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ashanti5282046’s Blog

自我不在,書寫的都是他者及其他

Baram河考察日记(一)

Posted by mayashanti5282046 于 十一月 22, 2009

周泽南

11月15日。星期天。上午晴,晚上大雨不断。

缘起

凌晨四点钟。参与此次考察团的三名西马人分别从吉隆坡和槟城两地披星戴月赶往吉隆坡国际机场,飞往此次目的地的沙拉越美里。发起这次考察的是的马来西亚选举观察委员会(MAFREL)成员黄文强,以个人身份参与,却将会以纪录片方式对此行进行报道的周泽南,以及独立新闻在线记者黄书琪。

黄文强的目的原本相对简单,就是对Baram河上游或中游地区原住民的选民资格进行一项初步调查,以弥补这方面调查的不足。文强的论证是这样的;全国有资格登记为选民的总人口中,只有大约半数已登记为选民,东马两州的情况更为恶劣,大约只有3分1登记为选民。

在沙拉越,因没有登记而丧失投票资格的情况在内陆地区的原住民之间犹为严重。 当我们将上述情况置放在整个国家的民主改革进程来看时候,显然的,仅仅将下届大选“变天”的希望放在投向民联的选票已接近饱和的西马选民,是不切实际的,所以沙砂两州必然成为兵家必争之地。可是,如果占东马两州最大人口的原住民的投票率只占有资格投票者的三分之一,这兵家所争的筹码,不仅大为削弱,也同时意味着,沙拉越原住民的民主代表权只有三分之一。

导致沙拉越不少原住民丧失投票资格的直接原因是没有身份证或报生纸。一般的报道和言论不否认这问题的严重性。可是,让人惊奇的却是,从来没有任何官方数据,学术研究,或民间条查,可以提供一个相对有根据的数据。即便是由马来西亚人权委员会(SUHAKAM)出版的考察报告,也只能指出“根据前来跟我们会面的两个村子的比南人领袖,没有身份证和报生纸,占据了村民的大多数。”然而,这“大多数”究竟是什么数目,这情况究竟有多普遍,至今为止,却依然是个未知数。

暂时撇开“数据”的客观性不谈,没有身份证的原住民相等于丧失了一切权利的非公民。尤其是情况特别严重的比南人,没有身份证的小孩不能参加政府考试,成绩再优异的中学生也不能申请奖学金,成人不能申请护照。别说出国,因为没有身份证,他们只能在森林,村子和小镇,不敢到城市去,因为没有人能保证他们不会被警察当作非法外劳而加以逮捕。

东马原住民在我国宪法里被列为“土著”(Bumiputra),其中一部分却连公民的身份和保障也不具备。这样的差别待遇是任何文明的国家都不能允许的。这次的考察,算是为这项问题的严重性,进行一项初步的数量化探讨。

媒体曝光率

比南人自1980年代以来即面对伐木活动的威胁,1987年,他们开始设立路障,阻止伐木公司的大卡车和机器继续捣毁他们的森林和家园。这些抗争活动已经闻名外国媒体,在马来西亚主流媒体中却只占据非常小的曝光率。两家靠在东马伐木起家的中文媒体《星洲日报》和《东方日报》更不曾以有说服力的篇幅,对他们的课题进行报道。 今年,比南人的问题一度引起广泛注意,只是因为被揭发的数十宗强暴案。我们这次的行程,虽然也抵达了数件强暴案的地点,可是却没有将报道重点,放在强暴案的进展上。因为促使强暴案发生的社会经济因素,才是导致比南人这个族群在被主流发展边缘化的同时,也曝露在伐木公司的剥削和依赖关系上。所以除了强暴和伐木课题,举凡公民身份,贫穷,教育,卫生,土地权等问题,都是该族群面临的问题的重要部分。

我国媒体,包刮非主流媒体,对沙拉越原住民的了解实在是太单薄了。 也基于上述原因,我们这两名媒体从业员,希望此次实地考察,能够扩大我们的采访视野,报道更多的沙州原住民议题,以便能收抛砖引玉之效,让更多西马媒体能提高东马报道的质和量。

沙拉越的热心人士

我们三人从抵达美里机场到下榻廉价旅社这期间,发生了一些不足道的乌龙事,可以省略。文强积极的和驻美里的非政府组织BRIMAS,Penan solidarity Support group等联络,希望可以集合大家的力量,一同为这项选民资格和公民身份调查,策划一项更大规模的研究。

