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ashanti5282046’s Blog

自我不在,書寫的都是他者及其他

槟城木蔻山的监狱裸照和麻风病患墓碑

Posted by mayashanti5282046 于 十一月 4, 2009

周泽南

P1010257

槟城岛屿的东边有一座小岛叫木蔻山(Pulau Jerejak),19世纪初开始,是英殖民政府收容和治疗麻风病患的地方。到了大约20世纪的80年代,开始转换为放逐囚犯的地方。90年代末,麻风病患和囚犯都撤出了该岛,现在的木蔻山是制造轮船的基地,也被开辟成旅游景点。

P1010396

根据我们一行人的实地考察,记录着麻风病患生活轨迹的遗迹应该至少包括一间教堂,一座兴都庙,为数不详的病患宿舍,至少两处古墓,管理员宿舍,以及三座监狱。在附近马来渔民的带领下,我们在两个地方发现两处分别立于50至60年代,以及1891年及以后的华人墓碑。

其中一座刻上光绪15年的杨诗合之墓,是目前我们发现的第二早的墓碑,最早的一座,字迹已模糊,立于光绪辛卯年,即1891年。和上述墓碑一起出现的墓碑,只为数5,6个,太半字迹已难以辨认,墓身刻上“普邑”,同行的陈耀威声称这显示其祖籍来自潮州。

 

P1010454P1010453 

另外一处的墓群则主要是华人基督徒和佛教徒的墓。例如,1968年基督徒何文城之墓,潮艺社友基督徒某某之墓,圣教会邓德X之墓,基督徒梁面树先生之墓,基督徒陈鼓晰(22.8.1929-22.12.1957)之墓,潮艺佛学社林亚扁先生之墓等等。其中一个潮艺佛学社黄文成之墓,还刻上祖籍地的全址:福建泉南六都仁宅乡大运厝,并且有孝男孝女的名字。这样具备完整记录的墓碑在这里的墓群里非常少见。有的墓碑还刻上佛历年代,而且每座墓碑都有编号,估计不会超过40座。我们还发现一座破碎的淡米尔文墓碑。当地工作的外籍劳工声称,他们还见过不少穆斯林墓碑,唯年代不详。由于时间和行动自由的限制,我们也没有进一步去寻找这些穆斯林墓碑。

P1010353

 P1010362P1010356

除了墓碑,其他和麻风病患相关的遗迹基本上只剩下建筑实物,而没有文字记录。例如一间在目前的造船厂旁的基督教堂,结构宏伟,高耸入天,可惜屋顶,墙壁和内部已经多处破败,近乎坍塌。一间目前还有信徒膜拜的兴都庙,据说在收容麻风病患的年代就已经存在。

P1010441

P1010426

我们虽然没有看到神庙的遗迹,不过可以在一些百年老树下发现供奉拿督公或大伯公的神案。从墓碑的祖籍来看,预料当年收容的麻风病患,主要以华人新客为主,其中又以福建人和潮州人最众。他们大概组织了佛学社,基督教教会和潮州艺术社(简称潮艺社??有待证实)等社团,来进行联谊。

P1010428

P1010433P1010429

P1010436

有趣的景象是,在基督教教堂入口处,停放了两艘被遗弃的小船,看起来似乎是传说中的“诺亚的方舟”,而这些麻风病患就是上帝的选民了。

P1010438

 

除了收容麻风病患的古迹,囚禁重刑犯的数间监狱一样精彩。我们看到至少3座长型的监狱,伫立在一片荒野之中。这些由砖和洋灰盖成的监狱,屋顶是长型的铁片,由铁结构支撑,相当独特。监狱墙壁上贴满了从各种语文的报章和杂志撕下来的图片,以裸女照片为主,也有不少女明星像;包括早年的张曼玉,张艾嘉,王祖贤,刘嘉玲等。出现率最高的是曾经风靡一时的“波霸”叶子眉。

P1010270

P1010306

P1010316P1010325P1010286

P1010324

 P1010301

监狱里也不竟然是色情作品,我还发现了几行充满励志的英文字句,写道:

P1010295

 

Never witdraw in life, no matter how rough the going is.

