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ashanti5282046’s Blog

自我不在,書寫的都是他者及其他

你准备投资多少来改变社会?

Posted by mayashanti5282046 于 三月 12, 2010

刊登于《自由今日大马》
Fri, Mar 12, 2010

笑看风云

周泽南

马来西亚有几项全世界独一无二的东西;第1,只有我们有拿督公,仅此一家,别无分号。第2,只有我们有‘华教运动’,不只是运动,而且搞得轰轰烈烈。我不敢说“劳民伤财”,虽然有不少华人都同意华教的募款是第2所得税。第3,做错事,说错话的部长政客,永远不必下台。最后一项,我们有永远搞不起来的社会运动。

《独立新闻在线》言论版编辑曾剑鸣曾经在隆雪华堂服务过,所以他知道绝大多数负责‘搞’社会运动的非政府组织,包括华堂里面的各种团体,都是‘发发文告,搞搞联署’的议题性组织。所以他在该网站写了《社运缺席与民间力量赢弱,改革难超越政党政治限制》的文章(http://www.merdekareview.com/news/n/12542.html),来分析目前我国社会运动或民主运动的局限。

其实他写得太客气了,大马的社会运动不是局限,简直就是窝囊。导致这种窝囊地步的,是每个人民特别是中产阶级的冷眼旁观。马来西亚人民都过于天真,他们以为在308出一出50年来累计下来的鸟气,国家就会改运。所以人民过去都倾向于把社会改革的重担全权交给政党和非政府组织来承担,这不仅不切实际,更是异想天开的奢望。

只是观望没有力行

不论是保守还是开放的政党,是贪污腐败还是透明廉洁,他们永远有自己的私利和隐议程,永远不可能符合人民的权益,要求和福利。协助某政党或某联合阵线来制衡现在的政权,不过是暂时的权宜之计。人民一方面迷信于政党政治,又不明白每个公民都必须参与经营民主政治的硬道理,所以就理所当然的把社会改革的重担推给非政府组织。他们不了解的是,绝大多数的马来西亚非政府组织,一样面对没钱就推不动的问题,许多历史悠久的组织,如董教总更是面对组织僵化,逐渐沦为半官方机构的包袱问题。

我们一旦不准备改变社会运动无力的局面,国家就不会有前途。不论你再写多少评论文章,发多少文告,搞多少联署;人民一旦没有政治动员能力,民主政治的局势都不会有丝毫改善。因此,每个人民准备投资多少时间和心力在社会改革,特别是民主政治的改革,才是一切关键所在。如果我们今天不思考这个问题,再过 100 年,也不会享有像样的自由和民主。

可怕的是,社会上可能只有不及2%的人直接参与社会改革,其余的人,将70%的精力花在和社会改革完全无关的职业,20%花在家庭和个人财富的累计,剩下10%花费在电子书,电邮,电影等等虚拟世界。即使少数人把时间花在‘关心时事’,可是这种无法化为民主运动的关心,最后只会化为怨气或者移民的愿望。

Advertisements

3条回应 to “你准备投资多少来改变社会?”

  1. LONG SRING said

    国阵/巫统主导下的国家机器在洗脑方面“的确”搞得非常成功,它有效地迫使民众打从心理上对官僚,对警察产生一种恐惧感。相信很多人都像我一样对于上街示威“的确”存有思想/行动障碍,简单来讲就是害怕麻烦,害怕失去即便是短暂的自由——嗯,的而且确,不怕您笑话!
    惟,依老兄您高见,就实践(力行)方面而言,“社会改革”和“上街示威”是否应该划为等号?而个人又如何能展开政治动员能力?
    请指教,谢谢。

  2. SL said

    最近槟州政府一直要重办“地方政府选举“,这会是加强民间力量的步伐吗?

  3. mayashanti5282046 said

    长璜

    谈社会运动,所有大马人都是新手,我也没有办法提供什么高见。以下仅就我和黄文强过去10多,20年来直接或间接参与社会运动的讨论心得,更你分享。
    这课题太需要讨论,却是太少人投注关心。

    文强在1990年代初期从澳洲返马,在槟城开始有机农根运动,他的初衷不单单是要消费人吃得健康,更要将农民从中间人的剥削中解放。当时后,我在理大华文学会,和他一起在光大办了破天荒的人权展。后来在消费人协会工作,直接涉及组织渔民,农民等的工作。

    文强后来投入槟城自救会,我曾经到砂拉越参与原住民的土地权争取运动,后来一直在媒体,撰写的课题也多和人权课题有关。

    自从60年代工运和70年代学运被政府打压后,我国的社会运动,主要由一些伸张人权课题的NGO,包括华堂里面的少数组织推动,不过也仅仅限于发文告,搞联署。真正涉及组织人民的,多数是发生在个别地区的问题,如红泥山事件,还有后来的万绕,瓜拉光,白小等等。

    课题性组织的最大弱点,就是无法扩大群众支持;
    地方课题组织的局限,则是无法跨越地方,种族,成为全国性的组织和动员力量。

    个人可以做什么呢?

    1。直接加入NGO,壮大它们,但也可能被它们被动的做事方式收编。
    2。自主团体,可以选特定课题,如选举监督,如新闻自由,如促成地方选举的落实,如协助东马原住民登记为选民等等
    3。在不同组织之间搞串联,必要时发动大抗议活动
    4。渗透大专,师训学院,甚至中学组织,带领他们参与不同课题的争取
    5。为各种疲于奔命的组织提供咨询,特别是募款,成立基金会,让他们不必受制于财力。
    6。在自己的职业领域物色专业人才,选择自己最胜任的角色,例如协助组织办活动,开拓新群体,找赞助等等。
    7。主动为各种社会运动写文章,办讲座等,作宣传。
    8。为整个国家的社会运动从长计议。

    以上只是一部分,参加抗议集会,不过是其中之一。现成的活动就有“东马之旅”,我们每个月都会安排西马人到砂州乡下,进行选民登记,让砂州原住民至少具备决定自己命运的投票权,我稍后会将活动详情,寄给大家。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