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ashanti5282046’s Blog

自我不在,書寫的都是他者及其他

旅行素描II:看不见澳洲原住民的焦虑

Posted by mayashanti5282046 于 六月 8, 2010

我错过了今年的528节日,有点遗憾,不过却在异地的澳洲碰到一个意义比528还非凡的节日,澳洲老外叫National Reconciliation Week,也俗称sorry week,是为了对白人的祖先们侵占了澳洲原住民的土地,并且通过将他们排除在发展主流之外的政策,把原住民边缘化的历史行为进行忏悔和反思。

2006年的澳洲人口普查显示,原住民人口只有大约50万,不及整个澳洲人口的4%。其中大约4分1的原住民,已经成功投入主流社会,混杂在澳洲各大城市的人流里,另外4分1继续留在森林或森林边缘,过着难以维持的游牧生活,还有2分1,集中在城郊地区的贫民窟,天天和贫困,失学,偷窃,毒品,酗酒,和暴力为伍。

墨尔本街头的人流里白天以亚洲人种居多,周末晚上则是白人年轻人的天下,他们从一间酒吧喝到另一间酒吧,然后用醉步横行在午夜的街头,不时发生醉后伤人的事故。我比较留意街头上有没有原住民的踪迹,结果非常失望。这里的原住民几乎只存在于博物馆的历史叙述中,路标告示牌的奋力介绍中,以及原住民艺术作品和手工艺品的消费中。

在这片每一寸地都有过他们脚印的土地,我嗅不到半点和他们的生活相关的讯息,他们曾经的经历都结为展览厅里面的化石。比他们的祖先们具更多忏悔意识的澳洲白人,在几乎难以碰到原住民的情况下,只能向白白的化石忏悔,这样的表达虚拟得难以领教。不过,他们毕竟在努力挽救着过去所犯下的错误,而我们马来西亚人对于原住民,别说有忏悔意识,连起码的尊重和重视都还不具备。这样的比较更增加了我在街头上看不到澳洲原住民身影的焦虑。

周泽南6月1日,于墨尔本。

Advertisements

4条回应 to “旅行素描II:看不见澳洲原住民的焦虑”

  1. LONG SRING said

    啊,难道说马来西亚人比较“理直气壮”,所以不必惺惺作态?

  2. mayashanti5282046 said

    不是,是神经大条,野蛮,卑下。

  3. ts said

    十年前,我到过墨尔本一趟,有一次看见三两个原住民坐在街边对着往来的人群观望,经过他们的身边时,还闻到一股异味,而留澳的友人就连拖带赶地把我拉得远远的,并一再“叮咛”我这些原住民和“蒼蝇”是共生连体,生人勿进!我对友人的行为感到不齿,问他为何如此反应,经他的一番解释,才知道这些居住在城市的原住民都被认为是“不事生产、无所事事、好吃懒做”之徒,不屑一顾!

    而今你说“我比较留意街头上有没有原住民的踪迹,结果非常失望”,我真不知是原住民的生活改善了,还是他们已“消失”了。。。

    顺带告知,此留澳的友人是亚裔。有时侯欺压原住民的,更是这批“也受鄙视的新移民”!!我为和他们同宗而耻!

  4. mayashanti5282046 said

    我不是完全没看到他们,只见过两次,都是流浪汉加艺术家的打扮。他们跟整个城市的格调那么强烈地格格不入,让我觉得整个环境都亏欠他们。所以,履行的时候,我见到那种完备的福利,明信片般地风景,让我难以忍受,或许是媚俗(kitsch)。我今天在诗巫,看到有钱华人开大大地车,住大大地房子,看我播放的bakun纪录片里面可怜兮兮的原住民,一样觉得媚俗。即便是我自己不自然,也无所谓。我宁愿在天堂里担心着地狱,也不要在地狱里仰望天堂,就以为地域不存在。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