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ashanti5282046’s Blog

自我不在,書寫的都是他者及其他

喜欢Avatar的虚幻世界,漠视本南人的现实处境

Posted by mayashanti5282046 于 十二月 31, 2009

刊登于《独立新闻在线》

作者/周泽南专栏 Dec 30, 2009 01:32:48 pm

【无主孤魂/周泽南】马来西亚的人民,特别是华人,是喜欢电影电视多于现实社会的民族。冬至夜,我从电影院出来后,得出这个有点无奈,却一点也不新鲜的结论。

向来观众寥若晨星的蕉赖某电影院,昨夜破天荒的爆满,各族不分肤色背景,年龄性取向,争睹好莱坞科幻动画电影Avatar的风采,笔者也是观众之一。经历了两个小时又45分钟的映像轰炸之后,不少观众依然兴致勃勃的带着电影的话题离开电影院,那时候已经是冬至的午夜。

电影里的有不少刻画原住民对森林的感情以及对土地的眷恋之情节,其实完全反映了砂拉越本南族的世界观和处世态度。问题在于,马来西亚的观众、读者,或者主流社会的普罗大众,为何如此轻易的被好莱坞所虚构的原住民世界吸引,却对和我们如此贴近的砂拉越原住民的现实命运如此陌生,漠视,乃至漠然呢?

网上新闻的点击率

网路新闻的好处之一,除了可以让读者及时发表意见,也能从读者的点击率来分析各类新闻的受欢迎程度。可是,如果投读者所好,来决定新闻或课题的重要性,那就大错特错了。很多时候,课题的重要性往往和读者欢迎程度成反比。最明显的例子就是马华公会党争和本南人的课题;前者的无意义程度,连不是评论者的普罗大众都公认了,可是各大小媒体,不分主流边缘,依然对这出党争戏剧死咬不放,那股追戏剧情节的劲,导致媒体不惜劳民伤财。

反观本南人的反对伐木课题,少女遭强暴课题,以及最近在《独立新闻在线》连载的6万6000多名砂州原住民没有公民权的重大课题,不仅读者百姓不闻不问,点击率出奇的低,几乎每篇文章都无法达到“热门”的门槛。那天在后巷巧遇该本南人系列专题记者,慨叹《独立》读者对原住民等非主流族群的冷漠。笔者才惊然发现,自己长久以来对原住民命运和课题的关注,原来不过是一小撮人民勉强有共鸣的领域。对一名作者或记者而言,选择这样冷门的题材,无非是在评论界或新闻界选择自杀。

关注本身就是一种行动

香港牛棚书院院长梁文道最近在一个座谈会发彪,并苛责了“什么也不做,只会喊做什么都没有用”的出席者之后,写了一篇自我反省的文章,认为自己不应该对这种虚无主义者做出那么严厉的批判。他以为,该名愿意花那么多时间,全程参与讨论的“虚无主义者”其实不全然虚无,因为他的积极发问和发表意见本身,已足以证明他在这课题上的参与。

从梁文道这里获得的启发告诉笔者,对读者千万不能给与不恰当的期望。特别是身为媒体工作者的,最好能够用深入浅出的文字,用具备娱乐效果和唯美视觉效果的映像,向读者循循善诱,表达本南人等砂拉越内陆民族所面对的困境和命运。虽然理性上如此,不过在情绪上,笔者依然无法不对部分读者的弱智、依赖、缺乏想象力以及同理心,而感到气愤和焦躁。

争取公民权为当务之急

当年林连玉因为争取华教而被剥夺公民权,这段悲壮的历史至今依然被华教人士吟唱。马华公会创办之初,最大的成就是曾经为华人争取公民权,可惜今天的马华公会却似乎忘记了这等重任,只满足于小鼻子小嘴巴的内斗和争权。以上这两件事尽管有所不同,但都已经是Past Tense了。还是present tense的,摆在马来西亚公民社会面前最急迫要争取的,正如潘永强所言,是持有红登记的华裔,印裔等人民,以及至少6万6000名完全没有任何足以证明其公民身份的身份证和报生纸的东马原住民。关于公民权的重要性,请参考潘永强作【林连玉基金2009年华教节特辑之四】〈未竟的公民权斗争〉。

如果华教团体还秉持林连玉先生的精神,如果马华公会还要证明其存在的必要,摆在建设“公民社会”之前更根本的公民权问题,即便是纯粹从优先次序上来衡量,是不是更值得任何重视公民社会的组织、团体、政党去积极争取?可是马华公会忙于浪费所有媒体人力资源的内斗,大部分华教团体或华基组织则在“华人的人权问题”上划地自限,无暇兼顾远在东马砂拉越本南人的“无证”公民权问题。当然隆雪华堂民权委员会于国际人权日颁发给本南族的公民社会奖,对他们而言,算是聊胜于无的精神安慰。这现象也突出了华社这个全国最大的NGO,在人权议题的关注上总是放不开“华人”、“华裔”、“华教”的族群本位主义。

