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ashanti5282046’s Blog

自我不在,書寫的都是他者及其他

令人着魔的不过是名词

Posted by mayashanti5282046 于 一月 16, 2010

作者/周泽南专栏 Jan 16, 2010 12:07:14 pm
刊登于《独立新闻在线》

【无主孤魂/周泽南】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发笑。

对某个一神教有莫名狂热的一些马来西亚人,以焚烧教堂的暴徒行径作为迎接2010年的贺礼。作为对另外一种一神教莫名虔诚的受害者,强烈谴责焚烧基督教和天主教教堂的暴徒,为宗教极端分子,和破坏社会治安,族群关系和谐的罪犯。值得庆幸的是,重视族群和谐的一些非政府个人和组织,积极促进跨宗教对话,也以某种一神教教徒的身份,捍卫另一个一神教教徒的安危和教堂的财产权。

然而,笔者的讨论重点并不在于跨宗教对话是否重要,是否可能,是否迫切这类实践性的课题,而想在这些结论式的倡议之前,探讨不过是一个名词的阿拉,或者阿推,为何能在信仰者身上发挥那么大的效力。究竟是各自宗教的阿拉或上帝感化了教徒,让他们誓死捍卫阿拉/上苍/上帝的圣洁,还是这些人在各自语言编制的笼牢里面,作茧自缚?

语言不过是约定俗成之物

我没有见过上帝,不知道上帝长什么样。我只是每天见到叫山蒂的小母狗,她每天都用还没吃饱的眼神告诉我,下一餐的时间快到了吗?我们人类,为长得像山蒂那样的生物取了一个叫DOG的英语名词。这个名词倒过来念,就是大家熟悉,或者一直以来自以为很熟悉的GOD,上帝。

如果我有一个像山蒂那样大的孩子,她或许会问道:“老爸,为什么狗狗叫DOG,上帝叫GOD?”我回去翻那些已经蒙上一层灰的语言学参考书,里头说:“没有特别的理由,语言不过是约定俗成的产物。”用俗话来说就是,为什么DOG叫DOG,GOD叫GOD,完全没有特别的理由,或者神圣的动机,那只不过是最早使用了GOD来称呼他所认识的上帝的人类,在偶然情况下发出的一个声音。然后他把狗称为DOG。后来,这两个名词的首创者获得了族人的同意,就约定把GOD称为GOD,把DOG称为DOG。

语言是约定俗成的产物这项语言学发现(我不敢说是事实,免得惹众怒)高诉我们,当初如果GOD和DOG这两个名词的首创者把GOD和DOG对调,今天,在我头顶上我却从来不认识的上帝就变成了DOG,而每天把带着口水的热气,不知廉耻的喷在我脸的上的小母狗山蒂,就变成了GOD。

以此类推,为什么绵羊叫lamb,桌子叫desk,教堂叫church,焚烧叫burn,狂热叫fanatic,上苍叫“阿拉”,统统都是约定俗成的产物。问题在于,偏偏聪明而狂热的人类,倾向于为特定名词注入了过多的感情和想象,背离和忘记了当初人类在创造语言时的随性和约定。

词语的魔力

思想家卡西勒(Ernst Cassirer)在他的《语言与神话》这部著作中的第四章,集中探讨了语言或者词语,在生产神话和宗教意识上的关键性地位。他说,语言在创造之初,就被人类赋予超乎寻常的宗教性质,“从一开始,就把词语抬高到宗教这个‘神圣’的领域。在几乎所有伟大的文化宗教的创世说之中,词语总是和至尊的创始主结成联盟一道出现的。”

他指出在埃及神学最早的记载里面,心和舌头这两股力量被归结为创始神普塔(Ptah)的属性。普塔凭着心和舌头这两股力量,创造并且统治了所有的神,人和动物。他说:“万物皆通过他的心之思想和他的舌的命令而得以存在……远在基督教纪元数千年之前,人们就有了这样的一种观念:上帝是一种精神的‘存在’,他先思想世界而后创造世界,而词语则是他用来表达思想的手段和创造世界的工具。”

