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ashanti5282046’s Blog

自我不在,書寫的都是他者及其他

在种族和民族的泥沼中

Posted by mayashanti5282046 于 二月 26, 2010

作者/周泽南专栏 Feb 26, 2010 11:59:50 am

刊登于《独立新闻在线》

【无主孤魂/周泽南】没有到过东马的人,对东马的想象可以概括为“贫穷,落后,闭塞,不思长进”。然而,在多数的东马人,特别是原住民眼中,西马的马来人是怪异的“种族” (Race),多数因为害怕竞争而不断用种族主义情绪和政策来歧视其他族群,西马的华人和印度人也好不到哪里去,时时刻刻都在防备马来人会侵犯他们的“民族”权益,损害它们的民族尊严,影响他们的民族特色,因而是刺猬民族(nation),稍微挑到一根民族的神经,就歇斯底里的扬起民族大义的旗帜,准备跟玩弄种族课题者“斗争”下去。

东马土著不会了解,也许也不想了解,西马马来人的种族主义(racism)和西马华人的民族主义(nationalism)为何会长成今天这个怪模样。

五十步笑一百步

当牛头示威者用他们种族主义的脚踩着血淋淋的牛头,在雪州政府行政大楼前展示他们集体的狂妄时,许多身为“少数民族”的华人和印度人,感觉到自己民族的尊严受到挑战和威胁了。这样的情绪反应,实际上和当某间华文小学被政府无理的关闭时,大家诉诸于民族情感,大喊“华小一个也不能少”的情况并无二致,而只有程度上的不同。

这些由某些马来人展示的种族主义言论和行径从独立前后,一直到现在都不曾停歇过,受种族主义所歧视的华人可以骂这些种族狂热分子野蛮、退化和保守;可是,华人不也是用民族主义的情绪,来和种族主义对抗了半个世纪有余了吗?

如果你是“华人”,当你用所谓“理性”的思考去质问马来种族主义者对“种族”错误的认同、捍卫和坚持时,为什么不曾怀疑过自己诉诸于“华人民族主义”的正当性和合法性?用华人的民族主义来对抗马来人的种族主义,难道不是五十步笑一百步吗?

可惜,如此简单明了的道理,身为少数族群的华人和印度人却似乎不愿意去正视。所以当特定的马来人踩牛头、烧教堂、拆庙宇,促请政府关闭华小,呼吁禁止舞狮舞龙,把中文路牌换成马来文的时候,华人和印度人就习惯性和条件反射式的鼓起了各自的“民族”情感,来向施压的“种族”展示我们的权利不得受剥削,我们的民族尊严不得受侮辱了。每天在种族主义和民族主义的泥沼里翻滚受罪的三大民族,难道你们不累吗?

别再三大种族了

西马的种族政治还不至于无可救药。经过了308的洗礼,很多人开始明白马华不代表华人,国大党不代表印度人,巫统不代表马来人了。然而,这是不够的。因为我们还停留在董教总代表华教权益,淡米尔文基金会代表印度人母语权利,马来人作家协会代表国语地位的民族主义的牢笼里。

我反对董教总、淡米尔文基金会等争取代表各自“民族”权益的团体了吗?没有,我甚至彻底捍卫他们的言论自由和行动自由。可是,当各“民族”团体在争取各自民族权益的同时,也不妨松动一下自己对“民族”的理解,对所谓“华人”、“印度人”、华人文化、印度文化界限分明的虚构性进行质疑。

民族人类学不仅已经揭发所谓根据血缘而划分的“种族”纯粹是站不住脚的虚构,连“民族”本身也不过是特定文化和历史的产物。例如,对拥有部分印度人血统的马哈迪而言,其血统的“不纯正”并不阻碍他百分百地向“马来人”认同。马哈迪的顽固正好说明了马来人不是一个“种族”,而是通过联邦宪法的规定,所塑造出来,假设出来和虚构出来的“民族”。这个民族信回教,说马来话,根据马来人的生活习俗生活。

