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ashanti5282046’s Blog

自我不在,書寫的都是他者及其他

Archive for 2010年4月

新闻从业:不是刑场就是战场

Posted by mayashanti5282046 于 四月 30, 2010

周泽南

原载于《独立新闻在线》4月29日

NTV7《非谈不可》节目兼《追踪档案》制作人黄义忠,在乌雪补选期间揭发了首相夫人涉嫌干预新闻自由事件,结果辞职以明志,壮烈牺牲了。在马来西亚媒体界,像黄义忠那样能干的新闻从业员不是没有,或许还不少,可是具备他那样的媒体伦理操守,又能够在关键时刻择善固执的记者或编辑,就凤毛麟角了。很可惜,黄义忠只能辞职一次,来表达他对电视台,乃至整个新闻操控机制和体制的不满。

一个黄义忠离去,媒体界或许可以再多生产几个他。然而,你我都清楚不过,再多几个黄义忠被牺牲,也难以唤醒没有决心和能力去冲撞体制的沉默的大多数;那些一年又一年,从菜鸟记者逐渐被磨平为信奉“饭碗哲学”的资深编辑的新闻从业员。或许连读者都要慨叹,这个国家的媒体系或媒体机构,为什么生产不出几个有骨气的记者编辑?

老实说,这样的要求有点过分。放眼各领域,就何曾出产过几个能在政权面前不亢不卑,敢发铮铮之言的人物?虽然事实是这样,我们对站在新闻,事情,历史最前线的媒体工作者,还是多了一份期待和要求。当这份期待成为媒体工作者自发承担的义务时,它就构成了新闻从业者活着的尊严,或者至少是她或他一天工作8小时的尊严的一部分。

当新闻从业员放弃或淡忘了这份期待,开始用年资,地位,新闻奖的数量,上清谈节目时的受欢迎程度,专栏文章点击率等等外在因素,来说服,或者蒙骗自己,让自己还相信自己是“专业”的媒体工作者时,这个社会就会出现各种光怪陆离的现象;包括为垄断媒体的财主粉饰太平,为历任首相生产新闻秘书,甚至为“白里透红”的政治人物,选择性的收起了批判的武器。

当这样的媒体现象猖獗时,我们慨叹“媒体界堕落了”,“中文报业丧失了尊严”,甚至有人在笔者部落格里激进的建议焚烧主流报章。让人难过的事实是,尽管有待焚烧的主流报章可能叠起来比双峰塔还高,主流媒体铺天盖地的报道,一样能够把焚烧报章说成垃圾起火。这也透露了一种报业流氓心态:“你能拿我怎样?我们报道的就是垃圾啊?不过读者还是爱看。”

可是我必须说,这样的报业或媒体生态不能,不会,也无法永远构成社会常态。用企业的保护网来封锁新闻,封闭自己,为自己的懦弱和不长进编制遮羞布或安全网,毕竟只是暂时的麻醉剂。

新一代的新闻从业员,要或不要,都得接受社会舆论的检验和挑战。所以,以期躲在大媒体机构里面继续为早已经被企业和内政部限定的“专业范围”卖命,不如撇开在新闻自由课题上的假中立身份,做一名向真相和人民负责的新闻从业员。

当一名新闻从业员选择了站在真相和社会正义的一边,即使很多时候坚持起来难免会孤寂,但他至少找到了新闻从业的存在价值,以及自己身为新闻从业员的存在感。缺乏这份存在感的新闻从业员,我们只能从这样的专业人士身上看到虚假的光环,枯萎的花儿的踪迹,被收编了的批判武功,被豢养的骄贵,和假惺惺的张式“人文”格调或书香气质。

我们不强求,也不想有理想的新闻从业员都向黄义忠的壮烈看齐,可是该发声的时候发声,该出来的时候出来,该团结的时候给与支持和鼓励,至少是新一代的新闻从业员的起码做人素质。

国阵和为虎作伥的媒体帝国已然将主流媒体变成记者尊严的刑场和理想的埋葬场。可是有作为和存在感的新闻从业员们,绝对不能够,也绝对不允许在没有反抗的情况下被屠杀。我们,必须,即日起,将刑场变成战场。

我们手上的采访簿,录音笔,摄影机,电脑键盘和互联网,就是至死不渝伴着我们的武器。让我们用这些和新闻从业员一样充满存在感的事物,向不公,不义,不合理,不开放的压迫者宣战。

在新闻自由的长征路上,我们还在起步。有人当了炮灰(光荣的,痛快的炮灰,像黄义忠),有人被放逐和遗忘(让我想起528时期的战友),有人被凌迟处死(很难不想到自己目前的处境),有人以退为进,忍辱负重,在体制内有限的空间守住一块城池和净土。我们要成熟的容纳差异,不计年龄,语文,媒体种类,在表面上看来越来越暗淡的媒体疆域,杀开一条血路,创造一页历史。

原谅我将媒体行业描绘得如此血迹斑斑,不为别的,只因为新闻从业员的眼睛必须习惯于黑暗。只是,我们必须警惕自己,再黑暗的道路,也不能丢了手中的笔。为了言论,表达,资讯的流通,这些几乎看不到,摸不着的存在,我们必须习惯让自己更加敏感,而不是更加麻木和逃避。

我们可以选择麻木的把自己的灵魂弃置在政府和企业设下的刑场,或者选择敏感的主动出击,即便暂时无法给敌人致命的一击,在四面楚歌,以卵击石的时候,也不要放弃,用你的蔑视,逼视他们赢弱的灵魂,减损他的存在。

同事说我看来视死如归。我以为没有死,就不会有媒体生态的重生。

“Yes, though I walk through the valley of the shadow of death, I will fear no evil.”

