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ashanti5282046’s Blog

自我不在,書寫的都是他者及其他

Tanjong Malim哪棵树?

Posted by mayashanti5282046 于 三月 4, 2010

周泽南

今天从puduraya到Tanjong Malim,一个小时。在比故乡江沙还小的市镇绕了一圈,只看见建于1923年的老街屋,没有看到陈翠梅电影讲的那棵树。

下午两点,到历史悠久的师训学院演讲,播放纪录片,和大二的50多名未来老师交流。出乎意料的是,反应非常好。10多个学生不断发问,多数都是相当具水平的问题。我实在想不通,为何他们的老师一直向我吐苦水,说现在的年轻人理解能力江河日下。

这些学生,有半数来自东马。我在播放纪录片的时候,留意他们的表情,一些人的目光有忧愁,也有笑意。很欣慰他们能那么投入的观看来自自己土地-砂拉越的课题。

有魄力的年轻议员张念群

回教党昨晚在我家附近的礼堂办一场讲座,几乎青一色是马来人。不知道为什么,回教党党员群众既使再多,也不会让我产生丁点的被排挤感和不安全感。可是,我在巫统党员中间就不会有这份从容和自然。这多少也说明了马来人之间的差别吧。

张念群是主讲者之一,半点也不缺场的她用流利的马来话讲了很久。很久,很久没有见过这么有魄力的年轻女性了。可能是因为她的魄力,我对她讲的内容反而没有了印象。一个人对众人之事有了魄力,有了热情,她投入的神情会焕发出无言的美丽。张念群演讲完毕,回教党员大声鼓掌,我却吝啬自己的掌声。我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对一个肯奉献热情和燃烧青春的人民代议士。

Advertisements

8条回应 to “Tanjong Malim哪棵树?”

  1. 阿始 said

    到底做错了什么?快快道来!

    我回到了大块头的学术著作,学者们正争论庄子到底是relativistic skeptic、naturalistic monist、perspectival relativist还是perspectival realist。你说呢?呵呵。

  2. mayashanti5282046 said

    错在没有拍手啊。我们这些习惯在台下旁观的,不了解台上巨人的魄力,有时候也许要无名观众的支撑。

    学者们实在无聊啊。可是这种无聊代表拥有时间的幸福和特权。我说什么没分量,重要是庄子爱不爱听。嘿嘿。

  3. 艾琳 said

    现在的年轻人其实很有思想,不再浪漫。

  4. mayashanti5282046 said

    他们只是将浪漫留给私己,不分给大众。他们将思想用在工作保障和地位的争取,比较少用在真理。我不知道这样讲对不对,不年轻的人,何尝不是不再浪漫?

  5. 艾琳 said

    认同。不年轻的人,不是不浪漫,是浪漫不允许。

  6. mayashanti5282046 said

    和谐的浪漫,雨夜的浪漫。再多几年,就烂慢了。

  7. 阿始 said

    现在的年轻人是天真的多,浪漫的少。

    南哥,我觉得庄子很可怜,死了还要被人拆得支离破碎。我最后认定,庄子不是相对论者,更不是怀疑论者,他从没怀疑过真理的存在,可是不折不扣的realist啊。

    嗯,我现在很幸福,幸福到了极点。

  8. mayashanti5282046 said

    同意。尼采也不是怀疑论和相对论者,如果他真的相对,还会那么执著于追求真理,甚至把自己逼疯吗?我相信许多不信上帝的人也面对相似的矛盾,他们只是不相信多数人公认的上帝,而非上帝本身。当然,何谓上帝本身,却不得不回到怀疑的怪圈来。因为信仰,所以怀疑,因为怀疑,所以信仰。

    我没机会无聊和幸福。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