当然很多人不仅不懂得质疑马哈迪血统的马来性(Malayness),更不会去怀疑他作为马来民族的纯正性。比方说,当年他在指挥茅草行动时,难道这样不人道的行动是马来人的宗教所允许的?当他的儿子跻身亿万富翁的行列时,难道这种对利益输送毫不透明的政治行径符合传统的、有美德、对回教教义虔诚的马来民族的风范?当然,我们也没有忘记马哈迪天才般的英语教授数理的鲁莽构想,究竟导致多少马来学生,特别是乡区的马来子弟跟不上学业。这种对广大马来民族构成无法弥补的学习障碍和人格伤害的举措,难道符合“马来民族”的利益?
,
民族不过是想像共同体

被民族社会学引用滥了的民族是“想像共同体”(imagined community)的理论固然精辟,可是知道了民族不过是想像的并不代表认知者从此就会放弃这种虚假的想象。民族身份有时候就像一贴符咒,人们即使知道它只不过起着心里安慰的作用,却依然持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功利心态。因为靠向某个民族的集体,就不会有被排除在外或受孤立的不安和危险。所以很多人即使说英语比马来语流利,喝葡萄酒比喝teh tarik凶,懂得的《圣经》教义比《古兰经》多,也不会承认自己不是马来人。

同样的,那些像邱家金、郑全行之流的“华人”教授博士,即使懂得的华语华文比华小学生还要少,也坚持自己是“华人”。说穿了,很多时候,“民族”不过是投机主义者为了方便进行身份认同而给自己下的标签。很多中文比我滥的“华人”开口闭口“我们华人”,马来文比我差的马来人也开口闭口“我们马来人”。只要你懂得想像,把自己想像成特定“民族”的一分子,然后随着民族集体起舞,或者来一曲《黄河大合唱》,马来人当然唱Rasa Sayang,保证你能在各自民族的圈子里如鱼得水。

想像马来西亚国族

独立前后,在不同的时期,都有人在主张“马来西亚国族”(bangsa Malaysia),以及对国族作出不同的想象。主张同化政策的人,要全部族群变成说一种语言,过一种民族生活方式的整齐划一的国族。主张多元文化者,则主张各族群在文化语言上百花齐放,然后通过一些核心的共同价值,如民主、自由、开放,作为团结各族的国族特色。笔者固然偏向文化多元主义(multiculturalism)所主张的和而不同的原则,可是却得提防各族群为了自身利益而将族群之间的界限和差异无限扩大的弊端。这也是“传统的文化多主义”的一般弊病,而学界主张用“批判的文化多元主义”(critical multiculturalism)来为民族主义、社群主义或者在族群认同上过于本质主义的主张解毒。

正是这种差异的政治或者身份认同的政治,让原本不明显不确定的族群界限稳固化,也僵硬化,阻碍了个人同时向多种文化身份,多重文明源流认同的弹性和创造性。

“把根留住”所忽视的

“母语是民族文化之根”,“语言是民族的灵魂”,这种对受华文教育者耳熟能详的民族口号含有浓厚的“本质主义”色彩,一样被西马的马来人和印度人发扬光大,笔者认为是时候丢弃不用了。特别是当我们谈到维护华小时候,一定习惯性地设想这样的举动是“把根留住”,可是往往我们对“民族文化”和民族身份的理解,就像对一颗大树的理解一样;因为看不见埋在地下的根部,就以为根是单一的,而不是多元的、分歧的、没有主轴的。

我们忘记了,没有分散的树根,从多元的源头汲取不同的养分,哪来茂密的开枝散叶?这情形就像在中国,如果只有汉人而没有其他55个少数民族,中华文化哪来的博大精深,兼容并蓄呢?同样的,如果马来西亚永远只是三大单调的民族在斗争和提防,东西马近百个原住民族群的文化、信仰、世界观等等,都不在我们的学习、欣赏和捍卫范围内,那么单元的国族不但没有前途,也对身心发展不健康。