民主前程系于东马票源

308政治海啸让很多“肚懒”了数十年的西马人“爽”到翻天。大选过后,媒体和大众的焦点被人民公正党实权领袖安华空雷不雨的东马议员跳槽传闻牵着鼻子走。我们像西马中心主义的人民公政党一样,不去考虑“跳槽”对期盼民主改革的东马人,特别是沙巴团结党员被跳槽议员背叛的惨痛经验,甚至一厢情愿的以为,西马的变天是东马政治进步必然要参考的模式。

一些人认识到,单靠西马这个已经接近饱和的选票,是不可能拿下国阵政权的。可是我们的想象力是如此匮乏和天真,以为单靠锁不住的互联网和手机讯息,就能在东马这个多数地方连公路,电供也不曾抵达的“国度”,掀起改革热潮。我们也不正视在东马,即使全民把选票投给民联,真正能投票的选民只占具备选民资格人口的一半。意味着,如何能期望一个选票只反映“半民主”的沙砂两州,帮人民完成成就两线制的千秋大业?

根据我国选举委员会的公布,全国有资格成为选民的人口当中,只有三分之一登记为选民。马来西亚选举观察员网络(MEO-net)成员黄文强表示,根据他在砂拉越巴当艾(Batang Ai)选区的观察和推算,具备选民资格却没有登记为选民的比率高达50%。所以,国阵在那场补选中只不过赢了一半。

砂州选举意义仅一半

如果这个个案的数据足以反映沙砂两州乡区的选民资格状况,可以说马来西亚成立了36年以来,东马只有半个民主。笔者最近向国民登记局总监了解到,目前估计有大约6万6000名沙拉越原住民是“无证”人民,而导致沙拉越半民主的最主要原因,正是这批丧失了公民权,进而失去投票权的砂州“土著”。他们因为行政偏差和政治动机而被剥夺了享有身为公民的基本人权。

砂拉越州政府的政期在2011年6月截止,意味着执政党和在野阵线只有一年半的时间来就纠正这个半民主状况。我们可以假设执政党重视的不是民主而是选票,所以,他们更想维持半民主状况,因为越多选民意味着,必须输送的利益也更多。所以他们宁可继续让沙砂选民继续半民主,以便让那些变节的原住民政治领袖,可以继续骑劫人民的代表性,继续兴建更多水坝,开辟更多油棕大园丘,让砂拉越原住民更贫穷,更被边缘化。

至于民联,除了向来为原住民积极争取土地权的当地律师和转战民联的非政府组织成员,至今为止似乎看不到这个阵线高层对促进砂拉越民主的诚意。包括人民最寄以厚望的人民公正政党党魁,自308以来除了唱不下去的,一厢情愿的“东马议员跳槽把戏”,以及给东马超过10%石油税收的空头支票,实在看不出他们具备多大的意愿,来了解东马人特别是原住民的需要。

沙砂土地权和公民权

沙砂两州的变天可能性,在于两权的争取;公民权和土地权。有了公民权,选民资格才有着落;有了选民资格,能为原住民赢得土地权的政党必然受欢迎。因此,纠正砂沙半民主的情况,也等于还给至少6万6000名原住民天赋的公民权,这项任务不由争取沙拉越选票的国阵或民联扛起来,难道应该由心胸狭窄盲目到只有党争,而不复当年争取“华人公民权”志气的马华公会来担当?而华团如果要继续担当起促进公民社会的千秋大业,进军资讯缺乏的东马,让主宰选票去向的最主要人口既原住民接受恰当的选民教育,似乎是不可避免的时代任务。

这个国家可以允许6万6000名原住民的公民权被剥夺这等大事,发生并持续了36年,不但说明砂州政府彻底违反人权,也说明了东马反对党四面楚歌的困境。如果民联要在沙砂执政,或者凭沙砂的国会议席在全国执政,承诺解决这6万6000名原住民的公民权问题以及更多原住民切身的土地权问题,才是最长远而稳当的“夺权”大计。“青蛙议员”的算盘,不过是机会主义的手段,和媒体为了争夺点击率,而选择“热门课题”一样的短视和无聊。

·周泽南是资深媒体工作者

Advertisements

22条回应 to “喜欢Avatar的虚幻世界,漠视本南人的现实处境”

  1. 艾琳 said

    “最好能够用深入浅出的文字,用具备娱乐效果和唯美视觉效果的映像,向读者循循善诱” 这一句,我会贴在书桌上。

  2. mayashanti5282046 said

    作为反面教材,还是一名作者堕落的开始?

