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ashanti5282046’s Blog

自我不在,書寫的都是他者及其他

众声喧哗,口水乱党?

Posted by mayashanti5282046 于 十月 21, 2009

作者/谢伟伦专栏 Oct 20, 2009 05:15:24 pm

【异议笔记/谢伟伦】爱智之诞生,始于诡辩消亡之时。

在希腊三哲时代,他们师徒孙标榜爱智,主要为打倒笃信“人是万物的尺度”(Man is the measure of all things)、主张没有绝对真理的“诡辩学派”;对这些讲授逻辑、修辞为业的辩士而言,唯以三吋不烂之舌才能赋予事物意义,仅教人如何从事辩论,如何赢得辩论,但决定辩论的关键,恒不以真理为依据。

如此观点,创造了时代的流弊,一个彻底以实力竞搏的丛林也出现了。当时的雅典社会,成为一个只问口才、不问是非真理的世界。只要砸大笔财力能买到名辩士,官司胜负是否公允,已非重点;只要天花落坠地罗织政敌罪状,公民大会的理念,可以束之高阁。诡辩派影响青年,有如盲者引领盲者。苏格拉底痛恶这些自称“智者”的辩士,不屈不挠地质诘那些宣称理解正义与智慧的论敌,终至开启了哲学的序幕。

嘴巴是民主的第一站。21世纪由资讯时代催生的“媒体政治”,具备乘数放大效应,只要三两名嘴每天在镜头或麦克风高分贝滔滔不绝,表演的专业程度已臻化境。从选举、政争、八卦、丑闻等无所不包,再不时来几句妙语(punch line),这种消费习性与追看连续剧完全没两样。

假异言而及于乱?

从政经文教股市投资,国内某些名嘴更有如全才,水兴波澜,星耀才俊,什么都懂,什么都能谈,朝野高官都是他密友。论政加油添醋,做秀能力(showmanship)不减,其中不乏以个人成见、意识形态、政治立场论事,模糊“事实”、“报导”、“解释”、“立场”与“评论”之间的差异;甚至入戏太深,臧否时政却介入党争权斗,马华公会翁蔡之战就是一例。

就本质而言,“名嘴”美其言为时评人,所从事的就是评析公共议题。与其他新闻工作一样,政论(或类似谈话性)节目也须受准确及平衡两项基本标准的检验;实则容易引导民众进入他们建构的思维框架,但经由他们口中吐露的真如节目宗旨──监督政府、为民喉舌,还是撩拨大众“知”的欲望,间接为各自拥护的政党“议题操作”?将原应具公共性的媒体资源当做政党文宣机器使用,传媒环境再次堕落以此为最。

政论节目从假代表制(受邀来宾的“朝野代表制”遴选标准)到朋党化,说明了我们根本没有“公共政治”,而是标准的“私政治”。在这里,迦玛鲁丁(Jamaluddin Ibrahim)极可能是这过程里的突变种。

不喜欢《就事论事》、《你怎么说?》者,觉得 “代表制”规则的你来我往过于繁复、主持人不时插话打断,或对浮夸的读报风难以消受,迦玛鲁丁在988中文电台的《早点说马》则是改写了这个规则,喂人直接吃盐、让你觉得够咸。这种让支持者快意淋漓的模式当然不独迦玛,但他却能在这个喂听众吃盐的过程中,让自己倏忽膨胀――他不但是主持人、评论人,更升华到民粹法庭的法官。

今年10月8日,邀请马华公会总会长翁诗杰上节目时,他揶揄蔡细历的“纠正、团结、振兴”3R宣言,更义愤地指出,反贪委员会已证实没有找到任何证明翁氏收取千万政治献金的证据,竟总结说“最终真相大白,还翁诗杰清白”。

这还不离谱吗?对于张庆信的指(诬)控、搭霸王机等疑云,仅只是名义上的节目主持人,凭什么断言“水落石出”,意图误导听众附和?就算是案件关系人,也有变成嫌犯或转为污点证人的可能,同样地,纵使国阵贪腐之极,反贪部门功能不彰,再怎么蹩脚的法官,也不会只传讯一位当事人,就断定“真相已经大白”。此种不断强化党性与反智的情绪,虽不具任何严肃的参考意义,却是马华公会党争据以为攻防利器的一项重要“民意来源”。

“迦玛现象”及其意义

从时评作者到名嘴,迦玛鲁丁已不仅是一般朋党节目的产物了,因为他早已走出在录音间和自己人相互取暖的格局,正义感、民粹血气与绝对裁判的自信,全都集中在他一人身上。若这种“假客观”与议题设定的媚俗倾向不改,那么挺翁阵营恐怕得多为翁总祈祷了。

誉谤相随,迦玛鲁丁作为一个文化符号大有分析价值。他的大受欢迎,说穿了,其实反映出华社对中文情意结的顶礼膜拜。能说流利中文、字正腔圆的华裔评论人在我国并不罕见,为什么成名的,却是一个非黄皮肤、口操正宗京片子的友族同胞?华社阅听大众喜欢迦玛,是因为族群之间交错翻转的文化优越感(与自卑感),和文化歧视(与自我歧视)所致,备感自豪。