后记:写在砂拉越巴贡水坝纪录片被停播之夜。

一万多位原住民朋友,在搬迁的时候永远离开了他们的祖先和土地,那是死第一次。迁移到陌生的土地,过着看不清楚未来的日子,再死一次。这一次,我用摄影机纪录着他们的苦难,却被国营电视台那些没有灵魂的新闻从业员停播,无论对我或者对原住民而言,都是死刑。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馬來西亞原住民, 言論自由 | 10 Comments »

国营电视台遭揭发后秋后算账 ,派遣一官员监督《前线视窗》

Posted by mayashanti5282046 于 四月 29, 2010

post from Malaysiakini.com

李永杰
4月29日
下午 3点48分

随着制作人周泽南昨天揭发国营电视台(RTM)基于诗巫补选及砂州选举的政治因素而腰斩《前线视窗》节目的巴贡水坝的专题后,该台高层非但没有检讨自我审查的作风,反而更在今日进一步秋后算账,加紧审查新闻自由。

据悉,国营电视台高层今天突然加派一名叶性华裔官员,专责监督华语新闻《前线视窗》的制作。唯目前还不清楚,这名官员是否也有权管制华语新闻。

采访前需呈建议书请准

据说这名叶姓官员,是扮演着电视台高层与《前线视窗》记者之间的“中间人”角色,一上任就马上宣布记者唯有获得批准后,才可以进行采访的新措施。

“这名官员今天宣布,记者在出外采访之前,必须书写和呈上建议书,先经过批准后才能够进行。”

询及这种新闻控制紧缩是否跟周泽南的揭发有关,消息透露,“两者的关系并不难理解”。

下周重播填补时段空档

此外,由于《前线视窗》的巴贡水坝专题被临时抽起,赶不及赶制其他的专题顶替,因此国营电视台在本周和下周被迫利用其他的方式来填补空档。

第二电视的华语新闻在本周剩余的两天(即周四及周五),将把原有于中午12点播放的20分钟核心新闻时段拉长至半小时,以填补原本在新闻播出之后出街的《前线视窗》所占据的10分钟时段。

至于下周,RTM则会透过重播旧《前线视窗》专题的方式来填补空档。

《当今大马》在下午曾电话联络新闻副部长王赛芝求证此事,惟后者宣称正在开会而无法接听电话做出回应。

原住民促重播证明一个大马

另一方面,原住民部落客也对国营电视台腰斩《前线视窗》巴贡水坝专题感到愤愤不平。

部落客英米谷(Wing Miku)昨天在自己部落格撰文表示,该新闻影片专题关注Sungai Asap原住民的问题,即使节目只有10分钟,但是原住民都会因此而感到欣慰,因为至少这能够向外界反映问题。不过,国阵政府却将该专题停播,导致他们的微弱声音无法传达。

他更挑战首相纳吉证明其努力宣传的“一个大马”概念不仅是口号,并让巴贡水坝专题能够在明天的12点20分重新播出,则1万名乌鲁巴拉卡(Ulu Belaga)人就极有可能倾向国阵。

“否则,我们将被迫选择让反对党领袖来传达我们陷入困境的声音。”

Posted in 馬來西亞原住民, 言論自由 | Leave a Comment »

Response from Bakun Native On RTM News Interference

Posted by mayashanti5282046 于 四月 29, 2010

Suara Orang Ulu Belaga: BN Pekakkan Telinga

by Wing Miku

original posted at
http://belagakini.wordpress.com/

Dua hari lalu saya dan 10 ribu Orang Ulu Bakun-Sg.Asap begitu bersyukur kerana TV2 begitu prihatin mengemukakan permasalahan kami penduduk Bakun-Sg.Asap, melalui dokumentari pendek “Galeri Mandarin Nasional”. Walaupun dokumentari ini hanya memakan masa 10 minit setiap episod. Kami tetap bersyukur kerana hanya dengan cara itu sahajalah permasalahan kami dapat diketengahkan dan seterusnya harapan kami pihak kerajaan akan mengambil tindakan untuk membantu kami segera dan bukan bila menjelang pilihanraya.

