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ashanti5282046’s Blog

自我不在,書寫的都是他者及其他

感觉无法感觉没有感觉的感觉

Posted by mayashanti5282046 于 二月 9, 2010

南泽周

如果你有一个孩子,你要她/他几岁才明白上述句子的含义,或者知道它不过是一颗毫无意义的臭蛋?

如果你的脑袋能够接受挑战,以上的题目/句子究竟是一堆无意义的语言垃圾,语言游戏,还是隐含着多重深意,多重含义的哲学命题?

一旦我们针对上述句子展开了思考,让人不得不惊讶的是,即便上述句子果然只是语言垃圾,可是由于它沾染了思考的因素,最后也似乎变得颇有深意了。可是的可是,然而的然而,当我们对以下括号内的词汇进行思考,最后我们不仅将依然无法获得确切的答案,甚至思考本身究竟是否真实,是否具备意义,也变得可疑了。

括号里的词汇包括“究竟”,“意义”,“无意义”,“语言”,“垃圾”,“语言垃圾”,“隐含”,“深意”,“哲学”,“思考”,“思考因素”,“可是的可是”,“进行思考”,“确切”,“真实”,“思考的真实”,“可疑”。

从语言学的角度来看,上述都是有特定意义的词汇,用语言哲学来看呢,每一个词汇都是有待弄清楚其所指的思考/语言的产物。每一个词汇都可怀疑,其意义都还不明朗,只有一点是无可怀疑的,那就是“怀疑”本身。如果我们连这个词汇所代表的意思也不能100%的确定下来,我们只是在一堆没有明确所指的符号堆里面作茧自缚,或者捏造意义。可是,话又说回来了,有哪一些思想和语言不是捏造的?捏造的思想或词汇就没有意义了吗?我们只能说捏造的事物,包括思想并不“真实”,却不能否认它具有意义。除非我们全盘否定语言的意义,这又另当别论了。

自从我被狗咬过后

上述标题对了解我的语境的人而言,绝对有意义,也有所指。可是对“我被狗咬”这回事缺乏概念的人而言,就是个莫名其妙的语无伦次了。我要说的其实是,自从我被狗咬过后,某个音乐也填补不了我的空白的夜晚,“感觉无法感觉没有感觉的感觉”这个句子/思想/语言垃圾,突然像邪灵那样附上我的脑袋,将我占据;我必须思考这个句子的真假,有意义或无意义,要不然,这件事情本身对我而言,会变得很荒诞。人一荒诞起来,就会怀疑自己,怀疑自己的存在,怀疑自己存在的意义,怀疑存在意义的思考有无意义,怀疑赋予这种怀疑的思考是不是语言的产物,最后怀疑怀疑本身,以及怀疑怀疑本身的意义。

一旦思考来到怀疑这里,又掉进了死胡同。所以,要继续用语言思考,却不受语言操纵,只有另辟思考的途径,换句话,语言的途径。如果你对我说的每个词汇都敏感,你会看到“换句话”和“另辟语言的途径”其实是同一个意思,不过我们又明明知道它们不是同一个意思。前者只不过是一个平凡的纯粹语法结构上的用语,后者却因为跟思想挂钩起来了,所以沾染了别的,“深层的”的意思。可是,哪来什么深层的意思呢?那不过是语言拐了个湾,就扮起高深来了。可见,人类思想多么容易被语言所蒙蔽。其实,聪明的你可以进一步怀疑/思考,何谓“蒙蔽”?有蒙才有蔽,无蒙的话又何来蔽?你不要以为这只是另一场语言游戏,我说的是一个海德格尔用一本《存在与时间》探讨的真理问题。

感觉无法感觉没有感觉的感觉

说了那么多垃圾,绕了一个大圈,我可以开始思考“感觉无法感觉没有感觉的感觉”,究竟是一种感觉,还是一场语言游戏了。我们要如何着手思考呢?原谅我必须扯开焦点,因为这关系到思考方法的问题,没有正确的思考方法,你无法参于这场语言游戏。我说错了,是不是语言游戏还没有定论。

根据诠释学的解释,我们对任何事物,命题的理解都是或者从局部开始,或者从整体开始,或者交替进行的。以“感觉无法体会没有感觉的感觉”为例,必需先将这粘成一团的句子拆散,才可能知道它的意义或者无意义。

游戏开始

感觉
(语言游戏规则告诉我们,必须假设我们了解什么叫感觉,所以我们姑且相信大家所理解的感觉,是同样的意思)

没有感觉的感觉
(可能指这样的情况:平时我们的思绪被感觉沾满,突然有了片刻的清静,我们就将没有感觉的时刻形容为没有感觉的感觉。这里出现两个分歧;第一,我们并没有去感觉那个没有感觉的时刻,所以沾满我们思绪的只是一个感觉的空白。说到这里,你会发现一个严重的矛盾;空白怎么能沾满思绪?可是,尽管我的语言如此矛盾,却不妨碍你理解我的意思,不是吗?