这个观点卑之无甚高论,却深植于华社,积累于华裔的深层文化意识之中。正因为他的肤色,“北京腔”的震撼下让人与有荣焉,(对照之下,史上中文造诣最强的马华公会总会长,却咬文嚼字得过于矫作);此种心理投射的隐然是巨龙崛起的中国热背后的喜与忧――中文即将征服世界,海外华人在这股风潮中处于无可取代的优越位置,吊诡的却是,懂得中文已不再是“我们”的绝对优势。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物,如此党营媒体,才能孕生这款名嘴。个中现象代表的是:字正腔圆的京片子是理性的,在地化、混杂的华语是低人一等的;能引经据典、警句不断的书写文字是理性的、高级的,未经修饰的书写难登大雅之堂。

再举一例,今年5月18日早晨,当迦玛鲁丁与搭档主持人许国伟先生论及国内的职业的性别分布不均时,不但无视镶嵌在制度面、社会文化的性别分工现象,竟转而嘲讽那些在阴盛阳衰职场工作的男性举止“娘娘腔”。在直播节目中如此坦率地传播性别歧视的语言暴力,根本是启智不足,反智有余!

“名”嘴不等于“民”嘴

名嘴大行其道,不但月旦人物,评析事理,也指导政治、指导文化、指导投资、指导一切。好像全国人都脑残智障,只有他们几个才天纵英明。这种“名嘴文化”无疑是建立在违反常识的假设上:一般民众都是笨蛋,名嘴无所不知。然而,现代社会,术业有专攻,即使起爱因斯坦于地下,也不可能如名嘴,无事不知,无所不能谈。19世纪美国政治家班克劳(George Bancroft)早有名言:公众比最具见识的评论家更有智慧(The public is wiser than the wisest critic)。

通常,学者专家受邀撰稿发言,大多是媒体基于专业的功能性需要,纯属补充性效果与对话需要。但是,堂堂学者若以知识分子名器,掩护党派之私,呼吁“中央代表不要复杂化问题,应该在翁蔡之间做出选择,不要再节外生枝,两个都不要”,是其误用与滥用。毕竟,服从于真理与权力是截然不同的逻辑,倘若混淆,甚至刻意拿前者作为后者的包装掩护,其所陈述意见已不属于评论,而是政治宣传,则与“御用学者”的污名无异了。不只有愧于知识分子身份,即便是作为媒体公共人亦不配。学院讲堂与媒体都不应是他们活跃的场所,党部、竞选办公室或选举公关公司才是合适的栖身之处。

名嘴与政治如果各安其位,不一定有所为害,或许还颇有鞭策、监督当局之效。当他们使出浑身解数,竭尽其才,对所评论的人或事,做正确而严肃的批判,理所当然;可惜,声嘶力竭有之、口沫横飞者有之、甚至相互对骂者也有之,名嘴徒然成了“鸣嘴”。

当名嘴超越新闻伦理规范,就是自我堕落。出现名嘴“辅党”现象(他们或许没本事“误党”,但“乱党”已绰绰有余),多少也反映政治人物的心态。例如:搜罗立下“口水”功劳的名嘴辩才入党,论功行赏,赏以要职肥肉,让某些名嘴自我膨胀;误将“名嘴”等同于“民意”,更是滋养名嘴的温床。

民主国家舆论机制中的评论功能正是“第四权”,具有重大价值,我国社会需要媒体的监督和批评,未来亦然。因市场需要,名嘴不会缺货断市,只是姿态可能不断调整。当然,不能一竿子打翻全船名嘴,少数者仍努力维持中立形象,唯言论不够偏激、口水不够出位,在“物竞天择,不适者淘汰”下,已成“濒临绝种的稀有动物”,生存空间愈来愈窄。

“白马非马”是创意的诡辩,硬拗“走狗非狗” 只剩嘴皮与自鸣得意。管他“三少爷的剑”或“流星蝴蝶剑”,金大侠有云:“殊不知天下上乘武功,无不以气功为根基,倘若气功练不到家,剑法再精,终究不能登峰造极” 。一旦有成,摘花折叶均可伤人,纵使再妙的剑招,只要遇上内力高深的上乘内功,均剑断招毁。议论时政,亦如积练气功,纵使口语传播能力不佳、词藻不甚华美,只要数据充沛,光凭理据,也能折服于人。名嘴才子若有自知之明,表现当不致有如现今之离谱。

这些名嘴如何谰言诡论迭出,取得名人地位,或许,皆因优质的政治评论者自居清流、不肯入场,反而使黄钟毁弃、瓦釜雷鸣。假使旧有的政(治)媒(体)权力结构屹立不摇,市场机制未能汰劣择优,公民社会对名嘴未能逐步形成良性筛检,陈良先生恐怕仍得上穷碧落下黄泉,继续为迦玛《文化系列》纠谬。
 

谢伟伦曾任职媒体,现从事非政府组织工作。

能不断为读者提供新理论,新知识,又具备反省能力的评论作者不多,谢伟伦是其中佼佼者。大家应该多留意他的文章,往往叫我这样书读得不专的人捏把冷汗。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