Namun kegembiraan kami cuma hanya seketika, apabila hari ini, rancangan dokumentari 10 episod itu telah dihentikan siaranya dengan serta merta. Ketika meminta penjelasan daripada Ketua Pengarah RTM Datuk Ibrahim Yahaya, Datuk Ibrahim memaklumkan bahawa siri dokumentari itu telah tamat (maksudnya dokumentari itu hanya dua episod sahaja). Jelas sekali Datuk Ibrahim Yahaya berbohong kepada saya dan 10 ribu masyarakat Orang Ulu Belaga.Ketika meminta penjelasan lebih lanjut Datuk Ibrahim memaklumkan bahawa beliau sibuk dan sedang bermesyuarat,perbualan kami terhenti disitu sahaja.

Saya mempersoalkan kenapa masalah sebenar rakyat tak ingin didengar oleh pemerintah. Sedang rancangan drama dan hiburan ditayangkan sampai 2 hingga 3 jam. Penting sangatkah slogan “1Malaysia” sehingga semua masa siaran TV,radio dan media cetak hanya melagukan 1Malaysia. Tapi masalah rakyat slot 10 minit pun tak dibenar disiarkan. Kerajaan membayar RM77 juta kepada APCO dan berjuta-juta ringgit lagi untuk tujuan promosi 1Malaysia. Tapi bila tiba masa pengimplimentasian 1Malaysia. Rakyat diketepikan dan kerajaan memekakan telinga.

Saya mencabar Perdana Menteri Najib Razak. Jika benar 1Malaysia bukan hanya slogan.Menjelang 12.20 tengahari besok dokumentari Bakun-Sg.Asap akan keudara semula, dan besar kemungkinan undi 10 ribu Orang Ulu Belaga akan memihak Barisan Nasional. Tetapi jika tidak, kami terpaksa memilih kepimpinan pembangkang untuk salurkan permasalahan kami.

Dalam waktu terdekat ini, jika kerajaan melalui TV2 masih enggan menyiarkan rancangan dokumentari Bakun-Sg.Asap.Kami seluruh penduduk Bakun akan mengemukakan bantahan rasmi kepada kerajaan. Pastinya nanti pentas PRK Sibu akan menjadi medan pungutan suara untuk menolak kerajaan Barisan Nasional.

Untuk rekod, kami penduduk Bakun Sg.Asap telah mengemukakan permasalahan kami melalui Deklarasi Sg.Asap pada tahun 2003 kepada KSN pada waktu itu Tan Sri Samsudin Osman dan yang kedua kepada Timbalan Ketua Menteri Sarawak Tan Sri Jabu pada 2008. Kedua-dua deklarasi ini masing-masing ditandatangani oleh mendiang Temenggong Talik Lisut (2003) dan Datuk Sri Temenggong Nyipa Batok(2008). Semua ketua kaum turut sama menandatangani dan menyokong deklarasi tersebut. Namun sehingga kini pihak BN masih memekakan telinga.

仅十分钟节目表民声不可播?
原民或以诗巫补选否定国阵

作者/本刊记者 Apr 29, 2010 02:11:48 pm

post from merdekareview.com

【本刊记者撰述】随着第二电视(TV2)《前线视窗》有关砂拉越巴贡水坝兴建,近万名原住民遭重置的系列纪录片遭腰斩后,当地原民部落客翁米古(Wing Miku)昨天在其部落格撰文挑战首相纳吉,“一个马来西亚”不只是口号。若第二电视今天中午12时20分继续播放该系列,近万个原民或继续支持国阵,否则他们被迫选择通过在野党领袖呛声。

翁米古(右图)在昨天其部落格BelagaKini撰文道,两天前他和近万名双溪阿沙(Sg. Asap)的原住民感谢第二电视通过《前线视窗》节目,关注双溪阿沙重置区原住民的问题。尽管该纪录片每集只有短短十分钟,但是他们依然满心感恩,因为这是将他们的问题传达出去的管道,并希望政府能关注并尽快协助他们,而不是等待选举时才临时抱佛脚。

尽管如此,他们的快乐是如斯短暂,昨天,这系列长达十集的纪录片却遭到停播。

“当我要求国营电视台总监依布拉欣雅亚(Ibrahim Yahya)要求解释时,依布拉欣告知我此系列已播完(意味着此纪录片只有两集而已)。显然的,依布拉欣雅亚向我和柏拉加(Belaga)近万个乌鲁人(Orang Ulu)说谎。当我要求进一步解释时,依布拉欣告知我他正在忙着开会,我们的谈话到此为止。”

翁米古质疑,为何执政者不聆听普罗大众面对的问题。反之,连续剧和娱乐节目可以连续播放二至三小时。“‘一个马来西亚’口号真的那么重要,直到所有的电视、电台时间以及印刷媒体只是歌颂‘一个马来西亚’?但是谈论人民的问题的十分钟节目则不允许播放?”