族群认同应多元和有弹性

族群认同应该像一尾变色龙。在欧美,我是chinese,在大陆我是马来西亚人或者马来西亚华人,在讲广东话的吉隆坡,我是“华语人”,在讲闽南话的槟城,我是广东人,在东马,我是“西马仔”,在非常华人的圈子,我觉得自己是精神上的原住民。在没有政治迫害或者需要使用“民族”认同来争取共同权益的场合下,任何一个马来西亚人都应该习惯于不断的转化和挑战自己的族群身份。

这样做并不是去乔装自己身份的多元性和弹性,而是本来就如此。族群身份从来就是相对的。比方说,和大陆中国人或港台中国人相比,我们确实比他们具备更多马来文化、印度文化以、原住民文化以及语言、习俗,甚至生活节奏的文化因子。和马来人相比,我们具备更多的中国文化和兴都教文化元素,和西方白人相比,我们的多元文化的丰富性,是长期处于单元语言文化的他们所无法想象的。

现实的情况是,除了族群身份,很多时候我们也向阶级、性向、品味、信仰、价值观等方面认同。而同样的,这些认同的对象也会随着对象而改变。比方说,在后现代过了头的年轻人面前,我是现代性和本质主义的捍卫者,在顽固保守的长辈面前,我高举后现代和后殖民旗帜来反对本质主义,在同龄者面前,我同时展现前现代、现代和后现代的价值观和生活态度。所以,每个人的价值观都有不同程度的精神分裂,这是正常的现象。

就像生活在不同的时空和次元里面那样,多元、混杂而具有弹性的族群认同和身份认同能够丰富一个人的文化视野和生命经验,只会让一个人更加正常、健康、开放的成长。当这样的具有主体性的个人成为多数人民的实践时,不但种族政治将无法发挥其破坏力,甚至鼓吹民族主义也失去了必要。毕竟,拥有什么文化或者多深厚的文化远远比属于什么民族来得重要。

一个有内涵的本南人肯定比一个浅薄的华人来得像人,一个有文化的混血儿也肯定比一个低俗的纯正华人、马来人或印度人来得强。这道理一点都不难明白,就像好芒果比烂木瓜像水果,好臭豆肯定比坏黄瓜强一样。那只不过是农民的常识,怎么以为自己比较先进、繁荣、开放的西马三大主流民族却似乎不懂了呢?

周泽南是资深媒体工作者

Advertisements

8条回应 to “在种族和民族的泥沼中”

  1. 艾琳 said

    拇指竖立!思路清晰,诊断显示,精神分裂症有助于分析力,不用开药方了,回家吧。

  2. mayashanti5282046 said

    谢大夫。请问哪里有族群认同的心理辅导?

  3. unclenam said

    还是老话一句,只有让世界语在多元种族里发芽,才能保护母语教育,让不同的民族共同建设社会和国家。

    美国已经在争取把世界语列为第二语文了。

    看看吧。

    https://www.change.org/ideas/view/obama_introduce_esperanto_as_a_foreign_language_subject_in_schools

  4. mayashanti5282046 said

    不懂你这样算不算择善固执。

  5. unclenam said

    是你还没看见前景。对世界语还没了解。不能怪你,不是你一个人而已,还有很多的马来西亚人都是在殖民的荼毒下,还是依然残留那些英文好的概念。

    看这个吧
    http://www.european-citizens-consultations.eu/uk/proposal/2061

    知与智不是画等号的。

  6. unclenam said

    真心交流换来‘固执’悲哀。

    看看人家的起步吧。你熟悉的国度。

    http://hi.baidu.com/yananlx/blog/item/4b8e8951a8270d2142a75bc4.html

    祝福也抱歉,打扰了!

  7. mayashanti5282046 said

    老人家息怒。如果是善的,固执不是坏事。怎么就脑羞成怒了?我又没有英语至上,怎么突然被盖了殖民的高帽?

  8. 呵呵,是的,老叔,请息怒。老叔是恨铁不成钢。可是,我们的社会有太多的资讯都不能流入。耐心点,好事自然来的。

    我也常投老叔的资料。希望老叔不介意。

    语言权利的努力还在做着。大家努力吧。

    http://www.lingvaj-rajtoj.org/zh/intervenoj-china.html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