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ashanti5282046’s Blog

自我不在,書寫的都是他者及其他

地方自治始于想象

Posted by mayashanti5282046 于 三月 18, 2010

作者/周泽南专栏 Mar 18, 2010 11:38:41 am

刊登于《独立新闻在线》

【无主孤魂/周泽南】或许我们离地方选举和地方政府的年代过于久远,又对人民在公共领域的主权缺乏想象,所以当一些反民主和伪民主的政客,公然和恢复地方选举的建议唱反调的时候,疲弱无力的“公民社会”一如既往的,无法酝酿巨大的反对声浪。地方政府的成立必须以摈弃种族政治为条件,这或许是那些靠玩弄种族课题起家和掌权的政客的主要顾忌。
进行地方选举,成立地方政府只是赋权人民进行自我治理的第一步。一个地区的人民在语言政策、教育政策、环境政策、发展模式、垃圾处理等等方面具备了决策权,才有机会纠正种种目前中央集权政府所制定的种族歧视政策和措施。换句话,地方自治才是全民参与政治事务的民主社会的真正到来,而纳吉口口声声反对的,不正是“不希望过多的政治”么?如此看来,谁在反人民,就不言而喻了。

摈弃种族的自治想象

假设一个叫N的县市有1万人口,其中8000人为说A语言的A族群,1000人为说M语言的M族群,500人为说C语言的C族群,剩下另外500人,是分别说T语、B语、My语和N语的少数族群。假设在2012年,这个县市进行地方选举,来自A族群的多个代表中选为县市议员的绝对大多数,为了让县市政府能够有效的服务该地区,他们将当地行政语言从目前的M语言改为A语言。意味着所有政府部门必须至少使用一种以上的语言,而A语言必须是官方用语之一。

新的县政府也立法规定该县所有类型学校必须列A语言为必修科,但没有干涉各语言源流学校继续使用母语教学的权利。政府甚至以全津贴的方式,来支持民间开办以T语、B语、My语和N语作为教学媒介语的学校。可是,由于绝对大多数该县学生为说A语言的A族群,政府打算拨更多款项来兴建以A语言作为教学媒介语的学校,包括小学、中学,乃至大学。

以上的自治模式适用于一个多元族群、多元语言和文化的社会,不论其中A、M、C、T、B、My和N代表的是什么族群。这个地方的治理方式接近少数服从多数,多数尊重少数,主流支持弱势的民主原则和福利社会的理想。

可是,现任首相纳吉不希望人民有这样的权利,不希望人民能享有这样的优质治理,不愿意人民具有这样的民主和福利治国的方式。他认为没有必要举行地方选举,原因不外乎“因为这将会引起许多政治问题。”他表示联邦政府无意恢复地方选举,理由是:“因为这无助于改善公共服务,不一定确保市议会将会提供更好的服务。”他甚至说:“我们认为,既然地方选举已在多年前被废除,那么就无需恢复。”

首相当然有说任何话的权利,那是宪法赋予他的言论自由和表达自由。可是我必须说,这不是一名英明首相应该说的话,这不是一名愿意看到人民的权利和福利被保障的领袖所应该发表的,毫无论据的言论。

人民不能允许因为首相的一句话,以上所有A、M、C、T、B、My和N族群的语言权利、文化权利,乃至决定地方经济发展模式和政治参与模式的权利,都完全被否决。路人皆知,这样的首相英明还是昏昧?这样的领袖民主还是独断?这样的人民公仆称职还是失职?纳吉跟他之前的马哈迪一样,把已经有能力胜任自治的人民,当作理解能力和行动能力永远比不上小学生的脑残族群。

地方政府削弱种族政治

姑且不论地方选举在政经文教总总领域的好处,单单就克服和纠正种族政治这一项,地方选举和地方政府的成立就功德无量。每个受划定为地方治理的地区必然有不同的族群人口组合,如果真要贯彻一人一票的民主选举的实质,举凡地方上经济政策、农业政策、教育政策、语言政策、文化政策等等的制定,就不能再像独立后52年以来那种以单一种族的特权至上的种族偏差模式,而必须代以全新的,必须将所有族群的权益和福利都考虑进去的施政方式。

当然我们不会天真的以为,恢复地方选举等于抵达民主政治的目的地。实际上刚好相反,对一个像马来西亚这样民主治理经验尚浅的国家而言,权力下放予民,意味着跨族群的真正协商、合作、磨合与学习。没有人会天真到认为政治不需要争取,远的不说,单单就路牌要用什么语言这一项蒜皮般的小事,也攸关族群的权利。

比方说,一个以A 族为人口大多数的族群所组成的地方政府,可能会依照“野蛮”的少数服从多数的民主原则,将地方上所有路牌的语言都换成A语。或者,新的地方政府可以打破过去种族主义的格局,继续延用现在已经沦为该地“少数民族语言”的马来语或国语,作为路牌语言和官方语言之一。当然,我们更期望地方政府开拓超越种族政治新局,考虑实施多语并存,甚至弹性使用语言的政策。