“政府付了马币7千7百万元给国际安可有限公司(APCO Worldwide),又花费数百万元宣传‘一个马来西亚’。但是在落实‘一个马来西亚’时,人民就被摆在一旁,政府充耳不闻。”

向政府提出抗议

翁米古也挑战纳吉,若一个马来西亚不仅是口号,在今天中午12点20分时,重新播出这系列纪录片,那么仅万个柏拉加选民或还会投选国阵,否则他们将通过在野党领袖呛声。

他表示,若政府仍然不愿意播映该系列纪录片,巴贡的居民将正式向政府提出抗议,“解释诗巫国会议席补选将成为我们投票呛声拒绝国阵的战场。”

他点出,双溪阿沙居民在2003年便通过一项《双溪阿沙宣言》(Deklarasi Sg. Asap)发表他们的不满,并提呈给政府首席秘书长三苏丁奥斯曼(Samsudin Osman)。此外,在2008年,他们将这份宣言交给砂州副首席部长阿弗烈查布(Alfred Jabu),这两份宣言由已故天猛公达利(Temenggong Talik Lisut,2003年签署)以及天猛公伊巴(Temenggong Nyipa Batok,2008年签署)。其他种族的族长也一签署并支持该文件。尽管如此,国阵依然充耳不闻。

昨天,原定在今天12时 20分在第二电视台(TV2)播放的《前线视窗》节目,探讨砂拉越巴贡水坝的社会影响,但是被勒令腰斩。

制作该纪录片的国营电视台电视节目制作人周泽南在其部落格的贴文上提到,当他问公司高层停播的理由时,新闻总监朱玛(Jumat Engson)向他表明,那是电视台总监依布拉欣雅亚(Ibrahim Yahya)的决定,也代表他自己的立场。他说:“纪录片里面可能含有对诗巫补选和砂州州选不利的访谈和内容,所以必须停播。他不排除当“情况允许时” (州选过后),可能才允许播放。【点击:巴贡水坝系列内容不利国阵? 《前线视窗》只播两集遭腰斩】

Posted in 馬來西亞原住民, 言論自由 | 1 Comment »

再度干预电视台新闻自由,《前线视窗》播出巴贡水坝课题被临时抽起

Posted by mayashanti5282046 于 四月 28, 2010

2010年4月28日

周泽南(国营电视台电视节目制作人)
(huskytwist05@gmail.com)

原定于今天中午12时20分,在第二电视台播出的《前线视窗》节目;巴贡水坝的社会影响,今天突然被电视台总监下令抽起和停播。这一系列原本在前天(4月26日)开始,一连播放十天的纪录片,已经播出两集,今天却被活生生腰斩。

该纪录片由周泽南拍摄和制作,主要讲述在1998年年底,为了让位给著名的巴贡水坝的兴建,而被逼搬迁到Sungai Asap和Sungai Koyan重置区的大约1万名原住民的遭遇。

周泽南相信这项停播决定是另外一起国阵试图干预媒体新闻自由的手段。根据各网络媒体的报道,上个星期,首相署试图通过对NTV7高层进行具有种族色彩的恐吓,对《非谈不可》时事请谈节目进行诸多干预和限制。

当周泽南询问其公司高层停播的理由时,新闻总监Jumat Engson向他表明,那是电视台总监的决定,也代表他自己的立场。他说:“纪录片里面可能含有对诗巫补选和砂州州选不利的访谈和内容,所以必须停播。他不排除当“情况允许时”(州选过后),可能才允许播放。

周泽南对国营电视台高层的决定感到遗憾,遂向新闻、通讯、文化与艺术部副部长王赛芝寻求协助,希望她能站在全民利益的立场上,促请电视台总监收回停泊指示,可是让人二度遗憾的是,王赛芝只通过其私人秘书李先生,草草打发周泽南,并且向他说:“副部长不想干预你们的内部问题。”

周泽南对于他所访问的Sungai Asap原住民深感抱歉和遗憾,因为新闻干预已经导致他们的心声和建议无法被国家,以及广大的东西马听阅人所了解和关心。他认为国营电视台的停播指令,不仅剥夺了砂拉越原住民的言论自由,和听阅人的知情权,更完全抵触了首相“一个马来西亚”口号所提倡的“人民为先”的精神。如果诗巫补选和砂州州选因素可以成为停播的理由,国营电视台总监实行的就是“政治为先”的自我过滤和审查手段,彻底违背了新闻从业员的专业伦理和操守。

他希望国营电视台总监能重新考虑停播的指令,以便挽回国营电视台江河日下的公信力,以及捍卫砂拉越原住民的言论自由,以及广大读者的知情权。

附录:

1.马来西亚国营电视台管理层名单和联络
http://www.rtm.gov.my/new/bm/contact.php

2.Sungai Asap重置区原住民生活现况纪录片简介

这一系列的纪录片着重介绍因为巴贡水坝的兴建而在1998年,必须搬迁到水坝下游Sungai Asap和Sungai Koyan地区的大约一万名原住民的社会影响。纪录片原定于4月26日(星期一)至5月7日,总共10天,在第二电视台中午1220分播出。

每一集大纲:

