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ashanti5282046’s Blog

自我不在,書寫的都是他者及其他

王赛芝,你怎么说?

Posted by mayashanti5282046 于 五月 7, 2010

转载自《独立新闻在线》
作者/林宏祥专栏 May 06, 2010 04:37:50 pm

【荒城笔记/林宏祥专栏】2001 年5月28日,马华公会辗过民意,强行收购南洋报业。当时,《南洋商报》记者周泽南撰文反问:“新闻从业员的尊严能被收购吗?”后来,他选择用脚抗议,拒绝成为马华公会的喉舌。初次见面,他递过一张用橡胶印在双面纸上的自制名片,是我至今收过最具份量的名片。

2010年4月20日,ntv7节目制作人黄义忠坚持乌鲁雪兰莪(Hulu Selangor)补选是非谈不可的课题,于是选择用辞职信来表达新闻从业员说“不”的最后权利——像瑟瑟寒风中“嚓”一声的火柴,或还未来得及照亮些什么,就已化作一缕消散在黑暗中的白烟。

2010年4月28日,重返媒体的周泽南揭露《前线视窗》制作的巴贡水坝专题遭上头腰斩,播映两集后临时抽起剩余的八集。“腰斩”原因于是成了罗生门,周泽南得到的回应是“对诗巫补选、砂拉越州选不利”;原住民在电话里听到的解释是“本来这个专题就只有两集”;新闻、通讯及文化部副部长与部门主管开会后得到的版本是“专题有欠平衡”,最后抛下结论:“这是技术与行政问题”。

无知与无耻

这些年来,面对权力坦克的镇压时,新闻界里多少人宁为玉碎而选择螳臂当车;多少人但求瓦全而选择忍辱负重;多少人从袖手旁观到落井下石,从沉默的共犯进化为言论自由的刽子手……

贵为新闻、通讯及文化部副部长,兼马华公会妇女组副主席,倘若王赛芝(右图)对“新闻”有最起码的认知,对党史有最低限度的理解,她应该会从周泽南的“强硬态度”上,看到自己的无知与无耻。摆在眼前的是:其一、“有欠平衡”的标准如果用在国营电台上,多少节目可以出街?其二、王赛芝是否准备套以“引外界人士干预”的罪名,把新闻从业员,乃至公众对言论自由的诉求,草草打发掉?

任何一个本地政治常识及格者都知道,马华公会副部长在政府部门里的地位是如何的卑微。把话说穿,此时此刻的王赛芝也许满腹牢骚,对夹在中间当家不当权却成为众矢之的的自己感到无能为力。另一方面,政治嗅觉稍微敏感的人都知道,诗巫补选后内阁或会重组,王赛芝可能被调到另一个部门。在她简单的算盘里,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内部事务”、“拒再回应”,再撑一下子就能把烫手山芋转让下一个“受害者”。

威望是臀部沾回来的光

这样的短视于是造就了今时今日的马华公会。坦白说,马华公会副部长,乃至部长,拗不过部门内的官员,难道纯粹只是巫统霸权的问题吗?

回头看看,掌管交通部的马华公会前任总会长林良实(左图),卸任后无法变成“交通专才”——至少他下台后没有媒体会在探讨国家交通课题时,咨询这个拥有17年经验的前部长。这个现象说明什么?马华公会领袖在媒体上占一席之地,其威望、其颜面,全都靠其臀部在官位椅子上沾回来的光。

也就是说,马华公会领袖在政府部门的岗位上,非但没有在精神领导上注入千年不朽的价值,甚至无法扮演受人尊重的“专业”角色。除了身型,没有人说得出江作汉与黄家定的分别;除去性别与香水,曹智雄与黄燕燕在财政部,究竟有什么两样?