  3. 艾琳 said

    你说呢?

  4. mayashanti5282046 said

    我说去他的读者。这个虚构的集体,难道还要我来表演脱衣舞取悦一番?我不如私底下在镜子前穿裙子自我取悦。

  5. 艾琳 said

    个人浅见,把感动自己的,感动笔下的文字,希望能感动读者。然而读者想读什么,怎么解读,完全不在控制范围之内。一旦抱着目的传教宣教反而不讨好。写,有一万种写法。读者,素质背景种类繁多。什么文字都有它的读者,什么题材都有关心它的人。多或少,不能执着。媒体卖什么新闻,最终关键还是个卖字。别寄望没希望的,但是真挚的文字,作者怎知道一个读者就不是一个网络呢。

  6. mayashanti5282046 said

    说得好。我想我是太执著了,因为重。

  7. lapours said

    您好,我是上海一名学生,无意中google搜索到您的blog,今年寒假想去砂拉越,特别想去看看原住民的生活,想听听您的建议。我一个人独行,大概三周时间,女生。谢谢~

  8. mayashanti5282046 said

    上海女生

    很高兴你有兴趣了解砂拉越的原住民生活。如果你不必参观那些一般景点,而想直接体验原住民生活的话,我建议你可以到不同地区拜访不同部落。这里的原住民一般上可以说马来话(即马来西亚的国语),有受教育者谙英语。如果你只说普通话,或许得找当地华人的协助。

    建议你第一站先到诗巫-Sibu

    从机场到市区的途中,就有不少iban族的长屋。这里的生活节奏很慢,司机不必赶时间,我相信你可以要求司机带你到沿途的长屋拜访。

    第二站:Belaga

    如果你属于安全感型,可以寻求当地旅游社安排,让你拜访比较具原始风味的长屋。如果你准备冒险(你应该至少谙水性,虽然未必会沉船),你可以在Sibu码头乘快艇到上游的Belaga或Kapit城镇,到了那里再进入内陆的长屋。这里,主要的原住民都住长屋,虽然有些不住,但一般上一概叫长屋。

    你最好先做好一些基本功课,砂拉越原住民有30多个族群,各有特色和风俗。

    第三站:Bintulu-Niah

    这个地区靠近著名的尼亚洞穴。相当值得参观。内陆地区有不少非常美观,古朴的长屋。你如果要参观,可以找当地人帮忙。

    必需说明,参观长屋并非砂拉越旅游的一般项目,要特殊的安排,特别是交通。只有四轮驱动车才能抵达。如果你时间多得是,可以跟当地人商量,例如打听他们什么时候有去内陆,你可以跟他们共车。当然要注意自己的安全,一趟去内陆的车,起码一个人得付100马币左右,包车要500。

    第四站:MIri- Ulu Baram

    Ulu Baram是本南人的大本营,关于本南族,你可以参考大量这方面的文章。你要去到他们的地区,起码要6,7小时车程。

    如果你真正有兴趣,我们进一步商量,或许我可以介绍一些当地人给你认识,让你紧急时可以联络。因为这些联络人都忙着处理原住民的事务,是不会招待游客的。

  9. 艾琳 said

    虽说是写给上海女生,我这个吉隆坡师奶看了也蠢蠢欲动。

  10. mayashanti5282046 said

    师奶才女

    现在基隆波飞BIntulu来回才200马币,如果我不是在这鬼电视台,我看我每个月都会去一次。我去过一间有60户的长屋,从这端走到另一端要10分钟。清晨在手工细致第草席上醒来,我多么不想离开了,就像当年我不想离开西藏。可是最后终究还得在吉隆坡这个地狱生存。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11. lapours said

    昨天是抱着试试看的心情留了言,今天从学校回到家,真是有受宠若惊的感觉!
    非常非常感谢您对我详细的回复。
    其实我原来读书的时候做的是中国和日本的傩文化研究,就是戴假面驱鬼敬神的一种风俗。最近导师有意让我做关于太平洋文化圈的课题,但是我马来西亚印尼和菲律宾都没有跑过,以前只去过老柬越和尼泊尔一带,所以想先去看看体验一下。
    如您所说,是必须得多做做功课,我这个念头来的突然,所以一切都很仓促,看了您详细的回答,我也有些不好意思的。我也不会马来语,只会普通话或者英文,确实是太冒失了。

    如果方便的话,可以加我的msn:yuanchen79@hotmail.com,您有空的时候可以让我好好骚扰一下,问问问题。:-)

    再次表示感谢!