第一集:重置区15座长屋近一万名原住民所面临的经济问题和建议解决方式。
(已经在星期一,4月26日播出)
第二集:重置区耕地不足和土地贫瘠所引发的贫穷问题和社会代价。
(已经在星期二,4月27日播出)
第三集:政府为重置区农民所提供的农业援助,措施和农民的反应。
(原定于4月28日播出,已被临时抽起。)
第四集:交通不便和经济拮据造成重置区学童的辍学问题。
(原定4月29日播出,已被停播)
第五集:政府和水坝发展上曾经承诺给原住民的土地,长屋和搬迁赔偿,和它们的下落。
(原定4月30日播出,已被停播)
第六集:巴贡水坝的必要性和电供需求量研究。
(原定5月3日播出)
第七集:原巴贡水坝上游地区原住民祖坟的命运,和上游族群的墓葬文化。
(原定5月4日播出,已被停播)
第八集:巴贡水坝工程对下游生态和近一万名下游长屋居民的影响。
(原定5月5日播出)
第九集:水坝下游布拉甲地区的原住民习俗地土地权问题。以Long Bangan为例。.
(原定5月6日播出).
第十集:Sungai Asap居民向州政府和水坝发展商所提出的“巴贡合约”的12点要求。
(原定5月7日播出,胎死腹中)

Another News Interference

TV2 Documentary Series On Bakun Dam Were Forced To Off The Air

28.4.2010

Chou Z Lam( TV2 producer)
(huskytwist05@gmail.com)

A TV2 documentary series which is to be on aired from 26 April to 7 May, at 12.20pm to 12.30pm under a mandarin program called Galeri Mandarin Nasional, were forced to off the air today(28.4.2010) under the direct instruction of RTM’s Ketua Pengarah Penyiaran Datuk Ibrahim Yahya.

2 episode of this documentary were on aired on Monday(26.4) and Tuesday(27.4) but forced to off the day today at 12.20pm.The documentary series is reporting on social impact faced by more than 10,000 natives of Belaga area, who were forced to be relocated to Sungai Asap and Sungai Koyan area in 1998, to give way to the construction of famous Bakun Dam.(unforfunately not a prestigious one)

Chou Z Lam, producer of the documentary believe this off the air action, is another news interference incident by BN government during and after the Hulu Selangor by election.When he approached his supervisors and several officers of RTM to obtain explanation of the off the air decision,Ketua Pengarah Bilik Berita,Jumat Engson, who said he can fully responsible on that decision, told Chou that this was due to some “sensitive elements” in the documentary which could seems harmfull to the on coming Sibu by election as well as the Sarawak state election. He also said the documentary could be postponed to other time when situation allowed.(after the state election)

Chou felt regret to the decision made by RTM management and he personally made an appeal to the Deputy Minister of News, communication,culture and arts YB Ng Sai Kee to interfere and resolve the matter. Unfortunately, the deputy minister failed to assist and only telling Chou that “we would not interfere into your(RTM) internal matter.”She only communicated with Chou via her private secretary, Mr Lee.

Chou felt deeply sorry for the peoples of Sungai Asap whom he had interviewed, for their problems and voices is being prevented to be heard by majority of the peoples both in east Malaysia and west Malaysia.He think RTM’s measure to suppress the audience as well as the natives of Sarawak is totally against what has been championed by our PM through his 1 Malaysia slogan, which claimt “people first”( rakyat didahulukan) If Sibu by election and Sarawak state election are the reasons for this off the air action, then, what RTM implementing is actually “ politik diutamakan”.

He would like the RTM ketua pengarah to reconsider the off the air decision, so that RTM’s creditability can be restored and benefit of the natives as well as the audience can be assured.

Attachment

1.Carta organisasi RTM.
http://www.rtm.gov.my/new/bm/contact.php

2.Introduction to Documentary On Sungai Asap Resettlement

A documentary series on Social Impact of famous bakun dam on 10,000 indigenous peoples who have been resettled to Sungai Asap and Sungai Koyan area during 1998, will be on aired next Monday( 26.4.2010) till 7.5.2010, at TV2, 1220pm to 1230pm.

This series covers:
1. Economic crisis faced my native from 15 longhouses in resettlement areas
(on aired on Monday. 26.4.2010)
2. Shortage of farm land and land not suitable for farming which were given by state government of Sarawak to the natives as compensation.
(on aired on Tuesday. 27.4.2010)
3. Problems of agriculture and shortage of agri facilities, subsidies etc, whereby almost 90% of the relocated natives were farmers.
(supposed to be on air by Wednesday. 28.4.2010, but called off)
4. Serious drop out rate of native children in Sungai Asap area due to transport problem and extreme poverty.
(Thusday.29.4/2010)
5. Unresolved compensation promised by government and dam developer to pay affected natives on old long houses, NCR land at old place, fruit trees and harvest at old land.
(Friday. 30.4.2010)
6. Economic and energy analysis of Bakun dam, why public fund like EPF has been used, do we need the dam
(Monday. 3.5.2010)
7. Destiny of ancestral graves in Bakun area which were moved( for those able to be located and identified) and which were left submerged under 205m water in the reservoir area.
(Tuesday. 4.5.2010)
8. Impact of Bakun dam on livelihoods of downstream longhouses
(Wed. 5.5.10)
9. Issues of NCR land encroachment within and outside Asap resettlement area, with case study at Long Bangan.
(Thur.6.5.10).
10. Initiatives of Asap residents to request gov and dam developer to meet their needs through 12 point of “Perjanjian Bakun”.