从这样的脉络来看,今天的王赛芝与舆论压力下辞职的周美芬,其差异大概就只有“对马华公会前任总会长翁诗杰的忠贞程度”。然而,对翁诗杰忠肝义胆的血性女子,在面对“新闻自由”这个公众利益受侵犯的时刻,竟然厚颜无耻地归咎“周泽南态度强硬”,然后一走了之。

马华领导层的嘴脸

这难道还不足以解释马华公会今日在公共场合上所遭受的批评、嘲讽、奚落与挖苦吗?我原本以为蔡细历上任总会长后会把马华公会输掉的尊严一件一件穿回来,或至少先穿上内裤;岂料乌雪补选中,他最快捷的反应竟是先把内裤套在头上,让人认不出内裤底下的马华公会。倘若巫统脱了安华裤子后再对蔡细历上下其手,我不认为蔡细历有什么值得让人同情的条件。【点击:马华公会,请闪一边!】

再往下看,马华公会当下领导层的排阵,别说挽回华社的支持,我想,离开“尊重”恐怕都还有段距离。2008年在野的郭素沁与拉惹柏特拉(Raja Petra Kamaruddin)在《1960年内安法令》下被逮捕,高喊“我有一个梦”的廖中莱始终支支吾吾,原本憨厚的嘴脸顿然丑陋不堪。你告诉我,支撑“公正”的核心价值,难道要靠署理总会长随时缩进壳里的三寸颈项吗?

即使不谈贼头鼠脸的政客,把焦点转向那个投入体制的知识份子何国忠,又如何?在面对大专生以砸电脑荧幕抗议电子投票的时候,我不知道身为高教部副部长的他颜面何在。我很肯定何国忠在党内失势时不会接受当权派在重选时使用电子投票制度——然而,他掌管的高教部却把这一套“己所不欲”的制度施加在大专生上——因此,当他以那张木讷严肃的表情对着镜头念出“改变马华,我们只差一步”的时候,他脸上“诚信”的价值大概不会超越中文系院中厕所里的一格厕纸。

从母体到青年臂膀——那个引领年轻人的总团长,给人感觉像团油腻的脂肪,哪里有肥鱼大肉就往哪里长;不小心塞进牙缝的时候,则眼泪簌簌,鼻涕潺潺。往下一看,署理总团长犹如上瘾的警犬,对行政议员官车的排气,特别敏感。

妇女组如今有“新闻自由”的水性杨花,还需要赘述吗?

重拾诚信?

原谅我的直接,我实在看不出马华公会有重拾诚信的机会。那些为“诚信”而掉落的眼泪与鼻涕,那些为“诚信”而燃的烛光与黑衣静坐——在公众眼里,甚至连眼屎都不如。原本主张解散霹雳州议会的署理总会长,上位后则让权力的白蚁把自己的记忆蛀蚀得一干二净。什么改革、转型的承诺,在新闻自由日前夕沦为一泡屎粪,人人捂着鼻子走得远远的。

黄义忠、周泽南都不是什么英雄,他们辞职的新闻在在主流大报里,甚至连20只野猪下山觅食的独家新闻都不如。然而,黄义忠至少用辞职证明了乌雪补选是非谈不可的课题;周泽南也用“印在双面纸上的自制名片”,证明马华公会收购不了所有新闻从业员的尊严。

若干年后,谁会记得历任“新闻、通讯及文化部副部长”是谁?但是,黄义忠的学生会看到自己讲师展示了新闻从业员应有的风骨与勇气;一万个原住民的记忆里,会有周泽南拿着摄影机的身影。他俩至少在自己的岗位上,用微弱的力量,捍卫了制度应有的不朽精神。

而马华公会的领导人,究竟要用什么说服人民,这个政党有改革的一天,在未来可以成为全民政党,捍卫自由公正平等的核心价值?

王赛芝,你怎么说?

林宏祥现任《独立新闻在线》马来文版主编。

Advertisements

一条回应 to “王赛芝,你怎么说?”

  1. mayashanti5282046 said

    事到如今,黄赛芝还有什么可说呢?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