上述关于路牌用语的例子,只不过是诸多地方施政的可能性和开创性之一。地方政府还可以决定是否对所有源流学校一视同仁,是否可以制度化的鼓励来自不同族群的学生,去学习其他族群的语言。比方说,让学习和报考原住民语言的华小生,在学业或学术上具特定的优惠,让学习和报考淡米尔的马来学生,比选择只学习马来文的学生,具有多一点的优惠。

我们说,这样的地方政府所实施的语言政策,成功一改过去的专横霸道的国语政策,让学习某种语言不再成为一种必需接受惩罚的负担,例如,无法通过国文考试就无法升学,报考公务员或升级。这样的语言政策对主动学习其他族群语言提供制度化的鼓励,真正塑造一个懂得多种语言,欣赏多种文化的马来西亚国族。

惠及地方的发展模式

另一方面,地方自决的优势如果落实在经济发展的领域,许许多多靠森林资源为生的原住民社区,就能决定有利于各自地方经济发展,文化生存和人文资源的保存和发扬的经济发展模式。这样的发展模式,就不必然以牺牲当地生活方式、经济作业模式为代价,而能够充分运用地方的自然资源、历史资源和文化资源,开创新的经济机会和发展潜能。最明显的例子,就是不必再兴建只对少数发展商和政客有利,却牺牲绝大部分原住民土地拥有权和生存权的巨型水坝,而兴建大量可以让本地人参与的小型经济发展计划。

也许习惯将原住民和经济发展对立起来的人们还不相信地方自治将能为全民带来更大的经济效益。就以柔佛州蒲莱河口的石油提炼厂和彭亨州武吉公满的采金计划为例,如果地方治理权力在于人民,而不在垄断土地权或计划批准权的州政府手上,这两个地方的马来渔民、华人农民和各族村民,也不必任由自己的经济命脉、健康和性命,典当在不以人民利益为优先考虑的州政府手上。

恢复地方选举,将权力下放,是还政于民的关键性一步。不论持的是“时机不成熟”,或者“不见得更好”的借口,都是违反人民利益,剥夺人民基本权益的表现。毕竟,有什么比一个不让人民有权利选择和决定自己的生活方式,决定自己的前途和未来更可恶的政权?有什么比一个不支持人民自治更违反人民利益的代议士?

而且,有了地方选举和地方政府,人民对中央政府和州政府的施政都有了制衡的势力。以地方政府负责处理的垃圾处理为例,人民关心的是什么样的地方政府能够把垃圾问题处理妥善,能够还人民一个可持续生存和发展的环境和空间。不论是民联还是国阵,如果缺乏这种具体处理地方问题的能力,而只会在种族、宗教、语言的课题上鼓动憎恨其他族群的民族情绪,就注定被人民放弃。

地方选举促进社会运动

曾剑鸣在3月9日的《独立新闻在线》写了一篇论述我国民间社会力量疲弱不振的鸿文,非常残忍的道出了国内只有“发文告,搞联署”的议题型非政府组织,而严重缺乏能够动员民众来冲撞政治威权的民间组织。60年代至70年代期间,群众实力强大的工运和左派政党和组织被政府以“红色”为名,大力打压和重创,直接形成了我国民间社会运动力量后续无力,青黄不接的现实。

民间力量的削弱,也导致民间社团组织的去政治化,或者过分依靠政党政治,忽视民主政治的弊病。这种民间力量的疲弱,固然非一朝一夕所能纠正过来,可是笔者相信,地方选举的恢复,对促进民间社会力量具有一定的作用。例如,许多涉及居住权和生存权的地方课题,就能直接将涉及的民众,带入地方治理的参与中。而对地方治理的参与和决策,将反过来壮大民间社会的力量。

究竟是地方选举促进社会力量,还是社会力量促成地方选举,并不是鸡或蛋的先后顺序问题或理论问题。可以说前者是完整的民主体制必需具备的条件,而后者却才是公民社会和公共领域日趋成熟的软体设备和人力资源。当执政者剥夺了完整民主体系必备的权利和资格,包括地方选举和地方政府的设立,还得依赖觉醒的民间力量,将这一切违背民主,背叛人民的恶实力,给拉下马来。两年前的308海啸,只是人民“肚懒”怨气的一次总爆发,未来的马来西亚能否有实质的民主改革,就看每个人民准备将多少的时间和精力,投入在地方治理和社会运动了。

说实在的,我们已经没有时间和资源在种族政治里面沉溺、谩骂或者打移民算盘,更不能继续在308高潮后的虚脱中彷徨。身为马来西亚公民,如果你对国家前途还有一丝牵挂,就别再陶醉于“我爱国家,国家爱我吗?”的自怜中。你必须尽快在促进国家民主进程的细流中,扮演自己胜任的角色,壮大民主运动,而不是继续冷眼旁观。社会运动力量的酝酿,需要你的心动,深思和行动。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