Posted in 馬來西亞原住民, 言論自由 | 17 Comments »

乌雪补选:主流媒体输到脱裤

Posted by mayashanti5282046 于 四月 27, 2010

刊登于《自由今日大马》

Mon, Apr 26, 2010

政海汹涌

周泽南

如果连像潘永强那样文质彬彬的学者也被逼用“脱底裤”来形容马华在308大选中的惨败,我想我也不必那么清高的隐藏自己对我国主流媒体的失望。

不论4月25日的补选成绩如何,主流媒体,包括中文报章在数十年来开拓的新闻自由和言论空间,早已经在这场补选中输到剩下内裤。这些内裤比方说,是《东方日报》或《南洋商报》的地方版,或者经过删除缩小处理的国内版的不起眼角落。至于《星洲日报》或《中国报》,就连硕果仅存的遮羞布也索性不穿了,他们大大方方,赤身裸体的向垂帘听政的首相夫人罗斯玛的狮子头靠拢,摩擦,争宠。

笔者刚好赶得及见证民联在乌雪补选前一晚(4月24日)的造势活动。大约晚上10时,接近两万各族人民已经坐满了新古毛体育馆的馆内坐位和草场,聆听和参与民联候选人再益和其他重量级领袖的演讲。接近午夜12时,主办单位声称人数已经突破5万。这样的人数,可以比美308普选时期那一场假槟城韩江中学大草场举行的群众大会。

各华文报全面封锁

许多媒体工作者在如嘉年华般热闹的会场敬业乐业的工作。然而,这场即便不算空前的选民实力大展示,却在隔天的各大主流媒体中绝迹。国内第一中文“大报”《星洲日报》的封面新闻,对该活动只字不提,这些5万人次的各族人民似乎不曾存在过。相反的,该报以醒目的红色标题写道:〈首相:给我机会〉,副题〈国阵知错能改,善莫大焉〉。

由于各大电视台已经接获不成文的训令,不得采访反对派系在这场补选的活动,所以笔者对当晚没有见到任何一家电视台的摄影机,并不感到惊奇。早些时候,第七电视台清谈节目《非谈不可》制作人黄义忠因为不满首相夫人干预新闻自由,通过向电视台高层施压,而愤然辞职。他招开记者会揭发这村项媒体界丑闻的新闻,只在网络媒体,电视台(第二电视晚间华语新闻)和《东方日报》及《南洋商报》国内版的不起眼角落刊登。

《东方》和《南洋》皆有意删除了黄义忠指责罗斯玛涉嫌通过充满种族色彩的简讯,恐吓电视台高层的部分。第二电视台播放了该记者会新闻后,则遭到该电视台高层和副新闻部长黄赛芝私人秘书李姓人士,以口头方式“劝告”必须提高警惕,这样“有损于国阵的新闻”绝对不能播出。整个电视台和电台还被训令,集中采访纳吉拜访美国的新闻,来转移选民和听阅人对补选的关注。

纳吉紧控主流媒体

昨晚补选成绩揭晓,国阵仅以1725张多数票胜选,可是在这场斗派糖果的选战中,国阵承诺或已经拨出的款项却如下:

国阵若胜,300万拨叻思华小

魏家祥:龙邦华小获拨30万

国阵若胜,甘榜哈山建200廉价屋

国阵拨9万给乌鲁音新广东义山

派发500万赔偿金给100名Sungai Buaya垦植民

慕尤丁:46万给13个民间团体

江作汉:8万修沟渠

国阵总拨款数量:至少5千万令吉

纳吉集团肯定会乘胜加紧监控媒体,彻底违背他刚上台时允许更大言论空间和新闻自由的承诺。事实上,曾经在阿都拉时代一度相对开放的主流媒体,特别是中文报章,到了纳吉时代又打回原型。今天开始,应该痛定思痛的不仅是民联,更包括所有主流媒体。他们不能为了满足首相或其太座个人的好恶而典当整个媒体机构的尊严和国家的未来,而制作人黄义忠已经为这些媒体人树立了最好的媒体伦理之典范。

Posted in 选举监督, 言論自由 | 14 Comments »

马来西亚人不懂选举监督的重要

Posted by mayashanti5282046 于 四月 23, 2010

周泽南

黄文强昨天在隆雪华堂给讲座,谈选举监督的重要和马来西亚选举文化,出席者包括媒体在内还不到10人。他说印尼的选举监督者多达20万人,我们的则不到50人,所以人家虽然落后,却通过人民力量推翻了独裁总统。我们虽然先进,却从来不曾推翻任何公然贪污,滥权,失责,失信的官员,人民代议士。