第二个情况;我们首先意识到自己的没有感觉,然后用思想刻意的想去“感觉”没有感觉的感觉。可是,“感觉”没有感觉的感觉究竟是一种“感觉”,还是一种“思考”/推论,还是两者都不是,只不过是一种想要感觉,却无法实践的意图?(intention)。你看,我把另外一种语言也扯进来了,我的“意图”是为了让我的表达“更”明确。可是,它的效果有更明确吗?我觉得没有,只不会用同语反复来虚构真实性。回到主旨来,如果是第二个情况,“去感觉没有感觉的感觉”根本不是一种感觉,而是思想的意图。所以“去感觉没有感觉的感觉”不能成立,它不过是思想/语言的产物。

无法感觉没有感觉的感觉

无法感觉没有感觉的感觉究竟是什么样的感觉?我们可以体会感觉,可以体会没有感觉,可以体会没有感觉的感觉,还是无法体会没有感觉的感觉?要如何判断呢?体会是感觉的同义词吗?用“体”来领会,就是用感官,基本上和感觉相似,却并不完全相等。为了避免扯进新的词汇,扰乱我们的思绪,我们还是用感觉吧。只是,在这样的地步,再清晰的词汇也于事无补了。语言已经把我们带进死胡同,我们无法判断可以体会没有感觉的感觉,还是无法体会没有感觉的感觉。所以只能诉诸于经验。那么,如果你有这样的经验或例子,来告诉我吧。
.
感觉无法感觉没有感觉的感觉

如果你以为这最后一句只不过是无聊的语言游戏,而不含真实的感觉,你一定大错特错了。如果你用整体的,笼统的印象去把握“感觉无法感觉没有感觉的感觉”的意思,可能会出现以下结论:

第一,你的思绪很容易绕开这句子的字面意义,然后你感觉到人类对“感觉”本身竟然那么重视。甚至不知不觉的赋予了感觉正面的价值和意义,仿佛错过一刻的感觉,生命就流失或空白了什么。

第二,感觉每向思想靠近一步,或者向感觉本身拉开了距离,我们就感觉失落了什么。例如,没有感觉本身已经构成一种心理上的遗憾,没有感觉的感觉的主人,好像从什么实在的时空抽离了,这种距离让心理开始不自在。来到“无法感觉没有感觉的感觉”的地步时,理解能力的局限让我们更加心慌,甚至变成了一种心理负担。最后,在“感觉无法感觉没有感觉的感觉”面前,多数人要不思想投降了,要不总结说“那不过是语言游戏”。

这确实是一场语言游戏,不过我发觉到,当语言和思想将我们和感觉拉开了距离,我们对未知的,抽象的感觉会产生莫名的压力。这让我理解了为何那么多人害怕作抽象思考。因为思考几乎等于感觉的抽离和异化,那种可怕的程度,或许就像看见灵魂离开自己的躯体一样。越具体的人,越害怕思考。他们觉得思考,意味着和生命,感情,感觉,拉开距离。只有那些像鬼魂或疯子一样的人,才能从思考,语言中自得其乐,并且游离于感觉的世界。

最后,对于感觉,我只能说,尽管不可言喻,还是必须言喻。因为我们不知道什么时候所谓“真实的感觉”很可能是我们生命中某阶段通过语言习得的产物,所以变成了“言过其实”的感觉。

其实,以上所写,所感,所想,所言都是语言的游戏。我真正具体的感觉不过是缺少了一杯姜茶来治疗我的思想感冒。

周玛雅 于2010年2月9日24点24

Advertisements

25条回应 to “感觉无法感觉没有感觉的感觉”

  1. 小原 said

    this is like “think about how you think while you are thinking”.

  2. mayashanti5282046 said

    Bingo, almost there. Its more like “Thinking about the thinking on how you think while u are thinking.”

    One more layer.

  3. 长璜 said

    当别人仍然执著地用“理性”来认识世界的时候,老兄您却是例外地用“感性”来接近事物,真不可思议!
    不妨喝六堡茶吧,一般药材店都可以买到,此种茶能治轻微感冒,哈~

  4. mayashanti5282046 said

    此言差矣。尼采用理性揭发了理性背后的主观,逻辑之下的非逻辑起源,结果是过渡理性导致他疯狂。我正要摆脱的是过度的理性。你说的“别人“大概连理性是什么也还没搞懂吧。

    六堡茶不管用。只有姜茶,目前断货中。我还引颈长盼送茶人。

  5. 艾琳 said

    停。
    停止。
    停止想。
    喝茶。

  6. mayashanti5282046 said

    一杯茶的意义非常非常具体得上帝也不敢发笑。思考的意义却只换来个烦或者疯。

    好茶。

  7. mayashanti5282046 said

    listen to the rythem of the falling rain

  8. 长璜 said

    南泽周听雨了……这该不是“天人合一”的前兆吧?
    祝你虎年更比牛年旺(不是“汪”)!
    ^_^

  9. mayashanti5282046 said

    Mr Long Spring

    Wish you prosperous and f’king happy new year 2.