 

Each of our life have dark days, never renew the darkness again.

 

Let dead past bury its dead.

 

如果上述字句出自囚犯手笔,我想此人既使教育程度不高,也必定具备某种思想深度。

 

Always accept your human weakness.

 

Success and self hate can not live together.

 

这样充满个人体会的字句,非经过监狱生活厉炼的人可是写不出来呢。

 P1010294

P1010296

 

 

 

 

 

 

槟州首长曾经向媒体宣称,会将木蔻山的基督教堂列为文化遗产,并且保留下来。虽然我们不应该怀疑他的诚意,可是要将如此残旧,乃至接近坍塌的教堂修复,并非容易的事。槟州政府若有诚意保存和抢救木蔻山的历史古迹,确保发展商不会出于无知而将岛上的墓碑,建筑,监狱,宿舍等铲除,是关键性的第一步。

P1010375

Advertisements

9条回应 to “槟城木蔻山的监狱裸照和麻风病患墓碑”

  1. 思问 said

    谢谢你为人文社会留了底,至于未来还能不能在其上生根建造,提升读史者的精神,那可以另当别论。

    谢谢你!

    • mayashanti5282046 said

      思问

      谢谢你的“恭维”。我们写文章的,不过是纪录自己所看,所思,从来没想过要“提升”谁的精神。

      我认为,“人文”,“精神”,“进步”等观念,不过是西方特定时代的产物和主导舆论的一种时髦用语,不能够不加筛选的将它当作第三世界国家如马来西亚社会的所谓“文化水平“或“人文社会”的衡量标准。西方“现代性”(modernity)在很大程度上,是在用精英的一套语言,比如精致文化,人文精神,启蒙,理性,进步等等,硬将自己和俗民社会对立起来。虽然马来西亚的许多文化现象确实叫我们泄气,不过不能将民间简化成片面,庸俗,精英就是有文化,在意识上高人一等。

      谢谢。

  2. 東山 said

    木蔻山我長那麼大都沒去過,愧為檳榔嶼人。

    • mayashanti5282046 said

      其实要去并不难。现在那里已是旅游胜地。如果要去麻风病院遗迹,可以雇附近渔民的船,半天大概150元,他们能带领你探访大部分的历史遗迹。

  3. 长璜 said

    过去常听长辈说,岛上的监狱是用来关押私会党徒的……确实如此吗?
    另,一直到90年代仍有麻风病患者住在那里?
    请不吝赐教。谢。

    • mayashanti5282046 said

      Pai Seh,我没有做功课。陈亚才和陈耀威比较清楚,至少有两本书有谈到木蔻山历史,可惜我都还没读过。

      另外,第二电视前线视窗将在不久的将来播出木蔻山的纪录片,制作人陈彦妮也比我清楚木蔻山的历史资料。

  4. 敏華 said

    聽陳亞才說,那裏還關過513的「暴徒」,至於會不會是私會黨員,就不知道了。

    另外,聽說自從有Sungai Buluh痲瘋病院後,木蔻山的痲瘋病人就移去那裏了。

    唉…總是沒法看到您們前線視窗的紀錄片…^0^

  5. 敏華 said

    想去! 想去!!
    誰要組團一起去!

  6. vincent_tse said

    我这10号才到Pulau jerejak去玩,虽然没有到更深入的地方去,但在我骑脚车沿岸边的路径中也发现了些事情,在那我发现了一间上面写着1911年的建筑物,听外劳说以前这是间警察局,不过现在里面已经被改过变货仓了,而旁边有几间小屋,破旧不堪难以想象的是里面竟然住着4/5个人…..环境烂透了,突然觉得他们的聘主好无良啊~ 听其中一个外劳说这些屋子是以前的警宿~ 还有他也告诉我们他们之前在老板的指示下清理古建筑物时把一些记载了警员/犯人的名单和笔记都烧毁了…..虽然不懂是否属实,但它却提醒了我们要保护古迹的重要性…….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