他没有在讲座上说,我国人民对民主实质的了解,低落得非常恐怖。我相信他暗中和我说的话。多数人以为改朝换代就是民主政治的一切,可是他们对选举制度的操作,和选举监督的重要性完全没概念。多数人讨厌马华,可是他们还是死抓着马华的滥戏不放。

是时候对这个国家的民主进程作一全盘反省和策划了。我们的资源很有限,我们的耐力更有限。我不想在还没有等到像样的民主那天就挂掉,让自己留下一个不曾为国家民主贡献的遗憾。如果大家都不觉得我的遗憾是一种遗憾,那更是我更大的遗憾。

Posted in 选举监督 | Leave a Comment »

一个纳吉只值十块钱

Posted by mayashanti5282046 于 四月 22, 2010

周泽南

转贴部分《独立新闻在线》文章

答对“谁是首相”赏十元
民联揭国阵在原民村派钱

作者/本刊翁慧琪 Apr 22, 2010 03:42:57 pm

【本刊翁慧琪撰述/苏晓枫摄影】民联揭露,国阵利用旗下乡村与区域发展部门和原住民事务局,进驻乌雪国会议席补选区内的原住民新村助选,甚至设宴和派现金给原住民。他们且揭露,国阵在原住民进行“问答比赛”,能说出我国首相是谁就可获打赏现金十元。

来自彭亨州云冰的公正党支部妇女组主席努鲁法斯林(Nurul Fazlin)表示,他们在乌雪补选提名日来到此地,借住在乌雪其中一个原住民新村,发现村里的小孩思想都受到影响。

这个首相非常CHEAP!

Posted in 新新闻 | 2 Comments »

巴贡计划重置十年生活苦 ,砂原民斥政府未兑现诺言

Posted by mayashanti5282046 于 四月 8, 2010

转贴自《独立新闻在线》

作者/本刊实习记者罗彩妹 Apr 08, 2010 05:23:51 pm

【本刊实习记者罗彩妹撰述/苏灵采摄影】我国政府以推动经济发展为由,在砂劳越州内建立多座大型水坝工程,这使当地许多原住民社失去原住民习俗地、生活方式也遭受影响。巴贡水坝兴建超过十年,近万名被迫搬迁至双溪阿沙重置区的原住民生计难以为继。更甚的是,政府食言,未兑现多年前的诺言。

来自巴贡,反对逼迁的原住民翁米古(Wing Miku)抨击政府以各种承诺,包括在教育、医疗设备及重置区基本设施方面,以逼使原住民们答应搬离巴贡。但是十多年下来,并未兑现承诺。

翁米古(右图)表示,自两百年前,他与其他的加央族(Kayan)就居住在这个拥有1万9千的平方公里的土地上,这块土地相等于彭亨州的范围。

他叙说当年执政党国阵作出的承偌但未曾兑现的行为。1993年,当时的首相马哈迪拟定在该区兴建水坝,当时大多数的村民们都不愿搬离从祖宗时代就居住的地方,可是政府不愿罢休,成立一个“巴贡发展委员会”(Bakun development Committee),使用一些有实权的政治家影响并促使村民离开搬迁。

1999年,当时的副首相安华依布拉欣与当地居民展开多次对话,得出的结论竟是原住民同意搬迁。当时政府也承诺提供现代、先进及拥有完善设备的重置区于原住民。

翁米古指出:“令我们感到无法相信的是,所谓的现代、先进的重置区尽是道路还未完成建立、附近连一间商店也没有的重置区,而村民则只好依靠坐落在伐木营地的几间杂货店购买日常用品。”

他说,所谓的设备完善的设施,就连邮政局、电话服务业没有,水电供应有,但并非之前所承偌的免费供应,而是需他们付费。

他补充道,政府曾承诺在重置地区建立两所学校及两间诊疗所,可是诊疗所并没有医生,只有护士而已,而已经居住了12年的重置区,现在才刚在建立中学学校的过程中。

他陆续点出政府未兑现的承偌,他指出:“之前政府所承诺给予每一户原住民家庭一块没有地契的30英亩土地,可是仅得到三英亩土地。”

承诺是空口说白话

翁米古也形容政府所承诺的只是在空口说白话而已,当时承偌原住民在巴贡栽种的每一棵树赔偿金也货不对办。

他指出:“政府秘书处信函阐明,每一颗榴梿树,可以得到马币82元的赔偿,可可树马币52元,我父亲所拥有的一块地,栽种的树算起来可以得到马币30万至40万的赔偿金,可是得到的是赔偿金仅有那马币二万四千元而已。”