当晚前来赴会的只有一人,他是目前沙拉越原住民律师联盟(Sarawak Indigenous Lawyer Alliance)主席Harrison Ngau. Harrison是一名Kayan人,和比南人(Penan),Kenyah, Kajang, Ukit, Kelabit等居住在上游的族群,同属上游人(Orang Ulu)。他目前是一名执业律师,处理很多原住民土地权的诉讼案。1986年,他为大马自然之友(SAM)在马鲁帝设立了办事处,处理该地区的投诉,包栝伐木问题和原住民习俗地被各种发展计划入侵的案件。因为太“落力”,在1987年的茅草行动中被逮捕,并扣留了60天。他还曾经当选过一届的议员。

另外一名参与我们饭局的是将充当我们整个行程的司机,导游兼翻译的Philip Jau,也是一名Kayan人。目前积极的在展开反对兴建Baram水坝,Murun水坝等的运动。今年9月16日他充当将受到Murun水坝影响的原住民发言人,前往沙州首长的官邸呈交备忘录时,连同10多名集会者一起被逮捕。这次行程多亏他的驾驶技术和人脉,才让我们度过重重自然和人为的难关,顺利的在8座长屋完成了3百多人的调查,让我们对原住民公民资格和选民资格,具备了一个初步的量化的理解。

今天晚上,美里的天空不断飘着时而小,时而大的雨滴。我们不得不担心,这样继续下去,会不会影响明天我们要走的路段,拖缓了我们的行程。这种兴奋中夹杂着不安的心情,已经在一个星期前不断的折腾着我,我相信文强也是。我们当然想知道,也想确认问题的严重性,可是在真正面对着受到各种问题环绕的比南人等族群时,你肯定希望他们的问题不至于如此严重。你当然希望他们可以有尊严的过着一个“公民”应有的生活,而不是像在我们跟前那样,赤裸裸的,毫无掩饰的,过着外籍劳工也不如的没有公民身份的日子。

我在不安的雨声中入睡。

Advertisements

7条回应 to “Baram河考察日记(一)”

  1. said

    快,快贴下一篇。急着知道更多。

  2. A君 said

    以前,我幾乎不看你寫的文章。我覺得你像一塊磚。最近,我開始看了,覺得你寫的東西比較不一樣了 。比如這一系列的原住民報導,你為他們記錄了那些我們陌生的,不知道,不明白的真實生活面。你這一系列的原住民報導,誠如你說,也許不能感動任何如我們這些舒適生活的城市人。但是,你寫下了他們的故事,你提醒了一些人,哪怕只是一個或兩個。

    加油。

    • mayashanti5282046 said

      A君

      谢谢你的鼓励,我只担心我的提醒,对多数习惯了舒适生活的人而言,是一种压力。毕竟,在阅读习惯上也讲求软绵绵的马来西亚,特别是习惯了星洲日报副刊式报道的华社,要感动他们,然后让他们能为原住民等弱势族群尽点力,其困难程度,恐怕和促进这个国家的民主一样。

      泽南

  3. A君 said

    老實說,你真的那麼討厭星洲日報式的副刊報導嗎?

    我不知道。我覺得文章不分軟和硬,只有好和壞。好的文章,無論你寫甚麼,能感動人的,都是好文章。

    有時,做人不必太hard core 啦:)

  4. mayashanti5282046 said

    老实说并不是讨厌啦,老兄你大概不知道528这件事,所以对星洲集团还存有幻想。这也难怪啦,他们的宣传和粉饰,把所有海外名作家都给拉拢了,何况本地入世未深的年轻人。

  5. A君 said

    怎會不記得528報殤呢?你們這群烈士走上街,浩浩蕩蕩,風風火火。

    幾年過去,你們還好吧?比較驚訝的是,你去了國營電視台。那就拿點好看的出來,妝點這蒼白無趣的頻道吧。

    2010年快樂:)

  6. mayashanti5282046 said

    你真的在意这些“烈士”(酸酸的口气)还好吗?我在国营电视台,做的是当今大马等所谓“非主流媒体”也不做的敏感节目,你看过吗?别老是当旁观者,可以轻轻松松的评价别人。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