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ashanti5282046’s Blog

自我不在,書寫的都是他者及其他

让语言使用回归跨族群

Posted by mayashanti5282046 于 一月 30, 2010

《自由今日大马》专栏

周泽南

黄进发在其专栏文章〈中道政治与洋务运动〉(见《独立新闻在线》http://merdekareview.com/news/n/12081.html)中说,在308之后,“跨族群”(中道政治的别名)已经变成政治正确,没有一个华教团体或华团会反对“跨族群”。他以民主行动党和回教党都已经在进行跨族群的争取选票策略,来鞭策华社华团赶快在行动上而非嘴皮上跨族群。

民间用语自古跨族群

其实,自古以来马来群岛的各族居民都在不同的层面和程度上实践着所谓的“跨族群”,跨族群最主要体现在语言的使用上。在一个以马来人为多数的村落,华人,印度人,原住民除了在族群内使用各自的方言,和其他族群沟通时,自然而然的使用马来话。换着是在华人或印度人社区,占人口少数的马来人或者英语社群也会配合主流,使用各种汉语方言或淡米尔语。换言之,在没有政府干涉用语的情况下,民间都在弹性的使用各种语言,以便达到沟通的目的。

独立后制定的国语政策开始改变了语言使用的面貌。意味着政府为了提高马来语的官方地位,限制了其他语言在公共领域的使用,进而引起母语非马来话人士的强烈反弹,甚至演变成只因为一个中文路牌被改成国语,就剑拔弩张的“语言政治”。政府如何通过语言政策,文化政策以及教育政策,这三者的实施来塑造“国族”和边缘化其他母语/族语,这里从略不谈;笔者要点出的是,民间团体特别是华团,其实没有必要步政府的后尘,在活动中限制语言的使用。例如,为了照顾预设的“华语听众”而设定某讲座,座谈,研讨会只能使用华语。
我们必须认清的我国社会语言现实是,不论在什么场合,一旦有人,就会出现语言能力的差异。即便是在“华语”群众里面,也肯定会出现略懂华语,精通方言或英语的“华人”。所以笔者主张,各种社团不必拘泥于活动语言使用的“正规性”,反而应该着重用语的灵活性。举例说,如果一项华语讲座来了50人,其中四人为不谙华语的英语华人,马来人,印度人和原住民,只要其他46人听得懂马来话或英语,而主讲人也不介意转换语言,即使完全将讲座改成国语讲座,英语讲座或者多语讲座,也丝毫无损于该活动的意义和目的。

弹性使用各种语言

关键在于,一旦遇上讲座等“正规”,“正式”场合,很多人,特别是华团人,华文报人等等,都突然变得僵硬起来。似乎在正式场合不使用华语,就会贬损了华语的地位。这样将语言政治化的心态,其实和政府为了抬高马来语地位而压制其他语言的使用完全没有差别。因为压抑而报复的心态绝对不能促进跨族群。如果要在语言使用上跨族群,让语言使用回归最自然,最宽容的状态,是必不可少的关键步骤。

进发肯定了个别团体在跨族群方面的努力,包括“华总20年行动方略”招揽非华语社群的学者专家、社运人士为国献策,隆雪华堂和林连玉基金与马来文教团体联手为巴东赈灾,隆雪华堂“公民社会奖”全数颁给非华语社群的团体与个人。

笔者以为,我国的“公民社会”必须洗脱历来语言使用精英化的弊病,让公共领域的语言使用回归庶民。当然,这样的回归很容易被误解,甚至误用,让各母语团体躲回各自舒适的母语场合去。笔者主张的是,不论是任何场合,都鼓励多语的使用,而为了达到沟通的目的,有效的现场翻译就成为不可缺席的条件。

不少人会以多语使用和翻译浪费时间为理由,而反对多语使用,甚至听见自己不明白的语言就不耐烦。可是,当我们花三个小时,在电影院看卖座的Avatar里面的原住民使用谁也听不懂的Navi语言时,却没有滋生不耐烦的情绪。因此,让语言去政治化,是跨族群行动或活动首要考虑的思想改造和心理准备。

Advertisements

3条回应 to “让语言使用回归跨族群”

  1. 其实,我们更本就不需要为语文的问题争论不休。重要的是在于谁能放下大民族的姿态,让每一个族群都能平等的享用自己的母语又不伤害别人。

    英国殖民的毒素,我们尝到了很多。但是,像马来西亚这样的国家,其实,每一个国家,只要学习两种语文,就能扫除不平等和建立起一个更大的沟通桥梁。

    我们东盟十国也无需为出国,短短的几千里路出现语文障碍。

    一百多年前的眼科医生就感觉了,所以,世界语,其实,真的意思是希望,我就叫他希望语吧,就是esperanto,espri就是希望的意思。

    想学习的也可以在这个网站看看www.lernu.net

    在wordpress 也有设希望语(世界语)的文字

    eo.wordpress.com

    为何大家不放下自己的大民族心态呢?

    为世界的和平,让我们共同的把希望放进自己和世界的日子里吧。

  2. mayashanti5282046 said

    通过学习共同语来达到沟通固然可取,可是存在着两层问题:

    1。每个族群学习这种语言的机会,方便,以及习得该语言后的好处,并非平等的。方便掌握这种语言的阶级,最后又压迫不方便掌握这种语言的族群。

    2。如果将更多资源分配到学习共同语,特定族群的语言学习机会,空间,时间会被剥夺。而且语言多样性本身就具有价值,不能为了发扬共同语而忽视了语言的多样化本身。就像保护生物多样性,保护语言也志在于保护多样性,而不但但是为了民族情绪或民族特征。

  3. 不知道您去理解世界语的历史了吗?

    世界语是在保护更多的语言不被统化和消灭。在这里举例,大马人民都各自学习自己的母语,加个世界语,因为世界语是目前全世界最容易学习的语文。就可以和国内的其它民族沟通。

    现在的华裔子弟,要学习三种语文,都不是容易掌握的语种。如果你看了李光耀回忆录,就知道要多高的智商才能掌握好双语,更不要说三语了。除了马来人是二语之外,其它的民族,印度人,依班人等读需要学习三种语言。结果,两头不到岸。

    由于世界语是没有民族色彩,也就可以避免一个民族被另一个民族的压迫感觉。相信现在的我们就是这样的感觉。

    所以,更本就不存在你的1的困境。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