他说,村民因不满赔偿金向州政府理论,州政府就说,如果不满赔偿数额就带上法庭,由法庭决定。

他也指出,大多数村民也因必须承担各种生活费用,最终不得不撤回法庭上诉案件,接受二万四千元的赔偿金额。

他形容,种种发生的事情,让他们领悟,除非有白纸黑字证明政府所作出的承偌,否则说的话都不能相信。

翁米古在演讲结尾时表示,国阵不但操纵着砂劳越整整几十年,更严重的是,因为为了配合政府所谓的发展地区,而牺牲整整一万名的原住民。

他表示:“我们必须放弃一个面积广阔如彭亨州的地区,被国阵欺骗、陷害搬迁至现在的地方。”

也是部落客的翁米古昨晚八时在隆雪隆雪华堂讲堂的一个“寻找遗失的公民——砂州原住民的生存权与公民权”的讲座会上现身说法,阐述他与其余大约一万名的原住民如何在政治当权者的游说及逼迁的经历。

该讲座会是由隆雪华堂社经委员会、犀鸟力量行动小组(Kenyalang Power Initiative)及华总的马来西亚20年行动方略主办。当晚主讲人包括Wing Miku、电机工程师黄天保及《独立新闻在线》助理编辑曾薛霏,主持人为周泽南。

河水受伐木活动污染

另外一位主讲人,曾薛霏(右图)也与出席者分享她在走访巴贡及双溪阿沙重置区的经验。她透过幻灯片阐述该地区的环境、村民日常活动的照片,解释这些原住民在重置区中面对的种种生活状况、食物等问题。

她以照片显示距离巴贡水坝附近的两条河流,分别是巴鲁依河(Sungai Balui)及可央河(Sungai Koyan),该流的看起来严重受污染,水的颜色犹如在麻麻档买的拉茶。

她手上拿了一包拉茶说道:“如果你比较河流的颜色与这包拉茶,河流的颜色跟我手中拉茶的颜色没分别。”

她补充:“由于附近的伐木活动导致河流严重污染,以前原住民可以从河流的到干净的水源,可是现在只可依赖政府的水源供应,必须缴付费用之余,又得不到有品质的水源。”

原住民活在紧急状态中?

她也以紧急状态时期,住在森林边缘的华人被迫圈入华人新村的经验与原住民搬到重置区的经验相比较,并点出他们都是被迫搬迁到新的环境。

她忆述道,她的婆婆曾告诉她以前在森林边缘生活的情况,他们可以耕种,并且养猪和养鸡。搬到新村后,确实有地有房子,但是行动受到限制。

尽管重置区的原住民并未被篱笆围着,但是如今他们出入都得依赖车,跟被限制居住无甚分别。

之前,他们可使用船通过河流到达另一个地方,而现在居住在重置区的原住民必须依赖马路。

曾薛霏表示:“如果他们无法购买四轮交通工具或付车费,他们只好待留在家中。我们听过一个例子,一个老伯从他搬迁至重置区,他已超过十年未出过家门。难道这就是政府承诺人民,即你可以得到先进的设施却无法享有这些设施吗?”

此外,新长屋的素质也恶劣,如屋顶漏水,长屋的狭窄走廊、狭小的客厅及厨房。

她表示,这并不是原有的长屋设置,长屋必须很宽大,他们需要宽大的走廊进行交流活动,这使原住民必须使用她们的钱装修长屋。这15间重置区的长屋也面临一样的问题及状况。

主持人周泽南较后笑称,若搬到重置区真的如被圈入华人新村一样,那是不是意味着原住民仍活在紧急状态之中?

伐木办报老板会否助原民上学

另外,曾薛霏也在讲座中着重在于原住民小孩失学问题。根据政府就本南族女性面临性侵害所做的实地考察报告,在乌鲁峇南区,本南小孩失学的情况占了三成,在双溪阿沙重置区,因家人无法承担小孩上学的交通费用而无法求学。如果步行上学,居住的地方距离学校也至少七公里,走路也非常难。

她以一名失学的本南少女海伦(Helen)为例:“今年才13岁的她只读过一年书,现在她已没有去上学,在家帮忙她的妈妈做家务。只有13岁的她,日后会有怎样的前途。,值得大家去思考。”

她也抛出一个疑问,以伐木业赚大钱的常青集团(Rimbunan Hijau)老板张晓卿,拥有的《星洲日报》拥有百万读者。该报备有一个协助中国及柬埔寨孩童上学的爱心助养活动。这个活动成立一个基金向公众收集捐款,所收集的款项就用来协助该国家的孩童上学。

她说:“大家试想想,这个老板既然可以协助外国儿童,难道不能协助原住民孩童及其他面临求学问题的孩童?”

长青集团(Rimbunan Hijau Group)是马来西亚其中一家最大规模的多产业公司。常青集团创立于1975年,它主要的经营业务包括棕榈种植业、媒体、酒店服务及其它领域等。

该集团已成功的在全球各地建立业务。这些国家包括澳大利亚、柬埔寨、加拿大、中国、赤道几内亚、加蓬、香港、印度尼西亚、韩国、马来西亚、缅甸、新西兰、巴布亚新几内亚、俄罗斯、新加坡和美国。

Posted in 馬來西亞原住民 | 1 Com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