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ashanti5282046’s Blog

自我不在,書寫的都是他者及其他

像野兽那样受伤和痊愈

Posted by mayashanti5282046 于 二月 5, 2010

周玛雅山地

上个星期六,我又被家里的两只野兽咬了,这一次不算严重,只在右手虎口留下一个犬齿划过的痕迹,和稍微流了一点血。两只档不住互相撕咬的野兽,比我伤得严重一些。

他们是这样打起来的。先发制狗的“上帝”,因为做错事不甘被我责骂,迁怒于玛雅,向玛雅扑过去,不甘示弱的玛雅,一洗平时娇滴滴的模样,立刻反攻回去。结果,一场长达15分钟的大斗就在我家暴发,惊天动地的撕咬惊动了左邻右舍。山地滚红的血液,染红了大片地板,我在善后清理地板时,用自来水冲洗地上的血迹,汇聚在沟渠,血流成河的景色真是壮观,血腥又恐怖。

这种景象让我联想到好几个发生在19世纪末南来华人身上的惨剧。一个在砂拉越古晋附近的石隆门,一个发生在吉兰丹内陆的布赖。石隆门的客家人矿工,因为不满拉惹布洛克对矿工公司进行的不公平税收政策,曾经攻占了古晋几天,后来被荷枪实弹的英军围剿,数千人惨死在坐落在帽山的石隆门,当时的文献记录形容“血流成河”。吉兰丹也是客家人矿工,因牵涉在当时马来王朝的内战,结果被苏丹派遣的马来军队灭村,历史同样有“血流成河”的记载。

我时常梦到自己是一名将军,有时候在和不清楚的敌人进行殊死战,有时候手握杀了无数敌人的大刀,孤零零的站在横尸遍野,血流成河的沙场,一点也不感觉悲壮,只觉得可悲。可能是因为血流成河的惨剧不断在梦境,在历史,也在自己的轮回里面重复吧。

我和两头野兽大混战过后都很累。我开始检查他们的伤口。玛雅伤处比较分散,右耳被撕裂少许,痛得他不敢摇耳朵;额头上有一道6寸长的伤口,应该是被我用打断的扫把划了一把,伤口不深,却破像了。后来我安慰玛雅说:“反正你本来就不是很好看,所以也没所谓破不破相。”玛雅皱着眉头说:“讨厌!”这时候她看起来像林志玲。

山地伤在左脚,血大量流出。还没来得及为他包扎,他已经自己拼命用舌头舔,止住了血。他一拐一拐的,只持续了一晚,隔天早上就生龙活虎的闹着要去逛了。我的伤口和玛雅伤口的痊愈速度一样,让我有点惊奇。我可以肯定自己吃的不是狗饲料,所以不可能和玛雅的体质一样。所以,同样的痊愈速度大概只能用正常的,一般的哺乳类的痊愈速度来解释了。我和玛雅一样,只在伤口涂了一点点碘酊(俗称黄药水),我相信这不是药性的缘故。

所以,应该说,我在我的野兽的耳濡目染之下,竟然产生了和他们接近的体质,以及习性。怪不得近来我的脾气越来越浮躁,对很多事情动不动就咬牙切齿。

还有一样经验要和大家分享,被狗咬或踩到生锈的铁钉后,固然必须打破伤风的预防针(实际上医生说只有大概5%会发作),可是一剂针的药性可以维持三年。我很幸运的在前年第一次被我的野兽咬了一口,那时候伤在右脚,去年在木寇山踩到锈铁钉,这次又再度被咬,只要发生在三年之内,不论被咬多少次,或者踩到多长多锈的铁钉,都会不会有事。不幸的是,那个没有医德的医生,是注射我之后才告诉我这件事。当然,我不会为了一个值得票价的“怕输”念头,不断让自己被咬伤或钉伤。

我没有患狂犬症。

Advertisements

2条回应 to “像野兽那样受伤和痊愈”

  1. mayashanti5282046 said

    最重要的反而忘记题:山地咬了玛雅不到3小时,我把她拉到玛雅面前要她道歉,她二话不说,就为玛雅舔伤口了。玛雅也毫不记仇,好像刚才厮杀的并不是他们。我把这件事记到现在还耿耿于怀,真是禽兽不如。

  2. SL said

    我一再想象那和狗混战的场面。。。。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