    楼上的小姐,如果您有意同行,就给我发邮件哦~我大概本月20左右出发。

  12. mayashanti5282046 said

    楼上的上海研究生

    不必客气。我的电邮huskytwist05@gmail.com
    欢迎询问。其实我不是砂拉越人,对原住民的文化风俗也不是非常熟悉,只是较常关注他们的课题。

    砂拉越博物馆有出版一本非常好的学术刊物,叫Sarawak Museum Jurnal,在其首府Kuching市区。应该说大部分关于砂州原民的人类学著作都以英文撰写,你要找的资料可能更多在砂拉越大学。可惜我不熟悉里面的人事和状况。我现在在赶着制作纪录片,改天再详谈。

    二楼的艾琳小姐,如果你有机会听砂州原民用一种叫Sapir的乐器弹奏的音乐,你一定会喜欢。大概可以和Gypsy King的七把吉他比美。心动了吗?

  13. mayashanti5282046 said

    楼上女生

    我几乎忘记了你提到的傩文化,至少我还会念这个字。在相距吉隆坡不到50公里外的一座岛上,住着叫mah meri的原住民,应该是全马唯一还具面具雕刻的族群。那个地方叫Pulau Carey or Pulau Indah.如果你有兴趣,可以去看看。

  14. lapours said

    哇,太好了,这真是一个很重要的信息~看来我会先上海-吉隆坡了~

  15. 艾琳 said

    上海小姐:谢谢邀请,只是身不由己(很烂的理由)。我多年前到过Pulau Carey,当时没四驱,从岛上出来时,我的旧车车底百孔千疮。劝你找个帅哥开四驱载你进去。
    maya先生:心动了,又能怎样?

  16. mayashanti5282046 said

    本土女士

    心动了,可以选择:

    a.像有点才尽的才女张艾嘉那样,拜一部纯情得受不了的电影,shiok sendiri.

    b.每天中午12。20扭开电视第二台,收看周泽南制作的砂拉越系列,里面就有所说的音乐。(also shiok sendiri)

    c.下星期三出席雪华堂讲座,会重播纪录片。不过不要听周泽南的讲座。(malu sendiri)

    d.等maya先生什么时候来潮,烧一片DVD给你听个饱

    e.砂拉越不会不见掉,等下次再心动再去。

  17. 艾琳 said

    old maya:这么多选择看到我心花怒放,不过首选d,然后e,很想c(包括”马路”的部分),不能b因为n年没看电视了,a叫张师奶自爽好了,恶心。若d实现,请通知。

  18. mayashanti5282046 said

    Irene

    还是不要c了,免得maya说不出话。等d吧。

    Girl from Shanghai

    Pulau Carey的原住民在每年农历新年后的一个月,举行他们的祭祖日。舞者会戴着自己雕刻的面具演出。以下关键字,可以找到相关资料。

    Mah Meri, Pulau Carey, mask

  19. lapours said

    我也是一直在查那个节日的日期,农历新年的后一个月,唉,估计这次无缘了,我还是专心留在东马吧。我想就挑一两个地方吧,否则太赶了啥也看不到。你觉得niah洞附近怎么样?有可能运气好找到内陆的部落呆些日子么?因为听你说到在草席上醒来的场景,十分向往啊~

    ps,我也很热爱西藏,也有不想归来的念头。

  20. lapours said

    对了,还有一个事情,如果我去bintulu,是从上海飞吉隆坡再转吉隆坡-bintulu方便,还是从深圳飞亚庇再坐车方便?在沙巴和沙捞越,有没有长途巴士可坐啊?返回的话,应该是从吉隆坡回上海。

  21. lapours said

    跟大家汇报一下,机票订好了。

    1月23日晚上上海飞吉隆坡,然后转机去bintulu?miri?(希望大家给意见)

    2月11号晚上从古晋飞吉隆坡,廉航机场对付一晚上,12号一早的飞机回上海陪父母过年!

    如果去niah一带的话,飞bintulu还是miri?行程如何安排比较好?

    然后想在古晋停留一天,买买书什么的。是不是还是得从bintulu飞到古晋才行?

    多谢各位大侠啦,可惜这次吉隆坡不停留了,否则一定要去拜会一下的。

  22. mayashanti5282046 said

    楼上小姐

    吉隆坡廉价机场旁是有酒店的,廉价不廉价就不知道。

    关于砂拉越航班详情,查airasia.com就知道。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