他还举印度为例说:“在印度,我们也发现口说的语词甚至高于神本身的力量。”词语是神本身,也是神的名称,因为神的名字才是效能的真正源泉。他说:“一个知道神的名称的人,甚至会被赋予支配该神的存在和意志的力量。”

正因为神的名字被创造它的人类赋予了特殊的魔力,所以很多时候,信仰者把名字当作神本身。把自己不清楚、不认识、不能掌握的神/上帝/阿拉等等,通过能够掌握的词语,毫无羞耻的掌握在自己手中。这种原本对上帝这个“不可说”的存在强加以界说的不敬的举动,竟然在一些自以为了解宗教,或者掌握宗教诠释权的宗教司手中,变成了一种权威,权杖或者借上帝之名攻击、批判、审判他人的手段。

谁代表谁和谁对话?

在像马来西亚这样议题不断的国度,发生了基督教堂和锡克教堂遭焚烧和破坏的事件后,宗教对话的呼吁开始不绝于耳。这是值得庆幸的进展,然而,真正的民主是一种参与的过程。宗教对话的前提可以归结到一个问题上,那就是“究竟由谁来代表谁,跟谁对话?”谁能自喻为上帝/上苍的代表或者最权威的诠释者,来代表大多数信徒所理解的上帝/上苍含义,来和另外一个地表性同样有问题的代表来对话?

笔者的另外一层疑惑其实是,声称代表信仰上帝/上苍之人的代表,是否自觉于语言能够赋予人类的魔力,其实在产生信仰作用的同时,也是一种滋生误解、虚幻和魔幻的杀伤力?

笔者自认没有能力代表任何信仰者,或者无信仰者,和任何其他信仰者进行对话。因为在我们还不认识思维、语言与宗教的关系之前,就以为认识了自己和别人的“上帝”,其实是对“真正”上帝的一种骑劫,通过上帝这个词语所赋予我们的个人幻觉。

你知道我说什么吗?如果不知道,这就是对话的危机,也正是对话的契机。问题是,你我有多大的耐性,进行真正切入事实的对话,而不是止于词语或者名词的对话呢?

非一神教的笔者以为,道可道,非常道;那些不在我们理解范围的事务,最好不要假扮权威,甚至以为说着习以为常的宗教词语,就接近了宗教或神圣本身。语言从来都不是传达思想的工具,它是生产思想、神话、宗教意识的魔法,这个魔法也是让我们作茧自缚,分门别类,划地自限的牢笼。包括笔者自以为不信仰上帝这个用语言思考出来的一种宣称。

Advertisements

8条回应 to “令人着魔的不过是名词”

  1. 长璜 said

    这篇大作让我想起“海狼”,够绝!
    谢谢你~

  2. SL said

    有一个可恶的老板, 大家叫他GOD. 有一天我和某人msn 时, 真的不自觉叫他DOG.

  3. 艾琳 said

    你知道我想什么吗?如果不知道,这就是默契的危机,也正是无言的契机。哈哈,喝茶喝茶。

  4. mayashanti5282046 said

    长璜

    你意思是现在的海狼不够“海狼”了吗?真的是“作者已死”了。

    二楼的SL

    我宁愿GOD像我的DOG那样可爱。而且她们做错事时,我还可以惩罚她们;GOD就没有这种平等观念。

    底楼的茶客

    如果编辑和我有默契,就会写:“这篇文章是在阅读了一篇关于阿推的文章后,有所启发而写的。”无言中真有契机。

  5. mayashanti5282046 said

    说错了,无言不是结局,是默契。

  6. 林志玲 said

    讨厌!

  7. SL said

    其实心里真的想:DOG 比GOD好多了,说出来会被人打。

  8. mayashanti5282046 said

    GOD只能是单一的,我有两条DOG.一神教的独霸,唯一,独尊,和我性向不符。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