    Lam Z

  10. mayashanti5282046 said

    酒醒后看回这文章,真是臭蛋一个。

  11. 好像没有感觉 said

    感觉无法感觉没有感觉的感觉

    你的知觉感官有问题?
    你没有感觉因为你在陈述而不再感觉中。
    感觉是用想的?还是用知觉感官?
    在感觉中就不是在思考中。
    可以用语言来回想/思考经验过的感觉。
    在思考感觉的时候就不是在感觉中。
    在表达感觉无法感觉没有感觉的感觉,是用语言在描述一个想法。跟真正的感觉没什么关系。
    好像有感觉,好像没有感觉,不肯定有感觉,不知道有没有感觉。

  12. mayashanti5282046 said

    感觉和思考的二分的基础稳固吗?人类对事物,事情的感觉和动物不同,是因为受到习得语言的影响。语言就像基因一样,早已经暗中在影响着人类的知觉。那些哲学对知觉,感觉,直觉的划分,不是在任何时候都管用的。特别是当哲学出现了语言的转向之后。

  13. 小原 said

    同意,没有一把界刀能把“知觉,感觉,直觉”像庖丁解牛般把这三者不牵不连地分开,万事互相效应。

    如果用

    “F”作“感觉”的符号;

    “0 x F”作“没有感觉”;

    “F(0 x F)”作“没有感觉的 – 感觉”;

    “0[F(0 x F)]”为“无法感觉 – 没有感觉的 – 感觉”

    “F{0[F(0 x F)]}” 感觉 – 无法感觉 – 没有感觉的 – 感觉

    就比较容易帮助“抽象思考”了。

  14. mayashanti5282046 said

    Mr Long Spring

    I think we have a brilliant thinker here.See upstair.

  15. 好像有感觉了 said

    语言游戏本自於日常生活中,
    故意制造语言的游戏来进思考是有点学究气了。
    强要感觉去感觉无法感觉没有感觉的感觉本身是缘木求鱼。
    进行所为的“抽象思考”是要带观者去游花园兼赏花?

  16. 小原 said

    我从Mr.LongSpring 的部落发现这个网站,多篇文章读得我兴奋,正搔到痒处。

    Mr.Lam 什么时候也谈谈现象学,这真是让我一头雾水。

  17. mayashanti5282046 said

    好像有感觉

    旨在抛砖引玉,包括阁下,不是把玉引来了吗?

    小原

    那是我11年前碰的。只读了胡塞尔的《现象学的观念》,虽然只60多页,是奇特的阅读经验。读第一遍,似乎全部明白,读第二遍,全部不明白,再都第三遍,比较肯定的明白了。有机会会再读第四遍。我大陆的老师说他的一个研究生,研究胡塞尔结果精神失常。

    听说Monash大学有一个讲师在奖Heidegger,有兴趣的话我可以介绍。

  18. 长璜 said

    LONG SPRING曾以五角钱买到那本书,幸亏丢掉了(或者送人了),所以……还好没事!
    另,有幸也听过薛老师这号人物;自然而然又让LONG SPRING想起SEA WOLF来!
    BROTHER MAYA, IF I’M NOT WRONG, 小原先生跟好像先生都是来自艺术界的宝玉哦,看来您和这个领域蛮有缘的,嘻嘻~

  19. 小原 said

    那本书躺在我床边,看不懂啊!!

    正想有没有导读班,薛老师有开课吗?

    Mr.Long Spring,(小声问)Sea Wolf是谁?

    非常兴奋,好像一下子高人都跑出来了!

  20. 肯定有感觉 said

    我本来精神正常,平时最多精神紧张,可最近求爱不成常常精神失常。

    mayashanti5282046先生,
    阁下有没有兴趣谈谈你对你的偶像尼采先生的旧朋友瓦格纳先生的音乐艺术,有没有什么个人心得?

    小弟就是听了瓦格纳先生的歌剧特里斯坦与伊索尔德后大受感动而去求爱,怎知碰了一面灰。艺术果然会让人稚童化。

  21. 赏花者 said

    那本书躺在我床边

    好句!好句!好一句:

    那本书躺在我床边,看不懂啊!

    正常精神开始失常。

  22. mayashanti5282046 said

    暂时不陪大家疯了。回家过年。

    祝大家虎年顺利,恭喜发财。

  23. Liumx said

    在这里看到长假之前罕见的交流。
    读着读着,看到酒醒一句。笑。
    薛承兴不耐马莫奈的待遇,已经南岛去。听闻三月回来陈氏书院开“后现代”。
    感觉,aesthesis, aesthetic,美,kalon, beauty.
    沈老患了一种感觉很奇怪的病,认知系统出错,导致读书有障碍。我对他说‘感觉永远会错’他答‘感觉有时很对’,不知道他是不是变得更出众。
    回到事物本身zuruck sache selbst……

  24. mayashanti5282046 said

    各位搞艺术的高人,当认知系统“出问题”时,不正好是艺术创作的开始吗?

    如果艺术就是换个方式看世界的话。

    可能事物本来无所谓“本身”,就只是换了看的方式。看得对不对,真不真,何必在意?

  25. 假宝玉 said

    同意!
    诗云: “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