罢了。”
 
他们根本不知道什么叫民主,所以他们不配得到民主。这样的逻辑和“小孩子根本不知道什么叫自由,所以他们不配获得自由”是一样的。问题在于,既使人民无法为民主下一个政治哲学的定义,这并不代表我们完全不清楚自己想要什么。就像年轻人可能无法为自由,爱情,理想,下准确的定义,可是他们完全有可能知道想要的自由,爱情和理想是什么。
 
民主将导致无政府状态
 
独裁者还有一种屡试不爽的论证,却在308时失效了:
 
(三)“我的人民并不是真正的想要民主,他们只是以为他们想要而已;因为引入民主将直接导致无政府状态,而这是他们最不想要的。因此,我不实行民主制度并不是真正的不给他们政治自由,我只是看起来是这样做罢了。”
 
我们对这样的论述耳熟能详,特别是在308之前。他们说换政府就会“大乱”,会引起政治不稳定,会发生种族冲突。结果,我们看到的是国阵在进行倒果为因的行为。他们因为看到五州换了政府并没有“大乱”,所以炮制了一连串的政治剧;霹雳双政府现象,警察大逮捕,纵容血淋淋的牛头示威,让人民误以为“你看,给你们集会自由的权利,就会有这样的结果。”
 
即使有了民主,人民也不喜欢它
 
独裁者还有更绝的自我催眠论证:
 
(四)“我的人民并不是真正的想要民主,他们只是以为他们想要而已;因为即使得到了民主他们也肯定不会喜欢它。我不实行民主制度并不是真正的不给他们政治自由,我只是看起来是这样做罢了。”
 
也许是为了证明自己有多正确,纳吉上台后的马来西亚,突然发生了许多怪现象;包括失威者不但不像往常一样被警察逮捕,还反过来恐吓民联议员,例如他们说:“我现在就强奸你!”。他们纵容一大堆怪现象,旨在说明:“你看,民联上台后是不是更乱?是不是更多种族冲突?”当然,人民绝对有可能怀疑,制造种族磨察的一方,会不会是事先就有政治意图。包括反对在回教徒占多数的地方卖酒,反对在回教徒占多数的地方兴建庙宇等等。
 
民联在执政前不断争取的集会自由,现在被有心人士滥用,甚至加上血牛头,大批牛羊一起参与示威等等戏剧效果,或许国阵志在告诉人民:“你看,给你们集会权利,这就是下场。这样的民主就是你们想要的吗?”
 
实践民主的时机还不成熟
 
独裁者也可以用时间这个因素,来自我合理化。
 
(五)“我的人民并不是真的想要民主,他们只是以为他们想要而已;因为民主是他们这时候最不想要的东西。因此,我不实行民主制度并不是真正的不给他们政治自由,我只是看起来是这样做罢了。”
 
独裁者从“人民这时候并不想要/不需要民主”这个前提,推出人民并不真正想要民主这个结论。
 
这种“时机还不成熟”的逻辑,老马时代已经在重复使用。国阵顽固地保留《煽动法令》、《内安法令》、《印刷和出版法令》、《官方机密法令》等等恶法,就是预设人民还不够成熟获得自由,一旦不受管制,他们就会滥用自由,危害大多数人/国家利益。
 
对于民主,我是最好的评判
 
当独裁者自我膨胀到以为自己才最懂为国家利益着想,最懂民主,最懂政治的时候,他就会产生最后一种自我论证形式,也最“霸权”的一个:
 
(六)“我的人民并不是真正的想要民主,他们只是以为他们想要而已;因为应该由我来判定他们想要什么。对这个问题,我是最好的评判者,而我知道,他们并不真的想要民主。因此,我不实行民主制度并不是真的不给他们政治自由,我只是看起来是这样做罢了。”
 
这种家长主义传统的独裁者认为,在政治事务中,不但可能有一个人总是比公民更清楚他们想要和需要什么,而且还应该,甚至必须有这样的一个人。这个人就像柏拉图的哲学王(the Philosopher-King),他永远比人民更清楚他们需要什么。他也是卢梭口中的立法者(the Legislator)。
 
卢梭为立法者的存在做了这样的辩护:“盲目的民众通常并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因为他们几乎不知道什么东西对自己有利,他们又如何能够亲自完成像建立法律制度这样既重大而又困难的事业呢?正是如此,才需要有一个立法者。”黑格尔也曾经形容这样的伟大独裁者为“英雄”。他说:“一个时代的伟人是这样的一个人,他能够告诉他所处的那个时代它的意愿是什么,并且能够去实现这一意愿。”
 
马来西亚出现这样的哲学王了吗?或许暂时没有,可能他还不够自信。可是当他以为赢得一场补选就等于获得人民支持,又有很多爱捧他LP的亲信,包括新闻部长、华人政治秘书、机要秘书等等,为他的“一个马来西亚”背书,他甚至自己也出了一些书,就以为自己当上了畅销书作者或以知识分子自居时,就难保他不会自大到以为自己总是比人民高瞻远瞩,比人民更清楚自己想要什么。
 
或许当他真正当了哲学王,以他那种格局的思想,可能无法理解,人民为何并不认为潜水艇以及其佣金,还有F1车队,和民主及对人民有利,有什么正比的关联。和人民有了这样的思想差距,当哲学王更是名正言顺了。
 
·周泽南是资深媒体工作者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